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九玄神力似乎不太順說,先前自己的本體一直是用九玄神力施展碧珞斬神劍的,可是現在的神櫻體根本無法施展神劍。

五元素之力似乎不錯,不過尚未熟練,和元天尊那樣的至尊高手鬥起來,似乎也不行。

剩下的就是宇宙能量和那股恐怖的邪惡之力,邪惡之力固然強大,但是小楊華還是不敢輕易使用,到是宇宙能量還用著順手,宇宙能量本來最注重的就是神識的修為,自己這第二元神施展最是合適不過的了。

「老大,帶我們一起去吧,好久沒有動過手了。」五行精靈哀求道。

小楊華想了一下:「算了,帶上你們吧,也好讓你們出點力,自從認識了你們之後,除了寄居在我身體內,你們似乎什麼好處也沒給我啊?」

「老大,不是吧?上次我們可是拼了命的救你,事後還沉睡了好久?」

「嘿嘿。」小楊華笑道:「救我?你以為我不知道,我死了,你們也活不了。」

五行精靈尷尬的笑笑。

「老大,你真小氣。這次去仙界,我們幫你搞定元天尊算了,這總該可以吧?」紅色的火精靈語出驚人。

「你們真的能搞定元天尊?」小楊華懷疑道。

「哼。」藍色的水精靈說道:「對付那個偽君子,我們還是有把握的。」

「你們認識元天尊?」小楊華聽得出來,五行將精靈應該和元天尊認識,而且有可能還交過手。

「老大,我們確實和元天尊認識,有些事我們現在還不能說。老大如果你相信我們,等我們成了五行神王以後,就那我們的故事完完整整的講給你聽。」

「哈哈,老大我什麼時候不相信你們了。不管你們有什麼樣的故事,什麼樣的對頭,我希望你們記住,我是你們的老大,有什麼事,我會幫你們搞定的。」

「老大……我們……」

「別婆婆媽媽的了。出發了。」小楊華不等五行精靈反應,自己率先就飛了出去。

; 只軍河流域,明州衛楊女與隋楊的戰爭似乎因為天與的轉慌。;,歇了下來,安洛城城主府,老楊林氣勢十足的坐在正廳,上下打量著眼前的靈夏特使,靈夏外交部尚:「坐吧!上

老楊林這舉手投足之間都端足了架子,那靈夏小兒不是要娶他的掌上明珠么,那按照輩分自己是他老丈人,所以對著張祿,老楊林擺起了主人的架子,看著老楊林這般作態。張祿也只是謙恭一笑,拱手一禮:「國丈客氣了,不知道匆匆叫本使過來可有什麼要事?。

老楊林聽到張祿叫他國丈。臉色一下就陰沉了不少,不過也沒有立刻否認,如今黃金平原的局勢就猶如一個,火藥桶,隨時都可能轟的一聲炸飛,李梁與明州衛的楊文聯盟已經不在是多少隱蔽的事情了。也許不需要多久,兩家兵馬就會聯合起來,是先滅蘇,還是先滅隋,黃金平原的均勢一旦被打破,大戰不可避免。

老楊林本來不想讓靈夏參與到黃金平原,然而現實並不會因為他的想法而作出改變,蘇唐偏居一隅,被李梁和明州衛包夾,位置十分不利,而從整體實力上對比,李梁在吞併了阿濟格的逐馬川一帶,實力大漲,另外還與大金餘孽勾搭在一起,李梁的勢力膨脹已經打破了黃金平原的平衡,如果是以往,三家肯定會對李粱進行打壓,然而靈夏的摻合卻讓局勢複雜了許多。

聯姻的事情已經在整個黃金平原上傳開了,所謂大勢所趨大概就是如此,老楊林現在也不敢輕易的拒絕這樁婚事,因為李成梁在實力膨脹之後,就對此事進行推波助瀾,以將注意力轉移,而他實力大增和楊林聯姻靈夏比,顯然後者更具有威脅性,老楊林知道他已經被推到了山巔之上,一個不小心就會粉身碎骨。如今蘇唐已經派來使者,詢問聯姻之事,顯然蘇唐已經急了,所以他已經不能在拖下去了。

