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他心中莫名的惱火,所有的一切矛盾,雲清河都指向了魔尊,他恨他的不珍惜,也恨自己當初沒有好好的保護連城。

只是如今安連城都不在了,說再多的話,又有什麼作用呢?

宴會最後是冥王與魔尊不歡而散,但是卻沒有過多的影響在座的人,隨着嵐逸所說的半月後便是魔尊與謠汐的婚約,訂婚宴結束了。

雲清河拂袖而去,他的妻子慕玖玖向在場的諸位道了句,“各位抱歉,冥王今日的心情不太好,若是影響了魔尊殿下的宴會,還望魔尊殿下見諒,改日必將與冥王殿下一起前來造訪!”

慕玖玖說完,也隨着雲清河一起離開,她心中有一種強烈的不安,她察覺到雲清河與她,似乎越來越遙遠了。

可是不論是怎樣,她慕玖玖也是雲清河親自娶的妻,不論是誰都不可能把雲清河奪走,可是慕玖玖忘記了,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她的天敵。

那便是雲清河年輕時候收的義女,雲亦裳。

只是慕玖玖不願意提起那個女子,也只願把過去當做夢一場。

繁華落盡,魔宮又歸於最初的寧靜,連城是第二日醒來的,她醒過來的時候,發覺有一雙晶亮的眼睛,愣愣的看着她。

連城拍了拍未晚的腦袋,說道,“小未晚,你怎麼還沒有恢復呢,竟然還是一隻獸身,怎麼辦我好嫌棄你!”

未晚本來是一動不動的,她怕孃親會如同當初她所見到的那個假屍體一樣,可是又好真實,只是沒有想到孃親竟然醒過來就來調侃她。

未晚眨巴着眼睛,自然是毛茸茸的身子討好的來到了連城的懷中,“壞人孃親,總是喜歡說未晚的壞話!若是未晚的靈力恢復了,一定要好好的還給孃親。”

連城見識過未晚的靈力,她擺了擺手,“不用了小未晚,你這樣可是謀殺孃親!還有啊,你想想看,如果我不在了,你肯定是就沒有孃親了,對不對?”

連城循循善誘,未晚想了想覺得連城說的話似乎是不錯的,她點點頭,“恩……說的好像有道理……”

連城不習慣的看着未晚的獸身,她輕咳一聲問道,“未晚啊,你的傷怎麼樣了?”

未晚嘴角抽了抽,連城以爲她不曉得她打的什麼主意嗎,未晚頭掛黑線的說道,“孃親,說正常的好不好!”

“你什麼時候恢復人型?”連城嘆了嘆氣,問道。

“大概一個月……”

“……”

重點是……連城撓了撓頭,現在認識她的只有未晚了,而且未晚受傷了,他們怎麼才能夠出去這個牢籠呢?不……是結界纔對!

未晚無力的擺了擺手,“孃親大人,我看你還是不要費力氣了,這個結界除了我以外只有魔尊爹爹能夠解開,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未晚可以去找魔尊爹爹t來,不過……魔尊爹爹應該沒有時間吧,而且……”

而且魔尊爹爹……剩下的話,未晚沒有說,因爲他記起來了,現在的魔尊不是當初的那個魔尊了,甚至他也不允許自己開玩笑的喚他魔尊爹爹了。

未晚不在意的笑笑,沒關係的,只要美人孃親還在,那麼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可能的,至少未晚想美人孃親會與左歌在一起的。

雖然她的孃親總想着要離開,可是若是能夠留下,孃親應當不會拒絕的!

在連城三十六計全部都想遍了以後,連城感覺到一個高大的身影將這個地方全部都佔據了,而她看到的是那個人的身影。

左歌……而他身旁的女子素雅無雙,是那個名爲謠汐的女子嗎?連城垂下頭去,未晚卻興奮了,“孃親,我想我們大概能夠出去了!”

“恩!”

