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他在說什麼?

陸眠腦子裡那根警惕的神經,頓時綳得緊緊的,進入一級戒備狀態。

「想什麼呢。」慕少璽曲指在她腦袋上一敲,「我說的是寶貝。」

「誰,誰想什麼了,是你自己沒說清楚好不好。」

陸眠臉蛋窘迫的紅了個徹底,就連耳根都發燙,懷裡的寶貝猶如燙手山芋一般,被她一股腦的塞進他懷裡,「你抱!」

哭笑不得的慕少璽,抱穩了懷裡的小傢伙,他還是第一次……抱這麼小的孩子。

感覺有些微妙。

楚寶貝的眉眼,像極了楚城。

慕少璽仔細端詳半晌,才不得不感嘆,基因的神奇。

有寶貝在,他們倆一時半會兒也不會找她和楚城聊些什麼,喬小諾牽著楚城就往餐廳里走。

「小諾。」楚城覺得這樣不合適。

喬小諾回頭,美眸狠狠一瞪,他頓時閉嘴,拽著他頭也不回的走,「我不管,先吃早餐。」

他早早的就起床準備的早餐,可不能辜負了他的心意。

再說了,她不想讓他餓肚子。

昨晚睡前她念叨著想吃香辣的小面,餐桌上果然為她準備了一碗。

喬小諾吃得發汗,臉蛋紅撲撲的,被辣得紅唇微張小聲的哈氣,伸出手,想喝一口牛奶壓壓驚。

手在空中僵硬許久,也沒有牛奶送到她手裡。

她不由得轉頭看去,楚城拿著筷子,並未動面前那晚高湯烏冬面,一副怔然出神的模樣。

「楚城。」

一雙柔軟的手,突然捧住了他的臉。 出海?那很方便。不要忘了,當初摩登他們,就是為了方便再次出海,才把船造成海陸兩棲可用的。既然船都已經準備好了,只要再帶上足夠的食物跟淡水,那就可以出海。夜白很趕時間,一刻都不願意停留,大家也都能夠理解,因此,幾乎沒怎麼耽擱,子君閣一行加上天貴族的幾人組成的這麼一個奇怪的團隊,在夜白用子母碎片簡單通知了雪麗過後,就這樣從精靈大陸出發,出海朝下一個大陸(矮人大陸)去了。

只是,沒有人能想到,天易明也沒有算到,這一次的航行,根本沒有想象中那麼順利,甚至超出了常識!

小船才出海沒多久,夜白等人就遭遇了本不該在內海航道遭遇的狀況。

一胎兩寶:墨少,嗜妻如命 「那是,巨型海獸?!」

「怎麼會!巨型海獸怎麼跑到內海來了?!」一船人驚叫道。

「歷史上也確實有巨型海獸穿越漩渦區,跑進內海的情況,雖然很少。」阿九說道。

「那概率該有多小啊,居然能被我們撞上。我到底倒了什麼霉啊!」天離火抱著頭痛哭,早就說不出來的啦。雖然他們這一群人,實力高強,區區巨型海獸,根本不用害怕,但人不怕,船怕啊,要是船不小心被弄沉了,在這海中心,可就麻煩了。