而且自己雖然有十三個義子。但寶貝女兒卻只有一個」他楊林早晚都有老的一天。就算沒有眼前的局面,他也要為今後考慮,靈夏兒雖然手法不夠光明正大,但卻能審時度勢,巧妙的利用黃金平原幾大諸侯的對立將自己逼上絕路。倒也有三分手腕,這樣的一個小子做自己的女婿倒也不算虧,等自己的外孫出世,憑藉著自己的勢力,將外孫扶上位,這靈夏不還是有我楊家一半的血脈,老楊林想到這,臉色也緩解了不少,沉聲的對著張祿道:「這些日子,你上躥下跳的也折騰的夠嗆,回你的靈夏告訴你家主子,就說我楊林過幾日就到他那裡去看我的寶貝女兒,讓他好好待我女兒。否則就算是玉石俱焚,我也要他後悔

張祿直接站起身,對著老楊林行了一個大禮,道:「本使會將話帶到,靈夏期待國丈的大駕。」

就在黃金平原上因為一場聯姻而風起雲湧之際,為了進軍黃金平原,靈夏接連在多個方向上爆中等規模的戰爭,為下一階段進行鋪路,十月二十日,野狐嶺關隘飛鴿傳書,野狐嶺要隘被攻佔,消息傳到了蓄勢待的薛仁貴等人手中。當即將消息傳往靈夏城,一邊開始調兵遣將,對向陽地區的十萬燕軍動代號「瓮中捉鱉。的行動。

靈夏城樞密省,夏羽接到薛仁妾的回報,立刻召集了沮授,田豐等參謀召開軍事會議。

「主上,薛總管的瓮中捉鱉計劃雖然很完美,不過卻也要防止燕軍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西大營和北大營加上樂安的羅家,總出動兵馬不過六萬,而向陽的燕軍卻足有近十萬之數,以少數之兵聚殲近倍之敵,還是有些冒險啊!不如從東大營中抽調兩軍人馬調往沐風郡,以增強西線兵力田豐說道。

「此事不妥,要說兵馬。西大營和北大營依舊可調出兩軍兵丐,然而薛總管卻只調派六萬兵馬出陵原。顯然是早有打算,如果我們貿然調派兵馬,很容易造成一些不好的影響沮授卻是反對的道。

夏羽聽著下面參謀的討論,腦袋裡快的轉動著,最後他一拍桌案道:「此事就交由西線兩大營全權處理,東大營的兵馬近日也休息了不少時日,下命令,讓東大營加大練。」

沮授和田豐等人看夏羽拍了板,也不在爭執,畢竟如果西線還沒有出現問題,就派兩軍人馬過去。顯然就在說我不信任你們,甚至還有搶功的嫌疑,畢竟從軍制改革以來。各大營的都具有一定財權,而這個錢只能從戰爭中獲愕,所以貿然插上一手,很容易引起下面將領的不滿,而且湖西郡和沐風郡只有一河之隔,如果真有什麼意外,東大營的兵馬可是在半日內到達對岸,進行支援。

「主上,凌河水軍大營文達總管請求征戰新自由貿易港,另外渾河水營李俊總管也來一份計劃,打算偷襲后金圖詳港口駐紮的后金水軍沮授轉換了一個話題道。

夏羽哦了一聲,一邊接過李俊送來的計劃」一邊道:「凌河水營上次損失了不少船隻,都補充上了么?新自由貿易港的那種彈射武器可是很犀利啊」。

「回主上,上次蝦子島海戰之所以失敗,多是我們,一,。聳對方的真實情況。如今知道了彈射弩炮的優缺點。她屯可巳經做了一些安排,而且新自由港的水軍在上次水戰之中損失了六成以上,以其造船的度,短短半個多月,頂多也就是添置七八艘戰船,所以此次出海,自由貿易港定然會納入靈夏的懷抱。」田豐說道。

田豐話音網落,一旁的西城良卻是舉手要言,夏羽點了點頭,西城良站起身,道:「主上,我覺的與新自由港艾蘭議員的協定需要進行一些更改,當初制定協議之時。是因為艾蘭議員手中擁有一支不弱的力量,對於我們佔領新自由貿易港有很大的幫助,然而新自由貿易港的情況已經出了當日簽訂協議時的情況,所以協議也應當進行修改。」

「說說你的想法?這協議要改,怎麼改?」夏羽抬起頭,看向西城良的問道。

「新自由貿易港位於錦西走廊中部海域,根據探子所報,自由港所在的島嶼面積十分大,而且北面有一座天然的良港,無論日後軍用還是具用,這裡的位置都十分的重要,當初考慮到島上的人口組成。才答應艾蘭議員實行自治,不過據可靠情報,新自由港內部爆內亂后,保守派對著開放派進行了血腥的清洗。直接導致大部分現代人被殺死,所以自治的基礎已經不復存在,整座島嶼應暫時納入到軍事管制體制,以方便我們控制渤海北面海域,直到我們佔據錦西走廊之後,在歸還行政體系

