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九條紅色小龍纏繞於赤炎橫刀之上,面帶猙獰之色的小周侯旋即飛天就是一刀斬下,頓時整個比試台是氣浪滾滾,九條紅色小龍化為一道無可匹敵的靈力氣勁光華襲向了對面的趙武。

獸魂融合后的趙武面對這強大的一招,表現得是無所畏懼,一陣怒吼狂嘯,迎上這一招,懸浮在高空之上的黑鋼扇子也是同時飛入她的手中。

「轟!!轟隆!!轟隆隆!!!」

兩條巨大的鴻溝出現在僅剩的半個比試台,兩招對轟使得整個天嵐山頂也是震動不已。

其他比試台正在進行比試的弟子,也由此而稍稍中斷了那麼一會兒,而在結界之外觀戰的眾多弟子們,也是驚訝的看著這裡面發生的驚人、恐怖一幕。

施恩也是眉頭緊皺,這樣招式的對轟所造成的環境破壞,不得不說是非常嚴重的。

而且,二人的招式威力,已經是現如今的結界所不能承受和阻擋的。

現在這周圍站著這麼多人在,如果這結界撐不住,讓這二人大招的餘波給波及到的話,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施恩看向了搭台那邊的兩位護法,見到他們已經在抓緊運行靈力去增大結界的防禦能力了。

這樣就行了,施恩本來準備運行真元力幫忙維護一下,現在看來,沒有什麼必要了。

然而,接下來,結界之上竟是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裂縫,強大的能量正從這道裂縫裡面往外冒。

嚇的附近的弟子拼了命的往後後退,施恩卻是直接手一抬,一道真元力附上,一道柔和的光芒灑下,阻擋了結界之上這道裂縫的繼續向四處蔓延。

成功的阻止了這一次小危機,上面的兩位護法也是因此對施恩這個人稍稍有了一絲好感。

很快的,這結界裡面,硝煙逐漸地散去。

手握赤炎橫刀的小周侯與手握黑鋼扇子的趙武,二人所屹立的地方,僅有一隻腳大小的地方,除此之外比試台的其他地方早已是碎成了渣渣。

兩人的武器還撞擊在一起,二人也是一動不動的,看這個樣子,似乎是打成了平手。

搭台上,座亭里的諸位宗主大人也是時刻地關注著這兩人。

就在這時,趙武的全身上下竟是開始出現了一條條血痕來,更是恐怖的炸開來血花。

且趙武的瞳孔有一點渙散,很顯然已經是身受重傷,手中的黑鋼扇子咣當一聲掉落到了地上,激起了一陣小塵埃。

他的野獸獠牙,還有尖銳的手指,以及身上的獸魂印記也開始消散,一切都回歸於正常。

而他的對手小周侯則是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被看這幅樣子,看似沒有受什麼傷,一臉無礙的模樣。

