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以為上萬年前就死去了的王者,卻能留一道虛影直到今天,那是多麼恐怖的一種手段啊,他們誰都想得到傳承,以期待有朝一日能做到這一步。

由始至終,那位王者只看了黃如天他們這一方一眼,這不禁讓紀羽苦笑,按照規矩辦事……果然不愧是無敵一脈的傳承,能長久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黃兄,有沒問題?需要我幫你嗎?」紀羽悄悄的拍了拍黃如天的肩膀,問道。

黃如天像是早已經明白了這一切,他只是微笑著搖了搖頭,很少能見到他的笑容,但這一次紀羽卻是看到了,這笑中,帶有著興奮。

「不需要了,無敵一脈的傳承我自當承接下去,這裡無人能夠奪走。」黃如天的話語之中有無數的自信,難怪他能稱同階未嘗一敗。

紀羽聽到這裡,也不好多說什麼,這是黃如天的事情,他已經沒有那種打算去搶奪無敵一脈的傳承了,隱約之中他有種感覺……這傳承無法吸引他,而真正吸引他的東西,卻又似乎還是存在於這個大墓當中,他要尋找出來。

所有人都相互看了一眼,他們心中凜然,無敵王者的傳承絕對不是那樣簡單,從外邊闖來的第一關應該是淘汰了一批人,那第一關的恐怖他們已經見過了,這一次,真正的考驗下來,他們誰也不敢掉以輕心。

「好,很好,現在我剝奪了你們身上的戰氣,你們只有一絲戰氣彌留,而我要你們做的事情也很簡單,看到這副壁畫沒有?」說著,這位王者虛影一畫,一幅寬闊的畫出現在眾人的面前,許多人皆是一驚。

這是一幅看上去非常壯觀的話,有高山流水,高山之上有個小寺廟,而流水旁邊有許多戶人家,形成一個小村落,而在小村落沿下大約幾十里的距離,是一座大城市,大城市裡面的人安居樂業,男耕女織,是一幅清平盛世。

這幅畫讓人無比的神往,第一眼看去便有種脫不開身的感覺。

「我給你們兩個時辰的時間,你們現在全都是沒有任何的戰氣,而你們要做的就是領悟,領悟這幅畫的真正含義,最後你們領悟到的東西將會化為自己的能力,領悟了之後你們體內彌留的一絲戰氣便會被喚醒,接下來你們就會慢慢的擁有戰力。」王者虛影解釋道。

眾人仔細聽著,生怕漏過了一個細節。

「而我現在要你們做的,就是在領悟完之後進行戰鬥,最後取勝者將會得到這幅畫。這也是我考驗的第一個階段。除了天賦之外你們都是零基礎,別想著用什麼**的力量,在我這裡,不管是**力量還是戰氣,都不會受到你們掌控。」

說完之後,這位王者便安靜了下來,讓眾人慢慢消化。

這意思非常的明確,就是讓所有人都從零開始,只憑藉天賦,在兩個時辰之內領悟出這幅畫的含義,最後自己領悟的成果變化化為自己的力量,然後進行戰鬥,領悟越深刻的人,實力就會越強大,而這一關,便是考驗天賦的!

有的時候,天賦是影響一個人的成就的。

「對了,我順便說一句,我不希望你們之中會有人有什麼讓步行為,我需要你們盡全力領悟,或許最後你們會發現你們想要的東西已經慢慢的接近你們了耶說不定哦!」說著,王者虛影還朝著紀羽的方向看了一眼。

重生司務長 之後他便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

紀羽一怔,這句話好像是故意說給自己聽的一樣,他自然不會有任何的留手,只是覺得這位王者說出這話讓人覺得怪怪的,不習慣而已。

「散開吧,兩個時辰,我們再看看自己的成就吧。」

很快,眾人便慢慢的散了開來。

從零開始,這是絕對公平的一場考驗。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於是,一幅非常怪異的場面便產生了。

在這虛空之中,一幅巨大的畫卷呈現著,描繪著一幅盛世情景。

而下面,密密麻麻的修士們皆是仰頭觀望,口中默念的不知道什麼東西。

第一關的考驗,從零開始,所有人都是零基礎的開始領悟,有人歡喜有人愁,歡喜的人是因為自己的實力本身就不強,現在有了一個新的起始點,便讓他們興奮了起來,他們有機會得到傳承,超越同輩,尊稱王者。

但很快他們多數人便沮喪的發現,這一幅巨大的畫卷他們完全看不懂,簡直就是一頭霧水。

這分明只有觀賞的價值,為什麼又能領悟出什麼東西呢?

