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九轉還魂針的殺人針技,楚歌第一次施展,也是楚歌這次比試的依仗之一!

讓所有人驚訝的是,原本閉著眼眸的柳生浩司竟然睜開了眼睛!

那雙眼眸明亮無比,蘊含著無邊的劍意。

柳生浩司竟然不是瞎子?! 柳生浩司,與上忍一戰,傷其眼,從此比劍從未睜開過眼眸,開啟心眼的劍道高手.

這是所有人的認知,但是現在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柳生浩司不僅不是傻子,而且眼睛明亮無比,仔細看久了甚至會生出幻覺.

與那名上忍一戰,柳生浩司的眼睛的確受損,在那個完全處於黑暗的歲月里,柳生浩司不僅沒有向黑暗妥協,反而憑藉此事開啟了心眼.

開啟心眼之後,柳生浩司依舊沒有睜開過眼睛,因為在他的心裡,心眼的強大已經完全超脫了肉眼,即便再次遇到會隱身術的上忍,他也可以輕易的解決.

楚歌心中也是驚訝萬分,所以他也睜開了眼睛,長時間的用神識探尋周圍的事物,對他現在的級別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能夠逼到柳生浩司睜眼的人,恐怕除了楚歌再無他人.

“御日無雙流——無雙劍斬!”柳生浩司大喝一聲,手中的木劍爆發出強大的氣息,木劍似乎越來越大,越來越大,那是由氣凝結而成的實質劍影!

御日無雙流,就是柳生浩司自創的流派,他一生中只有兩個追求,第一,成為天下無敵的存在,第二,創造出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劍道流派!

雖然御日無雙流還不夠成熟,但是無雙劍斬,是柳生浩司自認為,本身最強的劍技.

其中蘊含了影劍流的詭異,束劍流的難纏,以及他柳生浩司本身的霸道!

“斬!”柳生浩司大喝一聲,長約三丈的劍影被他揮舞而出.

劍影飛奔而出的瞬間,又化為數不清的劍氣,抵擋天空中的數不盡的氣針!

“嘭!”

“轟!”

“嘣!”

截然不同的氣息在空中相互碰撞著.聲音就好像是在放鞭炮一般.

“盟主,盟主好強,他真的只有二十多歲么?”年輕弟子吞了口氣唾沫,他沒有想到,楚歌竟然會這麼強.

劍憐星面色凝重.很明顯.柳生浩司的劍招無比的強大.

針雨如絲,與那數不清的劍氣相比.實在太過薄弱.

雖然空中發出數不清的聲響,但是劍憐星可不認為,這是勢均力敵的表現.

“怎麼可能?!盟主的針雨竟然全部消失,而對方的劍氣只損失了少部分!”年輕人再次忍不住驚呼.

劍憐星嘆了口氣.沒有說話.

身為東瀛第一劍客的柳生浩司已經達到了半步天階,可以說,隨時都有可能頓悟突破成為天階高手.

楚歌雖然有戰勝地階後期的實力,但這並不代表他已經達到半步天階.

半步天階的境界是一個很玄妙的境界,和天階高手僅差半步,但也可以說是差之千里.

比地階後期高手強半步,但也可以說是強了千里.

這是一個被人公認存在的階級.雖然並沒有在正式的階級內出現.

先頭劍氣已經到達,他們像是水蛇一般,將出個手中的木劍牢牢的鎖住.

楚歌連忙棄劍,快速的向後飛退.同時體內真氣運轉的速度已經到了極限,右手混沌化和無敵真寂寞同時開啟!

“給我破!”楚歌大喝一聲,直接將一小部分的劍氣轟碎,可是當他出拳時,另一方的劍氣已經刺在了他的身上.

消失已久的”鞭炮聲”再次響起,數不清的劍氣在撞擊到楚歌的身上爆裂開來.

這也是無雙劍斬的一個特點,普通的對手,會瞬間被這些劍氣切割成碎渣.

但如果遇到楚歌這種無法切割的存在,就會在瞬間爆炸.

一個劍氣的爆炸力傷不到,那就十個!百個!千個!只要柳生浩司的體內的氣不枯竭,這種爆炸就會毫無止境的執行下去.

一出隱蔽的山林,兩個身影戰立在哪裡,其中一個看到這個情況,忍不住朝前踏了一步,但是卻被另一個人攔住,”你想做什麼?”

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忘心閣的姬鏡月和清玉.

