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他們就是那批最看不慣上面對中國人低頭哈腰的人,他們認為,軟弱會埋沒了民族的志氣,大和民族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民族,理應站在這個世界的最巔峰。在部隊沒有真正的與中國部隊交手的時候,國家的高層,怎麼能夠露出一副恐懼的姿態?這也是他們最看不慣高層的原因。現時代日本國內的少壯派並不是很強大,但經過中俄戰爭之後,日本國內的少壯派勢力,更是如魚得水一般,原本只是不滿,但還持觀望態度的青年們,立刻被劃分到了少壯派一方。

日本人不怕輸,也可以輸,但是決不能不戰而降。在新的一批少壯派們面前,國家需要戰爭,需要以戰爭來滿足自身的需求,無論對手是誰,他們都不怕。一個敢於豁出去生命的軍人,他還會怕什麼?一個為了民族什麼都不要的軍人,他們還會軟弱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當對手以更加強硬的姿態出現,狠狠的將他一巴掌扇飛,將他心中的那股願望深深的擊碎,讓他們再也看不到未來的希望。只有這樣,他們才會試著去改變一下思路。可以這樣說,在日本人沒有認可你之前,你在他們眼中什麼都不是,你所做的,你所說的,他們都看不慣。

但是當他們認可你了之後,那麼即使你做錯了,說錯了,他們也依然會崇拜你,追隨你。這就是大和民族的特性。不過想想也怪,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大和民族怎麼就這麼一副德行呢?一定要將他打的哭爹喊娘的才知道痛,才知道認輸。先祖同樣為中國人的日本人,怎麼就沒有學會中庸之道呢?

平城內的三千餘日軍正在艱苦的鎮守著陣地,雖然心中充滿了恐懼,但是身為一名大和民族之人,骨子裡所擁有的那股傲氣,是絕不會允許他們後撤一步的。無論面前站著的是一萬軍隊還是十萬大軍,都不能將這三千日軍嚇退。即使心驚膽顫,他們也絲毫不會後退一步。

五日之後的一個夜晚,天上的月亮若隱若現,一層層的烏雲將月亮遮蓋在身後,有些悶熱的天氣,使人覺得有些煩悶,此時距離中秋,也不過一個月之久,新的雨季,即將到來。

現代不比後世,柏油馬路遍天下,一把雨傘走天涯。泥濘的道路,阻止了人們的前行,在這個交通基本靠走的年代里,坐在汽車裡,跑在高速上,享受著大自然帶來的清爽是多麼難的一件事情。

風高月夜,在這個正適合殺人的夜晚,平城內的三千日軍,悄悄的撤出了平城,以最快的速度,在黑夜的掩護之下,退回了平壤。在那裡,四十餘萬日軍部隊已經集結完畢,等待著國防軍的到來。但是在這之前,他們並不想在任何一個地方,損失任何一名日本軍人。因為在接下來的這場戰鬥當中,將會是決定日本命運的戰爭,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是決定戰爭勝負的關鍵。

得知日本軍隊悄悄撤退之後,龍宇暉並沒有著急著命令部隊緊逼過去。而是仍然一副不知情的樣子,等到第二日早晨的時候,這才命令部隊將戰線推至平壤外圍。這場中日之間的大戰,歷史上的第二次戰爭,即將爆發。。.。

更多到,地址 看到西門媚姿的時候,雷正陽實在很驚訝,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因為此刻的她倚在床榻上,臉色顯得很是蒼白,有氣無力的聲,看得出來身體糟透了,昔日媚態圓潤的身體,也越發的纖瘦,真是可以與黃花媲美了。

阿一陪在她的身邊,胡風情沒有在,看到雷正陽出現,阿一也是喜不自禁,忍不住的責備道:「雷少,你去哪裡了,這麼狠心的跳下深淵,可把我師妹害慘了,她整整找你一個星期,回來又不吃不睡的病倒了,你看才不過半個月的時間,就瘦成這副樣子,你若再不回來,你們就要仙凡永隔了。」

雷正陽一愣,問道:「半個月?」

阿一說道:「是啊,你失蹤的那天,到現在,已經正好十五天,我師妹病倒了,許小姐也病倒了,唉,這段時間魔獄蠢蠢欲動,已經把護龍山脈包圍起來了,隨時可能攻擊,所以家主也沒有時間來照看師妹了。」

雷正陽腦海里有些震驚,在那虛境中被燒得迷迷糊糊的,他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但感覺里似乎就只有短短的一兩個時辰而已,沒有十五天這麼久吧!

