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他雖然聽不到房間里的爭吵,但是他猜到了發生了什麼。

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個小時,林子聰向野狼揮了揮手,野狼開始對李鑫岩輸入新的一套棍法。

後勤部,孫玥的辦公室。

辦公室裡面只有孫玥和李修賢兩個人,但是茶几上的杯子卻有5隻。李修賢揉了揉因為長時間討論問題變得有些遲鈍的頭,點了根煙吸上,道:「你說……這事情英帥會怎麼決定?」

孫玥用手撥著面前茶几上的煙盒,看起來有些左右,為難道:「英帥的決定?」孫悅這話與其說是左右為難,不如說是在反問。「英帥已經很久沒有管過外面的事情了,他心臟最近老是不太舒服,肺也有些問題,最近好像脾臟又出了點小問題,即便是有心,也無力管這些事情了。」

李修賢聞言,呵呵笑道:「嗨,孫部長想多了,我沒有別的意思,這事情從根本上來說,跟律法部這邊沒什麼關係,我們也占不到什麼光。其實我們在這事情上……就是個局外人。你也看到了,軍部總部那邊的人其實跟我說話也是打打馬虎眼,也沒談什麼重要的事情,我問這個,只要是考慮對外宣傳的口徑問題。你也知道,無論是什麼重大的事情,都要對外有個說法,這是一般規律。」

孫玥微微笑笑,點了點眼皮。笑容下面墊了一層脂肪,看起來油膩膩的。

李修賢貌似根本沒有看見,依舊半微笑著道:「對外宣傳這個東西說不重要,但是有時候卻是個麻煩事情,你想想,第一集團軍三十二個師,第二集團軍二十九個師,第三集團軍35個師,還有雇傭兵團那裡一百零六個團,這加起來200個相對獨立的作戰單位,任意一個事情鬧起來那就是海嘯!這麼多年,律法部作為一個主管對外宣傳的口子,那是廢了老勁處理一些事情,才讓一些事情能夠聽起來讓各方滿意的,現在,獨立抵抗組織總部那邊不管是後面明確了出人、出力還是出錢,那肯定都不會小,這事情誰都明白,如果英帥那邊有明確指示,大約沒人會說什麼,但是……」

「嘿,在這等著我呢?」孫玥笑道,語氣也沒有太冷,反而有些嬉笑的味道。

李修賢亦大笑,一邊笑一邊軟道:「你這說的我好像害你一樣,這是一些不得不操的心啊!你總不能指望出了什麼事情都有我們律法部抹平吧。其實,英帥如果親自決定,這事情估計也會有波瀾,只是英帥的資歷在那裡放著,本身又是軍部總部那邊空降的,這麼多年了,大家又都比較信服,不敢起來鬧騰罷了,只是現在英帥身體不適,這事情的直接對接人非你莫屬,我只是有些擔心,說上兩句閑話而已……」

孫玥眉頭微微舒展開,點頭道:「嗯。你說的其實也沒錯,在理。不過這事情……因林將軍那裡起,軍部總部那邊他又有一些關係,……唉,如果貿然決定,恐怕他那邊立刻就會有所動靜啊。」

「動靜?他會有什麼動靜?……我倒是有一個疑問,他要是在軍部那邊關係不錯的話,為什麼這事情……不,軍部那邊的特派員沒有直接與他坐下來詳細商談細節,而是最終還要跟我們談呢?」李修賢臉上微笑著提出一個看起來很簡單的問題。

這個問題是一個坑,看起來簡單,但是實際上很危險。從根子上,甚至有離間孫玥和林子聰的嫌疑。

孫玥看起來依舊沒什麼脾氣,根本沒在意這句話的目的,而是反問道:「難道李部長忘了自己剛才說的問題了?你剛才可是說了,律法部作為一個主管對外宣傳的口子,那是廢了老勁處理一些事情,才讓一些事情能夠聽起來讓各方滿意的,這事情現在咱們都知道比較大,那麼不做好前期鋪墊,不做好到底怎麼處理分配的問題,軍部總部那邊也不會一下子把東西送到我們這邊來呀!再說了,軍部總部那邊聰明人可多著呢,他們什麼沒見過?看不到我們的計劃,看不到後續的計劃,他們也不會執行援助嘛。」