連城不想多說,只是看到了左歌她整個人都是心慌慌的,可是她知道此時左歌的身旁的女子是其他的人,何必呢,他們兩個人本來就該沒有任何的交集,就算是苦苦的不想放手,也……不過是惹人厭煩。

“左歌,怎麼停住了,未晚似乎並不在宮殿中?”謠汐挽着左歌的手,不似面對着其他人冷若冰霜的模樣,對着左歌她永遠都是用自己所有的熱情。

雖然左歌如同冰霜一般,可是謠汐懂得,她是他唯一的未婚妻,只要是她不放手,他們的婚約就一輩子都不會解除。

左歌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容,他說道,“不過是結界而已。”

其實左歌自己感受到了安連城的氣息,他自己也不曉得自己什麼時候對一個人類的氣息如此的熟悉了,可是事實確實是如此。

左歌手輕灰,於是結界解除了,謠汐見到了結界裏面的人,已經變成原型的人她知道是未晚,可是那個帶着面紗的女子……

謠汐不解的看着左歌,美眸帶着疑惑,謠汐問道,“殿下,這位姑娘是……”

左歌對連城的出現竟然沒有絲毫的意外,“她是人類,也就是素素救回來的那個人類女子,這丫頭竟然爲了一個普通的人類和我對着幹,本尊當真的不懂,爲了一個人類如此,真的值得嗎,人類到底是愚蠢的!” 連城不在意左歌之前所說的與她有關的事情,可是連城聽到左歌竟然在這個詆譭人類。

“人類再蠢,也是最聰明的,至少比那些任性妄爲以爲事的人好!”

連城成功的被挑起炸毛,她愣愣的說道,還好左歌今日心情好不然肯定把這個人類給打飛了,連城的意思非常的明顯,也就是左歌不就是任性妄爲的人嗎?

左歌還沒有生氣,他身旁的謠汐卻怒氣衝衝的爆發,“不過是素素殿下救回來的一個女子,如此的猖狂,殿下要不要我來教訓她?”

她的手掌說着就要對着連城的臉上打過去了,連城≯▽萬≯▽書≯▽吧,w∷≮ansh$≧om輕鬆的一躲,“未來的魔妃還真是性格好啊,對我這個手腳不靈敏的人都這樣不客氣……”

倒是未晚一副看戲的樣子,雖然魔尊爹爹要娶其他的人,她非常的惱火,可是她也想要看看連城的反應。

或許魔尊爹爹與連城孃親經過了這一場的劫難,應該會過的更好的,爹爹不會辜負孃親的,但是魔尊失去記憶的情況下,若是他能夠把孃親記起來,未晚便相信他們之間一定是相愛的。

左歌擺擺手,“謠汐,別與人類一般見識。”

連城看着她對謠汐親密的模樣,甚至他緊緊的握着她的手,說是不吃醋是不可能的,這溫情的一幕刺痛了連城。

安連城你還真是喜歡自己給自己找虐,如今他要娶的人不是你了,你還回來幹什麼?不記得她了,來了……又能夠幹嘛呢?

他溫言,她軟語,如此唯美的情景,竟然讓連城覺得刺痛萬分。

未晚察覺到了此時的情況不對,她哀嚎一聲,“哎呀,好痛!”

小萌物既然出聲了,這裏的人所有的關注點自然是全部集中到了未晚那裏,左歌顯然是關心未晚的,他說道,“未晚,你怎麼樣了?”

說着,左歌的眼睛是看着連城的,這屋子裏的血腥味他還是聞出來了,連城答道,“剛剛不知道是哪裏來的人,本來是想要把未晚偷走的,但是剛好被我碰見,於是我把那個人給趕走了!”

連城說着眼角閃現的狡黠的笑容,未晚見了不由得偷笑,果然美人孃親只有見到魔尊爹爹的時候纔是最有戰鬥力的。

謠汐聽了以後心疼的走上前來,眼看就要抱着未晚,她的手已經牢牢的抓住了未晚的爪子,未晚使勁的抖動,她說道,“我要我的美人孃親,我不喜歡你!”

不負時光不負你 是的,未晚從來都不喜歡謠汐,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謠汐是連城的情敵還是其他的原因,這魔宮中所有的人不論怎麼對未晚,未晚都不會生氣,可是同樣的,所有人都曉得未晚最討厭的人莫過於是謠汐了。

