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他當初選擇做經紀人的時候,就沒想高調出現在大家的視野里,他不喜歡自己的私生活被過分的關注,當然也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而影響了瀟瀟。

良久,孫續才下了決定:「那還是去我家吧。」

孫續把自己的房間收拾乾淨,讓給瀟瀟睡,自己一人在沙發上過了一宿。

——

第二天中午,周零的門鈴被按響了。

她剛好在廚房洗著碗筷,手上的塑膠手套沾滿了泡沫。

周零在聽到第二聲門鈴的時候,她連忙將手套摘下,關上水,然後去開門。

門一打開,周零看到小陳站在那,手裡提著一個貓包。

透過玻璃罩可以看到,小乖在裡面睡著了。

周零看到他的時候,愣了一秒鐘:「陳助理?」

是不是時運有什麼消息了,所以他才找到這裡來的?

「周零姐。」小陳把貓包緩緩地舉起,然後遞給她,「可以麻煩你幫忙照顧小乖幾天嗎?」

「這是……」

照顧小乖她是願意的。

可是好好的,為什麼要把小乖交到她手裡?

周零先把小乖給接了過來,然後抬起頭疑惑的看了小陳一眼。

小陳笑了下,淡淡地說:「周零姐,是運哥讓我把小乖給你送過來的。」

聽到時運的名字,周零眼神亮了。

她蹙了蹙眉,好奇的問:「時運?他還有和你說什麼嗎?」

小陳搖了搖頭:「沒有了。」

其實是時運擔心她一個人會無聊,所以才讓助理把小乖送過來陪她幾天。

「他家裡的事,你知道多少?」

小陳再次搖頭:「不知道,運哥沒有和我說。」

那天他送時運和周零回酒店后,便再也沒有見到時運了,小陳是第二天才接到公司的電話,和他說時運向劇組請了假,告訴他也不用去劇組了。

他一個打工的,哪敢過問時運的情況。

「周零姐,我把小乖交給你了,我先回去了。」

周零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好。」

等小陳離開后,周零關上門,抱著貓包走進了客廳。

她剛放下包的那一刻,小乖就醒過來了。

小乖緩緩地抬起頭,在裡面打了個哈欠。

周零低眸,見它已經醒來便坐下來將包打開。

小乖兩隻圓溜溜的大眼睛,盯著她看,粉紅的小鼻子翹的老高了。

「喵。」小乖低低地叫了一聲。

周零唇角勾起一絲笑意,她伸手將小乖從裡面抱了出來,讓它躺在自己懷裡。

周零輕柔的指尖在它的背上撓了撓,一臉寵溺地看著它,「小乖,好久不見呀。」

小乖閉著眼睛,伸出爪子撓了撓頭,徜徉地躺在她的懷裡。

見到小乖這麼可愛的一面,周零的心情也逐漸有了好轉。

這幾天她的情緒都不是特別的好,有時候會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發獃,想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注意力怎麼也集中不起來,晚上也睡不好覺。

她還在為時運的事情而苦惱,畏畏縮縮了那麼久也沒敢聯繫他。

周零低眸,看著小乖的那一刻又想到了時運。

她看著小乖,心思卻不在它身上,「小乖,你說我要不要給他打個電話?」

小乖睜開眼,低低的「喵嗚」了一聲。

「……」她問一隻貓做什麼?

周零猶豫了一會兒,最後拿起了手機。

時運那邊應該已經晚上了吧?

這個時候她若是打電話過去的話,沒準他還能接的到。

想著想著,她已經不知不覺點開了通訊錄,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手指已經點了出去。

