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九尾妖狐沒好氣的白他一眼,剛想數落他一番,結果想到剛才那些天才、強者、大帝們的表情,又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笑聲悅耳,風情萬種。

「師兄,秦南,你們……」

花地塵以及龍帝院的弟子們,獃獃的看著四人,想要說什麼,卻是無法說出口來。

「你看到的是什麼,那就是什麼。」

敖蒼天淡淡道。

花地塵以及眾多弟子都是愣了愣。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輕笑聲響起:「秦南道友,多日不見,沒想到你這次出場,就是這般震撼,讓我都十分佩服。不過,我有個疑惑,你的修為,真的暴跌了嗎?」

這道聲音的主人,赫然就是當今帝榜第一,石青凡!

刷刷刷……

幾乎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盯著秦南。

對啊!

秦南的修為,是否暴跌了?

如果真的暴跌了八百名,那麼堂堂敖蒼天,又怎麼會肯讓秦南站在頭頂呢?不過仔細想想,就算秦南修為沒跌,似乎也沒這個資格。

「切,這還需要問嗎?帝榜的排名,會出錯嗎?依我看來,這就是龍帝院的一場陰謀,故意弄出這種大場面,來衝擊我們的武道之心罷了!」一道不屑的聲音響起,赫然是天刀宗的崔立虛。

他見到秦南那般君臨天下的樣子,心中簡直是嫉妒到了極點,聽到了石青凡的問話,他就立馬站出來了。

他是絕對不相信,秦南憑藉自己實力降服的敖蒼天。

此話一出,不少人點點頭。

崔立虛分析的,倒是頗有道理。

要知道,哪怕是石青凡,甚至是神榜的天才,都根本無法降服敖蒼天,降服三獸。

「是么?既然你這麼認為,不如正好在帝戰之前,你我二人,來一次生死戰,活動一下筋骨,提高一下氣氛,如何?」

秦南淡淡笑道。

崔立虛的臉色頓時一變。

他如今雖然已經達到了帝榜前一百,算是非常厲害的天才,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見到秦南這副模樣,他心裡總有點發憷。

萬一……

萬一秦南的修為,沒有暴跌怎麼辦?

石青凡、魔女芊芊、佛陀陳自來、刀千重等等天才們,見到秦南這樣的態度,都是若有所思。

要想秦南自己說出來,那是不可能了。

不過帝戰的時候,如果真正遇到了,在弄清楚之前,那也決不能小覷。

接下來的時間裡,游亭道場雖然熱鬧,但已經沒有了那麼混亂了。

不少大帝強者,都在暗中嘗試,動用各種手段,來探測秦南,只不過最後,都是毫無所獲,只感覺秦南和凡人一般。

同時秦南一邊和昔日熟人,一邊交談之時,一邊觀察著各大天才。

直到半個時辰之後,站在游亭道場最前方,一直沉默的十五位帝使,忽然同時開口了。

「各位武帝、各位道友,還請離開游亭道場,非帝榜之人,不得在此。」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心神齊齊一凜。

帝命爭奪戰,終於要開始了么? 第一千九十九章守護金鎖

「在這個玉簡裡面,有著在場各大弟子的畫像、修為等等基本的信息,你們等進入帝戰之後,一定要將這些東西全部熟記,切勿粗心大意。」九尾妖帝對著所有龍帝院弟子傳音道:「各位,祝你們好運。」

她玉手一揚,一枚枚玉簡,落入了秦南等人手中,緊接著她腳尖一點,對著秦南眨了眨美麗的眼睛,身形就離開了游亭道場,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不僅僅是她,其他的大帝、強者們,都在坐著類似的動作。