李修賢立刻會意大笑:「嗯,對!對!我這問的有些不對了。」

孫玥咧嘴笑道:「所以呀,這事情才開了個頭,各方也都才形成初步意見,總還是要坐到一起來談談的,要不,沒有細節,誰能落地?呵呵。」

。 弗蘭德和玉小剛兩人,終於是聊完了,一起來到了操場上。

陳樂八人,一看到兩人,就站成了一排。

「老師?」陳樂驚訝地道,終於來史萊克學院了嗎?

弗蘭德道:「這位是大名鼎鼎的大師,也是我的摯友,黃金鐵三角之智慧之角。接下來的日子裏,他會負責教導你們,教導內容,包括修鍊,團隊斗魂,甚至你們各自的武魂,魂技。」

「大家鼓掌歡迎一下。」

一陣響亮的響聲,包括趙無極的。

在場的,基本都知道玉小剛是陳樂和唐三他們的老師了,也不會不給面子。至少都做到了配合。

「我是唐三,陳樂他們的老師。我叫玉小剛,你們叫我大師就好。今天的訓練內容,就只有一個,就是讓我看看你們的武魂和魂技。我需要先了解你們的能力。」

「首先,就從戴沐白和唐三開始。你們可以使用全力,正好讓我看看你們現在的力量,但是禁止使用阿樂的道具。另外,唐三,禁制使用暗器。emm……也禁止使用第三魂環。」玉小剛表情很是認真。雖然還不清楚唐三的第三魂技是什麼,但是他知道一定是一個帶毒的控制類技能。他們之前就是這麼想的。

陳樂想着,他這不會是想讓唐三打醒戴沐白吧?還真有可能。

戴沐白自信一笑:「老師,這樣對唐三是不是不太公平,畢竟我可是三十七級,唐三才剛剛達到三十一級而已。」

「沒關係,我知道,你們這段時間,應該彼此有一定了解了。但是我可以肯定,你對他的實力,了解得還不夠,正面對上他,也能讓你更好地了解同學的實力。」玉小剛道。

趙無極偷偷走到了弗蘭德的身邊,輕聲問道:「這什麼情況?我怎麼感覺怪怪的?」

「還能是什麼情況?戴沐白懈怠修鍊,而且沉迷女色。他這是幫助戴沐白認清自己,另外這幾個小怪物,表面上都對小剛恭恭敬敬的,但是背地裏,誰知道是不是真的服氣呢?唐三的實力不錯,正好可以幫助他樹立威信,便於他的管理。無論發生什麼,我們都不要插手,看戲就行了。」弗蘭德道。

「哦~」趙無極恍然大悟。

陳樂在唐三耳邊輕聲道:「在老師說的基礎上,越快打敗戴沐白越好。」

唐三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照做就行了,讓他清楚自己幾斤幾兩。」

「我明白了。」

唐三表面還很是放鬆,實際上,已經非常認真了。身為一個老陰比,這是基本功。也就是他不常用,陳樂是一直覺得他有不下於自己的演技天賦。

戴沐白表情嚴肅,還帶着幾分怒火,這是覺得他不如唐三嗎?說起來,他們兩個還真沒交過手。唐三的那些自創魂技,他也見到了,是很不錯,但是那有怎麼樣?這可不足矣彌補他們兩個只見的魂力差距。

陳樂和其他人,都往後退了好遠,給戴沐白和唐三留出了戰鬥的空間。說實話,他們覺得還是不安全,又跑出去好遠。

剛剛的距離,恐怕是唐三的第三魂技範圍都躲不過去。

戴沐白喝道:「唐三,你可要小心了。」

「白虎附體!」

戴沐白的魂技,白虎護身障,白虎烈光波,白虎金剛變。這些唐三都已經在他之前的很多次戰鬥中了解了。但是對於我,你真的了解嗎?唐三想到。

控制系,本身就挺克制戴沐白這樣的強攻系的。

唐三在了解了戴沐白魂技的情況下,藤蔓非常輕易地就控制住了戴沐白。

戴沐白爽不爽,陳樂不知道,反正他就知道小舞和朱竹清看到戴沐白被錘是挺開心的。邊上小舞表情都藏不住,朱竹清倒是還好。但是這段時間的解除下來,陳樂也能分辨出她是不是在偷笑。

