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他俊臉上,掩飾不住的疲憊之色,四目相對的那一刻,他激動的疾步上前,將她攬進懷裡。

措不及防的,被他猛地拽進懷裡,喬小諾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他緊緊抱住。

耳畔,傳來他低啞而又充滿濃濃擔憂的聲音,「小諾,你沒事吧?」

他溫熱的呼吸,又粗又重,抱著她的力道,像是抱著失而復得的珍寶一般。

重得讓她快喘不過氣來了。

他還真是……肆意妄為啊!

喬小諾推搡著他,「我沒事,你快放開我。我粑粑還在這呢!」

聞言,莫風臨才把抬眸,看向對面那矜貴而又氣度不凡的男子。

「你說他是誰?」

趁他愣神的空檔,喬小諾一把將他推開,自行捋了捋頭髮,略帶彆扭的道:「粑粑,正式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男朋友,莫風臨。風臨,他是我義父。」

莫風臨這廝,反應倒是很快,震驚和錯愕的神色,在他眸底交織片刻,便被他斂去,薄唇勾起恰到好處的笑意,不卑不亢而又體現了充分尊敬的道:「叔叔,抱歉,剛才沒注意到您。我是莫風臨,小諾的男朋友,見到您很高興。」

他主動伸出了手,姿態放低。

陸胤唇角噙著似有若無的笑意,審視的目光打量了他一遍,對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不喜。

大概每個父親都有這樣的心理。

尤其是,他竟然連女朋友都保護不好,印象分就更大打折扣。

他輕輕頷首,不咸不淡的應了一聲,「嗯。」 劍古不遺巨細道出,彷彿他說的一切,都是他親身經歷。

滅心牧劍放棄虛張聲勢,在劍古手中紋絲不動,有氣無力道,「牛郎殘念體身上有股特殊的味道,熟悉且又陌生,極其令本尊厭惡。」

「甚麼味道?」劍古隨手揮斥滅心牧劍,一股仙氣體內湧出,再一次將道牧涅槃而生出的穢氣驅散。見滅心牧劍久久不回答,劍古難得有心情開玩笑道,「怕不是屎尿的味道?」

「是!」滅心牧劍竟沒否認,「像是猴子類的氣味。」且還說自己活得太長久,記憶駁雜,忘記有這麼一個遭遇。

「明白了。」劍古以滅心牧劍將左手心劃撥,滴下一滴滴閃爍著金光的鮮紅血液,滴在道牧頭上,血液無視涅槃業火,沁入道牧體內。「你未被斬斷,煉製成傳承木劍之前,有猴子在你身上做窩。」

滅心牧劍可沒心情跟劍古開玩笑,立馬氣得狂抖,「放你娘……」

這時,一縷血液沁入牧劍之中,滅心牧劍倏然停止抖動。 小笑臉 「咦,仙血之中蘊含些許大羅仙氣?」話才落,滅心牧劍又瘋狂顫抖,「你還真想要再去招惹大羅天那些個老屁股?!」

「別激動啊,我只是想去大羅天,找個法子把你燒成灰,徹底解散牧劍山罷。」劍古那清冷的臉上,泛起淡淡笑容,左手心流淌的血,流速快上不少,「這可是我歷代牧劍山人的目標啊!」

「放狗屁!怕不是,你又要御萬劍圍堵廣寒宮!」滅心牧劍欲掙掙脫劍古的束縛,卻被牢牢定在手中,紮根長肉那般,動彈不得分毫,「不就是一個普通仙娥,她哪配得上你,有必要這麼高姿態嗎!」

