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他的眸色深沉了幾分,攬著她腰肢的大掌漸漸收緊。

Eric的肌膚火熱,身上的汗也沾到她的身上,茉兒沒有反抗,只是怕自己被他火熱的溫度灼穿,她微笑著用兩隻手撫摸上他的臉頰,啄吻他的薄唇:「我不會忘記的,我的殿下。」

他從沒見過她這般主動過,突如其來的好運讓他覺得有些不真實,他察覺到無數道視線這時都落在他們兩人的身上,明明舞台上已經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表演,但他好像仍舊還是那些女人的焦點。

茉兒也察覺到了,撒嬌似的微微嘟起嬌唇:「我都想把你捆手捆腳的藏在房子里,不許任何人看。」

他低低的笑開,笑的開懷:「隨時歡迎你這麼做。」

說罷,攬著茉兒,兩人離開酒吧。

……………………………………………………………………………………………………………………………………………………….

被Eric牽著進入車裡,車子緩緩啟動起來。

茉兒當然沒有忘記對他的承諾,也許是自己被剛才那種氣氛感染,也許是她被他的魅力迷得五葷六素。但是,她卻不後悔。

一隻大掌忽然握住她垂放在腿上的小手,她抬起頭來,看向他俊美如斯的側顏。

「如果你現在反悔,也許還來得及。」不知是不是因為剛才跳舞的原因,他此刻的聲音有些沙啞。

茉兒看著他,既然沉淪了,那便沉淪了吧。

她主動拉過他的手臂抱在懷裡,對著男人甜甜一笑:「我偏不。」

在她的聲音落下的同一時間,忽然只感覺到車子狠狠地震的一下,男人急轉方向盤,醫生刺耳的剎車聲響起,茉兒再回過神來的時候,車子已經停在了一個黑暗的巷子里………..

突然,巨大的黑影籠罩在她的身上。

下一個,她的嬌唇被Eric狠狠的攫住,重重吸允。

被精準無誤的攫住了唇瓣,Eric濕濡的舌尖輕巧的開啟她的檀口,然後探了進去。

搜尋到她的舌頭,然後重重的允吸和廝磨著。

他的碎發輕掃在她的臉頰,狡猾的舌尖帶著強烈的狂野男性氣息向茉兒席捲而來,火熱的侵略掃蕩絲著毫不抵抗的對手,酥酥麻麻的感覺自唇瓣至四肢百骸壓抑的喘息聲一絲一絲傳入耳際。

他伸出舌尖,極其淫/靡的舔弄著茉兒的耳珠,聲音如鬼魅般陰鷙:「你知不知道,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我說過了,我偏不後悔。」她小聲的喃喃道,嘟著的被他舔允濕潤紅腫的唇瓣,絲毫不覺得這樣的自己在男人的眼底,已經變成了最可口的甜點。

Eric呼吸變得有些沉重,他勾著薄唇,渾身的肌肉漸漸變硬,連眼神都變得更為深邃,如同猛獅般蓄勢待發。

「本來這個想留到回家以後再做。」他低頭攫住她的唇,廝磨輕輕啃咬著「……….但是,你總是誘惑我。」

身上的男人幾乎要將她揉進體內,沁染在自己身體周圍的特有的古龍水香氣越來越濃烈,混雜著男人的汗水味道,愈發的讓人著迷。而Eric此刻那張俊顏上慾望泛濫的表情令她再明白不過他的意圖。