唐三的每一個魂環,都增加了藍銀草的堅韌屬性,現在的韌性已經非常可觀了。戴沐白用了自己的第一魂技,但是並沒有抵擋住唐三的藤蔓,被捆得嚴嚴實實。

他的藍銀草還帶毒,戴沐白被控制這麼一會兒,反正毒是免不了的。

戴沐白用上了白虎護身障,白虎烈光波,硬是沒能掙斷唐三的藤蔓,直到毒素都入體了,他使出了第三魂技,白虎金剛變,才掙脫開來。

面對戴沐白的攻勢,唐三的各種唐門絕學一一施展開來,就輕易地化解了。之前被戴沐白掙開的藤蔓碎片,因為鬼藤魂環和魂技的原因,現在都化作了一根根藤蔓。戴沐白剛剛能掙斷,但是現在就不行了。

他已經用上了吃奶的勁兒了,臉都漲得通紅,都沒能掙斷。

高下已分。唐三解開了戴沐白的束縛,還給他解了毒。

別看戴沐白是強攻系的獸武魂戰魂尊,在他年紀輕輕就開始沉迷女色,力量,還真不是他拿得出手的長處。也就比其他人可能強一些。

看着輸給唐三,還有些不服氣的戴沐白。

戴沐白道:「大師,剛剛是我輕敵了,讓我再跟唐三打一次吧,這次我一定不會輸的。」

玉小剛表情嚴肅,還帶着幾分怒意,他厲聲呵斥道:「沉迷女色!不思進取!輸了還給自己找借口是嗎?如果你們兩個現在是敵人,你覺得敵人會給你再來一次的機會嗎?」

「你以為一句輕敵就能揭過去了?你之前還輸給了小舞是吧?是不是覺得,她是用了道具,勝之不武?」

「我沒有。」戴沐白道。

「被他們兩個比你小三歲的同學給打敗,你覺得一句輕敵說得過去嗎?在你享樂的時候,覺得自己實力已經很強了的時候,比你年紀小的人都已經追上你了!」

「我敢打賭,你要是繼續這個樣子,只會有更多的人一個一個把你超越!」玉小剛怒斥道。

戴沐白的眼神中彷彿燃燒着熊熊的怒火,死死地盯着眼前並不高大,似乎也並不強壯的玉小剛。

「你自己好好想想,就算是把我說的話當耳旁風,我也無所謂。你自己做的事情,終究是要由你自己來買單的。」

奧斯卡輕聲道:「大師這說得也太狠了。」

陳樂笑了笑,道:「我怎麼覺得老師說得不夠狠啊,到底是讀書人,一個髒字都沒有啊。要是我,肯定會說得更狠。」

馬紅俊嚇得渾身一個哆嗦:「等下……大師不會也這麼罵我吧?」 喬母離開還有些擔心:「你為什麼要離開呢,我們可以照顧音音。」

「你這還不明白么,音音需要時間冷靜,何況……她那麼大了,也不想做電燈泡,她怕打擾我們的二人世界,不過我的想法到不是怕打擾,我是覺得……陸景深會後悔,早晚要回來找音音的,那時候我們在,反而很礙事。」