未晚甚至過分的抓了謠汐一把,謠汐非常無辜的收回了受傷的手,那地方竟然流血了,謠汐收回了手,看着竟然是非常委屈的樣子。

繞是脾氣再好的人也會被未晚給折磨,何況未晚還把人給抓傷了,左歌生氣了,所以後果非常的恐怖,左歌一把將未晚給揪起來。

“未晚,誰許你這麼做的!”未晚從來沒有見過左歌這麼恐怖的眼神,她才記起來,如今他放在心裏的人已經不是安連城了,而是另外的一個人,謠汐。

“我不喜歡他,我說了我不喜歡他,我不要她!”未晚掙扎着,她自己也不明白爲什麼不喜歡謠汐,可是隻要她一觸碰到自己,未晚感覺自己全身的毛都會詐起來。

謠汐的表情越發的難過,而她又扯了扯左歌的衣袖,說道,“算了吧,未晚雖然是千年神獸,可是對人情世故難免有什麼不懂,只不過這一點誰也不清楚而已。”

只不過謠汐的這一番話卻把未晚惹毛了,左歌看到未晚炸毛的樣子,擺手說道,“既然是她不要你,那麼就讓她自生自滅吧!”

謠汐美眸忽閃忽閃的,似乎是有什麼要說,果然,謠汐就在左歌要離開的時候說道,“不如把未晚交給這位姑娘,未晚似乎很喜歡她?”

左歌挑眉,這才把目光放在安連城的身上,安連城挑眉,這謠汐確實是會打主意!

“凝司姑娘,你願意就在這個地方照顧未晚嗎?”左歌的聲音沒有那麼的生硬了,反而有一絲聽不出的調侃在裏面.

連城自然不會拒絕,“恩,既然是魔尊的安排,凝司只有聽從了,請放心,未晚我一定會照顧的。”

左歌拍了拍連城的肩膀,道了句,“未晚這丫頭可是任性的很,若是她不好照顧,姑娘可以儘管跟本尊說!”

連城唔了一聲,左歌與謠汐相攜離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連城的錯覺,她總覺得謠汐離開的時候,看她的眼神有些莫名的敵意和譏諷,雖然連城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不過還是轉瞬就忘記了。

“美人孃親看來以後我們可以一起了,爹爹都把我交給你了!”未晚眼眸晶亮,笑得如同一朵花一樣。

連城微微一笑,“是啊,好了起來吧,我把傷口給你清理好!”

未晚點頭,“恩,好!”

連城照顧未晚的日子開始了,雖然是說照顧未晚,可是連城知道的未晚從來不會給人帶來麻煩!

宮殿的一切連城慢慢的熟悉了,每一日跟未晚在一起,照顧她的傷口,日子看起來非常的清雅淡然,可是隻有連城知道一切……自己心中有多慌亂。

因爲還有十日的時間左歌與謠汐成婚的日子了,連城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可是她沒有自虐的習慣,她沒有必要因爲一些過去的事情,而對現在的自己懲戒。

只是來到了魔宮容易,出去似乎有些困難,此時連城正在給未晚倒一些酒,這酒是連城自己釀的,接着魔界的條件,她所釀的酒實在是獨一無二,未晚本來不愛酒,但是聞了連城所釀的酒實在是好喝極了。

於是連城自己給自己釀了一場災禍,未晚見到酒就如同小酒鬼一般,連城無奈的只能夠與未晚協議了,還好未晚比較乖,於是……這個時辰是未晚喝酒的時辰。

未晚喝着竟然喝醉了,連城無奈的將未晚扶起來,她的人型恢復了比起沒有恢復時更加的讓人覺得有不好的感覺,爲何呢,因爲連城背不起啊喂!

好不容易把未晚安頓好,連城從殿外打算出去走走,她必然出去走走,不然在這魔宮中她肯定是要逼瘋的。

只是從宮殿中出來連城竟然撞到了一個人,想到魔宮中的人都不是什麼好惹的,連城低下頭,“不好意思,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久久的沒有聽到聲音,反而是有人嗤笑了一聲,連城擡頭見到了笑的人,她後退了兩步不知道是因爲害怕,還是因爲其他的原因。

她踉蹌的退後了幾步,左歌說道,“怎麼,見到我有這麼害怕嗎?”

左歌好心的扶了她一把,這也是下意識的行爲,連城纔沒有往後退,但是原本心存感激的連城在看到了下一個動作的時候,氣的想要炸毛了。

左歌自從性情大變了以後,不管做什麼他不喜歡別人離他太近,更加不喜歡女子靠近他,當然其中必定有一個意外,那個人便是謠汐。

作爲左歌的未婚妻,謠汐能夠被如此的對待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左歌有些嫌棄的將接觸連城的衣衫拍了拍。

這一動作看着似乎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卻把連城輕易的惹毛了,只不過人家的身份是魔尊,而她如今只不過是在魔宮中借住而已。

若是這魔尊喪心病狂的把自己給解決了,她可怎麼辦纔好呢?