「易明,快說,該怎麼辦?」天玄月習慣性的問道。

可惜,卻是忘記了,天易明如今正處於能力失效的崩潰期。天易明跟天離火一樣抱著頭,

「我才想問到底該怎麼辦呢!」

天貴族,生下來就是天之驕子,並且實力強大,如今初受打擊,這心理的承受能力,卻是不如一般人。

「不要慌。殺了不就行了。」夜白說道。

「是啊,是啊,還天貴族呢,這麼點事兒,看把你們嚇的。」花容月嬌滴滴的笑道,能夠有這樣的機會嘲笑天貴族,以前根本想都不敢想。

「說的簡單,不能一擊致命的話,擅自攻擊,只能激怒它。而且一旦靠近,當即就會被攻擊,不管怎麼看,這麼一艘小船,都是很容易就被撞毀的。」天玄月不服氣的說道。

「是啊,是啊。」天離火連連點頭,「你們行,你們上啊,這又不是在陸地上,而是在海上!」

「這簡單,我可以把整艘船都隱匿了,讓它看不到。」夜白說道。

「隱匿有什麼用,它就在正前方,早晚要撞上去啊!快,要不然它就要發現我們了!」天玄月叫道。

「我有辦法。」 古代穿越日 夜白說著,一邊用魔法把整艘船都隱匿住,然後,再拿出弓箭來,他雖然不是精靈族,沒有多強的射箭能力,但只要在弓箭上附著暗滅魔法,那麼只需要一個小小的傷口,也能一點點的滅殺這巨型海獸。雖說無法一擊致命,但在吃痛之下,這巨型海獸必然會離開原地的吧。

「退一步,就算它沒有離開,只要我們不知不覺的接近了它,也能夠使用影斬,瞬間把它切成兩半。」夜白說道。

咻!

一箭射出,倒是沒有出現多餘的狀況。巨型海獸中箭過後,大叫一聲,就翻身遊走了。雖然過程中捲起了不少大浪,但還是沒有到把小船掀翻的地步。

「不錯,不錯,果然不愧是我看上的人。」天玄月拍了拍夜白的肩膀。

「哼!」

旁邊響起悶哼。

就這樣,有驚無險,又行進了一段時間,大家都無聊,各自找事情打發時間的時候,一聲驚呼,讓船上所有人色變,

「不,不,不好啦!」

「怎麼?難道又遇到巨型海獸了?」

「不可能吧。」

一行人從船艙里跑了出來,然後,入目所見,遙遠的前方,那如同深海巨洞一般的,龐大漩渦。

「漩渦區?我們怎麼跑到漩渦區來了?」

「難道是剛才那巨型海獸掀起的大浪,改變了我們的航向?」

「不會的。」阿九搖頭,「那點浪花,還不足以讓航向偏移得這麼厲害。而且,我們從航道的正中心出發,就算直接朝南北方向航行,這麼短的時間,也是到不了邊的。」

「那又是怎麼回事?眼前明明就是漩渦區嘛!」天玄月指著前方叫道,這並不是巧合,因為在更遠的更遠處,約莫還是能夠看到其他的漩渦,這絕對就是漩渦區。

「果然,世界亂了,是世界亂了。」天易明喃喃著,不是他自己出了問題,而是整個世界出了問題,所有的命運之光錯亂,因此才使得他的能力失效。一開始還只是一點,隨著時間的推移,錯亂變得越來越厲害,以至於到現在,天易明才一點作為都沒有了。要想恢復正常,除非這個世界重新穩定下來。他們登陸精靈大陸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難道跟當時那震動有關?

「現在說那些有什麼用,想辦法才是正經!」花容月叫道。

「我去盡量改變航向!」摩登道。

「我去拉帆。」里奇也行動起來。明明只需要順流直下的,現在卻不得不使用起這些航海技術來。可是,在已經能看到漩渦的情況下,在漩渦的拉扯下,除非擁有強大的動力,幾乎已經是不可能逃脫出去了。

「完了完了,難道我的生命就要在這裡結束了?」天離火已經放棄了抵抗。

「你們天貴族不是死不了嗎?」夜白回道,嚴肅的看著前方。

「就算死不了,被卷進去,只要不是上族,估計也活不了了。」天離火道。肉體部分被扯碎,元素部分被衝散,那還有什麼機會能夠重新活過來?

天貴族都是如此,更何況普通人類!