「老鬼你還好意思說我,你強行召喚裁刀,暴露決刀氣機,怕是引來有心人的注意!」劍古臉上笑容收斂,淡淡然,「你告訴我,是哪條老狗慫恿我去圍堵廣寒宮的?」

「你一人御萬劍圍堵廣寒宮,能和我借裁刀比嗎?」滅心牧劍冷聲諷刺,「我借刀惹人矚目,頂多把這小癟三扔到織女星就大礙。圍堵廣寒宮的確是我慫恿,可你自己做事太絕!」

「老鬼你話比誰都硬,真遇上事比誰都慫!」劍古面不改色,一邊說著,一邊將血淋淋,亮金光的左手,按在道牧那木炭般的頭上,任由仙血自流。「你只要承認你怕死,將牧劍山毀滅,我便不再聚凝大羅仙氣。」

「老子……」滅心牧劍感覺自己遭受奇恥大辱,又破口大罵。

「或者,你給我講講,你在牽牛星究竟藏著什麼,我且可以考慮不聚大羅仙氣。」劍古見道牧體表火焰再次旺盛起來,便將左手抽離,傷口立馬癒合,「否則,我獨持你一劍在大羅天開天闢地。」

「沒有!」滅心牧劍回答得乾淨利落。

「好吧。」劍古也很乾脆,見他右手以滅心牧劍做筆,對著虛空畫個一丈高的橢圓。劍古剛剛收手,就見橢圓之中呈現兕湖的景色。

「喂!劍古小兒,你可以不管你徒弟死活!」滅心牧劍聲音大且急促,眼看火勢兇猛,生死簿和判官筆就要開始跟著一起燃燒,滅心牧劍的心在嘩嘩流血。「但你得給老子把生死簿和判官筆撈出來!」

「殘次品還是讓它去吧,記得你說過用殘次品,有辱牧劍山門風。」劍古頭也不回,拿著滅心牧劍朝時空域門走去,「你若真想要生死簿,待我重聚大羅仙氣,立馬仗劍下地府,跟十殿閻王要。」

「劍古小兒,能跟老祖我好生說話,別這麼陰陽怪氣嗎?」滅心牧劍心中好氣,每次真傳給他們修仙之術,到頭來全都是白眼狼。

「行。」劍古從時空域門跨出,立於兕湖的雲海之上,俯瞰道萌境地。

劍古臉上笑容更甚,滿是喜悅和欣慰,嘴巴卻說道,「畢竟你是混元真仙用來擦拭屁股的木片,大羅天的那些個老屁股都垂涎得緊,我就該把你供奉在牧劍山上才是。」

「造孽啊!」滅心牧劍那叫一個氣,「當初老子真是瞎了眼,領你進門!」

當年他看到劍古時,欣喜若狂,立馬向劍古的師父施壓,廢除花山主,讓劍古成為下一個承脈者。

滅心牧劍本以為請來一個小魔頭,牧劍山將要大殺四方,威懾三界眾生,結果請來一個活祖宗。

倒是大殺四方了,也把滅心牧劍給搞得半死。倒是威懾三界眾生了,牧劍山也只得窩在宇宙邊界一隅。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自己又相中道牧。這道牧是要比劍古乖巧太多,大多時候,道牧都很聽話,善解人意。

可是,偏偏在關鍵時刻,道牧天真病就發作,一發作就跟滅心牧劍的真實想法反著來。

「你一木頭,無心無眼,怎麼瞎眼?」劍古按下一丈大的雲朵,乘雲駕霧直下到兕湖之上,「當初你插了眼,倒真有可能。」期間也沒忘嘲弄滅心牧劍幾句。

「我……」滅心牧劍氣得頭暈腦脹,忽然覺得道牧簡直太可愛。

正當時,兩個曼妙女子,一人攙扶著一個老人自水中漫步登上水面。

「賢弟,恁地有閑空,走出牧劍山?」金鰲滿是皺紋的臉笑成一朵向日葵。

「孽徒犯錯,做師父的,怎能獨善其身。」劍古彎腰作揖,畢恭畢敬,「既然下山,自然也要來拜見一下兄長和嫂嫂。給二位帶來牧劍山土特產,以感謝二位家長對孽徒的萬般照顧。」