連城垂了眸子,她道,“魔尊殿下,抱歉……”

疏離的語氣,如果是不瞭解連城的人一定會以爲連城是生硬冷漠的人,可是他們不知道連城用了多大的決心才如此。

曾經想要深情相擁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可是如今的安連城只能夠告訴自己,她是陌生人,他是過路人……

因爲她會離開,所以她必須忘記過去的種種,左歌爲她棄了三生三世又如何,一切不過夢一場她終究是凡人。

凡人,便沒有扭轉自己命運的可能,不僅僅是一世,而是一生一世,永遠無法逆轉。

左歌其實是想看看這小女子炸毛的樣子,他想起了在未晚宮殿的時候,這小女子看謠汐的眼神,還有偶爾她看自己熟悉的眼神。

他不知道她到底是誰,可是因爲感覺熟悉,所以左歌有了一種想弄清楚安連城的身份,他想要看看安連城炸毛的模樣,那樣一定非常的好玩。

也許是因爲安連城給人第一眼就是疏離型的,所以他纔想要如此,他對她有種好奇,讓他想要去了解她,其實有時候左歌也覺得有些奇怪的……

“凝司?本尊與你是不是以前見過?”魔尊用他獨有的話語問道,霸道且從容淡定。

連城本來平靜的心瞬間的被打亂,有那麼一刻他多想告訴左歌,其實他們不僅僅是熟悉那麼簡單的。 連城想到了重生之後還有現在的事情,不由得無法釋懷,如果他們沒有後來的契約解除,也許後來他們不會有失,他以爲她死了,而她以爲……他也不在了……

世間最磨人的不是生老病死,而是經歷了千難萬阻,他們最終還是沒能夠在一起,那樣是最可悲的,就像如今他們這樣。

他的記憶裏面也許還有她,可是她就在她的眼前,而他不記得她了,如果連城是健全的時候,她肯定要與謠汐爭搶一番,可惜……

她安連城不過是將死之人,留在這裏又有什麼用呢,就算左歌記起了一切的事情,就算他們成婚了,可是他們剩下的時間又有多少呢?

&∽萬∽書∽吧,ww¢←ans︾︽mnbsp;?? 左歌是魔尊,他有千百年的歲月,可是就算她前世是妖,而如今她只是人類,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類啊!

連城揚起最燦爛的微笑,“魔尊殿下有一點你說錯了,我們以前沒有見過,現在即使見過了以後也不會有交集!”

她的話堅定,也只有這樣她才能夠說服自己,每一次看到左歌與謠汐時,才能夠穩定自己的情緒。

一旁的蓮花開的正好,連城看着這蓮花想起了自家門前的那一池蓮花,不知道爹爹是不是沒事,安憶如說過的一切都是她設的局,爹爹對安憶如不曾虧欠過,那麼也就是說爹爹不會死了?

她看着蓮花,眼中的冰冷慢慢的消失,而他看着她的笑意,一點一滴的覺得融入在自己的心中,他感覺自己沉寂的心又活過來了,奇怪的感覺……

“一個小小的人類竟然敢如此的對魔尊說話?”優雅且凌厲的女聲傳了過來,她朝着這邊走過來了,他的話雖然是諷刺至極的,可是她看着左歌的眼神又是如此的溫情。

她的顏比起蓮花似乎更加的妖嬈,連城稍稍的安慰了自己,左歌你能夠有這樣的妻子,這樣的魔妃就算是我不在了,或許我也會開心的!

連城見到了謠汐沒有任何的動作,但是謠汐豔麗的臉上有一絲的不耐煩,她一巴掌毫無預兆的拍了過去,“一個撿回來的人類竟然敢如此,真是不把殿下放在眼中!”