周零:「……」

本來她還想再磨蹭一會兒,沒想到手卻不受控制把電話撥了出去。

大約過了五秒鐘的時間,那邊傳來一道磁性略帶幾分沙啞的聲音:「喂?」

周零聽著熟悉的嗓音,渾身一怔。

一時之間,她竟然不知大自己要說什麼。

見電話裡頭的她久久沒有開口,時運輕輕喊了一聲她的名字:「周零,你還在嗎?」

周零驚愕地眨了眨眸,慢節奏中帶著一絲急切的口吻:「我……我在。」

片刻后,她又道:「小乖剛到我這。」

時運淡淡的嗯了一聲,尾音似乎有氣無力,略帶著幾分疲倦。

。 轟~~~~

被圍攻的區域一片拳意領域,那蒼鳩主宰想逃走的想法一次次被湮滅。

而且方雲藉助門客和追隨者之力,足以媲美極限主宰,蒼鳩主宰也是一次次被重創,損耗越加的嚴重。

「還是讓我殺你了這一個本尊算是略作懲罰。」方雲嗤笑一聲。

「你若是真的有誠意了解恩怨,等之後再派使者來賠禮道歉吧。」

伴隨着方雲的聲音,蒼鳩主宰殘存的神體終於也扛不住了,蒼鳩主宰這一本尊被方雲擊殺。

方雲揮手將蒼鳩主宰留下的寶物盡皆收起,隨即才一邁步便穿過空間到了下方姬珺的身旁。

「你沒事吧。」方雲看向姬珺,「放心,未來有我在你身邊。」

耳畔響起方雲的聲音,姬珺有點怔怔出神。

其實若非方雲給他的軍團機械流寶物,就算是他如今成為混沌主宰,估計也會被秒殺。

而且他身上帶着的秘境寶物,才招惹到蒼鳩主宰。

若是蒼鳩主宰臨時改變計劃,把方雲當成目標……那豈不是自己害了他。

想到這裏,姬珺又忍不住擔心起方雲的安危。

她看向方雲的眼神變了,只剩下深入骨髓的痛惜與歉疚,心情也是激蕩不能自已。

「我……」姬珺開口想要說什麼,方雲卻擺了擺手,打斷了她的話。

「什麼也不用多說,我不會那麼容易隕落。」方云云淡風輕道。

聽着方雲的話,姬珺輕輕咬了咬嘴唇,突然抱住了方雲。

一直以來,姬珺的人生座右銘便是一往無前,很少有這樣左右搖擺、患得患失的時候。

「我欠你的……實在太多了。」姬珺微微閉上了眼睛,「你這樣對我,要我怎麼才能還得上啊……」

……

拳法

……

「遺跡至寶如今的確證實落在姬珺手裏。」一片不知名區域,蒼鳩主宰的身影再次出現。

什麼神王、手下、權勢等都是外在的,為了自身的實力,幾乎所有的混沌主宰都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幽暗的空間只中,蒼鳩主宰緩緩坐下,坐在王座上卻發出了陰沉的笑聲。

「哈哈哈……雖然出了些波折和麻煩,可至少已經發現了那遺跡寶物,我原本還以為那件遺跡寶物不存在!」

他追殺那些逃走的永恆真神,也只是在不甘心的情況下才要一個個篩選一遍,可沒想到姬珺居然真的帶走了這遺跡至寶。

而在他看來,姬珺即便是成為混沌主宰,估計也不能真正明白那件遺跡至寶的珍貴。

其實寶物層次太高的話,放在姬珺那,姬珺也無法完全利用!

「這件寶物若是被我得到,我蒼鳩的實力必將大增,在巔峰主宰中也將排在最前列,甚至真正能夠主宰極限。」

「若是我能夠更加一步成為混沌主宰極限強者,我甚至能夠藉助寶物近乎神王。」蒼鳩主宰眼眸中滿是激動。

越往後越階而戰是非常困難的,畢竟神王境界已經開始觸類旁通,會開始掌握其他的道。

像斷東河一脈的三代祖師,他在遁逃、保命、戰力爆發方面都有不錯的成就,顯然不止涉足一道。

這就導致混沌主宰極限和神王的差距比之永恆真神極限和普通混沌主宰的差距更大。

可若是有了這件寶物並更進一步,使得他也有了近乎神王的希望!

其實一個個混沌主宰極限號稱實力強橫,甚至有的號稱近乎神王,可是『近乎』終究還是差一些。

只有那些和神王交過手而不死,那才是真正的強大。

甚至和神王交手不敗的混沌主宰,那才真正算是混沌主宰無敵存在。

不過這種混沌主宰無敵存在,在如今的起源大陸中一個都沒有。

當然也許有這樣的混沌主宰存在,可估計也會因此隱藏自身的實力。

畢竟混沌主宰想要真正的媲美神王,對各方面的要求甚高,肯定有不尋常之處,這種存在肯定會引起神王的注意。

被神王注意,也許是好事,可更大的可能是被更強的神王當成獵物。

像鄭王這種活了很久的老傢伙,曾經在混沌主宰境界就做到過。

不過他是如何做到的,至今如同鄭武卒一樣是他的不傳之密,沒有任何人知道。

神王這種起源大陸的巔峰存在,終究活的歲月過於漫長,個個都極為的不好惹。

那些混沌主宰極限存在,大多也只是在神王面前保命而逃,想要匹敵,甚至不落在下風太難太難。

「只要我能得到這一件至寶,實力大增也只是一方面。」蒼鳩主宰目光一凝。

「其次我也可以細心參悟其中的秘紋,從混沌主宰境界突破神王的可能性也能增加。」

「同時我實力大增以後,也可以仗此去更危險的秘境探索,尋找更多的突破契機。」

「這件遺跡寶物堪稱是我最大的機緣,必須想辦法得到手!」蒼鳩主宰眼眸中都是寒意,「方雲太棘手了……」

成為神王……是每一個混沌主宰都極其渴望的訴求,他們都活了無盡輪迴,為了成為神王什麼都做得出來。

「方雲?」蒼鳩主宰冷笑一聲,「雖然他實力強大,可靠的是軍團之力,正常廝殺他根本不可能是我對手。」

「雖然算是鄭王的女婿,可正常廝殺,鄭王根本不可能插手。」

「就算我能偷襲殺了方雲,神王估計也不會出手……只要先殺了方雲,以後早晚有機會得到那件寶物。」

「我這也算是仁慈的做法,他就算是也有保命秘法,未來如果硬是糾纏,有了遺跡寶物在手,我還會打不過他?」

蒼鳩主宰冷笑一聲,那時候他估計都有自信越階而戰近乎神王了。

「不過在這之前,我先恢復實力再說,本尊一死,我這次的損失太大了!」

「恢復實力后,必須儘快尋找機會出手。」蒼鳩主宰暗自盤算著。

其實他自問一招就能解決方雲,可如今牽扯遺跡至寶,他覺得怎麼小心都不過分。

因為為了這件寶物,他已經損失的太多太多了,他完全輸不起了!

所以遺跡至寶不惜一切代價都得搶回來,而且必須一次就成功,否則他真的沒有一絲翻盤的希望。 焱的眼神柔和了下來,但是胡列娜的眼神卻猛然犀利了起來。

張嵐看到胡列娜有着和他pk一下的意思,連忙抱手道:「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和極索還有事,現在你們的任務也完成了,我們倆就先離開了。」

張嵐有點想史萊克了,出來了這麼久,也是時候該回去看看了。

而且好久都沒有見千仞雪了,回到史萊克估計也可以見到千仞雪。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