夏羽想了下,看向田豐,沮授。兩人自然沒有意見,參謀部內部也要為水軍展提供方向,如果能謀得新自由貿易港施行軍管,無疑能提高樞密省的地位,畢竟樞密省新立,還遠遠不比行政體系:「西城良,此事就交給你處理,暫時委派你為特派參謀隨文達水營行動,全權負責新自由港的軍建。

夏羽說完,將李俊的偷襲計放下,道:「渾河夫營的計刑也要提上日程,黃金平原隨時都有可能象炸藥一般爆炸,佔領渾河是我們進軍黃金平原的第一步,必須要謹慎,務必要一戰功成

西城良在結束全議之後,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在樞密省內拿到任命文書和關防就匆匆的乘船向西。靈夏在湖西郡內開通南北兩線運河,如今南線運河只進行不到三分之一,而北線卻已經接近完工,雖然北線運河需要挖掘的水道只有八十多公里,不過算上固有河流,浩浩蕩蕩的也有一百六十多公里,北線運河開通大概在十一月中下旬,而南線至少要等明年七八月才可能結束,運河沒有開通,西城良只能走6路,乘坐馬車過上原,一路奔到凌河水營的駐紮地,凌河城。

十月二十三日,文達的凌河水軍大營四百餘艘大小船隻浩浩蕩蕩的順河而下,連綿十數里。

新自由貿易港,儘管保守派的人佔據了新自由貿易港口,然而隨著屠殺,開放派人士幾乎遭受到毀滅性的屠殺,只有少數人逃了出來,而保守派佔據城市后,卻現整個城市都已經無法運轉,城內大片現代人開設的商鋪,作坊等等全都停業。昔日繁華的大街一片清冷,而碼頭上,失去了主人的船隊一個排一個的停靠在碼頭裡,昔日絡繹不絕的碼頭此時卻走了無人煙,寥寂無聲。

毛文龍的水軍經過蝦子島海戰。折損了大半,雖然大型戰船折損不多,但數量最大的單桅戰船卻損失巨大,數日來,造船廠也因為失去了主人也陷入一片混亂,受傷的船隻無法得到修復,更別說那些在船塢內停建的船隻,毛文龍派人強行找到一大批匠人,總算是將船隻修補的差不多了,然而戰船的補充並不是那麼簡單的。

保守派控制著原始資源,但加工。生產,甚至是貿易都把持在開放派手中,此時兩派內鬥所產生的嚴重后遺疽也徹底的體現出來,大批的原材料無法被工坊加工,沒有加工好的材料就無法進行生產,而生產的秩序被打破后,再組建起來顯然不是那麼簡單,而保守派的幾個議員爭權奪利倒還在行,讓他們治理偌大的城市卻顯愕黔驢技窮,半個多月,城市勉強恢復了運轉,但比起最繁華的時候卻差了不是一個檔次而已。

「軍帥,咱們的戰船損失太大了,而現在各船廠都處於半停工狀態,僅有的幾家開工的船廠建設戰船的度也被放慢了兩三倍,如果這個時候靈夏水軍在來攻打,我們拿什麼來抵擋啊」。對毛文龍忠心耿耿的紀綱不無擔憂的道。

水軍就是毛文龍的命根子,毛文龍怎麼可能不上心,道:「彈射弩炮都修復好了么,另外讓你去弄弩炮,弄到了多少,還有石彈籌備了多

「弩炮全都修復好了,不過昔日製造弩炮的作坊都已經沒有人做工了,在幾處庫房裡還現一批大約三百多門弩炮以及不少機樞部件,不過石彈的儲備卻是不多,每門炮只有不到兩石彈,我們已經讓後方的各石場的石匠抓緊製造,不過度並不理想,每日只有百多枚的產量。」

新自由貿易港所在的島嶼東面,臨近山中的幾個村鎮,艾蘭的手下利用地形擋住了上萬保守派士兵的攻擊,暫時在島東面安置了下來,不過艾蘭等人的日子並不好過,缺乏糧食和武器,突如其來的內亂,讓開放派沒有半點防備,可謂是損失慘重。

