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他是後天生成的血脈,並非先天覺醒!

「難道情況會有所不同?!」驚疑間,他卻不敢輕舉妄動了。

毫無疑問,這次的蛻變,對童凰童虎倆人來說,是至關重要的,一點馬虎都不行。

邁過這一關,他們的未來有可能是一片光明的,如果赤血的供應跟不上,這片光明的未來有可能就要大打折扣了。

念及於此,他當即不敢貿然將赤血收起,沉吟了片刻,他一點紫晶瓶,卻是有十滴赤血,滴溜溜飛入瓶中。

此地,原本有兩百四十九滴的赤血。哪怕平分,童凰童虎一人都可以分到一百二十四滴的赤血。

多十滴,少十滴,根本無關緊要。

因為孟星元自己就用不了超過五十滴的赤血,也許童凰童虎的體質跟他不同,對這赤血的吸收、利用效力更強。

但再強,也強不過一倍有餘吧?

所以說剩下的這些赤血,應該是足夠他們使用的了。

孟星元也不打算收起,就放在此處,反正天水庭院是他的宅邸,而這又是在炎龍王府當中,誰人敢打擾?!

至於十滴赤血,他還另有它用。

畢竟現在不出去狩獵,便不可能有赤血產生。留點備用,也是應該的。

兩百多滴赤血,有如星辰大宇,橫陳室內,璀璨明亮,有如一片璀璨星空。

走到門邊,孟星元回眸,又看了一眼兩個血繭,確認心跳,氣息一切正常,這才放心,打開靜室石門,走了出去。

「轟隆隆~~~!」

石門緩緩打開,又緩緩合上。

吩咐下人,不得靠近靜室百米以來,有任何情況及時回報之後,孟星元這才漫步,走出了庭院,出了炎龍王府。

他可沒忘了,如今自家府邸庫糧緊缺,而他原本想托瞳老拿出去拍賣的【泫炎極果】,也被拿去用了。

這就意味著,他又要去賺骨幣養家了。

萬妖天閣。

天妖城中,若要說財力最強的,萬妖天閣絕對排得進前三。

而且這地方,正宗正規,信譽也不錯,之所以不去與之相熟的聚寶齋,因為孟星元這會,是打算寄東西拍賣。

而論起拍賣,以黑市商人起家的聚寶齋,怎麼可能與萬妖天閣相比?

不說別的,單單是客源渠道,多是悍匪強盜一類的聚寶齋,也是無法與萬妖天閣相提並論的。

因為人家做的是正規買賣,來源都可察,也令人放心。

此間來往的,多的是大豪客,大行商,甚至是大妖族裡的人。

這其中還不排除有妖宗,甚至是妖尊貴客。這是拍賣行最歡迎的一類人,因為只有強者,才具有高水平消費的能力!

而孟星元此次要拍賣的不是凡物,正是需要這種大豪客。

「嚶~!」

青鳥的速度飛快,一路趕雲追月,很快便降落在萬妖天閣之前。

從炎龍王府,到萬妖天閣的距離不算近,若是普通人用腿走,恐怕怎麼也得走上十來天,但青鳥在妖師境界時,便速度驚人。

如今在赤血的幫助下,其一躍成為大妖師生命,那速度自然是更上一層樓。

區區城中一段路,遠是遠了點,但以青鳥此刻的速度來說,卻是不算什麼了。

青鳥輕盈降落。

以如此神駿的異獸為騎,自然是引來眾人旁觀。

對此,孟星元如若無睹,直接踏步走進萬妖天閣。

青鳥輕唳一聲,自己飛走離去。

等孟星元召喚,它自會前來。

門前,熙熙攘攘,川流不息。

萬妖天閣不愧為萬妖天閣,即便只是平時,並無大型拍賣會場,來客亦是不斷。

剛踏入門口,旁邊小廝客氣彎身微笑,還未來得及開口,身後突然急急忙忙,走過來一個狐臉老者,一把把那小廝打飛,「一邊去!有眼無珠的東西,連縉雲公子都不認識?!」

說著,他轉身,看著孟星元,諂笑道:「縉雲少爺,恭候光臨!大管事正在路上,您請少待,咱們先去貴賓室坐坐吧。」

這狐臉老者的態度詭異,讓孟星元當即一愕。

他是來過萬妖天閣不假,但那會是跟著麒狨來的,他完全是個小角色,跟在麒狨身邊。

他不認為這萬妖天閣的人會記得他。

更別說,人才剛到,這明顯也是萬妖天閣中,還算有些地位的狐臉老者便這般客氣了。

「大管事?!」果然,一聽「大管事」三字,旁人便有錯愕的,「這少年是誰,居然要萬妖天閣的大管事親自來招待?!」

「縉雲?沒聽說城中有這個姓氏的大族啊……等等!縉雲?!縉雲子?!那不是炎龍王府那位……」

有人反應過來,失聲大叫。

這一叫頓時提醒了旁人,一個個卻是回過神來,眼睛「唰唰唰」地盯向孟星元,目光發亮! 能進萬妖天閣,成為萬妖天閣顧客的,多多少少,也都是有身份的存在。

一文不明的妖修,獸人族,也進不了萬妖天閣的門檻。

雖說開門即是客,但到了萬妖天閣這層次,太低級的想進來,顯然是要好好掂量掂量自己了,免得自取其辱,被人恥笑。

可以說,只要是萬妖天閣的客人,怎麼著也都是在天妖城中有頭有臉的。

身份層次不同,眼界自然不同。

若是普通的妖族,怎麼可能值得他們驚嘆?!