可看著阿一一本正經的樣子,不像是在說謊。

西門媚姿像是被驚醒了,很無力的睜開了眼睛,慢慢的看到了雷正陽,看了一眼,又看一眼,然後急切的把手擦了擦眼睛再看,接著一下子撲了過來,叫道:「正陽,正陽,是你回來了么,真的是你回來了你,我不是在做夢吧,我真的不是在做夢吧!」

雷正陽有些尷尬的雙手張開,都不知道該放到哪裡,說實在話這一趟來古武界,他真的沒有追美獵艷之心,一個仙兒已經佔據了他大半的思念,他不想因為別的女人讓仙兒誤會,特別是那蘭花雲可能是仙兒的情況下,更不應該發生這種事。

但是西門媚姿的情感爆發得太厲害了,看著她消魂枯瘦的臉龐,雷正陽不忍心把她推開,看得出來,她這會兒的確需要安慰,一旁的阿一瞪了眼睛過來,似乎在說,快些安慰一下我師妹,不然要你好看。

失蹤十五天,有人挂念,有人擔憂,總算也是一種福氣。

手終於還是把西門媚姿摟住了,輕聲的說道:「是我,媚姿,你這是怎麼了,我才不過是出去幾天,你就病成這樣,你看你,都變醜了很多。」

西門媚姿一下子把雷正陽推開,叫道:「我變醜了,真的么,這下糟了,大師姐,幫幫忙,快給我梳妝一下,我這會兒是不是丑得不能見人啊!」

阿一嘆了口氣,安慰說道:「沒有,沒有,師妹一直都是最美的,只是現在師妹病了,等病養好了,師妹還是一樣的漂亮。」

沒有想到西門媚姿一下子哭了出來,叫道:「我丑了不要緊,只要正陽沒事就好,正陽,你把我嚇死了,你要是死了,我該怎麼辦?」

雷正陽額頭冒汗,心想,我死了你還是可以找個人嫁了,這應該沒有太多的問題吧,心裡想,但嘴裡卻是說道:「傻瓜,我這不是好好的,只是那時候,我突然的有所感悟,這些天一直呆在地穴里,勤修苦練,你沒有看到我都變了很多?」

這個時候,西門媚姿才認真的看著雷正陽,看著看著,臉紅了,說道:「正陽又變帥了。」

一旁的阿一都不知道說什麼才好,這兩人竟然在她的面前,親親我我起來了,看樣子,師妹這一次真的動了心,不過也是,雷正陽這樣的男人,的確很少見,師妹年紀已經不小,實在不應該錯過。

哈哈哈雷先生,雷先生回來了?」門口響起了胡風情豪爽的笑聲,也許是家主的責任,讓胡風情承擔著常人難以想象的壓力,性格也變得英氣勃發,這種笑聲,蘭花雲是如何也發不出來的。

很快的,胡風情走了進來,身後跟著阿四,看到雷正陽,皆是一臉的喜氣。

雖然外面魔獄虎視眈眈,但是對西門家來說,雷正陽的平安歸來,才是最大的喜事。

雷先生」

家主,這一次我領悟提升,再獲機緣,還真是要好好的多謝家主,不用再稱我為雷先生,我是晚輩,你叫我正陽吧。」

好,好,那我就託大了,正陽,你也叫我一阿姨吧,當然了,若是你喜歡我家媚姿,叫我一聲丈母娘,我也不會反對的。」胡風情的性格雖然豪爽,但也有著母親的細膩,女兒這此天的心病日益嚴重,乃至卧床不起,她又如何能不知。

所以心病還需心藥醫,雷正陽的回歸,就是最好的通心藥,相信女兒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這個玩笑,讓幾女欣喜,但西門媚姿卻是顯得羞澀起來,說道:「娘,你說什麼呢,就會調笑女兒,女兒才不嫁人呢,女兒要一生都陪在娘親的身邊。」

行了,不要胡說,看你這丫頭病成這個樣子,娘都心疼得不得了,可惜,你這不是為了娘也不是為了西門家,而是為了正陽一個人,不要再騙你自己了,現在還有哪個不知道你的心思么?」