鎮衙後院,怡情看著艾蘭一臉的憔悴,對著艾蘭道:「沒想到那些保守派的人居然真敢動手,他們就不想想這麼做的後果么?」

艾蘭苦笑一聲。道:「現在說那麼多還有什麼用,對了,你剛才說靈夏在蝦子島與新自由貿易港的水軍大戰一場,大敗而回,是怎麼回

?。

怡情嘆了口氣道:「你獨自一人帶著船隊衝上烏,我回到靈夏就找了夏主,夏主立刻就調派了七百多艘戰船出海,卻不想在蝦子島遇到了毛文龍的水軍,咱們那不成熟的彈射弩炮在近戰上卻有不俗的戰績,後來靈夏水軍折損了不少戰船,被迫退出,敗退而回,不過我探聽到,靈夏水軍雖然損失不少。但實力並沒有折損多少,但也損失了上萬人,所以夏主很是震怒。當日還到驛館質問與我,這次過來,就是來討要彈射弩炮的製造圖紙的

艾蘭異了倒是一愣。道:「靈夏水軍敗退而回,那不是短時間內不會在出兵新自由貿易港了,咱們現在可是吃飯都成問題,如果這麼僵持下去,我們先就撐不住。和你一起來的靈夏使者呢?我要去見見他。」

「暫時安置在另夕、一個院子里了,我帶你過去

鎮衙雖然是系統樣式的,不過之前居住在這裡的保守派議員卻是一個附庸風雅的人,整個院落都被改了許多,院牆之上爬滿了紫藤花,走過那拱門,踏入院中。是一顆嫣紅的楓樹小院十分别致清雅。秋風微微的吹佛著楓樹,出沙沙的聲音,幾片帶著些黃點的楓紅在半空中飄

著。

艾蘭掃了一眼那飄葉的楓樹,那美目卻猛然的收縮,因為就在那械葉的一個大樹叉上,一個讓她恨不能一口咬死的傢伙悠然的靠著樹眯縫著眼睛好似睡著了一般。那張就算是睡著了也帶著一絲邪笑的俊朗臉龐,那漆黑的長被風刮動,在額前來回的搖擺,散落扇頭的頭在空中來回的飄舞,艾蘭看著那張臉,不由地想起那日在碼頭上被對方輕薄的窘態,臉上浮起一片緋紅,但轉瞬就陰沉了下來。

艾蘭鵬踉一聲從腰間將匕抽了出來,在怡情瞪大的雙眼中,將匕飛出,目標正是那睡著的樹上人:「你瘋了!」怡情張大了櫻口,不敢相信的看著艾蘭的舉動。不由地的道。

艾蘭輕哼了一聲。道:「是啊!我瘋了,他既然敢輕薄我,就要付出代價

匕化作一道白芒。閃電般的射向樹上的男子,艾蘭雖然狠狠的望著邪也,不過心裡卻有點擔憂,就在匕眼看著就刺入邪也的胸口,邪也突然動了,整個人猶如那楓葉一般,被風一吹,整個人從樹榦上倒了下去,噗,匕從邪也脖頸側面釘進了樹榦,幾縷絲對著風在空中飛揚,邪也一個倒轉翻身,平穩的落在地面之上,那好似草原狼一般的目光望向艾蘭。雙腿猛然力,閃電步,再一次,邪也出現在艾蘭的身後,而艾蘭的那雪白的脖頸上已經搭上了一把血色花紋的匕。

邪也邪笑著摩挲著艾蘭的耳垂,道:「難道我上次對你說的話,你這麼快就忘記了么,不要招惹我,否則你會很慘的。

「你將匕放下好么,我們只是來跟你談談圖紙的事情?」怡情在一旁焦急的道。

邪也瞥了眼怡情。冷笑一聲,匕閃過一道紅色反光,怡情緊閉上雙眼,大喊一聲:「不要!」邪也讓過艾蘭走到楓樹下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的道:「將圖紙給我!」

怡情睜開雙眼。看著艾蘭的脖頸上並沒有劃出一道血口,然而那飄逸的長布少了一綹。而扭頭看向邪也,果然他的手上有一綹秀,正噢在鼻間,一副讓人想要上前踩上兩腳的臉,怒氣沖衝來到邪也身前,指著邪也的鼻子罵道:「你這個。混蛋,你知道你剛才做了什麼嗎?你平時就這麼對待一個女性的么,你還是不是一個男人啊!有沒有點風度。」

邪也抬起頭,不屑的瞥了眼怡情,道:「女人,你很吵邪也只說了一句,怡情卻好像吃了髒東西一般,張大了嘴,指著邪也,顯然是要被氣瘋了。邪也卻理也不理的轉過頭,對著艾蘭道:「圖紙!」

「圖紙可以給你。不過你家大人什麼時候會再次派兵攻打自由貿易港」。

邪也站起身,接過圖紙,放入懷中,道:「那種事情不歸我負責,我的任務只是拿回圖紙?」

怡情看著轉身欲走的邪也,牙根咬的嘎嘎直響的道:「好像除了拿回圖紙,你家主子還讓你保護艾蘭的安全

邪也回過頭,看了眼怡情道:「謝謝你的提醒,短時間內我是不會離開的 (持續解禁,兄弟們砸票了!)