驕妻 但是事實上,他現在也是強撐不了多久,體內雖仍有靈力在運轉,可他手中的赤炎橫刀的刀身上,已經出現不少肉眼可見的裂縫。

可見,這赤炎橫刀還不是那麼適合九紋龍刀法。

不過,他最近從另一處秘境中得到的一塊非常特殊的鑄器材料,可以拿去找宗門的鍛造師傅,讓其給他重新鍛造這柄赤炎橫刀。

勝局已定,小諸侯一臉冷漠表情道:「還有誰,誰想上來挑戰我,可以上來與我一戰!」

隨之,他使出了靈活之中僅剩的靈力,轟的一聲。

語畢刀落,一道超級恐怖的刀勁從他手中的赤炎橫刀的刀鋒之中爆射而出,將這個結界給一刀劈碎。

不過,他卻是有把握分寸,只是為了破壞這個結界,從而震懾住其他想要乘機上來撿漏的宵小之輩。

不得不說,還真有一些人存了這樣的心思,以為這小周侯現在已是強弩之末了,上去挑戰對方,雖然這樣的撿漏行為有些不恥,但能夠打敗風雲人物榜第一名,也是挺爽的一件事情。

然而,在見到他發出的那一刀,還有如今周身上下再次環繞出九條紅色小龍來,顯而易見,這小周侯還有繼續戰鬥的能力。

那群人便是把這撿漏的心思給藏埋在心底。

所有宗門弟子,沒有一人敢開口說話,就連呼吸也是非常謹慎地,一個個就跟窒息了一樣,死死地盯著霸氣十足的小周侯。

這小周侯,風雲人物榜第一名果然是名不虛傳。

在天級后階中期,就能將開啟了獸魂融合,將境界提升至天級后階巔峰的趙武給成功擊敗,這幾乎已經在所有宗門弟子的心目中,奠定了宗門第一人的地位。

太強大了,真的是太強了,這小周侯。

「我宣布,比試勝利者,天樞貪狼,小周侯,恭喜你,你已經成為入選最後七人混戰的選手之一,現在你可以回休息區休息了。」

經過座亭裡面的宗主大人們一經商議后,決定將小周侯列入後面的七人混戰選手之一。

裁判長老這才飄飄落下,對著小周侯恭喜道。

小周侯卻是嘴角一揚,撤掉了一直埋藏在暗處,伺機而動的天地法相雷狐,道:「既然如此,那我聽命就是了。」

然後,看都不看趙武一眼,就往休息區那邊走去。

而施恩卻是注意到了,這小周侯似乎也是受了點傷。

不過,對於他所施展出來的九紋龍刀法,確實是有點出人意料的強。

可以說,施恩的劍法對上這人,也是沒有勝算。

當然,對方也勝不過自己,二人是五五開。

「不愧是能夠在七大上古宗門稱霸的人。」結束比試的柳下飛,看著小周侯離去的背影,低喃道,「能夠在最後與最強的你對戰,還真是件讓人期待的事情啊!」

剛才,柳下飛也獲得了最後七人混戰的資格了。

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 現在剩下的入選資格,只剩下五個名次了。 小周侯雖然回去了休息區,但是他方才在比試台上的表現可謂是歷歷在目,可以說是非常的驚艷,在無數的宗門弟子的心裡留下了一個無敵之姿。

「這風雲人物榜第一的名額,真是實至名歸,未來的宗主之選,我想也必然會是他的。」一位天樞貪狼宗門長老輕言道,卻是被一旁的執法長老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那位執法長老撇了撇嘴,示意座亭那邊的一張苦瓜臉的宗主大人言友信,那位長老便不敢再多言語了。

一些作為宗主大人心腹的長老,都能看得出來,這位宗主大人似乎不怎麼看好小周侯,畢竟很快的就要開始天樞貪狼宗門的繼承者爭奪,這次的七大上古宗門比試,其實就是預熱,給天樞貪狼宗門的一個預熱。

不過很可惜的是,大部分的宗門弟子,隱約地都有追隨小周侯的意思。

只有少部分的這一屆弟子,被黑馬代表的言倫的表現所感染而有追隨之意。

但是,還是無法與這小周侯所比。

小周侯確實在這天樞貪狼宗門裡,有很強的影響力啊!

接下來的比試,柳月娥被直接選入後面七人混戰的選手之一,羅迪、言倫也相繼晉級到七人混戰了。

而那個被柳下飛一腳踢飛的安豐,就有點可惜了。

到現在還沒治好受的傷,原意是想讓他治療好后再回來進行七人混戰,奈何其傷勢太重了,無法在短時間擁有起身戰鬥的能力。

且,他的對手程素靈也是同樣的,沒有再度起身戰鬥的能力。

最後,只能重新挑選新的入選選手了。

比試依舊在正常的舉行,不過到了最後階段,其他幾個比試台已經是不堪入目了,但也擋不住剩下的有資格挑戰的宗門弟子們的爭強好鬥之心,一個個的都想去爭奪這空出來的其中一個七人混戰的名額。

什麼?你說不是剩下兩個名額?

是啊,其中一個,已經被施恩給內定了。

每一場比試,都是弟子們挑戰自身心智,磨礪自身意志的比試,也是向宗門證明自己實力的一個方法。

坐在座亭里的七位宗主大人,一個個都是目光如炬,在這內門和外門之中,挑選著具備可造化潛力的弟子,更有意向的是挑選可以繼承他們衣缽的弟子。

不過,除了天樞貪狼宗門的言友信之外,其他宗主的繼承者都是從少宗主裡面挑選的。

程超都有點想今晚回去就立刻與夫人發展造人計劃,然後再重新培養出一個可繼承宗主之位的兒子來。

至於程啟發,這條小號練廢了,不要了!

