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之後,則是林昌作為大師兄,代替趙天雄發表對於《全人類假消失》這檔節目的看法。

作為粉絲,還能有什麼看法?一頓亂吹,只不過,不是吹節目,是吹陳偉。

作為武學愛好者,面對更高等級的修仙,怎麼可能會不崇拜呢?

陳偉要是創建修仙門派,再貴,林昌砸鍋賣鐵都要去拜師。

現場有這種想法的,可不止他一人。

十幾分鐘后。

徐冰冰從猛虎拳館出來,面對鏡頭,同時看着手機直播間里瘋狂刷新的彈幕,「那麼,各位觀眾,今天的採訪就先到這了,明天,我們將會前往太武山,採訪隱世宗門。」

【啊,這麼快就結束了,再聊聊嘛】

【不夠不夠,老婆,再聊五毛錢的】

【比起他們,我更想知道,冰冰你對《全人類假失蹤》還有陳偉的看法,是怎樣的】

注意到這條評論。

徐冰冰笑容天真爛漫,「那還用說嘛,我可是他的頭號老……粉絲。」

嘿嘿一笑。

【這笑容,我沒了】

【等等,剛剛我家冰冰老婆是想說頭號老婆對吧?快告訴我,是我手機問題,聽錯了】

【兄弟,你沒聽錯,她是打算這麼說來着,不過畢竟是羊視主播,改口很快】

【什麼意思?兄弟們,我光速失戀了?啊?】

【不止你一個】

【殺陳偉,奪回冰冰女神】

【殺?拿頭殺?人家隔個幾米遠,吐粒骨頭都能取你的命】

「誒,別誤會,我說的可是頭號老粉絲。」這一刻,任憑徐冰冰再如何「辯解」也沒有人會相信,微微發紅的表情,已是說明一切。

老婆,沒了。

關鍵是,還打不過。

少不了覺得好玩,跑回到《全人類假失蹤》節目,刷屏玩梗的粉絲。

【還我冰冰老婆】

【殺主播,奪回冰冰女神】

這可把原來直播間的主播給看懵了,不禁問:【什麼殺主播,奪老婆的?你們走錯直播間了吧?】

【我想大概是從羊視主播,徐冰冰那裏來的吧?】

【羊視徐冰冰啊,我看過她的視頻,長相超級甜美,話說,她跟主播有什麼關係?八竿子都打不著吧】

【剛才徐冰冰在直播時說漏嘴,自己是陳偉的頭號老婆】

【什麼!這不能忍,兄弟們,殺陳偉,搶老婆】

【一個修仙者,一頭獅子,一條黃金蟒,你們打得過誰?】

直播間氣氛無比歡快。

陳偉這邊卻是有些小鬱悶。

本來還想收服幾隻靈寵。

可從企鵝館,到熊館,再到犀牛館,全部空空如也。

都能發現出逃痕迹。

正在陳偉產生想要離開動物園的想法時,右手邊突然傳來猶如防空警報般的聲響。

但絕不是防空警報,而是某種動物發出的聲音。

硬要陳偉憑着自己的認知,將這聲音匹配出一個對象,陳偉會認為是大象。

收一頭大象當靈寵,陳偉覺得很不錯。

於是,連忙行動,追隨那個聲音趕去。

遠遠便能看見,一頭巨象正與犀牛博弈著。

雙方明顯都處於發狂狀態。

犀牛身上能看到幾個被象牙穿刺出來的血洞。

處於劣勢方。

反觀大象,憑藉噸位,完全碾壓。

不多時,便將犀牛推逼至牆角。

又是一象牙刺穿犀牛眼。

然後猛然向上一抬,撕飛大塊血肉。

【好殘忍】

【我一直以為大象是一種溫柔的動物】

【等等,主播該不會有了獅子和蟒蛇還不滿意,又想收服大象吧?】

【為什麼不收服?騎象多威風!】

【還沒大象一條腿粗,真不會活活踩死嗎?】

【獅子和蟒蛇肯定不是大象的對手】

站在看台邊。

陳偉沒有要出手解救犀牛的意思。

就那麼親眼看着犀牛是如何被大象刺,勾垃得千瘡百孔,直至徹底斷絕氣息。

殺死犀牛後,大象熟練地利用象牙剖開犀牛屍體,再動用象鼻捲起妖核,送入口中。

從它身上那大片大片的血跡判斷,陳偉猜想,這大象的等級,應該在通智後期,即將突破淬體期。

「要真讓它成功突破淬體期,這個噸位,再修鍊出一身銅皮鐵骨,恐怕還真不好對付。」陳偉在殺,和收服之間態度搖擺不定。

擔心又像獅王那樣,是個倔脾氣,不願臣服。

「來都來了,不試試看,未免太說不過去。」陳偉躍上護欄,藉此作為跳躍點,一步跳出十幾米遠。