等五行精靈追上楊華的時候,小楊華已經身在一號金龍戰艦,開始仔細的研究天後提供的仙界資料了。

和上次不同,這次的一號金龍戰艦直接由天後控制,絲絲並沒有來。根據三女的商量,這次出戰仙界,有胡菲兒和天後兩女陪同楊華,李師師和骷髏王以及呂布,項羽留下來駐守血嬰帝國。 總裁歡,嬌妻愛 順便照顧好楊華的本體。

五行精靈沒有見到絲絲,急忙問道:「天後大嫂,怎麼不見絲絲啊?」五行精靈很奇怪,像這麼熱鬧的事怎麼會少了絲絲的參加。

天後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看上去明顯的有心事。

「天後,怎麼了?難道絲絲出事了?」小楊華感覺有點不對勁。

胡菲兒接過話題:「還是我來說吧,絲絲最近有點反常,似乎有點變的脾氣暴躁,暴力傾向很強,甚至有一種噬殺的衝動。我和天後研究了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好先把她禁制了起來。等回頭從仙界回來再仔細幫她檢查。」

「不會是感染了病毒了吧?」

天後搖搖頭:「絲絲早就不是單純的電腦程式了,她已經進化成真正的意識體,類似於修鍊之人的神識存在。絕對不可能是什麼病毒入侵,如果說是入魔了,我到是有點相信。菲兒大姐,已經施法暫時讓絲絲沉睡了。等我們回來再仔細研究吧。」絲絲雖然不是天後的親生女兒,但是她畢竟是天後一手創造的,而且這些日子的相處,兩人的關係早就和母女無疑了。絲絲出事,她心裡確實不好受。

小楊華似乎明白了一點什麼,卻怎麼也想不清楚,直覺告訴他,絲絲的失常和他有一定的關係。

「天後,你也不要太過擔心了,我想我知道絲絲是怎麼回事。暫時封印也好,等我們從仙界回來,我一定會想辦法讓她恢復的。她可是我最乖巧的女兒。」

說到這,小楊華突然想起絲絲上次說過,她好像還有幾個姐妹。

「天後,上次絲絲不是說她還有幾個姐妹嗎?怎麼一直沒見啊?」

「小華,你的記憶到是不錯啊,這麼久了還能想的起她們?」天後的語氣顯得有點不太高興。

「天後,我。。這個。。那個。」

「天後妹妹,你就別怪小華了,這些日子他的身體情況確實讓他忘卻了許多事,相信他不是故意的。」胡菲兒見小楊華尷尬,急忙出聲幫他解圍。

天後微微一笑,道:「姐姐說的是,我也知道小華是因為身體的原因。本身就沒有真怪他,只是想起絲絲心裡就有點難受。」

「天後,相信我,絲絲的事就交給我了。你到是說說絲絲那幾個姐妹的怎麼樣了?」先前不說到不覺得,現在一說,小楊華到有點想念那絲絲那幾個姐妹了。

天後見小楊華臉上確實露出了焦急之色,心裡不由的感到欣慰,道:「甜甜她們幾個的進化比絲絲還差上一些,現在還在虛擬空間磨練。我想等她們在虛擬空間的磨練結束后,把她們都交給你帶,這樣的話,她們的進化就會快一點。」天後一直在研究絲絲進化超前的原因,一直沒有進展,不過,她已經能初步判定,絲絲的進化超強應該是楊華的作用。

「沒問題,好歹我也是她們的爸爸,照顧她們是我應該做的。不過也得等到我本體蘇醒吧。否則就這小身體還直不定誰照顧誰呢?」小楊華知道天後是想讓甜甜她們幾個也鑽進自己的身體,想想真的好恐怖,自己體內寄存的人也太多了。該隱那個老蝙蝠,五行精靈,血嬰,如果再加上絲絲的幾個姐妹,絕對是一個加強班。