看著五名實力超然的弟子從一場又一場的比試之中脫穎而出,在這晉級最後七人混戰的人選之中,言倫以不敗的記錄,與其他幾位入選者的記錄持平,不過他沒有像羅迪那樣的天龍化身,也沒有柳下飛那樣的天縱之資,也沒有小周侯那般的驚天動地,也沒有柳月娥的驚艷手段,可是吧,言倫也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實力突飛猛進的,通過普通招式就將對手給淘汰掉,也因此引起了眾多弟子們的關注。

畢竟,看到同樣使出來是他們這群內門,外門弟子所會的普通招式,言倫卻是能夠將其運用自如,神奇般的出現了巨大的威力和效果。

免不得會吸引這麼一群普通的宗門弟子對他的關注,甚至是擁護。

言倫依靠自己在琅嬛福地秘境的巨石階梯最頂層得到的奇遇,也是險險地度過了一關又一關,終於成為最後七位混戰的選手。

小胖子湯米因為實力還不夠,所以在前面挑戰一位風雲人物榜上排名前二十的上屆弟子后,就很遺憾地落敗了,但也有過九連勝的實力,足以他自傲的了。

當上古宗門的七位宗主商定將安豐空出來的比試台,讓出來給剩下的挑戰者進行這一個名額的爭奪賽的時候,那群宗門弟子已經開始了瘋狂的戰鬥。

施恩卻是在自己的比試台看得有點羨慕,因為從剛剛就沒有人主動上來挑戰他。

而上古宗門雖說內定了一個名額,可就是遲遲不肯說出來,也不知道有什麼打算。

施恩實在是閑得發慌,也來到了那個正進行得火熱的比試台旁,做起了吃瓜群眾的一員。

畢竟,他除了也是來進行比試的外,還有另一個任務,就是與宗主們一樣,在其中挑選一些值得拉攏的,值得栽培的,值得信任的,人品過關的宗門弟子。

如今,霸住這個比試台的,是一個叫做王虎的傢伙。

這個人已經打敗了五六個對手了,每一場都是帶傷的,上一場的傷,現在還沒痊癒過來就帶傷上場。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施恩卻是感覺到,這個王虎修為好像更精進了一些。

難道說,這個王虎有傷的越重,修為越精進的體質?

打起精神的關注起這個王虎來。

王虎的對手,乃是之前同樣觀察過施恩比試的劉長遠。

「沒想到,我們還會再次相遇,趙武他一心要戰小周侯,我也一樣,一心要戰你,劉長遠。」

王虎一身的肌肉膨脹,身體比之方才上台的時候,又壯碩了不少。

看來,這個王虎還真的是有特殊體質呀。

施恩摸著光滑的下巴,一臉的不懷好意地看著比試台上的王虎。

「劉長遠,我王虎自入上古宗門以來,可以說,所有的敗績都是出自你劉長遠之手,現在,你已經成為了我的心魔障,日日夜夜都驅之不去,揮之不散,除非,有朝一日我堂堂正正地將你打敗,方可驅散我的心魔,心魔一除,我也會隨之變得更強!」

王虎說到這,一聲咆哮而出,看得出他的情緒非常的高漲。

只是,沒有想到劉長遠居然會是這個人的心魔障,看他這一手準備,怕是今日非要跟劉長遠拼個你死我活,勢要破除這個心魔。

「對於之前的事情,我只能說一聲抱歉了,王虎。」

劉長遠自己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對王虎造成了如此大的傷害,也是心生愧疚,然而,他也不能就此退讓吧,「還有,今天,我也要向你再道一聲歉,雖然你的實力精進了不少,但是,還沒有達到可以打敗我的程度,畢竟,你變強了,我也再成長,作為你多年來的對手,如果我有所留手的話,恐怕也無法讓你剷除心魔障,我也只能盡全力跟你一戰了!」

施恩看了一眼那個劉長遠,搖了搖頭,「恐怕這個王虎,今日這心魔障還是除不掉了。」 王虎,風雲人物榜上沒有名次。

但是,作為風雲人物榜的第四名的劉長遠,卻是親口承認了王虎的實力,可以穩居風雲人物榜的前六名。

二人也可以說是逆緣,二人都是瑤光破軍宗門的上屆弟子,在入門的時候,有一場切磋比試,當時作為全場最矚目的風光人物王虎,卻是遇到了劉長遠這個對手。

很明顯,當時劉長遠給他留下了一個不可磨滅的回憶,才使得如今王虎心生心魔障。

怎麼說呢,施恩覺得這個人還真是挺悲劇的。

照理說,一個運氣這麼不好的人,施恩並不想將其拉攏進來。

但是吧,這人的那個古怪體質,施恩卻是很是感興趣。

「還是再看看吧,看看有沒有機會拉攏進來。」

比試台上,轟然間王虎渾身的靈力氣勁暴漲了好幾倍,他已經是天級中階後期的實力了,加上他連番戰鬥,皆是負傷,加上自身的特殊體質,施展出來的靈力氣勁所提升的實力也是挺可怕的。