這一下西門媚姿不敢再爭辯了,也不敢與雷正陽面對,只是把被子扯起來,蓋住了臉,沒臉見人了。

雷正陽也覺得尷尬,說道:「聽說我小姨也有些不舒服,我這就過去看看她,媚姿,快點好起來,我喜歡看你笑的樣子,你笑起來的模樣,的確很美。」

難得這麼稱讚了一句,雷正陽就走了,當他身形一消失,阿四就湊了過去,把那被子扯開了,嘻嘻哈哈的笑道:「師妹,聽到雷少說了吧,你笑的樣子很美,你可要快些笑起來,不許再這麼病下去了。」

西門媚姿羞得不很,玉手捧著自己的臉,心裡偷偷的想,我笑起來的樣子,真的很美么,等下照鏡子看看。

四師妹,幫幫忙,給我找一件新衣來,我要沐浴更衣,娘,給我弄些吃的,我覺得好餓好餓哦!」

胡風情也無奈的搖頭,說道:「娘還以為你有情飲水飽呢,原來也知道餓啊,好了,好了,娘不說了,娘立刻讓人給你準備,想來正陽也餓了,等下你們一起吃吧!」

看著女兒又要鑽地縫的羞意,胡風情不敢再說了,唉,女大不中留,果然不假啊!

與西門媚姿相比,許落雁要好很多,但是這半個月來的折磨,卻也讓她不堪負荷,不過她素來獨自堅強,所以還撐得住,看到雷正陽的時候,她的興奮溢於言表,一直以來,許落雁都是比較含蓄的,比較矜持的,但是今天,她表現得有些分明。

很無力的倒在雷正陽的懷裡,只說了一句話:「正陽,小姨真的很擔心你。」這話的語氣如此的溫柔,還是雷正陽第一次感覺到這種不同的柔情。

雷正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抱著她,一種心與心的相融,讓她們彼此更親近,當許落雁放開雷正陽的時候,卻是握住了他的手,臉上染著幾分欣喜,還有著幾分羞澀,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麼,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但最後終於還是說了出來:「正陽,以後不要再叫我小姨了,好像我有多老一樣,小的時候我也是想占你的便宜,想當個長輩管著你,以後叫我落雁吧!」

這只是一個稱呼的改變,但是卻暗含著許落雁的心思,或者說,她已經慢慢的改變自己,接受雷正陽那種炙熱的情感。

雷正陽對許落雁的愛意,已經很早了,早在少年第二次發育的時候,就已經產生了,只是那時候是人的**所致,但是今天,許落雁不想再抗拒,這十幾天來,雷正陽的失蹤,帶給她很大的震動,當一想到要失去他時,前事的種種就如電影般的腦海里閃了出來。

有喜,有憂,有愛也有恨,但是現在,她已經把雷正陽當成了真正的男人,而不是以前的那個半大的男孩子。

雷正陽輕輕一點頭,說道:「一個稱呼而已,我不在乎的,其實當我吻小姨的時候,那感覺好像更刺激一些。」

玉手伸了過來,許落雁扭到了雷正陽的腰間,羞不可耐的喝道:「你這小子,真是越來越壞了,滿腦子的壞主意,以後要叫我落雁,再叫小姨,我不會再應你了。」

雷正陽沒有說話,只是伸手把女人摟進懷裡,重重的用嘴堵住了她的嘴,許落雁與西門媚姿不同,西門媚姿只是讓他有些感動,但是許落雁,他的小姨,卻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走進了他的心中,而且這輩子,他也不可能放開她。

這個吻是當年天海那一吻的延續,代表著兩人之間,情感的升華,從親情轉化成男女之情。

手托著**,讓兩人貼得更緊,很明顯的感受到許落雁的身體繃緊了起來,看樣子這種親密的接觸,還是第一次,雷正陽笑了,嘴角吻著香甜的唇,還泄出了一抹邪惡的笑意,想來在古武界的日子應該不會太無聊了,可以好好的調教一下這個一直叫做小姨的大美女了。 .天空中烏雲密布,平壤在這個時代,並不是朝鮮最大的城市。只不過由於她的地理位置問題,而將她格外的襯託了出來。歷代朝鮮皇帝,都在這裡設下重兵鎮守。即使在日本人入侵之後,沒能將前進兵站設置在平壤,但日軍在平壤這座城市內,依然留守有重兵。