清玉語氣焦急的說道:”再這樣下去,楚少俠會死的!”

“不會,這個小子的命很硬,不會那麼容易死的.”姬鏡月一臉平淡的說道.

“這種爆炸的威力,即便是天階高手,也會受傷,楚少俠不是天階他……”不等清玉將話說完,姬鏡月便開口道:”這小子的身上有很多的秘密,能夠傷害天階,卻不一定能夠傷到他.”

“難道你沒有發現么,那隻黑貓還有那個年輕人,一個在睡覺,另一個在玩手機,如果楚歌真的會有事,他們不會不管.”

聽到這句話,清玉這才將心放下,不過依舊緊緊的看著爆炸的範圍.

姬鏡月估計錯誤的是,小黑和敖天並不是不著急,而是……

“這麼吵,還沒結束么?”

“沒,那小子好像出了點問題.”

“我很困,你出手去幫他吧.”

“我這兒正打boss呢,你去吧!”

“你去!”

“你去.[,!]!”

……

“要不咱兩都別去了,反正那小子也死不了!”

誤惹霸道總裁 “恩,那就都不去了!”

這一貓一人,雖然說著話,但是一個眼睛從未睜開,一個眼睛從未離開手機屏幕.

也不能怪他們,首先,楚歌的確不會那麼容易死,撐死重傷.

但是經過混沌之果的改造,即便受傷再重,只要不死就會癒合,加上敖天的療傷丹藥,也是一時半會兒的事情.

一個是本不屬於這個世界上的修真者,一個是根本不屬於人族的妖獸.

楚歌的輸贏在他們眼裡,並不重要,只要不死就成,畢竟對於華夏,他們並沒有多少歸屬感.

“盟主.輸了!”一名掌教一臉失落的說道.

其餘的掌門族長沉默不語,唯獨顧長安笑著說道:”輸了?我倒不這麼認為.”

顧長安被譽為華夏第一高手,當然,前提是三重天境界的獨孤一方也從來沒出現過.

但是在劍憐星等人心中.顧長安依舊是華夏第一.

所以他說的話.在眾人當中很有說服力.

“莫非顧兄看出了什麼?”劍憐星看著顧長安小心翼翼的問道.

顧長安搖了搖頭,”我什麼也沒有看出來.只是一種直覺.”

聽到這話,眾人的臉色重新變的失落無比.

柳生浩司停止了氣的輸出,但是爆炸依舊在繼續,他已經凝聚出將近七百道劍氣.距離極限還有一段距離,但是他認為,楚歌應該已經完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不斷爆炸的楚歌身上,卻沒有注意,一片片透明的氣體慢慢的飄落在柳生浩司的身前,就連柳生浩司自己也沒有注意到.

忽然,那些氣體忽然凝聚.原本被擊碎的氣針竟然再次形成.

猛然的變化,讓柳生浩司心中大驚.

他連忙急速後退,可是依舊晚了,他的腳剛剛落地.就無法再動彈.

控制四肢移動的穴位,全部被氣針封鎖.

百會倒在地,

尾閭不還鄉,

章門被擊中,

十人九人亡,

太陽和啞門,

必然見閻王,

斷脊無接骨,

膝下急亡身.

從頭部開始,百會穴,神庭穴,太陽穴……手掌上的太淵穴,一直到腳部的湧泉穴,整整36個致命穴,全都被氣針緊緊的貼著,隨時可以取走他的性命!

柳生浩司根本就不清楚發生了什麼,楚歌還在迎接爆炸的盛宴,這些氣針又是怎麼出現的?

“咳咳!”天空傳來一陣咳嗽聲,楚歌依舊漂浮在空中,但是模樣卻有些狼狽,頭髮雖然沒有被炸光,但是東倒西歪的極其凌亂.

令人驚訝的是,他身上的運動衣竟然沒有絲毫的損傷.

這運動衣是楚歌在地攤上給敖天買的,但是敖天無聊的時候,卻把它煉化成了一件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的半法寶.

“咳咳!”楚歌又咳嗽了兩聲,這次卻是咳出了血,他的身上沒有任何傷痕,因為柳生浩司的劍氣根本沒辦法傷到他,但是……他的五臟六腑卻被爆炸的威力炸成了重傷.

誇張一點說,他現在即便是一邊說話,一邊噴血,也不會有一點的奇怪.

如果柳生浩司繼續炸下去,說不定還真會結果了楚歌的小命.