「小華,我對外通知,這次出戰仙界的統帥是菲兒姐姐你看行嗎?」天後正色道。

「當然沒問題,反正這些戰艦啊,士兵啊,都由你們指揮好了。我這邊就帶著血猞猁,火麒麟,趁著混亂去發財。」小楊華笑著說道。

「老大,你怎麼能把我們這些五行神王給忘了?」聽小楊華沒說到自己的名字,五行精靈著急的叫起來。

「呵呵,你們似乎忽略了一個問題,是未來的五行神王,至於現在嗎?除了上次被我在個人空間修理了一頓之外,我還沒見過你們的本事呢?」

「老大,到時候你就看著吧,我們的力量不會比血猞猁,火麒麟差多少的?」

天後這邊已經把自己的電波和一號戰艦的主腦連接起來,發出了指令。

因為這次面對的敵人勢力強悍,而且是直接打到人家的老窩,天後和胡菲兒先前做準備的時候幾乎投入了血嬰帝國的三分之二儲備,動用了改裝后的金龍戰艦一萬艘,下了大血本。

經過大量的推算之後,天後把分析得出的坐標輸入了戰艦主腦,整個艦隊直接實行空間跳躍,來到了仙界外圍,集合待命。

天後和胡菲兒看了主腦的分析資料后,發現仙界的情況有點不對勁,別說是先前擔心的本源力量防禦,就連普通的禁制也沒有發現一個,幾乎完全開放。

「難道,仙界的人撤出了仙界?」胡菲兒做出一個大膽的猜測。

天後否定道:「不會的,我知道元天尊是絕對不會撤出仙界的。不過,現在的情況確實有點詭異,按說他們應該早就發現我們的艦隊了,這仙界前沿不可能連一點防禦都不設吧?」

「我知道,這一定是學諸葛孔明的空城計?元天尊這老小子一定是想嚇退我們?」小楊華過來插嘴道:「我們直接殺進去就行了,我剛才研究了一下你們改造后的金龍戰艦,發現這傢伙簡直就是武器堡壘。直接殺過去,轟平仙界。」

「小華,仙界的潛在力量並不是表面上的那麼弱小,相信元天尊也知道我們金龍戰艦的威力。他既然敢這樣做,肯定有所依仗,我覺得我們在沒搞清楚他們的勢力之前,艦隊不能貿然進去。」 十月二十四日。凌河水軍大營總管文達率領戰船四百枷,比以出凌河河口,駛向新自由貿易港的方向,雖然戰船數量相比起上次要少出三分之一,但是所要面對的敵人的數量也大幅度被削弱。

二十五日,正午,秋老虎發揮著最後的餘熱,海面上海燕飛翔,微風徐徐,淡淡的海鹽味道沁入鼻腔。文達和西城良在主艦之上擺著菜肴,享受著海風的和暢,就在海船距離新自由貿易港不足七十多海里的時候,膘望手終於發現了姍姍來遲的新自由港水軍。

文達放下手中的竹筷,站起身。走到欄杆處,眺望遠方那海天一線之間,果然裡面游來一片黑色的船影,西城良也湊上前,看著那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的海船,也有點驚訝的道:「毛文龍的水軍怎麼會這麼多,不是說只有不到兩百餘艘戰艦了么,怎麼看起來規模比咱們的水軍還要大

文達卻是不屑的裂了裂嘴。輕笑的道:「對方的戰艦是不多,不過卻可以用商船充數,對方顯然是打算用商船攪亂我軍隊形,然後接近之後用彈射弩炮攻擊,不過這種法子使用一次就已經沒有用處了,看我如何大破之。」

西城良看著文達,笑了笑。道:「那我可就拭目以待嘍。」

文達呵呵一笑,對著身邊的士兵道:「按照第一演練隊形排到,準備迎敵文達是參加過上次水戰的,不過上一次水戰他並沒有指揮權,只能聽從命令行事,而在戰場中,文達對於毛家水軍的彈射弩炮有了很深的認識,不過礙於不明白對方的弩炮特性,所以文達在那戰中吃了不少虧,回去之後,文達專門操演了數個對付毛家水軍的辦法,畢竟弩炮的射程短,而且十分容易損壞。

隨著旗艦的旗手不斷的發布命令。整個如長魚一般的船隊開始了變化,前面的戰船減緩速度,而後面的船隊則加快的船速,小型戰船開始向中間收縮,大型戰船則開始緩緩的前移,組成了第一線,很快一個波浪形的船陣組成,滿帆的沖向對面的船隊。