而或許別的名字他們很少聽過,即便有所耳聞,一時半會想起來也是很難的。

但「縉雲子」之名,那可是太響亮了!

特別是世子宴會,那才過去多久?!

別看天妖城大,但消息也足夠靈通。

特別是這消息,實在是太勁爆了!

先且不說世子殿下現身,宴會終末,連高高在上的炎王陛下都親自出現!

還有什麼會比這更震撼的?!

那可是炎王!

說實話,全城的妖修,可是羨慕死當日那些能到世子宴會的少爺小姐們了。

甚至是有些大商行的行主,會長,也在懊悔,為什麼當日不厚著臉皮一起去世子的宴會。

雖說人家明言是年輕一代的聚會,但只要臉皮夠厚,那還叫問題?!

即便不能傍上炎王陛下的大腿,見一見炎王陛下其人也是好的嘛!

畢竟,這可是天妖城的傳奇,腳下大地的三主宰者之一!

有關於世子盛宴,最勁爆的莫過於世子殿下,以及炎王陛下的現身。

而再其下,便是在宴會上出盡風頭的孟星元了。

從無到有,從無人問津到縉雲子之名,名動天妖城!

這其中,不過是一夜之間而已!

只一夜,「縉雲子」從默默無名,直接一躍成為天妖城中有名的少爺公子哥,而且只要有點門路的,都知道了他的名號!

這也是為什麼,他才剛一踏進閣中,馬上這狐臉老者便會湊上來的緣故。

要知道,雖說不是什麼權重之人,但這狐臉老者敢一巴掌將那小廝抽飛,說明也是萬妖天閣中的頭臉人物。

連他此時都對孟星元殷切得近乎諂媚,這還用多說?!

孟星元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這位狐臉老者的反應,以及周圍眼睛發亮的群眾的反應,已經說明了一切。

當下,他覺得有些頭疼。

人怕出名豬怕壯。

他倒不是排斥一下一躍成為天妖城的名人,而是擔心一下受到如此大的關注,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悶聲發大財,難道不好么?!

不過事情如此,他也沒辦法了。

在狐臉老者的殷切接引下,孟星元來在一座豪華的待客間之中。

不大片刻,一位面有威嚴的中年男子到來,狐臉老者恭身,當即退下。

「縉雲公子。」威嚴中年男子點頭,自我介紹道,「本座羅喉,乃是此間主事。聽說公子想與本閣做生意?」

「羅前輩。」孟星元起身,恭敬道。

可怕!

這位羅主事,打一進來,即便他刻意收斂了氣息,孟星元也能感覺到他身上傳來的如山壓迫威!

這不是修為上的那種壓迫,而是生命等級上的壓制!

面對這羅喉,他隱隱有一種當時面對雁龍王的感覺。

只不過雁龍王氣息收斂得更加徹底,想來是比這位羅主事要更高明一些。

然而無論如何,卻也說明了這位羅喉的可怕。

因為,雁龍王可是炎王的弟弟!怎麼著,也至少是尊者之境吧?

同理,這位羅主事,恐怕也是一尊妖尊!

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妖尊!

在他面前,孟星元甚至不敢悄悄動用【鑒定術】窺探他的信息。

唯恐引起這位的反感。

面對孟星元的客氣,羅喉輕笑,「縉雲公子不必客氣,我萬妖天閣與王府,也是頗有香火情的。公子跟殿下乃是好友,自然是我萬妖天閣的貴客。叫前輩生分了,便跟世子一樣,喚我一聲羅老。」

跟世子一樣?!

孟星元一驚,卻是馬上反應過來,以這位羅老的功參造化,他是有這個資格在麒狨面前稱長輩的。

當即,孟星元乖巧點頭,「羅老。」

「呵呵,」羅老輕笑,一指座位,「坐吧。」

「謝羅老。」

「那麼縉雲,」小聊一會,算是熟絡。羅老便朝著孟星元,直接開門見山道:「有什麼需要本座為你服務的么?」

「不敢不敢。」孟星元連道,「其實這次來叨擾羅老,是有一物,想在貴閣寄賣。」

「哦?」羅老當即來了興趣,「什麼東西?!取來我看看。」

以羅老的身份地位,之所以會親自來接待,完全是看在炎龍王府的面子上。

至於孟星元能拿出什麼至寶來,他反倒是不抱什麼希望。

畢竟,能值得他出面的大客戶,無一不是那些頂尖的妖尊強者,或者是大行商,大供貨商。

每一位,若有成千,上萬的紫骨幣盈利,他是絕計不可能出面的。

因為他們沒那個資格。

成千上萬的紫骨幣盈利,那是多少錢?摺合白骨幣,那是好幾千億,幾萬億!

這種財富,是常人可以想象的?!

之所以會由他出面來接待孟星元,也是因為這幾日他的風頭太盛。

不僅確信了這小傢伙與世子麒狨關係莫逆,居然還被燕王當場認為干侄,羅喉想不重視都不行。

至於他說的買賣嘛……

呵呵,說真的,羅老並不期待什麼。

便是麒狨若不提他的世子身份,也是沒資格與他面對面會談的。

更別說跟他做買賣了。

此時他心中已經打定主意,若是普通天材地寶,萬妖天閣損失一點,給孟星元個好價格也沒什麼。

權當是結個善緣了。

做拍賣行的,不僅要有人緣,同樣也需要投資。

而在羅喉看來,孟星元便是一個不錯的潛力股。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