•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之前就已經出名的陸鳴,如今更是如日中天,成為了頂流中的頂流。

「對啊,之前你不是說過你很欣賞他嗎?」

周悅彤將手機收了回來。

「是嗎?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欣賞他了,完全沒有印象啊。」

張曉覺得當時估計是非常的敷衍了周悅彤兩句吧。

廢話,女人對於自己愛豆什麼的,要是你一不小心說了她的愛豆不好。

那麼接下來等待你的日子將會無比的黑暗。

所以,一般男人都會非常敷衍的誇讚一兩句女人口中的愛豆,然後避免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當時他應該就是這麼的一個想法吧。

「算了,你覺得陸鳴怎麼樣?」

忽然,周悅彤突然充滿了好奇的看著張曉。

「他的片酬貴不貴?」

而張曉直接拋出了一句非常現實的話。

他看陸鳴怎麼樣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片酬。

「額,,,」

周悅彤一時之間有些語塞,陸鳴的片酬很高,這是圈內人都知道的事情。

電視劇一集的片酬都好幾百萬,拍一部電視劇,片酬上億都是很有可能的。

按照她對於張曉的熟悉,她忽然發現自己問出這樣一個問題來似乎是有些蠢了。

「是陸鳴讓你問我的?」

張曉忽然眯著眼睛看著周悅彤。

周悅彤被看得有些不太自然,然後點了點頭。

「今天拍廣告的時候,合作對象竟然就是陸鳴。」

「然後我們兩個就聊了很多,他說他看了我拍的《她來自地球》和《活埋》,非常的好看。」

「對於我的演技也非常的認可。」

「然後聊著聊著,他就問我,張曉你現在新電影的演員找齊了沒有,如果沒有的話,他很願意參演。」

張曉皺著眉頭,陸鳴並不是什麼小鮮肉或者是剛剛出道的明星。

對於這樣的演員來說,幾乎都已經算的上是拔尖的那一類了。

電影和電視劇基本上都不會愁拍,而且就算不是主角,也是非常重要的角色。

而張曉自己也非常清楚自己現在不過就是拍出來了兩部還算不錯電影的新晉導演。

和陸鳴這樣的演員相比,說微不足道可能有些太誇張了。

但兩個人在圈子裡面的地位肯定是不一樣的。

一般來說,都是他這樣的小導演求爺爺告奶奶,才有那麼微小的希望可以能夠請得動這樣的一號演員。

而不是演員通過關係來詢問自己下一部電影的演員有沒有找齊,自己願意參演。

像這樣對其他導演推銷自己的演員,有一個很不幸的事實。

幾乎都是一些沒有名氣沒有票房號召力的演員才會毛遂自薦。

而有票房號召力的演員基本上都是導演搶著要的。

不然,你以為這麼多年來,為什麼電影之中活躍的人還是那一群人?

新人也有,但比起那些頂流的演員來說還是太少了。

所以對此張曉倒是非常的疑惑。

而周悅彤則是有些生氣的看著張曉,這個傢伙的難道沒有一點B數嗎?

自己的問題是陸鳴來問角色嗎?

問題是自己和陸鳴這樣有魅力的男人認識,這個傢伙都沒有哪怕是一點的其他的看法嗎?

難道自己在這個傢伙的心目之中根本就沒有什麼地位嗎?

一瞬間,周悅彤又氣又恨,恨不得直接一個大嘴巴子賞給張曉。

「你咬牙切齒幹什麼?」

張曉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周悅彤。

他還在考慮陸鳴為什麼會想要來自己電影裡面參演角色的事情。

如果不是預算就讓他產生退意的話,還真的很有興趣讓陸鳴來參演袁華這麼一個角色。

陸鳴長得很帥,演技又在線。

演出袁華的感覺對於陸鳴來說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最少也比自己合適。

但片酬啊!

可能片酬就比張曉拍攝電影的全部預算還要多了。

這樣的一個門檻,基本上對於張曉來說是無解的。

「你個混蛋,你就不怕我跟著陸鳴這樣有魅力的男人跑掉嗎?」

周悅彤終於是受不了了,直接就說了出來。

實在是張曉這個傢伙太讓人無語了啊!