「不行………我們還在車裡………」呼吸停擺,她沒大膽到和男人車震。

Eric深邃的黑眸極具魔,性感的薄唇散發出致命的惑人魅力:「放心,我會讓你忘了這一點。」

雜亂的聲音都消失了,他以吻封緘,高大的身軀緊接著也壓上來,唇齒放肆地掠奪,軟綿綿的身體就嵌在他懷裡。

他的手沿著她頸子開始揉捏,焚燒,尖銳的牙齒咬在她肩頭,幾乎要穿透皮膚。

漸漸地,茉兒光潔的額際已經滲出微微的薄汗,她媚眼如絲,卻帶著微微乞求和懼意。

看著她的嬌顏變得蒼白,同時感受到茉兒的抗拒,Eric將她光滑纖巧的大腿向兩邊分開,然後高大的身體不顧她渾身濕透,就這樣緩緩覆了上來。

他用手用舌不停的挑撥著茉兒,她輕喘起來,卻怎麼也壓抑不住感官上帶給她的刺激。

「不要在這裡,Eric……..」

她睜著已經沁滿水霧的美眸可憐兮兮的望著他,聲音因為嬌喘,多了一絲醉人的甜美。最後叫著他的名字,尾音帶著纏綿和清淺,愈發的瓦解他僅有的自制力。

淡淡的月光下,茉兒整個身體白嫩的肌膚已經被染成了誘人可口的粉紅色,尤其一頭如瀑布般烏黑柔順的長發四散在細白如瓷的肌膚上,那種猶似墮天使一般的美感讓Eric的胸口跳動得奇異的快速。

他已經等不及想要品嘗她,此刻他一心只想要狠狠地貫/穿她!

「放心的交給我,我已經等不及了,我現在就想要吃掉你………」他的聲音低啞而性感,刻意勾著溫柔的蠱惑,看似情意繾綣,卻又帶著睥睨群倫的自負。

他滾燙的大手如在鋼琴上跳躍般的優雅,一顆一顆的解開她有些濕漉漉的上衣,釋放她胸前的柔軟,掌心覆在她的渾圓上,享受那種滑不溜手的美妙觸感。而另一隻大手攀在她的臉頰,修長的手指貪戀地輕撫她的肌膚,她每一次因為他的觸碰而升起的細膩而又敏感的顫抖,幾乎讓他不捨得離開………..

「真是妖精!」他黑黑的雙眸此刻燃起了滔天的火焰,為她無意間散發出的誘人倒抽一口涼氣。

他第一次發現,僅僅只是看著一個女人半裸的身體,就這樣讓他的慾望抬起頭。

一股熱流從小腹處猛的竄起,滾燙而碩大,幾乎就要爆炸,急欲想要找到入口宣洩………….

而茉兒,此刻也感受到了頂在自己身上那奇異灼熱的硬挺,幾乎瞬間就被驚得瞠大杏眸。

許是她那青澀而又驚懼的神情,讓Eric大男人的虛榮心得到了奇異的滿足。

他好心情的勾著涼薄的唇瓣,緩緩地漾出了一道邪惡的弧度。

Eric捕捉住她蔥白瑩亮的小手,順著自己雅精健的偉岸身軀緩緩下移,感受著他堅硬的的肌理和稜角起伏的壯碩胸膛,撫過他因汗濕而黏黏又火熱的身體。

被迫被他的大掌桎梏著,茉兒的手也好似被他的身體燙的著了火,卻不得不一寸一寸曖昧的游弋和撫觸,感受著和自己柔軟的身軀完全不同的堅硬和強大。

當她的柔荑到達終點,終於覆上他那引以為傲的男性驕傲時,Eric自喉嚨逸出一聲極為性感抵啞的呻吟……………

「啊……….」她倒吸一口冷氣,猛然間想縮回手,俏臉顯然已經嫣紅一片,如春日裡盛開的嬌花。

倏地,Eric笑了起來,為她的青澀和可愛。低頭攫住她的嬌唇,四片唇相貼,他將呼吸吐進她的檀口之內:「寶貝,如果不想在這裡做,就幫我……….」

「幫……..幫你?!」此刻,茉兒就像是被貓兒吃了舌頭,吞吞吐吐的重複著男人的話。

他情動不已,深吸了口氣,單手攬了她的腰,低頭,隔著布料咬她胸前硬挺起來的花蕾。身下的手滑過她的敏感,強烈的刺激自她身下傳遍全身,銷魂的聲音自喉間化出,忙咬唇忍住,生生憋得她漲紅了小臉。