她的動怒有些莫名其妙,或許是連城女子的本性,所以她能夠感受得到,倒是在她繼續教訓連城的時候,一雙修長的手握住了她的手。

“謠汐,你是本尊未來的魔妃。”他說的溫潤,可是謠汐懂,他是在告訴她,她是魔妃所以要知道自己應該去做什麼,不應該去做什麼。

連城捂住被打傷的臉,謠汐用的力氣非常的大,大概是連城看錯了,她竟然在謠汐的臉上看上了一絲快感,自己被打,她看起來非常的高興。

連城擦了擦嘴角,哪裏有點疼大概鮮血也被打出來了,嘴裏一片腥甜的味道,謠汐卻像是沒看到她一樣。

“殿下難道就這樣放過這個無理的小女子嗎?”謠汐一臉的不到目的不罷休的樣子,連城以爲左歌會拒絕,至少以前的左歌是絕對不允許的。

可是,連城聽到左歌在片刻的思考以後竟然聽到左歌說道,“恩,既然是這樣,不如讓她伺候我們一天,也算是對她的懲罰好了。”

連城聽了這話,僵硬住了腳步,她心中問自己,安連城你憑什麼以爲如今的你他還會對你有任何的憐惜呢?

醜女神醫:農門太子妃 是啊,憑什麼讓他有聯繫呢,如果說什麼是世界上最不相配的兩個人,那麼一定是她安連城和左歌了,以前的一生一世是連城欠了左歌,如今是她配不上左歌。

謠汐不情願的點頭了,連城看着謠汐的模樣她覺得有些好笑,這女子在其他人的面前可以裝作高冷的模樣,可是在左歌的面前卻是巧笑倩兮的女子。

這種結論讓連城百思不得其解吶,她撓了撓頭,還是自己親口說吧,不然等到謠汐說的時候,她肯定又要叼難自己了。

連城福了福身子,“既然是魔尊殿下說的,如果凝司有意見自然是對殿下的不敬,只要是殿下的安排凝司一定遵從,不要說一日,就是半個月凝司凝司也願意遵從,能夠伺候魔尊和未來魔妃是所以魔人想要的,而我只是人類不是嗎?”

卻不想左歌勾起嘴角,沒有人知道左歌打的什麼算盤,連城確是後來清清楚楚的聽到左歌說道,“既然凝司姑娘覺得如此的殊榮,那麼就由凝司姑娘伺候本尊一直到本尊與魔妃完婚的那一日吧!”

什麼……連城啞然,他是不是聽錯了什麼……剛剛左歌殿下說的是,讓她就在魔宮主殿伺候他?連城看了一眼不明脾氣的謠汐一眼,她發覺謠汐的眼神有些陰沉。

果然,沒有哪一個女人喜歡自己的男人與其他的女人走的太近,就算是自己如今的模樣她還是不放心,可是連城能夠肯定,這個謠汐一定不敢駁了左歌的面子。

女帝她只想搞事業 最後的結果是連城在謠汐幾乎秒殺的眼神中,她被左歌安排住在離魔宮主殿不遠的地方,連城心中打的主意是,反正一切是左歌安排的,而且如今的左歌已經不記得安連城了,而她住在魔宮的殿外,也許能夠隔他隔的更近。

不過左歌這一舉,讓連城腦洞大開,舊愛新歡齊聚一起?雖然自己現在是那個倒黴的舊愛,但是如果新歡一直是那麼的得意忘形,連城一點都不介意暗中使點什麼手段。

她是忍讓不是善良,她可以忍一時,可是如果這個人挑戰了她安連城的底線,那麼她也一定會用自己的辦法反擊的,一定會的!

連城就在那一日在魔宮中安定下來了,當然是在有些人的豔羨還有嫉妒中走近了魔宮的宮殿,顯然有很多人想接近魔尊,可是都無法接近,而她們覺得無能的人間小女子,竟然能夠分分鐘的接近魔尊,實在是讓他們佩服的很!

有好事的人就想起了一個人,那是一個在魔宮中不能夠提起的人,也就是魔尊曾經擅自冊封的魔妃,那個同樣是人間女子的安連城。

在魔界傳奇人物中,除了魔尊左歌,還有烏衣與他的妻子清月,另外還有一個人們都不認識,可是都不得不提的一個人,那便是安連城了。

對安連城不是所有人都熟悉的,但是熟悉安連城的人都曉得,這個女子是魔尊最快喜歡的一個人類,也是魔尊最珍惜的一個女子。

有一種愛叫做上窮碧落下黃泉。那是左歌與雲亦裳。

有一種愛叫做許你天下無雙。那是左歌與凝司。

有一種輪迴叫做轉山轉水轉佛塔。傾盡天下不忘她,那是重生之時的魔妃與初次相遇的魔尊。

“你願意同我契約嗎?”

“你能祝我重生嗎?”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