要說她長得很一般,也沒有什麼魅力的話,陸鳴肯定就看不上她。

但她無論是長相還是魅力,那陸鳴看不上她就是非常有可能了。

當年還在京影念書的時候,陸鳴曾經就追求過她。

但是全部都被她拒絕了。

如今再次相遇,張曉這傢伙難道就不會有一點危機感嗎? 陸舟也不慌,也沒有喊。

他默默點燃了火銃上的火繩。

作為曾經的熱血少年,是想過有朝一日,能親手獵上一頭野獸。

但在前世那種美好和諧的環境之下,陸舟當然做不到。

他只在年少時候,開前江摩托追過狗。

再看前方的狼,依舊還是坐著,只是隨著火繩的燃燒,有些不安起來。

剛想動彈,卻隨著一聲爆破。

火光閃動,這頭大狼是「嗷」的一聲。

跳了起來,夾著尾巴,一瘸一拐的逃離這裡。

「這火銃的殺傷力有限,這麼近的距離,殺不死一頭狼……」

但火銃的聲音可不小,不僅驚嚇了狼,莊子里的所有人都被嚇醒了。

當陸大出來的時候,卻是面色凝重,喊了一聲「狼群!」,便衝到了陸舟身邊,一臉緊張的看著後方。

陸舟忽然一顫,轉過身看去。

好傢夥,帳篷後邊,綠油油的都是眼睛!

一個個影子,慢慢往後退著,還一邊往這邊望,看來是壓根就不怕人,槍開了也不走,沒吃上肉就不走的樣子。

陸大便趕過去,將那一瘸一拐的大狼補了一刀。

見到同伴被輕而易舉的殺死,一眾黑影才徹底轉身跑開。

陸大鬆了一口氣。

陸舟卻依舊急切的喊道:「牲口!先去看看那邊的牲口!」

「嗯!」

陸大松下的神色又頓時一凝,反應了過來。

留下兩個人保護主子,便帶著其餘壯丁,拎著刀,拿著火把急忙忙往圈子那邊趕去了。

冰冷的寒夜裡,不斷有野獸的嘶吼與哀嚎起伏。

……

一個時辰過後。

陸大回來了,身上有些許血跡。

「狼都被趕走了,今天晚上的狼有點多,看來天真的實在太冷,野獸都餓瘋了。」

陸大心有餘悸的說著。

陸舟問了一句:「牲口那邊有損失嗎?」

「狼先是進到了牛圈裡,不過主子養的牛都比較健壯,沒有事情,只是咬傷了一頭牛犢,被我們趕過去打死了兩頭狼,就都跑掉了。」

「馬圈、羊圈那邊呢?有沒有損失?」

陸舟最關心的是那兩匹馬,這系統的簽到規則很奇葩,如果圈子裡沒有馬養著,就不算馬圈了。

「都沒有,馬圈、羊圈是在莊子的另一邊,適才第一頭被殺死的狼估計就是去找羊吃的,好在被主子手裡的黑管子打傷了,不然怕是損失難說。」

「看來這些狼,可真狡猾……」

……

「……那烏拉他們,豈不是很危險?」

一陣后怕之後。

陸舟忽然想起了去北面砍樹的烏拉,他們就帶了兩頂帳篷,露宿荒野。

「理論上來說是的,要是以前的話怕是就非常危險了。

不過這次不是給了足夠多的武器,其實這些野獸,一般更喜歡攻擊牲口,如果見人手裡拿著武器,哪怕只有一隻木棍,都不會主動去攻擊的。

況且,他們去的人也不少,人一多,獸類聽到嘈雜聲都會繞著離開的。」

「但願吧……」

陸舟低聲說了一句。

忽然想起,西伯利亞的森林裡面不僅是有熊,還有虎。

西伯利亞虎,也就是東北虎,貓科動物里最為危險的存在,在前世可是極其瀕危的保護物種了。

可這個時代,西伯利亞虎肯定是沒有滅絕,想必同樣也是泛濫的情況吧……

「只能祈禱他們沒事就好,安全回來。」

大冬天的出去尋找木材,也是無奈之舉,不管是出於保暖,還是後邊建一些初級的工業場所,跟防禦工事,他都需要大量的木材。

不然第二年天氣一暖之後,他要面對的不僅就是蟄伏了一個寒冬,餓紅了眼,需要大肆擄掠的游牧部族,還有從西邊來的沙俄軍隊。

這些都躲不掉的。

除非要麼他就是一咬牙,現在趕緊收拾鋪蓋,乾脆退到北極圈內,跟愛斯基摩人做鄰居,只有那裡,從來未受過戰火的洗禮。

但想想又是不行,自己要真是到了那裡,還怎麼娶老婆,現在這莊子里,是一個女人都沒有……

……

第二天,天空依舊沒多少陽光。

陸舟照例還是早早起來了。

單身漢就是有一個好處,對於早起這種事情,很容易做到。

陸舟先是來到羊圈裡檢查了一番,一共三隻羊,兩隻是繳獲的,還有一隻是獎勵的,完完整整的待在圈子裡吃草。

好在是沒有損失。

【叮,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2隻成年綿羊。】

簽到完畢,羊圈裡又多了兩頭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