「道牧若能度過這場劫難,當是不世出之仙才,也不枉天婧莎賜予他一抹造化源氣。」金鰲笑容依舊,拄著拐杖的右手,拎著拐杖顫悠悠抬起,指著滅心牧劍,「你我都甚愛的後輩,只怕老朽木很不喜歡。你們牧劍山自家事兒,我不好跟道牧明說。你且要跟道牧說清楚,免得步步墮入魔淵。」

「唉,老哥哥是不知我那孽徒對這老鬼百般信任,我若多嘴反倒壞事。」劍古走上前頭,一手攙扶金鰲,一手攙扶玄蛇,「且讓我那孽徒多多吃虧,痛徹心扉之後,方才深刻明白事理。」一邊說著,一邊隨金鰲他們步入兕湖底。

「道牧這孩子,有時候太單純,讓他吃吃虧也對。」金鰲讓那攙扶自己的女子駱芬,給劍古講講,道牧是怎麼天真的把龍脈祝由泉水分享給其他修仙者的故事。

劍古聽得津津有味,臉上笑容從未消減,直至登上金鰲背上,駱芬這才將故事講完。

只見那劍古笑嘆幾句「哎呀!哎呀!」,而後笑吟吟,細聲問道,「老哥哥,打算什麼時候回大羅天?」

……

翌日。

正午,日高氣爽。

烈日陽光之下,牧星鎮瀰漫濃濃黑氣,森森涼涼,渾如臘月寒冬。

陰風陣陣呼過,黑氣就像棉花一樣,好像動都沒動。唯一能讓人感受到一點溫暖,就是那牧星山上照射下來的火光。

忽而,「啾!」一聲清啼,響徹天地。

道牧腦袋現一個拇指大小的洞,噴涌一股金色烈火。烈火在空中不斷變大,最終大過山嶽,化作一頭滿身焰火的金烏,足足千丈之巨,牧星山上道牧爆碎成一堆黑粉。

「咻!」金烏怒扇雙翼,膨脹萬丈之巨。

金烏帶著一片雲海齊飛,一身火光如是第二太陽閃耀,籠罩一身厚厚瑞靄,將雲海映襯如朝霞一般絢爛。「轟轟轟……」繞著牽牛星翱翔,燃燒凈化穢氣。

隨後的七天里,牽牛星眾生都以為仙庭有真仙臨凡,上蒼有眼總算看到牽牛星,一個個焚香叩拜祈禱。

第八日,金烏飛回牧星山,墜入牧星鎮。

金烏消失那一刻,整個牽牛星驟然陷入一片無盡黑暗。

厚重雲海中,雷電如龍如蛇,在雲海之中纏鬥互噬。天地震顫,地動山搖,天崩地裂,裂縫之中傳來一陣陣純粹的龍吟聲。

壓在龍脈身上的無形枷鎖崩碎無蹤,山龍脈上浮,水龍脈朝天噴涌。大量龍脈祝由泉水灌注云層,傾盆而下,倒灌大地,滋潤萬物。

九條千萬年水龍脈潤地,九條千萬年山龍脈撐天。牽牛星向外膨脹兩倍,蒼巔向上拔高一倍。

其中還有不計其數的水龍脈泉涌,山龍脈浮頭,以示觀望。只待那牧道者發掘他們,以無上牧術,拔山攝水。讓龍脈們有機會得以修成正果,或為真龍,或為真神,或為真仙。

道牧身無牽挂站在牧星山上,形似一個正在火爐中燒制的泥人,栩栩如生。

