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他現在的心中,沒有任何的不悅。

秦南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讓他刮目相看。

如果說,他早知道秦南有這樣的實力,那他一開始,就會毫不猶豫的給秦南,不會舉行這場戰鬥。

「秦南小友,你那一招,可真是精彩!」

「秦南小友,恭喜了啊!」

「秦南——」

其他勢力的強者們,也紛紛反應過來,舉杯賀喜。

正所謂,成王敗寇。

如今秦南勝了,他便是現在的王者,沒有任何人會再小覷他,而是百般與他結好。

「秦南道友,沒想到你的實力,竟然這麼強大,剛才還讓我一陣擔心呢。」

徐仙芝輕移腳步,笑顏如花,道:「我剛才已經派人去追查這柄刀的來歷了。」

一旁的邱鴻,也連忙道:「南哥,不必擔憂,我也派人去查了。」

秦南聽得此話,微微一愣,隨即鄭重行禮。

雖說徐仙芝的舉動,頗有對他示好,故意賣他人情的感覺,但是如今他在上行天小仙域,勢單力薄,隻身一人去追查,實在是太難了。

徐仙芝和邱鴻,主動來幫他,就是一份厚重情誼。

「一定要沒事!」

秦南緊緊握著黑刀,半響之後,才緩緩鬆開。

「此次回去之後,我便進行閉關!」

高遠仙和趙離漸的臉色,不是特別好看,但小鵬王萬霄,在臉色難看的同時,他的拳頭,死死的攥緊起來。

在他的心中,也燃起了久違的鬥志。

因為,他想超過秦南這座大山。

「繼續舉行壽宴。」趙離漸輕吸了口氣,平復了心神,道:「現在進行第二關儀式,所有道友,分別行禮,敬壽酒——」

所有一切,歸於正軌。

只不過,因為剛才秦南和丁天奇交手的緣故,這場宴會的氣氛,變得十分熱烈。

正如之前在酒會上一樣,秦南也成為了全場焦點。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等到半個時辰之後,所有的儀式,全部結束。

在場的修士們,開始互相交談,彼此敬酒,建交關係。

正在氣氛非常熱烈之時,一位身著藍色長袍的弟子,忽而急速跑來,對著無鼎真人傳音道。

「長……長老,出了點變故,臨河,以及元尋古道,發生了異變,突然提前開啟。」

臨河和元尋古道,都是萬丈天域之中,頗有名氣的兩個試煉之地,由南世仙王打造,歸無鼎真人負責。

無鼎真人冷淡的看了這弟子一眼,道:「只是提前開啟而已,那就讓外門和內門弟子,開始進行考核,提前進場。」

如果不是在壽宴上,他定然會好好訓斥這名弟子。

這種事情,現在報來幹什麼?

這名弟子背生冷汗,聲音略顫:「另外……長……長老,望道石也提前開始運轉了。」

無鼎真人神色一愣。

望道石,不同於前面兩個試煉之地。

它是由南世仙王煉製而成,每年運轉一次,運轉之後,能夠從萬丈天域之中,發覺它們的敵人。

正是因為此石,許許多多其他勢力派來的死士,都被逐一發覺,帶來了極大的好處。

只不過,一個月前,已經打開過了,如今怎麼又打開了?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無鼎真人擺了擺手,他現在已經感覺到了蹊蹺,但也只能等到壽宴結束,他再去好好探查一番。

「遵命!」

這名弟子鬆了口氣,慢步跑了下去。

他們兩人之間的對話,無人所覺,整個大殿內,人來人往,仍舊熱烈。

尤其是秦南,被不少勢力示好,在得知秦南沒有宗門之後,也得到了許多的拉攏。

「秦南小友,不妨加入我們如何?以你的資質,必然能夠成為南世仙王大人的親傳弟子,屆時——」

無鼎真人的目光,也開始盯在了秦南的身上。

嗡!

他的話還沒說完,整個大殿,忽而震顫起來。

一股無形的威壓,不知從何而來,在眾人的上方,緩緩盪開。

「嗯?」

在場修士,一一抬頭。

「這難道是——」

無鼎真人,還有趙離漸,以及不少南世仙王麾下的天仙強者們,則是敏銳察覺到了什麼。

轟!

忽然之間,一道浩瀚的藍色光芒,跨越了無數的虛空,宛如大海般,落在了秦南的身上。 劉國正的身子一個顫抖,三魂七魄被韓尚遠的質問給嚇飛了一半。

心裡緊張的鈍鈍的抽搐,卻還在大腦里努力的想著怎麼挽回局面。

簡長生並沒有讓他這麼做,這一切都是他自作主張產生的後果。他也想在這個時候拉簡氏下水,畢竟對方是白雲市的明星集團,龍頭大佬,韓副高官聽到簡氏這兩個字或許還能顧及一下對方的面子放他一馬。

可若是不奏效,那自己不但深陷泥潭,還同時得罪了簡氏,那豈不是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了?