而南浦與平壤為東西互補,南浦又號稱平壤的外海。在這個進可攻退可守的地方,沒有任何一個統治者會眼睜睜的看著她落入別人手中。

此時的平壤,規模並不大,城南方是一條河道,江面的寬度絲毫不比長江黃河窄多少,青山綠水,到處都是鳥兒鳴叫的聲音,沒有了汽車人流的燥亂聲,沒有了高樓大廈的視線。眨眼望去,給人一種極為清馨的感覺。可就在這麼一片土地上,將會迎來她有史以來,規模最大,最為慘烈的一場戰爭,一場不對稱戰爭。

平壤北側八十公里處,西北側有個山區,連綿無盡的大山,遮擋了人們的視線,而在這遍布生機的大山內側,正是此次平壤戰役,東徵兵團司令部的所在地。

截止八月十六日(那個時代的日曆真的不好查,特別是陰曆幾月幾號是陽曆幾月幾號,所以在這裡,遊俠再一次的選擇了懶惰,按照陰曆自動比陽曆慢一個月為依據,以後都這麼幹了。)東徵兵團,平壤戰役的參戰部隊,已經基本進入了指定位置,佔領了最佳的進攻地區。

東徵兵團對於平壤戰役的計劃,依然如出一轍。仍由王睿傑的六十八軍負責平壤戰役的正面戰場。將平舉東的第九軍劃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由九一一師和九一二師,共同組成右翼進攻部隊,主要負責平壤右翼的戰事。第二部分是由九一三師和九一四師,共同組成左翼進攻部隊,負責平壤右翼的戰事。另外任沖的第七十二軍,與裝甲部隊的一個旅,負責防衛平壤南方的後方戰場,主要任務是對潰退的日軍進行堵截。

日軍的此次戰術安排,正好中了龍宇暉的意思,因此龍宇暉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時間內,便著手安排七十二軍,以及第九軍部隊秘密的從四周將整個平壤包圍在裡面。重兵包圍,此次日軍可謂是插翅難逃,在這個時候,人數並不等於優勢,蘇聯曾經在歷史上創造的人海戰術,在機槍大炮的面前,依然起不到的任何作用。

十六日中午,國防軍炮兵部隊首先發起了第一輪的炮火襲擊,下轄六十八軍、七十二軍以及第九軍的0681炮兵旅、0721炮兵旅以及0901炮兵師,三個炮兵師,共計一百餘門120毫米口徑以上的重炮,將近兩百門左右的105毫米火炮,共計三百餘門重型火炮,對滿是日軍的平壤,發動了正常戰役的第一炮。

此時一名名日軍正緊張的躲在平壤城內的各個地方,手中端著發著冷意的午餐,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此時僅僅只是這些食物,他們就已經很滿足了。海路被人切斷,經過了一年的長期搜刮之後,日軍再也難以在朝鮮半島上搜刮到任何一絲的糧食。哪怕以屠殺威脅朝鮮百姓,也依然不能解決自己的糧食危機。就目前部隊所食用的這些糧食,還是從一個隱蔽的戰備倉庫內拉出來的。

只不過人多肉少,饒是如此也依然不能夠解決四十餘萬將士的口糧問題。唯一能夠解決的,也就只有一個辦法,將糧食無盡的稀釋,加入各種野菜,甚至還可以看到一些書皮的影子。歷史上紅軍長征的情形,放在此時日軍的遭遇上,絲毫沒有任何誇張的語氣。

外圍的斥候部隊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同的情況,中國國防軍一如既往的出操,開飯,進行戰備。但就是沒有進攻的念頭,沒有進攻,那麼日軍就沒有生命威脅。在餓死與被人殺死之間,還沒有到彈盡糧絕、神智正常的日軍,是絕不會選擇被人殺死的。只是苦了這些日軍的斥候部隊,每每聞到國防軍軍營內所散發出的肉香,即使幾公里以外的日軍斥候,也會嘴饞的留下口水,恨不得立刻衝上去吃上一口。