王虎修鍊的,乃是一種叫做氣訣的功法,就是將靈力化作氣勁攻擊的功法,沒有任何防禦狀態,所以每一場都會受傷,又配合特殊體質增強實力,可以說是一種相輔相成的功法呀。

當然,只是對於他王虎來說,其他人一般都不會選擇一門沒有任何防禦的功法來修鍊的。

當然了,這一次王虎也不是光憑著氣勁這麼難功法,他為了剷除心魔障,也是做了很多準備的。

只見他從背後抽出了一柄紫金大砍刀,刀身寒光閃閃,殺氣騰騰,藉助他修鍊的氣訣,更是爆發出一股無可匹敵的震懾力來。

這一次,王虎的作戰計劃跟之前的那幾輪完全不同。

他這一次選擇速戰速決,絲毫不拖泥帶水的,可見他真的是一心想要打敗劉長遠。

王虎手握紫金大砍刀,一時刀氣爆發,讓圍觀的弟子們頓覺刺目無比。

劉長遠一臉凜然,王虎的刀法,確實讓他感到一絲絲的威脅感。不得不說,王虎這個人還是挺厲害的,不然也不會得到他的認可。

距上次王虎來挑戰他,已經是兩個月前了,這兩個月時間裡,這王虎的實力還真的是精進了不少,再加上這非常適合他體質的氣訣,這靈力氣勁也提升了好幾個等級,竟然讓現在的劉長遠也不敢輕視。

不過吧,王虎提升實力,他也提升了不少,王虎的刀法,也僅僅只是一絲絲威脅而已,而不是什麼致命危機。

暮色沉沉聲漸落 劉長遠單手拔出了腰間的長劍,在王虎渾身氣勁包裹下,朝他這邊就是一刀超強絕招發來之際,也是運行了自身靈海的靈力,擋下王虎這洶湧氣勁的一刀斬。

「你變強了。」劉長遠冷喝了一聲,劍起劍落之間,就將王虎整個人給擊飛了出去。

王虎當即是震驚無比,這劉長遠兩個月時間不見,沒想到實力也提升到了這樣的地步。

「怎麼可能,我的氣勁穿破力,為何會破不了你的防禦,為何我的刀法你能接的下來?為什麼我會一直敗在你的手裡!!」

王虎實在是不敢置信,尤其是看到自己手中的這柄紫金大砍刀,在被劉長遠的一劍擋開之後,刀身之上竟是出現了數道裂痕來。

「你應該換一柄好一點的刀,你的刀法也不是小周侯的那種頂級刀法,與我所學劍法差不多,我勝在手中的這柄劍比的刀好。」

劉長遠少有的給王虎解釋,應該說,他認可了這個對手。

「果然如此,你的劍不錯!」王虎點頭道,心裡也好受了許多。

「要不,我們收起各自兵器,改用你所擅長的拳頭來較量一番吧。」劉長遠收起了長劍入鞘,對著對面的王虎提議道。

「為什麼?你這是在可憐我嗎?」王虎有些氣憤了,奮起就是一刀過去,劉長遠卻是搖了搖頭,施展一葦渡江破的步法,躲過了王虎的一刀。

「王虎,你真的魔障了,我這不是可憐你,而是想跟你來一場公平對決而已,因為兵器勝過你,贏了你的話,你肯定不會服氣吧,那就公平一點,拳與拳對決,還有,不止你擅長拳法,我最近也練了拳技,想來試一試!」

劉長遠亮了亮自己的拳頭,如沐春風般的說道。

「好,我會讓你嘗一嘗我拳頭的滋味!」王虎也是太實在了,真的相信了劉長遠的話。

施恩深深地看了王虎一眼,又看了劉長遠一眼,「這個劉長遠,也不錯哦。」 交錯的記憶之光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