內心掙扎了半晌,劉國正還是選擇將簡氏摘了出去,自己將後果攬下:「韓副高官,這事兒是我糊塗了,沒有在第一時間做出正確的判斷,是我自己的問題,我檢討,我思過!」

此話一出,白晝終於是抬起眼看了一眼這劉國正。

這個時候了,竟然還死咬住不放,看來那個背後指使他的人,應該是在白雲市商界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這一點,似是又和簡氏集團不謀而合了。

劉國正萬萬沒想到,即便他不說,白晝早已從種種跡象將事情猜了個底兒掉。

「韓大哥,我一會兒還有事,麻煩你幫我快點解決這件事情。」白晝不冷不淡的開口。

他的目的已經達成,至於這個劉國正會不會受到韓尚遠的處分,他其實並不關心。

韓尚遠本還想當著白晝的面好好教訓一下這個給他惹麻煩的劉國正,但聽白晝一開口,當下話鋒馬上就轉了:「公章帶了嗎?」

劉國正連連點頭:「帶了帶了。」

韓尚遠給他遞了個眼色,劉國正哪還敢多嘴,毫不猶豫的拿起那份策劃書,直接翻到最後一頁蓋上了審批通過的印章。

白晝拿過蓋好公章的策劃書直接站起了身,對著韓尚遠微微一笑:「有勞了。」

「白先生別這麼客氣,是我們的人給貴公司製造麻煩了。」韓尚遠也站起身,語氣溫和的道歉。

白晝又和韓尚遠閑聊了兩句,沒再多留,拿著文件離開了市政廳。

待他一走,辦公室里就只剩下了韓尚遠和劉國正兩個人。

劉國正目光遊離的打量了一下周圍,試探性的小心開口:「那個……韓副高官,我下午還有工作,如果沒有別的事……」

話沒說完,便接收到了韓尚遠射來的如芒目光,嚇的劉國正連忙閉了嘴。

「我沒記錯的話,你是一年前才升到這個位置上來的吧?」韓尚遠看著他冷聲問到。

劉國正擦了擦額頭上的虛汗,輕輕點了點頭。

韓尚遠當下微嘆一口氣,劉國正此番作為已不是小事,徇私這種做法在政界是大忌,他這是抓到了他這一次,卻不知他私底下是否還做過其他的事。

這種人留在局內當一把手,只會讓整個審計局烏煙瘴氣。

「你先回去等通知吧,處分我會和市裡其他領導開會之後給你通知。」韓尚遠並沒有因為白晝沒追究其過錯而心慈手軟。

他同樣是個眼裡容不得沙子的人。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強者之怒

「這是什麼?」

秦南眉頭一皺。

這種浩瀚藍光,沒有任何力量波動,無法對他的肉身,還有神念造成任何的傷害。

但是,他的心中,卻有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好像在那暗中有著一條陰冷大蛇,正在盯著他一樣。

「怎麼回事?怎麼突然降下光芒了?」

大殿內不少修士,滿臉茫然。

「這難道是望道石降下的藍色光芒?」

一名其他勢力之中的天仙強者,忽而想到了什麼,忍不住開口說道。

「望道石?就是那塊傳說之中,由南世仙王親手打造,可以探查敵人的異寶?」

「我想起來了,望道石發覺敵人之後,就會降下光芒,分別有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

「赤色為威脅最低,紫色為威脅最高。」

一位位其他勢力的強者們,逐漸反應過來。

不過,隨著他們一句句道出了其中的奧妙,所有修士都驀地意識到了什麼,瞳仁微微一縮。

整個大殿,也變得一片死寂,落針可聞。

如此說來的話,那眼前的秦南,豈不是南世仙王麾下勢力的一位蓋世大敵?

不只是他們,無鼎真人、趙離漸等等修士們,臉上也再度露出了抹驚色。

其他修士不知道,可是他們非常清楚。

望道石一年運轉一次,像這樣的情況,恐怕五十年之內,都難以出現一次。

而且,被打上藍色光芒,這意味著秦南和他們之間,將會有著難以化解的恩怨,也意味著在未來,秦南會給他們帶來巨大的危機。

「南世仙王也掌握了這種能力?」

秦南心中寒意炸開。

當年在蒼嵐大陸,南天門就因為這種能力,將他定為了三星級敵人,導致他後面遭到了無數次追殺。

「先離開這裡!」

秦南沒有任何猶豫,將體內的神力,瞬間運轉到了極致,準備施展步踏天下。

以他現在的修為,是決不能繼續待在這裡的。

「想走?」

無鼎真人反應過來,吐字如雷,屈指一彈。

磅礴的仙光,宛如大海一般,傾瀉而下,直接演化成為了一座巨大囚牢,將秦南困入其中。

不止如此,整個大殿在這一刻,也彷彿活了過來,閃耀起來了無數道玄妙的光華,種種陣法,全部運轉,封閉一切。

現在哪怕有著一位天仙強者出手,在短短几息之內,也根本無法闖出大殿,逃之夭夭。

「不好!」

秦南的心神一沉。

這樣的局面,他該怎樣突圍?

「無鼎真人,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邱鴻臉色大變,當即走出,厲聲喝道。

「什麼意思?」

無鼎真人臉色冷漠,道:「此子是我們的藍光大敵,我們當然要出手。你們最好別插手,免得連累了自己。」

他話音落下,在這大殿內,一位位修士們,身上散發出來了若有若無的氣勢,眸光冰冷。

這些修士們,分別是南世仙王麾下勢力之中,與屋頂真人交好的長老們。

他們的修為,都有著人仙和地仙。

無上道統的幾位人仙境界長老,立刻站起身來,道:「邱鴻,此事與我們無關,並且——」

未等他們說完,就見得邱鴻拳頭微微攥緊,眼中毫無怯色,道:「如果我非要插手呢?」

不遠處的徐仙芝,輕輕一笑,聲音柔軟,道:「無鼎前輩,僅僅因為一塊石頭,現在就要對秦南道友出手,是不是太草率了一點?」

如今的南世仙王,還不是當初的南天門,未能夠在整個上行天小仙域之中,成為最強大的存在。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