0681炮兵旅陣重炮地上,一門門火炮被炮兵們隨意的調整著射擊諸元,這一次的炮擊,不需要任何偵查,不需要任何部隊的指引,更不需要任何人的校正。在這裡,炮兵們沒有友軍,沒有誤傷,眼前的一切,都是敵人,凡在炮火的射程之內,除了國防軍將士之外都是敵人。

在這裡,早已被憋壞了的炮兵們,可以盡情的開炮,盡情的享受炮彈被激發出炮膛的那一刻,所發出的轟隆作響聲,享受著炮彈撕裂空氣時,所發出的那一聲聲犀利的鳴叫聲。

『轟,轟』

一顆顆的各式炮彈,像是受到了什麼指引一般,如果炮彈還分公母的話,那麼此刻國防軍這裡的炮彈,一定都是公的,而日軍那裡的炮彈,則是母的。母性天生對於共性有著不可拒絕的吸引,任何一個男性,都不能抵擋女性的誘惑。當然,前提是你要不是同性戀,或者有其他的什麼問題。

一顆顆炮彈猶如預定好的一般,又如各自在尋找著自己的目標,毫無章法的出現在平壤城內。正在心碎著吃午飯的日軍將士們,更是來不及驚訝,來不及躲閃的,被一顆顆迎頭而來的炮彈給帶走。

空氣中傳來一股股的熱浪,熱浪之中,夾雜著一片片的彈片和沙石飛土,擊打在遠處人身上生生作痛。如果是彈片的話,則當場宣布基本斃命。炮彈覆蓋範圍之內,沒有任何掩體的日軍士兵,成片成片的倒下,猶如收割麥子一般,一陣狂風過去,忽然多出一大片的視野。

相比較城外的日軍,躲在平壤城內的日軍士兵算是幸運的太多了,戰壕的使用,由於布爾人曾經在幾年前在南非戰場上使用過。而南非戰場也恰巧有過日本人出入,所以在這裡,日軍隊伍當中,對於戰壕的使用也普遍的增加了起來。但日本人對於戰壕的研究進度,卻很是令人失望。

日軍只不過是將戰壕連接成一片,配合日本人的身高,每一處戰壕大約在一點二米左右,加上遮擋在戰壕前方的一些泥土,總共也就不過一點五米左右。這樣的戰壕,又能阻擋的了什麼呢?

不過這也不能怪日本人,首先,他們對於戰壕的概念,也只不過是從南非戰場上得到的那一絲僅存的意念。在沒有與真正的對手交手之前,日本人是不知道戰壕的具體用法的。所以日本人只能根據他們自己摸索出來的方法,在地上挖出一個一米多一點的坑道,在前方放上一些泥土遮擋,以便在重逢的時候,日軍士兵可以迅速的躍出戰壕而不受影響。

躲在戰壕內的日軍士兵們,盡情的享受著來自於天堂的召喚,火炮的洗禮。沒有防炮洞的日軍,只能無助的將雙手緊緊的抱在頭上,沒有鋼鐵頭盔的保護,在這個時候,他們也只能這麼做。一些聰明的日軍,毫不猶豫的掀翻身邊的彈藥箱,將裡面的彈藥撒了一地,然後將彈藥箱擋在自己頭部,希望能夠躲過彈片的划傷。直到現在,日軍終於明白了一件事,就是中國國防軍為什麼人手一頂頭盔的原因。

「司令官閣下,支那人的炮火實在太猛了,士兵們都已經抵抗不住了,我們必須作出一個應對的辦法,不然的話,只是死在支那人炮火之下的將士們就不在少數,而我們這場戰役,也將會失敗」參謀長中村雄狼大佐狽不堪、跌跌撞撞的從外面跑到一座地下室里,來到南浦兵站司令官吉村中石面前。

「是的,支那人的炮火的確是太猛了,我們必須作出相應的對策,炮兵呢?讓我們的炮兵進行還擊,對支那人的炮火進行壓制。」吉村中石有些失神的望著這件地下室,原本的自信蕩然無存。

是的,自從中國國防軍開炮的那一刻,吉村中石就知道他們已經輸了。雖然他不知道支那人的火炮到底發展到了什麼程度。但從軍多年的他,單是從炮彈爆炸的聲音上,還是能夠聽出炮彈的口徑的。全部都是120毫米以上的重型火炮,炮彈犀利的鳴叫聲,轟鳴的爆炸聲,使得吉村中石深深的明白,日軍的炮兵部隊是無法抵擋支那人炮兵的。