喬母奇怪:「你說景深是怎麼想的,這種事不說清楚……」

「年輕的時候,時間是很多的,總覺得可以在等,也不著急,不像是我們,總是很著急,很怕……我現在就怕時間太少了,還沒來得及愛多久,人就老了。」

喬母臉紅:「你胡說什麼?」

林文軒開著車:「這不是胡說,是擔憂。」

「好了,別說了,一把年紀了,怎麼就喜歡說這樣的話,也不害臊!」喬母臉紅的都聽不下去了。

「年輕的時候沒來的幾說出來,上了年紀當然要補回來,不然豈不是很虧?」

喬母越聽越覺得臉紅,乾脆不理他了。

林文軒這才言歸正傳:「這件事一定是誤會,所以我們還要和陸家那邊說一下。」

提起陸家,喬母問:「跟陸鎮雄說么?」

「按道理來說是要跟陸鎮雄說的,畢竟他是陸景深的父親,但是這件事我看你和陸母提一下,要陸母稍安勿躁就夠了。

年輕人的事情,我們這些人不好多過問,但是陸母那個人,她身體不是很好,還是需要注意的。」

喬母也覺得是這樣,所以點點頭:「我知道了。」

林文軒和喬母去見了陸母,說明了情況,陸母想了想,也確實,要給他們時間。

江華從醫院出來,走路還有些疼痛,她站在醫院門口看著丈夫周禮,周禮輕蔑的看著江華,有今天怪誰?

江華冷笑:「你看我幹什麼?」

「我們離婚吧。」

說完周禮把轉身就走了,江華根本不在乎,她心裡只有陸景深。

江華站在醫院門口咬著牙,這一切她都不會忘記,對不起她的人,都要付出代價。

江華回頭看了一眼醫院裡面,她還沒離開就打了個電話個陸景深。

陸景深接到電話有一絲的譏諷:「怎麼了?還沒死么?」

江華的事情陸景深是知道的,但陸母為了他能把江華的子宮摘掉,這件事讓陸景深意外。

想到陸母也是個身體不好的人,她要不是情緒激動也不會做出這種事情。

陸景深的心裡有一絲隱痛。

他是不希望陸母參與這件事的。

但江華也是罪有應得,她來醫院挑釁,就是該死!

江華咬了咬嘴唇:「你就這麼希望我死么,陸景深,我這些年忍辱負重的陪著你,你有多少困難不是我幫你的,現在你不需要我了,身邊了喬音,你就這麼對我,你良心過的去么?」

「一碼是一碼,你不該動了不該有的心思,有今天也是你咎由自取,江華,你不肯離開,想要我跟你一起。

好,你可以試試,我陸景深是不是怕!」

「陸景深,你不怕,喬音不怕么,你那些事情,就不怕……」

「我無所謂,喬音跟我沒關係,她的死活,跟我也沒關係。」

「……」

江華遲疑:「既然如此,跟我在一起有什麼不行?」

「跟你在一起很噁心,你滿意么?」

「……」江華如遭雷擊,她聽的出來陸景深的認真。

「陸景深,你會遭報應的!」

江華怒吼,陸景深掛了電話。

他看了眼窗外,很長時間才起身下床。

看到陸景深下床平安立刻朝著他走了過去,平安想要扶著陸景深,陸景深抬了抬手,示意平安不要靠近。

陸景深走到窗口停下來:「你馬上去宣布,我和喬音離婚的事情,並且聲明,已經離婚三個月,找人去散播謠言,喬音在外面和國際財團林家二少爺林宇堂已經在一起多日,已經有了孩子。」

「……」

平安出神了一會:「陸總想要保全老大?」

陸景深目光深邃:「平安,我留你下來不是想要你通風報信博取同情的,我和喬音已經走到盡頭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陸景深的種,我不能讓他有事,你要記住,今天所做的一切,不全是為了他們。」

「我明白,陸總放心,我現在就去,那陸總你出院……」

「我沒事,我自己回去,你去吧。」

「是。」

平安離開,陸景深才轉身離開。

很快,喬音離婚的事情人所盡知。

林雨涵這幾天身體恢復的很快,正準備做事,楚恆正在看著電腦,看到手機裡面一閃而過的新聞推送看了一眼。

「雨涵。」

楚恆叫她,林雨涵走去,楚恆把手機給了林雨涵,林雨涵看了一眼上面的內容。

「離婚這件事現在突然爆出來,看來陸景深是遇到麻煩了。」

「應該是。」

楚恆也是這麼認為了。

林雨涵看了一眼休息的林宇堂,最近這段時間林宇堂很認真的工作,學習能力明顯提升,夜裡也不怎麼睡覺。

林雨涵沒想到,一個人會變的這麼徹底。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