雖然只是短暫的一個音符,卻將他體內燃著的火撩得老高。

他眼裡的情愫攪著欲,灼得她臉火辣辣的燙。

他體內躁動難耐,卻不會強迫她,輕撫著她嬌軀那細膩的肌膚,靜靜地等,凝視著她的眼的眸子,卻沒有絲毫退讓。

她深吸了口氣,濕潤的唇貼上他的頸部,靈巧的小舌來回舔著他耳邊肌膚,柔軟的觸感,讓他全身一顫。

她的柔若無骨的小手壓上他的熾熱堅挺,被他異常碩大和溫度燙了一下,但是忍著恐懼和羞澀沒有收回手。她的動作生澀,只知道要來回輕摩,而她自己的呼吸也變得越來越促,臉蛋更是紅得似要滴出血來。

他被她廝磨得幾乎崩潰,咬緊牙,抿緊薄唇,強忍著這痛苦又舒服至死的折磨,呼吸越來越粗重,喉結上下聳動著,他輕輕的哼出呻吟。

解去她的胸衣,揉搓著她胸前的突起,二人粗重的呼吸隨著車內的春色,此起彼伏,溫度節節升高。

隨著他的動作,她絲滑的紅裙自肩膀上滑下,露出白膩的肩膀。

放開手,胸前衣衫從他指間滑開,豐潤的嫣紅在他眼前綻放,他眼裡燃著火,慢慢低頭吻落她精緻的鎖骨,灼熱的唇帶著濕細碎下滑,覆在她滑如凝脂的胸前,一分分肆虐……….. ————吼吼——今天不上班——吼吼——努力寫字——爭取把千張推薦票的更新弄出來——

就在通天這裡的武裝光腦剛剛完成了進化,現世界中的替身武裝發出凄慘的咆哮聲來。

虛幻的常兩儀的武裝中突然伸出一隻大手出來,這大手蠕動,化作那個替身武裝的腦袋,目露凶光,朝通天咆哮著:「你以為掠奪了本座的武裝意識體后,就能夠毀壞了本座的替身武裝嗎?今天我就告訴你,什麼是替身武裝!我要讓你死!」

「有什麼沖我來,不要對著無辜的人發火!」虛幻的常兩儀武裝扭曲,顯得異常的不穩定。不過,他仍然揮動雙手,硬生生的把這替身武裝大手化作的腦袋給塞進了身體當中,重新徹底的鎮壓起來。