日軍方面雖說也有炮兵,可日軍的炮兵卻不是那麼的強大,口徑也並不是很大,可這個時代依然是以滑膛炮為主流,複雜的製造工藝,以及高條件的鍊鋼工藝,難倒了不少國家的火器發展。這樣的炮彈在打出去之後,基本上很難控制它的命中率,而且彈道聽起來也比較亂。中華帝國的炮兵部隊,雖說炮彈的落腳點也很雜亂,單是從他們的炮彈彈道上不難聽出,他們的火炮,要比日軍現在所裝備的先進許多。至少在準確度方面,要遠遠的優秀於日軍。

「根據炮火的密度來計算,敵軍至少投入了一百多門火炮,而且截止現在為止,我們依然沒能夠準確的找出敵軍的炮兵方位。因此我們大致的判斷,敵軍的炮兵很有可能設立在大後方,在一個我們觀察不到的地方。或者說,他們的炮兵在他們的步兵身後。而我們的斥候部隊,也一直沒能越過敵軍的步兵部隊,敵軍步兵部隊身後到底有什麼,目前我們仍然一無所知。」中村雄大佐分析的入情入理。

要知道,除了國防軍外,這個時候世界各國所謂的精銳部隊,凡是在155毫米口徑一下的火炮,射程基本上都是很短的。而這個時候,整個世界也就只有中華帝國正在使用線膛炮,而炮兵部隊所使用的炮彈,也是經過特殊處理的。他們的爆炸威力並不是最大的,但這樣的設計,會讓他們的射程達到最大,而爆炸時,也有一定的威力。

在這種方方面面都領先於日本的國防軍面前,日軍難以找到國防軍炮兵部隊的具體方位也不算什麼丟人的事情。而且中村雄大佐有一點說的非常正確,國防軍的炮兵部隊,正是在步兵身後。東徵兵團指揮部雖說位於平壤八十公里左右,可距離平壤城外的外線日軍部隊,也不過三四十里的距離。步兵距離日軍外線部隊,也不過不到十公里。在這樣的距離下,炮兵部隊所配備的155重型榴彈炮,是完全可以將炮彈覆蓋大半個平壤的。

「看來我們還是對於支那人的了解不夠。」

吉村中石轉而憤怒的咆哮起來:「情報部的那幫混蛋,不是說中國國防軍內補充了大量的新兵嗎?不是說中國國防軍內的炮兵部隊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嗎?那麼現在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什麼?我估計當這裡的消息傳回國內之後,天皇陛下也會覺得,情報部的那幫混蛋的說法,到底有多麼可笑……」

憤怒是必然的,身為一名司令官,對於情報部門的不滿,也只不過是嘴上罵兩句罷了,能做到這個位置的人,都不是什麼傻子。都知道他們到底該做什麼,該怎麼去做。一名司令官,在這個緊要關頭的時候,是絕不會做出什麼影響己方士氣的事情的。

吉村中石恢復了常態,緩緩的出了口氣,道:「罷了,既然我們已經沒有了還手之力,那麼久靜靜的等待吧。希望這一次情報部門的說法是正確的,命令部隊,儘可能的保護好自己,盡量減少炮擊中的傷亡。」

「是」參謀長領命而去。

此時擺在吉村中石面前的難題,也唯有這麼一個解決的辦法。讓自己的炮兵部隊去反擊?很顯然這是一個不可嫩完成的任務,別說自己一方現在還不知道敵軍炮兵到底在哪裡,就算知道了又如何?難道炮兵還會將射程增加幾倍不成?

不過,令吉村中石鬱悶的是,中國國防軍就像是一個暴發戶一樣,突然間所有的裝備煥然一新,之前從未聽過有大規模裝備重炮的中國國防軍,忽然間就多出了這麼多的火炮,一枚枚炮彈像是不要錢似的砸下來,若下冰雹般落在日軍陣地偌大的一片區域內。

一個小時的炮擊過後,國防軍的第一波炮擊終於緩慢的停止了下來,在爆炸的伴隨聲中,度過了一個小時的日軍部隊,終於再一次的回歸寧靜的時光。只不過此時伴隨他們的,還有一聲聲的哀嚎聲。