「可有什麼辦法?」夜白轉頭看向龍三,幾乎是最後的稻草。

可惜,龍三也是搖頭,

「我一不會飛,二不會水,卷到裡面去的話,我自己都要替自己擔心呢。」

「要是這時候能有巨型海獸出現,憑藉巨型海獸的遊動能力,乘著它離開,就能夠脫困。」阿九說道。

「當然,要是易明的能力還有效的話,我們還能死裡逃生呢。」天玄月道。哪怕是九死一生,以前的天易明,也能準確抓住那「一生」。

真的就這樣結束了嗎。。。。。。

卻在這時,更加讓人無法置信的事情發生了。只見數不清的巨型海獸,莫名從海里出現,抵住漩渦的拉扯,把夜白等人所在的小船圍在了中間。

「發生了什麼!」火靈兒下意識驚呼起來。

「不對,是海族!」天艮山說道。 巨型海獸,不是群居生物,也不會有群體行動。之所以會在各大陸南北海上頻繁出現,那也只是為了捕食而已。就像剛才所遇的巨型海獸那樣,一般在海上遭遇的,都是單獨行動的。

不過,唯有一種可能,會出現巨型海獸的群體行動,那就是海族!海族有把巨型海獸馴養成坐騎的習慣,因此,當海族有什麼行動的時候,通常就能看到一群巨型海獸共同出沒。

果然,仔細一看,如今聚集在小船周圍的巨型海獸頭上,都隱隱有細小的身影。

「得救了!得救了!」天離火軟倒在地,總算鬆了口氣,看樣子,他們是進不了漩渦了啊。

「別高興的太早,這到底是南海族,還是北海族,還說不清楚呢。」天玄月低聲提醒道。與他們天貴族有關係的,是北海族,而非南海族。

也就是說,如果這裡出現的是南海族,不談會不會救他們,能不攻擊他們都不錯了。海族,在海上,就算是其他元素種族都是惹不起的,更何況他們這群小嘍啰。要是對方完全不把他們看在眼裡,就像對待小蝦小魚一樣,無視他們的危機,任由他們捲入漩渦深處,也不是不可能。

當然,既然會出現如今這種狀況,顯然對方並沒有把他們當成小蝦米,而是有什麼原因找上了他們。

很快,船上的人全部被帶走,夜白等人也根本不敢反抗,而他們的小船,則被巨型海獸一尾巴給拍碎了。再無退路。

一在眾多巨型海獸之中都顯巨大的海獸背上,立了不少人,全部是海族,其中唯獨只有一個人坐著,很明顯,她就是眾多海族當中的主事者。這是一個人魚族,穿著在一片翠綠的海族當中,略顯鮮艷。身上掛著不少珍珠貝殼類的裝飾品,估計這些就是海族當中的『金銀珠寶』了。

在還沒判斷出對方是南海族還是北海族之前,絕對不能暴露他們天貴族的身份。這是船上的人被帶走之前,緊急達成的共識。所以,此時才沒有出現什麼「認親」的戲碼。夜白等人,沒有一個主動發言說話,就等著別人開口。

「哦?居然是人類?也對,精靈當中通常可不會有出海的。」坐在位置上的人魚,動都沒有動一下,只是抬了一眼,簡單打量了夜白等人一下。也難怪她會略微驚訝,從始至終,她都沒有低頭看過巨型海獸之下的風景,是以一直等到夜白一行被帶上來,她才知道這是一群什麼樣的傢伙。

「不過,人類的話,能知道些什麼事嗎?」人魚彷彿在自言自語,看她那口氣,大有如果夜白等人什麼都不知道,就把他們扔下去餵魚的趨勢。

卻在這時,旁邊一個海族突然開口,

「啊!我想起來了!稟告公主,他們是那些傢伙搞出來的所謂的天貴族!」

「哈???」

天玄月等人頓時傻眼,明明打算隱瞞的,居然被對方一眼認出來了?!

天離火沒有多想,驚喜道,

「原來是上族嗎!」

確實,正常來說,能夠認識他們的元素種族,肯定是跟他們有關係的上族。不過,天離火卻是忘記了一點,上族,作為高高在上的存在,他們到人類大陸來,面對下面的小嘍啰,會有多深的印象嗎?就算有印象好了,那印象難道能比下面的人對他們的印象還深?

所以,如果是以前見過的上族,那不用對方認出自己等人來,自己等人也該第一時間把對方認出來。而眼前說話的海族,明明就是他們不認識的!至於說改變容貌的可能,開玩笑,在這種場合,有改變容貌的必要?