有人開始有些抓狂,甚至想要四處亂走,想去打聽一下其他人的領悟情況。

然而就在此時,一陣強烈的光芒綻放,那個區竊聽之人全身發光,而後瞬間粉碎。

這一忽然發生的事情讓所有人皆是一驚,紛紛從領悟之中走出。

「沒有人可以不按規則做事,一旦再被我發現有作弊者,這便是前車之鑒,在這裡死去,也是真正的死去!」那王者虛影的聲音冰冷至極,傳到所有人的耳中,讓他們打了一個寒顫,這條路行不通!

他們安分了許多,即使領悟不出來的也不敢亂走,只有在周圍瞎逛。

紀羽一人站在一個位置之上,他抬頭,看向這幅接近完美的風景畫卷,心中不由起了無限遐想。

「好繁榮的一座城,好寧靜的一座寺,好和諧的一個小村……」他轉動眸子,注意到了那高山流水的美景。

一時間竟然有些入神。

這種寧靜的自在不正是自己想要的么?但這樣的世界,現實之中又豈會存在呢?

「因為現實之中不存在……所以才會以畫卷的形式呈現么……」紀羽看著,不由呢喃道。

忽然,他感覺體內一股力量慢慢壯大,他的肌肉在這一瞬間似乎充滿了力量。

「這是!」紀羽大驚,急忙內視。

很快他便發現變化緣由:體內的那股戰氣開始膨脹了,原本只有一小絲的氣息,不過蛛絲般大小,到現在竟然也有小尾指的大小了,而且那股力量也變得強大了起來,是之前的幾倍。

「原來這樣便可以慢慢的修成戰氣……」紀羽心中明了。

旋即他朝著周圍看了看,所有人都在認真的領悟,有人一臉愁容,也有人面帶欣喜,想來應該也是有所領悟。

雨塵,青岩等人他們看上去非常的從容,雖然情緒沒有表現出來,但紀羽知道,以這幾人的天賦,定然也是有所領悟的。

他又看向了黃如天的方向,黃如天亦是非常的認真,頗有所得的樣子。

「每個人都在進步,看來我也不能因為有一點點的收穫就驕傲。」紀羽點頭道。

他再一次看向了那虛空當中的壁畫。

轉眼之間,已經是一個時辰過去了。

紀羽的收穫越來越大,他身上的能量也越來越強,他感覺得到,這是新生的力量,而不是他以前所用的戰氣,這讓他感覺非常的新奇。

「畫中世界,一念一個世界,這是何等的胸懷……」他心中想道,對畫此畫的人他也非常的欽佩,畫出了他內心深處的一種追求。

忽的,一道白光閃現,許多人身上都出現了一道白光,讓他們皆是一怔。

這時,王者虛影再一次出現了。

「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半,剛剛身上出現了一道白光的人可以擁有繼續參悟的資格,其餘人自動淘汰!」

王者虛影不帶任何感情的說道。

所有人皆是一呆……

機會……就這樣沒了?

「為什麼!我明明感覺體內的力量有所增加,為什麼你要制止我們領悟!」

有人不服氣的喊道。

「廢話!用了一個時辰只領悟了這麼一點點,你的天賦可見一斑,難道你真的以為無敵王者只需要努力便可?」虛影毫無感情的呵斥了一聲。

那人面紅耳赤,最後退到了一邊。他的天賦其實不算差,但卻達不到傳承的要求,這讓他感覺丟臉。

「好了,剩下一個時辰,你們繼續領悟,一個時辰之後我會再淘汰一些人,最後剩下的人戰鬥!」

虛影說完之後便消失了。

剩下的人才算是鬆了口氣,起碼第一關算是過去了……但當他們看到留下來的人還有不少時,便明白了自己並不一定能留到最後,大意不得,他們又再一次認真領悟了起來。

看了看自己周圍的人,一個都沒有少,紀羽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繼續觀賞著這幅畫。