由於沒有任何防炮的經驗,日軍部隊在這一次的炮襲當中更是損失慘重,悄然無息當中,猛然的帶走了一萬餘名日軍士兵的生命,具不完全統計,在此次炮襲當中受傷的日軍官兵,無論輕重,加在一起共計有五萬餘人。而國防軍方面,更是在一個小時之內,打出了一萬餘發炮彈。平均每門火炮,每分鐘就要打出一點六發炮彈,而日軍陣地上,平均每分鐘就要受到接近兩百發炮彈的襲擊。

但好在這一次的炮襲,並沒有使日軍部隊出現整建制的毀滅,一百餘門火炮,他們相對的也有自己負責的區域,偌大一片戰場之內,要想搞一搞戰場的氣氛,就要全面出擊,僅僅是集中全部火力,轟擊一點是不夠的,也達不到預想的效果。

日軍士兵們在這場炮襲當中,損失不可謂不嚴重,而日軍的軍官們,在這場炮襲當中,損失也同樣的有些嚴重,甚至一些士兵以及軍官,精神似乎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壓力一般,表現的有些瘋瘋癲癲的,就連說話也變的有些不太清楚。

國防軍炮兵們進行了短暫的休息,這也使得日軍方面有了一絲喘息。連續高強度的進行炮擊,別說是日本人承受不了,就連火炮也承受不了如此高強度的炮擊。炮膛熱的冒著熱騰騰的蒸汽,一件濕著的衣服搭上去,立刻便被烘乾,取下之後這件衣服上已經被印上了一道道發黃或發黑的痕迹。

進行了一個半小時休整的炮兵們,體力得到了一定的恢復,火炮也恢復了以往,炮膛在有意的降溫之下,也早已如炮擊前一般。而趁著這個休整的機會,炮兵們也得到了及時的補給,一萬餘發炮彈再一次的被送上了炮兵陣地。

下午…三十分,沉默已久的炮兵們,終於在一次的發出了他們的響聲,這是國防軍第一次運用這種戰術,也是在之後數十年內,被整個世界都運用的戰術。以炮兵集群對敵軍進行轟擊,以達到震懾敵人的目的,從而掩護步兵快速的衝上去,與敵人進行廝殺。

相比第一輪炮擊而言,第二輪炮擊日軍方面則顯得輕鬆了許多,有了第一次的經驗,第二次多少也算是知道了一些經驗,雖說並不能躲掉炮彈直接命中,但是在一定的範圍內,他們還是有可能使自己受傷的可能降到最低。

十六日的整個下午以及晚上,國防軍的一百餘門重炮,每隔一個半小時便對日軍進行一個小時的強烈轟擊,使日軍在這一天之內,飽受炮火的溫情傷亡慘重

遊俠在這裡很是厚著臉皮的說一句,各位弟兄們,現在彈藥緊缺,補給跟不上,還請各位弟兄們能夠慷慨解囊,拿出一些推薦票和月票來支援國防軍。咱們不能讓前線的將士們走到彈盡糧絕的那一天,不是么?

更多到,地址 廳堂里,雷正陽吃著食物,精作的菜品,並不是太多,但吃的人卻只有三個,他自己當然是其中一個,另兩個是西門媚姿與許落雁,不過許落雁只是小吃幾筷,就專門侍候雷正陽了,倒是臉色有些蒼白,體質顯得有些虛弱的西門媚姿吃了不少。

她記得雷正陽說過,他喜歡看到她的笑,她的笑最美的,所以她要讓自己儘快的好起來,然後對他露出美麗的笑容。

這會兒,她就笑著,給雷正陽夾了一筷肉說道:「正陽,這是每年我們西門家打獵熏的臘肉,味道很不錯的,你吃點,若是喜歡的話,我明天還給你做。」

雷正陽輕輕一笑,說道:「的確很不錯,我挺喜歡吃野味的,只是可惜,在都市的時候,每天太忙了,整天飛來飛去忙得腳不著地,也沒有空去打獵。」其實就算是有空,都市中似乎也沒天然獵場。

西門媚姿輕輕的羞澀一笑,說道:「你喜歡就最好了。」

三人在吃,但圍在一旁看的人卻是不少,胡風情與蘭花雲也高坐上位,看著眼前的三個,但兩人感覺卻各不相同,對胡風情來說,是喜悅的,是一種作為母親的欣慰,看著女兒情動為愛而融,臉上散發出來的幸福感,她都感覺把雷正陽留下來這件事,是做對了。