畢竟它們到來,護送弟子是其一,其二便是觀察所有人。

與散修相比,各大勢力的弟子,還是佔了很大的便宜。

秦南剛剛收好玉簡,他的面前,就走來了一位身穿藍色長袍,臉上戴著一塊面具的修士。

秦南眼神一凜,他已經察覺到,這個藍色長袍人,修為非常可怕。

「秦南道友,這是公主托我送你的東西,關鍵時候,能夠救你一命,希望你別讓公主失望。」

一道清脆如黃鸝般的聲音,在秦南腦中響起,緊接著他眼前一花,這藍色長袍人,就不見了蹤影,他的手中,也多了一個巴掌大小,呈現四方形,上面刻滿了無數道古老陣紋的木盒。

「公主送我的東西?」

秦南微微一愣,目光下意識看了過去,立刻從盒中看到,一枚呈現出青色的玉佩,靜靜躺立,上面流動著一道道溫潤的光華,其內部具備了一股極其驚人的生命力量。

這玉佩顯然是療傷救命所用,價值不菲。

「雖然她如今在半神之國的遺失葯園裡面,但是仍舊在關心著我的一切啊。」

秦南攥緊了木盒。

這輩子,能夠遇到公主,真是他最大的幸運之一。

此時此刻,各位武帝、強者們,已經紛紛離開了道場,那沉默下來的十五位帝使,同時開口道:「本次帝命爭奪戰,共有三千三百四十二名修士參與,現在按照排名,下放帝令。」

話音剛落,只見從那天穹之上,垂落下來了一道道的帝光,落在了每個修士的面前,凝成了一枚枚玄妙奇特的令牌。

「在帝命爭奪戰中,這塊帝令,會記錄下你們的一切。」

十五位帝使繼續道。

秦南和在場天才,都是心神一動,這帝令難道僅僅只是用於記錄一切?沒有了其他的作用?

若僅僅如此的話,這塊帝令,好像沒有什麼存在的必要。

不過縱然疑惑,在場也沒有人問出口。

「本次帝命爭奪戰,共有三關,具體的規則,你們進去之後,當關的帝使,自然會告知你們。」

十五位帝使身上,忽然湧出了一縷縷的金光,在他們的面前,依次凝聚出了一道道高有十丈、寬有三丈的金色門戶,門戶之中,白光扭動,宛如漩渦。

「現在,便以帝榜排名,迅速踏入門中!」

十五位帝使開口喝道。

在場修士,都是心神一震,體內一股股熱血,開始翻湧起來,無比激動。

等了這麼久,帝命爭奪戰,終於真正開始了。

是龍是蟲,這一戰中,就會決定一切了。

嗖!

石青凡率先踏出,化作一道青虹,沒入其中一尊門戶,在他身後便是魔女芊芊、佛陀陳自來、刀千重等等人。

「你們回到納戒中來。」

半響之後,秦南將骷髏小虹、兩狗一鼠,分別收入了納戒,腳尖一點,往前飛去。

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將它們帶入帝命爭奪戰里,總之先要試一試。

最後秦南踏入大門的時候,沒有受到阻礙,直接在漩渦中消失了,只不過秦南沒有看到,站在那金色大門旁的帝使,氣息劇烈抖動一下,顯然它察覺到了骷髏小虹它們的存在。

……

……

嗖!

秦南的身形,從天空掉落下來。

他腳尖剛剛落地,立刻運轉戰神左瞳,朝著四面八方看去。

四周是一片樹林,裡面有著不少武祖境妖獸,土地也是正常的顏色,天空湛藍一片,一覽無垠,倒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嗯?」秦南眉毛一挑。

他已經看到,在那天空極深處,懸浮著一道金色的巨大門戶,與游亭道場上的金色門戶不同,正中央書寫著一個威嚴無比的「帝」字。

醫見鍾情,天價總裁送上門 「難道這門戶,就是通往下一關的地方?還有這個地方,是一片獨特的小空間,共有多少位修士?」

秦南腦海中蹦出了幾道疑惑。

就在這時,一道古老威嚴的聲音,從那天穹深處響起:「各位修士,我乃此關帝使,現在告訴你們,第一關的規則。這裡是一片小空間,長十三萬里、寬八萬里,共有四百二十一位修士。」

「接下來每隔五個時辰,我會挑中一名修士,往他身上寄存一枚龍形金鎖,若是這位修士,將金鎖成功守住五個時辰,那就可以晉級第二關。若是其他人搶到,等到下一次龍形金鎖發放時,成功守住,同樣可以晉級。」