這半個多月的時間裡,文達除了排演陣型之後,還針對石彈的攻擊特點,對船隻進行了改造,戰船不比運輸船,首要的是堅固程度,也就是耐打擊能力,所以戰船內部通常都是分成數個艙室的,而越大的船,分隔艙也越多,比如單桅戰船分成六個船艙,如果一個漏水還可以保證航行,如果兩個,漏水船就開始下沉,而三桅戰船的船艙達到了十二個,就算是漏了四五個也可以保證浮在水面上,而目前的戰船攻擊手段,對於大型戰船很少有直接打沉的。只有使用火攻以及短兵攻佔,或者是倒霉到家的被大型投石車連番擊中,不過這個概率低的可憐。

而為了應對彈射弩炮對水線下的打擊,文達除了用大船用船身硬抗外,他還讓人打造了一種防護用具,他派人收集了大批的水牛皮,水牛皮屬於管制軍用物品,通常用於打造防禦不錯的牛皮輕鎧甲,牛皮堅韌而且耐磨防水,可以說是十分好的材料,文達讓人將整塊整塊的牛皮釘在船隻水線上下部分,而在牛皮內部塞滿了稻草,這樣看起來雖然有些臃腫,但經過試驗,卻能有效的抵禦彈射弩炮的攻擊。

也就是說如果對方的弩炮打在水線以上,或許能打出一個缺口,但卻絕對不會漏水,而以船體的堅固程度,這種打擊就算在多幾十炮也打不沉一艘戰船,畢竟石彈不是導彈,會爆炸,而打在水線下半米以內,也會因為有這層牛皮防護,減緩石彈的衝擊,就算水線下的船體破碎出裂紋,也因為有牛皮在外面蒙住也不會發生海水瘋狂湧入的麻煩。

不過這種向前牛皮的方法雖然刷告,但耗費卻不是一般的高,也就是靈夏畜牧業比較發達,加上靈夏的鎧甲換裝,不在以牛皮鎧甲為主,而多採用水利衝壓出來的輕質鐵鎧為主,所以這部分牛皮就節省了下來,調配給了文達使用。

對於這一次海戰,文達可以說舟滿滿,只要碰到了毛家水軍定然叫他那昔日的主子到海中餵魚。下午二時,早就遠遠望到蹤跡的海船才算到了近前,就如文達之前預料的那般,失去了大量可作戰的戰船,毛文龍只能用運輸船頂數,而毛文龍打的主意很簡單,就算是用這些船燒,也要拉上幾個墊背的。

毛文龍的水軍位於整個龐大的船隊的後方,前面五百餘艘全都是運輸船,有單桅的,也有雙桅的,可以說毛文龍這次是打算破釜沉舟了,而在後方的毛家水軍中,則有不少雙桅和三桅的運輸船併入主力戰船之中,這些都是改裝的戰船,每一艘上都安裝著兩到四門彈射弩炮,共計一百二十艘,加上水軍還剩下的兩百餘艘,再次組成一支三百多艘的船隊,加上前方的炮灰船,總數近九百,超過靈夏水軍一倍。

雖然船隻無限的增多了,但是卻能看到新自由港和靈夏之間巨大的差距,這種差距是從各個層面之上的。無論從經濟還是造船水準,又或者是軍事力量,兩者根本就不在一個層面之上,靈夏水軍戰損蘭愕余條戰船,只不過是小動筋骨。而對千自由貿易港。 盛寵醫妃:穿書娘親種田忙 蘭兒聯鞏船卻足以傷筋動骨,元氣大傷。

咚咚咚,隨著旗艦上的巨大鼓聲響起,靈夏水軍發起了第一波攻勢,與劉仁軌的戰法一樣,第一波打擊是投石車的漫天石頭雨,雖然命中差了許多,但好在這玩意射程遠,密集使用總能發揮一些效果。

西城良還是第一次看到冷兵器時代的海戰,說起來整個中國歷史上海戰鬥不多,歷朝歷代對於海洋都抱著一種可有可無的態度,這種對海洋的不重視,才導致了整個中國海軍的落後,響起明朝初年,還有那九桅巨船航行在大海之上,最遠達到了非洲,而相比起來,那個時候的歐洲海船甚至不及鄭和寶船的五分之一大。

投石車的攻擊雖然沒有什麼命中率,但是那鋪天蓋地的石雨卻是對人最好的震懾,而且密集使用,總能有幾艘被打中,大型投石車可以一次投射三百公斤的石頭。可以是一整塊,也可以是若干塊,而一般遠距離打擊都採用數塊重量不同的石頭疊放在一起,同時拋射,這樣重量不同,拋射的時候軌跡也會不同,造成大範圍的散射效果,而投石車的數量一多,石頭雨的規模和覆蓋範圍就相當可觀了。