蘭花雲卻是有些心酸,或者隱隱的有些心痛,她就算再忘情,也不能忘記那一夜,天緣之人,不僅助長了她玉女心經的提升,更奪走了她的身體,佔據了她的心,隱世宗宗主又如何,歸根結底,她都只是一個女人。

看著眼前的三人,是幸福的,而她卻已經把屬於自己的幸福拋棄掉了。

米露與戒殺站在雷正陽的身後,他們並沒有看著雷正陽,因為剛才已經看了很久了,兩人都有種奇妙的感覺,這一次回來的雷正陽,似乎變得有些不太一樣了,究竟是變了什麼,一時之間他們也找不到。

倒是西門家的幾個師姐,卻是有人不抑地發出笑聲,這不是嘲笑,是一種為師妹幸福的笑,一個雷正陽不知道是阿幾的女人站了出來,說道:「師妹,你現在大病初癒,可要小心一點身體,想讓雷少知道你的好,也不急於一時嘛!」

「四師姐,你說什麼呢,盡胡說,師妹這是郎心妾意,親親我我呢,什麼不要急於一時,他們早就已經心意相通,恩愛相隨了,你沒有看到雷少十幾天不在,師妹可是人比黃花瘦,要死要活的,誰看得都心疼啊!」

西門媚姿臉紅如火,都快要滴出血來了。

雷正陽卻是解圍道:「最難消受美人恩,讓媚姿如此擔心是我不對,可惜今天沒酒,不然我自罰三杯以示懲罰。」

胡風情說話了,說道:「行了,你這會兒就算是想喝也沒有,正陽,魔獄這段時間又開始肆虐古武界,想來是因為前不久天龍寺的強勢宣布讓他們感受到了危機,這麼多年來,他們從來沒有踏入過護龍山脈,但是這一次,他們敢進來,相信是有所準備了。」

蘭花雲說道:「前幾天,東方家族受到了襲擊,死傷不少,所以西門家主特別的從各處調回了西門家弟子,以備不測。」

阿一上前一步,說道:「師傅,魔獄如此兇惡殘性,實在人人得而誅之,身為西門家一員,阿一願意與他們同歸於盡,絕不後退半步。」

「我們也絕不屈服,為西門家死不足惜。」阿二,阿三,阿四幾人也上前來,同聲的說道,雖然是女兒身,但那烈性的個性,卻在這一刻表現無疑。

胡風情看著很有些感動,這些親授弟子總算是沒有讓他失望,說道:「好,你們總算沒有讓為師失望。」

雷正陽卻是搖了搖頭,說道:「阿姨,你的這些弟子個個都是美女,我見猶憐,豈能如此輕意的言死,魔獄之事還是讓我來處理吧,這些天,我其實已經見過神龍了,古武界現在已經成了我的一份責任。」

關於神龍的事,雷正陽並沒有說出來,眾人也沒有問,只要看著他平安歸來,那就已經足夠了。

但見過神龍的話,卻是讓所有人大驚失色,西門媚姿臉色一變,叫道:「正陽,你說的是真的么,世上真的有神龍,那個關於神龍的傳說是真的么?」

雷正陽輕輕點了點頭,說道:「而且我已經傳承了神力,提升了不少,現在可以全神的對付魔獄了,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放心吧,有我在,你們不需要用死來證明忠誠,只要對我好一些就可以了。」

西門媚姿臉一紅,說道:「人家對你還不夠好么?」

許落雁卻是有些擔心的問道:「正陽,你真的又提升了,可以打得過黑魔王么,他可是練了邪心**。」

雷正陽笑了笑說道:「落雁不需要擔心,不是還有蘭宗主與西門家主么,就算我打不過,她們聯手也可以打得黑魔王落荒而逃的。」

胡風情看著雷正陽,有些猶豫的問道:「正陽,不知道你這一次傳承,有沒有聽說過解我西門家血咒的方法——-」

雷正陽點頭,說道:「有,神龍有過這樣一句話,天龍離位,血咒自解,現在天龍已經虛游太空,那西門家的血咒也就無葯自愈了,阿姨儘管放心,此事絕對不會錯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