「咦!竟然還有意識?那麼,本教主再斬殺你一次如何?」通天獰笑起來,他恨不得那個替身武裝不斷的釋放出新的意識出來,也只有這樣,他才可以得到更多的智慧投影出來。

意識空間千百年,現世界不過剎那。

通天連續催動入夢**降臨到那個替身武裝的意識空間中,連續斬殺了替身武裝十三次的意識,破滅了十三次盜夢空間后,這替身武裝算是徹底的崩潰了。

「小子,不要讓我的本體遇到你,若是讓本座的本體遇到你,本座一定要把你碎屍萬段!」替身武裝憤怒的咆哮聲在常兩儀的體內咆哮起來。

「哈哈,想要把我碎屍萬段?真是可笑之極,我今日能鎮殺你,他日一樣能。」

背對眾生的常兩儀哈哈大笑,卻是以為那個替身武裝是在跟自己說話。

「吼!」替身武裝發出一聲無奈的咆哮聲,整個巨大的武裝,頓時在常兩儀的體內分崩離析。

他的替身武裝中根本無法存放他的意識體了,而失去了意識體的支持,替身武裝只是單純的由光腦操控,這根本無法跟常兩儀的真實與虛實秘法相抗衡。

因此,只是呼吸時間,整個替身武裝徹底的崩潰了。

「噗!噗!噗!」

存在於真實與虛幻的常兩儀張嘴噴出大團大團的物件出來。

有冒著火光的手臂,有不斷炸裂出電光的大腿,還有面目猙獰線路凌亂的腦袋。

「哈哈,各位,你們分別挑選一些這替身武裝上的構建吧!這些東西雖說殘破了很多,但是,上面仍然蘊藏了很多技術。」

「把能量爐交出來,本教主需要那個東西。」通天上前一步,查看地上的零件,竟然沒有發現自己最想要的能量爐。

「餓,那個東西或許、應該、大概、可能爆掉了。」常兩儀背對著眾人,做寂寞狀:「他日若在遇到了替身武裝,我必定幫你挖一個能量爐出來。」

「呵呵,你以為本教主是傻子?能量爐哪有那麼容易爆掉的?」通天怪笑著,上前一步,手中白骨魔錘晃動,惡狠狠的盯著常兩儀的背影:「若是沒有能量爐,本教主不介意把你的能量爐挖出來。」

璀璨女王 看到通天兇悍的樣子,背對眾生的常兩儀有些退縮。

「這傻×那會用異能入侵到了那個替身武裝的身體中,並且剝奪了他的意識,這才讓我斬殺了那個替身武裝。」

「若是這小子再把這種詭異的異能加持到我身上,把我的意識體掠奪了,我豈不是太過倒霉了?」

想到這裡,背對眾生的常兩儀嘆了一聲,一伸手,在自己胸膛中拽出一個兩尺多高的能量爐出來。

這能量爐好像是一個圓球,但是仔細看去,卻有些不規則,上面盤繞了一些奇怪的雕刻,看起來頗為怪異和神秘。

「整個替身武裝上最重要的就是能量爐和武裝光腦,可惜這東西落在通天這個傻×手中了。」只剩下十二人的隊伍中,至少有一半人都想把那個能量爐弄到自己手中。

總裁的大牌保姆 可是,他們那會都看到通天催動異能,直接入侵他人的意識空間,然後強行斬殺對方的意識。

如此手段,他們一時間想不出防禦的方法時,是絕對不肯太過招惹通天的。

只是他們並不知道,通天的入夢**在面對很多能量屏障時,是很難降臨進去的。除非兩者的級別相差太多。

「大哥,能不能把能量爐給小妹把玩幾天?」鳳凰武裝看到通天手中的能量爐后,頓時雙眼冒光,恨不得把那個兩尺多高的能量爐抓到自己手中仔細觀看。

「不行,妹紙,本教主知道你一直想辦法跟本教主親近,想要得到本教主的恩澤雨露;但是,現在要告訴你的是,就算是你以後得到了恩澤雨露,也不能左右本教主的想法。」

「退下吧!本教主還有事情要做。」

說話間,通天就在眾人震驚的注視下,抓了那個替身武裝的能量爐朝嘴裡塞了進去。

咔嚓!