「龍形金鎖?有點意思。」

秦南眼睛微微一眯。

「現在開始投放龍形金鎖。」

帝使再度開口,它的聲音剛剛落下,只聽得轟的一聲巨響,從那天穹深處,一道奪目刺眼的金光,急速的往下飛過來。

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金色火球。

毫無疑問,整片小空間不是很大,現在龍形金鎖降臨下來,有著如此驚人的異象,那麼空間四周的其他修士,也能看到。

「這個方向,難道說……」

秦南微微一愣。

正如他所以預料一樣,這巨大的金色火球,朝著他所在的位置,越來越近,最後秦南只感覺眼睛一花,甚至來不及躲閃,一枚重物,就落在了他的手中。

他低頭一看,正是一把呈現龍形,神秘古老的金鎖。

「快點!」

「在那個地方!」

「哈哈,沒想到金鎖降臨之地,距離我這麼近!」

一道道聲音,在這剎那,從四周響了起來。

不僅僅如此,在這片小空間內,那一股股氣息,正以著驚人的速度,朝著秦南所在之地趕來! 隔著電話,白晝語氣一滯,繼而輕笑出聲:「沒有誰,我和赤陽。」

雖然沒有面對面,但是白晝此時心中還是不免有些心虛。

他本就不善於說謊,更重要的是,此時電話另一頭的人,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果然,雲步謠聞言便正了神色,一開口就不留情面的拆穿了他:「少跟我打哈哈,說實話,你是不是找到門主了?」

不等白晝回應,雲步謠又道:「我之前還在想,你堂堂求斯王子,不好好的呆在求斯,怎麼突然跑到我們華夏來了。而且來了也不說先來看看我,竟是直接到了白雲市,至今都沒離開,你肯定有事情瞞著我!」

雲步謠語氣篤定,聽在白晝的耳朵里更是讓他又虛了三分。

舍仙十二衛排名第五,碧眼狐狸雲步謠,果然狡黠如狐,隔著電話都能知道他在撒謊。

只是虛歸虛,門主吩咐了不讓他告訴其他人,眼下就是硬著頭皮也不能承認,只聽白晝『呵呵』的乾笑兩聲,故作泰然的開口:「沒有沒有,我瞞誰也不敢瞞你小狐狸不是?我是真的有事兒,五一之後我就回來了,到時候一定當面給你賠罪,好不好?」

話到最後,白晝不由的放輕了語氣,口吻都變成了商量。

姑奶奶,別問了……

可白晝越是如此,雲步謠心中越是肯定。

這個白晝,仗著自己先知者能感應門主的能力,竟然想要獨自在門主身前效力討好,卻不告訴她?

想得美!

當下冷笑一聲,語氣略帶威脅的開口:「哼,你若是不說實話,我就告訴大祭司!」

「別!」白晝一聽到『大祭司』三個字,一瞬間驚的冷汗都下來了,連忙開口:「這玩笑開不得,大祭司若是知道了,其他人就都知道了!」

一緊張,白晝便露餡了!

雲步謠卻聽出了白晝語氣之中的急切,當下便蹙起眉心,語氣不解的道:「怎麼?門主不願見我們?」

既是已露餡,白晝語氣也誠懇了一些,一臉頹然的嘆了口氣,淡淡開口:「不是,門主現在還未適應新的身份,所以覺得時機並不成熟,所以才讓我對你們暫且隱瞞。」

怕雲步謠多想,白晝又連忙道:「只是暫時的,現在除了我之外,門主身邊還有簫鴆,你放心,若時機成熟,我會帶你去見門主的。」

白晝是否在撒謊,雲步謠一聽便知,而剛剛的話顯然是實話。

既是門主的意思,那她自然不會多說什麼,作為屬下,即便好奇門主究竟是何人,卻也不敢擅自去調查,只能靜靜的等著門主主動召見。

「那好吧。」雲步謠輕嘆一聲,道:「有你們在門主身邊,我也能放心。近幾個月我都會在白雲市拍戲,若是門主需要我,記得第一時間聯繫我。」

「那是自然。」白晝微微一笑,卻也不忘提醒:「記住,沒有門主的命令,你不可將此事告訴任何人,大祭司也不行。」

雲步謠聞言不禁心中翻了個白眼:「我知道,豈敢違抗門主口諭?」 第一千一百章激烈對戰

「有意思。」

付你一生 秦南沒有絲毫懼意,反而嘴角勾起了抹笑容。

他根本沒有料到,剛剛開始第一關,他就成為了全場公敵。

閃電之際,他運轉左瞳,朝著四周一閃,東南西北處都有敵人追來,其中南方追來的敵人最少,修為也最弱,他腳尖立刻一點,化作一道虹光,朝著南方飛去。

畢竟整個空間內,有著四百二十一位修士,如果秦南無動於衷,任憑別人殺來,就算是他也根本無法撐住。更何況,這四百二十一位修士,在帝榜之中,排名多少,修為怎樣,這些都無從得知。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