不過這種石頭雨只是看著威力巨大,但實際打擊效果卻並不明顯,就算準確命中,也只是對戰船上方進行摧毀,無法造成毀滅性打擊,除非使用三百公斤重的大石頭,準確的命中,那樣可能會直接將一般的戰船擊沉,石頭雨是大範圍的攻擊,通常間距雖然不會很大,但有經驗的舵手卻能精準的躲避大多數石塊,如果實在躲避不過,也會讓船身上不重要的部分去承受。

不過毛家水軍前出的五百炮灰運輸船,基本上內部都放滿了稻草和引火之物,船上控制的人,也只有極少數的士兵,只要能控制運輸船前進就可以了,所以這五百多艘運輸船幾乎沒有任何的躲避,生生的承受這石雨的打擊,而運輸船與戰船不同,戰船為了提高抗打擊能力,通常都設有多層甲板。以及數量眾多的隔板以用作船體支撐,而運輸船不同,運輸船的建造首先就是為了保障運輸量,所以船艙要保障足夠大的空間,儘可能的減少擋板之類的結構性支撐,所以面對石雨的打擊,運輸船自然不能象戰船被打幾下除了甲板裂幾個窟窿,但實際上卻狗屁問題沒有。

傾城神醫,逆天娘親腹黑爹 五百戰船由於是炮灰。所以船型豐分的密集,面對鋪天蓋地的石頭雨,命中率無形中提高了不少,運輸船通常只有一到兩層甲板,而不是戰船那種最低也要有三層甲板,所以當石頭砸船第一層甲板之後,很可能會直接砸向船底板。不過這些炮灰運輸船內部都塞滿了稻草等物,但免除了被直接擊沉的下場。

「大人,快看。那是什麼?」一個。親兵眼睛敏銳的發現靠上前的一艘運輸船被連番被巨石打中后,竟被打散了架子,而船艙內部,那成捆的稻草和木頭全都露了出來。

文達看著那艘單桅運輸船,散架后露出的東西,不由的露出一絲冷笑,道:「投石車全部換上火油彈,給我燒。」因為上次海戰不敗而敗,所以夏羽對於這一次海戰寄託了很多的期望,所以在物資供給方面可謂是大開門庭,靈夏的武器製造作坊如今已經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產業鏈條,主要分成三大武器製造區,第一個就是靈夏城,第二個在巾錮城,第三個在傾城。這三大武器產地都擁有著大大小小的武器作坊幾百間,不過所打造的武器大多數都是用來外銷的,只有規模和標準達到一定程度的作坊才能成為定點採購作坊,為靈夏軍隊打造武器鎧甲,可以說這也是一種殊榮。武器作坊形成產業的好處是明顯的,武器可以賺來大批的金銀,也可以讓靈夏具備強大的生產能力,而也正是這種強大的生產能力才讓靈夏日益強大。

火油彈的個頭要小許多,然而比起那巨大的石頭雨,火油彈形成的雨顯然更加的密集,覆蓋的範圍也更大,隨著一個個火油彈碎裂開來,一個個引火用的火彈子在天空中戈,過,好似那碎成無數片的隕石一般,鋪天蓋地的覆蓋向運輸船,隨著一個個火彈子落在運輸船上,一碰觸到碎裂流淌出的煤油。立刻燃燒起來,頓時海面上。燃起了無數巨大的移動火把。

在運輸船上沒有來得及躲避的士兵紛紛被大火燒死,慘叫著跌落大海,大火將帆船的船帆燒毀,導致運輸船的速度越來越慢,而這片大火就好像是兩軍之中的一道屏障,讓人無法逾越。

看著燃燒而起的運輸船,文達隨即傳令,換上石彈繼續打擊,這一次,石雨的打擊明顯有了效果,被大火燒的嘎嘎直響的運輸船。在巨大的石彈雨下,紛紛分崩離析,碎裂成無數的碎片,之前還規模龐大的炮灰船隻,轉瞬間就少了大半。

火油彈一次用上萬枚。連著拋射好幾輪,這種手筆簡直就是敗家子,一枚添裝了煤油的火油彈造價一兩二錢銀子,一次集體拋射就是上萬兩銀子,什麼叫一擲千金,大概

航舵巨艦在前面開著道,巨艦前方的巨大撞角將前方那些熊熊燃燒的大船撞開,而船隻兩側,那巨大的拍桿也上下翻飛,打的運輸船火花飛濺,亂木飛揚。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