就在天玄月等人有些莫名其妙之時,夜白卻是眼皮一跳,

不好!居然是那個海族!

沒錯,眼前的海族,不是天玄月等人見過的,而是他夜白見過的。就是當**白等人偷偷潛入中央祭壇的時候,不小心撞上的那個海族!所以,很明顯,對方不是把天玄月等人認出來了,而是把他夜白當做是天貴族了!

那麼,這群人的身份已經不言而喻,他們是南海族!

糟糕了,不是一夥的。

夜白有些無語,又有些尷尬。居然這麼巧不說,偏偏還是在他這裡出現了狀況,這讓他如何跟旁邊的人交代?

「天貴族?哈,好大的口氣!」人魚公主臉色一沉。瞬間,就把剛剛興起驚喜之情的天離火給嚇趴下了。

「完了,完了,死定了,死定了。。。。」天離火以只有他自己能聽到的聲音喃喃道。

而那邊,卻是有另外一個海族笑了起來,

「哈哈哈,公主,不過是稍微沾了點我們的血脈,就已經是天貴族,那我們,豈不是貴族中的貴族?至於公主您,就是貴族中的貴族中的天貴族了!」

這諂媚之話,聽得夜白等人都覺得噁心,但卻沒有人敢出聲戲謔。看得出來,這位公主應該很自傲,很喜歡聽這樣的話,要不然她身邊也不可能會有這樣的人了。

「哈哈,說的好。既然不是普通人的話,那沒準應該知道一些事情,說不定,還就跟他們有關呢。」人魚公主稍微撐起背來,看向夜白等人問道,「那麼,到底誰是天貴族?還是說,這一群全部是天貴族?」

「是他,我上次見過他,其他就不清楚了!」海族指著夜白說道。

一時間,所有人都用驚訝或古怪的目光看向夜白,他們從來沒有想到過,對方居然會指向夜白。難道身為七君子的夜白,什麼時候居然用天貴族的身份招搖撞騙過?而這件事居然還被海族知道了!

不管是哪一點,都十分的不可思議啊。

「咳咳。」夜白尷尬的咳嗽一聲,不好面對其他人的目光,直接鞠躬道,「不知公主想問什麼?在下等人必將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本公主就直接問好了,你們知道最近精靈大陸上發生過什麼大事嗎?注意,是大事。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就別說出來了。」人魚公主發問。

夜白等人全部一愣,精靈大陸發生了什麼事,居然能引得海族的關注,並且還是如此高層的關注?天易明眼睛一亮,他隱隱有種感覺,一定跟他能力失效有關,只有這種世界範圍的巨大異變,才會引起這群人的注意。

「要說大事,據我所知,應該就只有前任精靈女王死亡,新一任精靈女王即位吧。」夜白想了想說道,這確實是最近精靈大陸最大的一件事。

結果,這個回答卻讓人魚公主非常不滿意,

「這也能算大事?我不是強調過了,要說大事嗎!」人魚公主暴怒道。 楚城一愣,便被喬小諾強行把臉扳過去,面對著她。

「又在胡思亂想了?」

從看到慕少璽之後,他就開始不對勁了。

喬小諾最了解他的,他一定又在開始胡思亂想,她不怕他胡思亂想,就怕他難過。

楚城笑了笑,拿下她的手,「不會。」

「真的么?」她不信。

看著他的目光,依舊帶著懷疑的神色。

楚城指腹輕撫她的臉蛋,「我沒你想象中的那麼脆弱,況且……」

喬小諾靜待他的下文。

菲薄的唇勾起一絲笑意,楚城才緩緩開口:「況且沒有足夠強的心臟,如何娶你?」

娶她……

這是喬小諾第一次從他口中明確的聽到他說要娶她。

「小諾,找個時間,我們回S國吧。」

就算一直不願意去面對,他也必須去做。

儘管S國有太多難過的回憶,他還是要回去。

也是時候去面對她的家人,向她的家人求娶她了。

「可是,我爺爺那……」喬小諾猶豫了,爺爺對他的傷害,歷歷在目。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