一嘴下去,珍貴無比的能量爐上頓時出現了一個缺口。

狂暴的能量瘋狂的傾瀉出來,這些能量哪怕只是一絲一縷,都可以輕易的斬殺一個機械武裝,但是,在通天的嘴巴下,這能量爐中傾瀉出來的力量,牢牢的被他吞了進去。

「教主哥哥好霸氣,好有型,要了妹妹吧!」一旁的鳳凰幼儀看到大片的能量爐結構掉落在地上,也顧不得丟人,飛快的伸手撿了起來。

「這東西你都能吃?怪不得你能夠進入到我們這個隊伍中。該死的,這種逆天手段,不要說是青銅了,恐怕就是黃金武裝也沒有辦法如此逆天吧!」

「本教主當年也曾經參與過舌尖上的帝國的拍攝,只是吃能量爐算得了什麼?著急了,本教主整個的武裝都能吃個乾淨。」

「幸好你不吃人,若是你吃人,小妹我就要遠離教主哥哥了。」鳳凰幼儀捂著小嘴,在她姐夫滿眼怒火的注視下,自然而然的挽住了通天的胳膊笑個不停。

「你特么的就是個妖精,想要**本教主?卻是不應當,走開,走開!」

大口大口的吃掉水晶級別的替身武裝能量爐,通天得到的好處超乎了他的想象。

「發現超級金屬:惡魔金,攝入惡魔金,能量爐運轉效率增加百分之三十。」

「發現超金屬:桃花源,攝入,能量爐提純速度增加百分之一。」

……

「大量能量進入武裝,全力修復火山秘法……第一座火山秘法修復完成百分之三十……」 茉兒壓下羞澀,握住那燙手的灼熱。

他身體一顫,呼吸越加的急促更狂野的吻吮著她,直到她無法呼吸,才放開她,將她緊摟在懷中,感受著彼此的體溫。

親密無間的肌相親給彼此帶來無法比擬的異樣感觸,將二人的身體廝磨的更加滾燙。

她從未為別的男人做到這種地步,就連當初和吻擎軒在一起,他們也從未這樣大膽過。此刻,她什麼也感覺不到,什麼也聽不到,唯一能夠感覺到的,便是此刻握在小手裡那變得愈發碩大滾燙的東西………

她柔嫩的唇瓣移到他耳,吐氣如蘭,輕聲嬌喘,另一隻小手撫過他寬闊的肩膀,結實的手臂,碩壯的胸脯。

「寶貝,你要折磨死我,是么?」他憤憤的咬著她的耳珠,呼出的熱氣也愈發的灼熱。

他抱怨她的生澀,也抱怨自己竟然在她如此稚嫩的擄動下,控制不住慾望,就像是一個剛剛嘗過禁果的毛頭小子一樣。

他伸出手,覆上她的,一同握住自己就要爆炸的慾望,他教她如何取悅自己,他教她如何幫助他釋放。

柔若無骨的小手,像是一團軟軟的棉花,緊緊地包圍住他,那種感覺無法形容,緊窒而又溫暖,像是被包覆在溫水中,他重重的在她耳邊喘息著……..

終於,他的動作愈來愈快,茉兒只覺得無法呼吸,自己被他握在掌心下的那隻小手已經麻木到全無感覺。

她綳著身子,口乾舌燥,深吸了口氣,胸前嫣紅一起一伏。

他喉間發出一聲低沉的音符,含住唇邊的紅蕾細細的吮吻。

最後,隨著Eric的一聲悶哼和粗喘,一道璀璨炫目至極的白光從腦際砰然見綻放,緊跟著他彷彿陷入了最深窒的地獄和天堂…………..

事後,她紅著臉不敢抬起頭,而Eric的臉上出現饜足的姿態。

他低頭,抽過車裡的紙巾,將噴射在茉兒手上的白色液體仔細的擦去,然後才整理自己。自始至終,茉兒都像是做了虧心事的孩子一般,低垂著眉眼,Eric一笑,俯下身,在她的唇邊輕吻。

「謝謝你,寶貝。」 極品無敵女 吻后,他在她耳邊低聲道。

茉兒的小臉愈發的嫣紅,就要滴出血來。他見到她的反應,低低沉沉的一笑,這才發動車子,重新上路。

…………………………………………………………………………………………………………………………………………………………………

車子停在公寓的地下車庫,茉兒看準時機,打開車門就要跑進電梯,但下一秒,便被男人毫不費力的橫抱起來。

茉兒咽了咽口水,她很沒膽子,這點她承認。尤其是剛剛在車上,她竟然幫他………幫他……….做那件事,所以一想到待會兒他要對自己做的事,她就產生了臨陣脫逃的慾望。

但是顯然的,他更了解她。所以在茉兒還未跑出兩步,就被他抓了回來。

被他抱在懷中,茉兒丟臉的將頭埋進他的胸膛,尷尬的發出一聲類似貓叫的呻吟。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