楚歌落在了地上,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柳生浩司的面前,”你輸了.”

“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柳生浩司看著楚歌,滿臉的疑惑,他知道自己輸了,可是他輸的實在是不明不白,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楚歌笑了笑,不過笑的並不好看,鮮血已經染紅了他的牙齒,”這是一種神通……”

九轉還魂針屬於神通之列,身為第一個正式的攻擊性神通,漫天針雨自然不可能只是像名字那麼簡單.

漫天針雨的攻擊一共分為兩波,如果第一次進攻成功,那麼第二次進攻永遠不會出現.

但是若第一進攻被對方破去,被擊碎的它們的確消失了,即便是用神識也無法感應到,因為它們變成了靈氣在空中飄蕩,在對方疏忽的時候,它們會瞬間凝聚,進行第二次的進攻!

這還只是初期,若是楚歌修鍊到大乘,漫天針雨將永遠不會被破去,他們會一次次的被擊碎,在一次次的凝結.

這是一招,你即便知道後手,也無法防備的神通.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這些針雨會在什麼時候再次出現,也沒辦法用神識感應,因為他們真的消失了……

聽到楚歌的解釋,柳生浩司竟然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我柳生浩司輸的不冤!” 柳生浩司走了,肩上扛著他的木劍,和來的時候一樣,木板拖「特啦特啦」的聲響迴響在每一個人的二中。

他閉著眼睛,但是臉上卻帶著笑容,根本不像是一個失敗者。

身影漸漸遠去,楚歌卻猛地臉色一白,一口鮮血直接吐了出來,木劍撐地,半跪在地上。

「無雙流劍道么……好強……」楚歌低聲呢喃道。

楚歌這一次是險勝,看似他掌握戰局,但是這完全是因為柳生浩司的無雙劍斬還不成熟,如果這些爆炸不是一個接一個,而是上千吧劍氣同時爆炸,楚歌的五臟會直接被震成碎末!

看到楚歌的狀態,劍憐星等人連忙飛躍過去。

「盟主,你沒事吧!」

「盟主!」

被劍憐星扶起來后,楚歌搖了搖頭,「我沒事,不用擔心。」

「吃了吧!」敖天隨手拋出一枚丹藥,直接扔進了楚歌的嘴裡。

丹藥入口即化,有種花生的味道,極其的香醇,雖進入腹中,但香味依舊殘留在口中,血腥之味瞬間被掩蓋。

同時楚歌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在以驚人的速度修復著,藥力強勁,但是楚歌不僅沒有感到不適,反而異常的舒服。

不過數息之間,楚歌的臉色便已經恢復正常。

甚至帶著一絲潮紅,就好像在某些方面得到了滿足一般。

楚歌擦去嘴角的血跡,看著敖天問道:「這不是生肉續骨丸?」

「當然不是生肉續骨丸,比他略微高級的療傷聖葯。」敖天笑著說道。

卧在敖天肩頭的小黑,一臉肉痛的說道:「蜀山秘丹之一的天香玉露丸,擁有起死人肉白骨之效果,同時會對受傷的部分,進行輕微的強化。」

「還好你小子說它是療傷聖葯,如果依舊說它垃圾。我就真的要給你拚命了!」

敖天笑了笑沒有說話,可是楚歌的臉色卻怪異起來,「我記得你們上次好像就給我吃過什麼蜀山秘丹,也叫什麼玉露丸,把我折磨的半死,和這顆完全不同,難道……」

「蜀山的十大秘丹,有一個統稱,叫做玉露丸,它們的主葯全都是十年才產出一滴的蜀山玉露。上次你吃的是上清玉露丸和天香玉露丸並不是同一種藥效。」小黑開口解釋道。

聽到這兒楚歌卻是一愣,十年一滴,那究竟是何等珍貴的東西。

「沒事就好……」顧長安說著,扭頭看著敖天說道:「接下來就全靠敖兄弟了!」

「嘿,小傢伙別和我稱兄道弟的,我的歲數可比你大多了!」敖天說著便消失在了原地。

「他這是去做什麼?」楚歌疑惑的問道,他全神貫注的與柳生浩司決鬥,很多事情都沒有去關注。

顧長安笑了笑,「古武的存在。絕對不能暴露在世人的眼前,敖天這次前去,是修改那些記者的記憶,很快就會回來吧。」

……

「直播中斷這麼久了。怎麼還沒好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