【這種事,連吊威亞都很難辦到吧】

【確實】

【直接把雄風跟金玉看懵了,哈哈哈】

大象很快發現陳偉的存在,跑動間,連同大地都在顫抖。

很快,面對面,大象猛甩出象鼻,打算鞭打,重擊陳偉。

陳偉先仰身躲過,然後,趁其不備,雙手抓住象鼻。

「啊!」一聲咆哮助力,拽動象鼻,將大象身軀緩緩拖動,速度加快。

這時,再調動些許靈力,擴散至全身,作為增益。

【我的媽,他,他把一頭八九噸的大象給舉起來了!】

【得,一會又得上熱搜了,官方還不出手,真的好嗎?】

【把我都給看急了】

【卧槽!丟,丟出去了!】

砰!

轟!

象身直接砸塌牆壁,掀起不小煙霧。

怎麼說,也是吸收了靈氣,強化過的,這點攻擊,還不至於會丟掉性命。

大象翻轉,正欲爬起身,一股壓力頓時如瀑布般從頭頂直衝而下,雙膝向下一點點彎曲。

只見陳偉緩緩走來。

聽他說,「臣服?還是死?你自己選一個吧。」

7017k「老不死的給老子滾開!」

「誒呦!」

老太太嗚呼一聲被踹倒在地。

陸遠見狀立即就急了,立馬衝過去護在老太太的身前。

姚才見狀眉頭一挑,臉上掛起戲謔的笑容。

「哦?呈英雄的來了……

《長生帝婿》第三百零六章逞英雄是吧 千山月只來得及看奚淺一眼,直接就陷入了黑暗裡。

「師尊,師尊,我祖母她,她……」奚淺抱著千山月,著急的看著太上神君。

她眼眶紅著,眼淚一顆一顆的落下來,太上神君心裡頓時就軟得不行。

「別著急,沒事,師尊保證給你救活!」

得到了太上神君的保證,奚淺面色才好了些,眼淚也收住了。

剛才她突然想到了預言里的事情,雖然還有一百年,但是也許預言的時間錯誤呢?

她就怕自己是來晚了。

「一月,救人!」太上神君看著一月星君。

一月星君點頭,走過去,對奚淺說道,「少主,請把……老夫人交給我。」

一月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稱呼了一句老夫人,按理說,如果少主現在飛升的話,應該稱呼為神女,她的母親,就是夫人,那祖母……就是老夫人,沒毛病。

無上神域的星君,來的這十個,分別是一月二月……一直到十月星君。

至於其他的人怎麼稱呼,奚淺還不知道。

「一月星君,麻煩您了!」奚淺十分信任的把千山月交給了一月星君。

「少主放心,一月定然還您一個完好無缺的祖母。」

「嗯。」

一月星君帶著千山月到後面去了之後,奚淺站起來,走到太上神君的身邊,眼神落在驚詫的木星神君等人身上,帶著凜冽的殺意。

當然,以她現在的修為,這殺意,就像是小孩子釋放出來的一樣。

不過,大家卻十分忌憚,剛才的對話,他們已經清楚了,面前來的人,是千山月的孫女,同樣,她還是頂級神域的少主!

岩峰的眼神十分複雜,他深深地看了奚淺一眼,壓下心底的擔憂。

風雲神君等人更是複雜,自從千山月回來,他們就看出來了,千山月在下界,已經成了婚,甚至還有了孩子,她拿那個寶物,就是為了救自己的兒子的。

只是沒想到,她竟然還有了一個孫女,還來到了神界,看起來背後的靠山十分厲害。

明驚鴻:不好意思,還有另一個孫女!

路晴雪忌憚的看著太上神君,然後拱手,「請問閣下可是無上神域的太上神君?」

雖然是詢問,但用的卻是篤定的語氣,她遠遠的見過一次太上神君。

氣息一模一樣。

嚯!大家都被捏話嚇了一大跳!

看到太上神君點頭,他們更是嚇得不輕,這可是排行第四的無上神域,最有機會受封帝君的神君之一!

烈火神君和木星神君臉色頓時白了白。

「淺淺,你覺得要如何?」清曜看著身邊的奚淺,似乎有一種,只要你開口,他們隨時動手的感覺。

下面的眾人頓時都面如白紙。

也不怪他們害怕,無上神域和他們比起來,那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