道牧化金烏游牽牛星七日,消化鄉親們駁雜的記憶碎片,可謂醍醐灌頂。

他可總算明白,緣何花山主他們這些跟牧星山有密切聯繫的人,自己不出手,還要道牧不要來瞎摻和。總算明白,自家師尊不讓自己摻和進去的真正原因。

「可笑這天下竟無處將你們無處安放……」道牧雙手緊攥成拳,火焰斂入體內,化作磅礴牧力,湧入丹田。

身無牽挂的道牧,竟還沒發現他身後有一塊不正常的區域。怕是自己已經被人看個精光,竟然還不自知。 咻,咻,咻……

道牧不用牧力,單憑身體武動拳腳。拳風肆虐,腿鞭抽碎虛空,快過閃電,肉眼只看得見道牧無數重疊的虛影。

須臾,道牧止身走近石台,將羽戒帶在手上,這才發現血承戒竟還完完整整在手指上。道牧稍稍有些驚訝,一時間,竟弄不明白血承戒究竟是正,亦還是邪。

「涅槃恁地這麼簡單,並不像書中描述那樣痛不欲生。」道牧打開羽戒取出一套嶄新的內衣穿上,「感覺就像是在母親的懷抱中,美美的睡上一覺。醒來以後,一切就這麼結束。」

噗噗,道牧抖展仙縷道衣,披上身來。將仙縷道衣扣系的同時,還不忘嘀咕,此次自己回牧劍山,定要厚臉皮跟師尊多要幾十件仙縷道衣。

道牧大難不死後,還能說出這厚顏無恥的話,立馬讓道牧身後那一塊神秘氣域動蕩幾下,像是清風拂過湖面。

「老怪,我這算是通過試煉了吧。」道牧臉上掛著淡淡微笑,哼著讚頌太陽的搖籃曲兒,帶著些許得意的心情。

許久不見滅心牧劍回應,道牧也沒有失落。待道牧將所有佩飾掛上身上,獨獨不見滅心牧劍。道牧也不覺得奇怪,自認為滅心牧劍此刻可能正藏在他體內某處。

他一身仙縷華服,左手握持決刀,右手捻著一張信箋大小的黑色金屬片,站在懸崖邊上。

黑色金屬片是生死簿和判官筆被涅槃業火煉化之後剩下的,上面密麻如螞蟻的金字。其中有兩個特別大,特別亮眼,赫然是「牧經」。

道牧想不明白,既然牛郎殘念體是牧星鎮村民臆想出來的,那麼牧經從何而來。

「難道也是鄉親們自己幻想出來的?」道牧看過幾遍,看不出個所以然來,便將金屬片收入羽戒,給師尊鑒定過真假之後,再給候大壯。

此時,天還昏暗暗,大雨滂沱,連成雨幕,狂風不斷,呼呼響個不絕。如今,整個牧星山就道牧所在這一處,沒有享受祝由泉水的恩澤。

呼!

道牧縱身一躍,御風而行,任由雨水打在身上,冰冰涼涼讓人精神抖擻。

就在道牧離開那一刻,風雨大肆洗刷此處。本就肥沃的泥土上,很快就長出草木嫩芽。 殊女伊北 就跟牧星鎮其他地方一樣,很快被祝由泉水化作的風雨洗綠,黃的變綠,綠的更綠。

沒多久,道牧穩穩噹噹落入牧家舊處,站在大坑邊緣。他左顧右盼,看到眾鄉親身上災氣全無,陰氣斂入靈體。道牧倍感欣慰,金鰲老祖宗和玄蛇老祖婆真箇給他送來一份大禮。

須臾,道牧開始腳踏步罡,手掐道印,誦念屍經。右手中指依然無法彎折,給道牧帶來不少麻煩。好在手印殘缺,可用步罡補全,經過三十五次嘗試,第三十六次總算小改成功。

手印打入牧家大坑,「轟隆!」立馬一聲響。大坑形似一個喇叭,將能量和聲音放大幾倍,震天動地,響徹九霄。

一大股陰森鬼氣衝上雲霄,本就冰涼的風雨,變得跟雨夾雪那樣,森寒刺骨。

眾鄉親的死魂靈聞得動靜,下意識朝牧家大坑這邊湧來的。他們面黃惡瘦的呆木臉上,無神的眼眸子,多了幾分靈動。

他們好像在思索,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仙逸少年是誰。

他們好像在打量,道牧這孩子成長的高度,已遠遠超乎他們的想象。

他們好像在疑惑,道牧這是在做什麼。

……

道牧等待十數息,發現沒有後續,心以為第一次成功純屬僥倖,手印法力不足。

道牧聚目凝神幾息,腦海中卻已經將成功的手印和步罡重演幾遍。深呼吸幾下,長長吐出一口濁氣。

再踏步罡,手掐道印,口念玄奧咒語。道牧眼睛一紅一黑,紅色搖曳焰火,黑色縈繞森氣。

印成,時空震蕩,磅礴大雨被震散成霧。雙手推印,像是手在水缸中划。一股秘力隨著漣漪一起蕩漾,彌補整個牧星鎮。

「起!」道牧雙手猛地抬起,手上像是掛有一座萬丈大岳。

轟隆聲響起,伴隨著大地晃動。道牧的手抬得越高,聲音越響,大地晃動幅度越大。雙手抬印平肩的時候,道牧面紅耳赤,青筋膨脹凸起似蚯蚓。

全身都跟著雙臂一起顫抖,此刻分不清身上流淌著的是雨水,還是汗水。流過嘴角,沁入一絲絲,有點咸腥,更多是清甜。

一個平台自黑暗中升起,暴露些許頭角。「轟隆!」天際劃過一道閃雷,牧星鎮白如晝日,這個平台正是那牛郎殘念體盤坐入定的地方。

雷光下,像那碾盤的石盤,最是惹人注目。

輪迴盤!

第十殿的核心,可開啟輪迴六道。

道牧不曉得能不能用,心裡想著生死簿和判官筆都能用。這個更加古老的輪迴盤,應該也能開啟。

趁著牽牛王隕落不久,陰司群龍無首,正處於動蕩。道牧想要趁機博亂,激活輪迴盤,敲開鬼門關,打開輪迴六道,讓眾鄉親不過陰司審查,直接入輪迴。

「喝!」道牧爆發全力,億萬毛孔噴涌彩色熾氣霧靄。劍古的金仙血,不僅錘鍊道牧身體,更精練道牧氣質。

仙縷道衣鼓風獵獵,流光溢彩,蕩漾出仙霞,半雲半霧。仙縷道衣的功能,開始初步解鎖,只待道牧去用心領悟。

「轟隆!」「轟咚!」

一聲響雷,一聲地鳴,同聲同響,交疊一起,響徹震天。

祭台自坑洞上浮地面,再從地面拔高三丈六,暗合已知宇宙共有三十六個天。

雷光下,清晰可見小拇指大小的雨水打在祭台,打在輪迴盤。雨水嘩嘩沖刷著祭台的黑黃泥土,露出輪廓分明的道紋。登台的石階就在道牧正對面,十丈開外。

「轟隆!」天際又劃過一道雷電。

祭台森白,透著一種鬼氣。就是看一眼都覺得毛骨悚人,更別說大膽踏上祭台。

鏘!決刀出鞘。

聲音脆耳,幽光駭人,唬得眾鄉親紛紛後退。

道牧時而以刀背敲擊刀鞘,時而以刀鞘敲擊刀背。且還呢喃念咒,銅磬與木魚聲共鳴伴奏。企圖以此打開陽間通往陰司的門路,所謂鬼門關。

一刻鐘過去,道牧的手都有點發酸,時空卻毫無毫無響應。

「我是不是進入一個誤區……」道牧停止動作。

銅磬和木魚的聲音,一直回蕩三四息,方才徹底消聲。

「盡信書,不如無書。」道牧熾燒丹田,牧力澎拜。滾騰騰的牧氣涌動全身,自毛孔中嗤出,巨量牧力灌注刀鞘和決刀。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