許多人看著空中的畫卷的時候,是非常凝重,面色嚴肅的,但紀羽看上去卻是非常的享受,似乎他不是來參與考驗的,他只是來觀賞圖畫的一般,閑庭信步,他走走回回,時而發出幾分讚歎。

一些淘汰的人看到紀羽這個樣子,不由發出誹謗之言。

「哼!這樣的人竟然都能留到現在,為什麼我卻第一關都過不了!」

「你說該不會是因為王者偏心吧?」

「怎麼會!王者無私心,我覺得這少年應該也有自己獨到的領悟吧!」

「呸!走來走去而已,能領悟出什麼?我敢保證,他第二次絕對會被淘汰!哼,閑庭信步這也能稱為領悟?」

有一人冷哼了一聲,見到紀羽年齡比他小這麼多的人都留下了,自己卻被淘汰了,他心中不平衡。

領悟依舊在進行著,紀羽停下腳步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力量又增強了許多,比起之前強大了數倍。

而一個時辰之後……又是一道白色光芒閃現。

又是一批人被淘汰出局了。

其中便有青岩一方的飲血以及其他兩人,而雨塵一方除了雨塵跟紫茹之外似乎也其他兩人也被淘汰了。

王家,王家依舊在領悟,而趙理跟趙擴儘管不情願,依舊是被淘汰了,他們看到紀羽還在時,心中不由惱怒萬分……

西北天宮,獄宗,天劍門也有人淘汰。

「可惡!我還沒領悟完竟然便敢將我淘汰!你是王者就了不起嗎!哼!」一個不忿的聲音傳來。

所有人聞聲望去,皆是冷笑不已,陰無法,也同樣是被淘汰了。

「唉!看來我的天賦還是不太夠啊,剩下的也就看你們了。」一邊,林磊跟妖無痕相視苦笑,他們竟然也同時被淘汰了,讓他們無語的是,他們的妹妹還在領悟……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時間慢慢流過,兩個時辰稍縱即逝。

此時,已經陸續有人被不斷的淘汰了,剩下的人也不過寥寥數人。

紀羽,林仙兒,妖盈盈三人此時依舊仰望著那副畫卷,東方域陰家的全部人都被淘汰了,王家只剩下王元一人,黃如天,笑天涯兩人依舊在觀望著,而金三胖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被淘汰了,他鬱悶不已的在一邊畫圈圈,口中還喃喃道:「唉!看來我還真的不太適合修行啊!」

另外一邊,天劍宗丈無刃,李武秋還在,西北天宮則是剩下了令狐忠跟一刀,獄宗則只有一個申屠帆,雨塵一方也就剩下雨塵以及紫茹兩人,其餘他的兩位師兄已經被淘汰了,當那二人看到紀羽竟然還在領悟的時候,瞬間便感覺到臉色鐵青,自己竟然連一個小小西北域的蠻民都比不過。青岩還在,飲血等人就算再不甘心,此刻也不敢妄動,那一道恐怖的白光發威,震懾著他們。

另外還有零落的幾個修士還在的,他們身上的氣息不斷的狀態,領悟的越到深處,實力增長越明顯,天賦可見一斑。

紀羽此時已經逐漸開始不再觀望那副畫卷,他開始雙眼微微閉起,進入了一種領悟的狀態。

他在白山門的時候隨天涯子老人修行了一下子,儘管只是一個下午,但他的領悟卻是極深,而且他注意到,那種空靈狀態對領悟非常的有好處。

一時間,他身上的氣息竟然消失不見,無人可以感覺到紀羽的境界修為。

「咦,他的氣息怎麼會沒有了?」

「見鬼了,不會吧!」

「他該不會是混進去的吧?」

有人在一邊閑言碎語,心中好奇萬分,他們不能接受,為什麼一個沒有任何力量的人都沒有被淘汰,而他們卻紛紛失敗?

紀羽的氣息消失了,那王者虛影兀然睜開了眼睛,有意無意的朝著紀羽的方向看了一眼,旋即露出了一幅不易被察覺的微笑。

「好了,諸位,領悟時間到此為止,讓我看看你們的成果吧!」

這時,王者虛影起身,身上的那道無敵氣息再一次釋放出來,將所有領悟中人強行打斷,全都醒悟了過來。

有人被打斷領悟,起身便欲發怒,卻被王者虛影反手定住。

「我說過了,給你們兩個時辰就是兩個時辰,一秒也不能多,這就是你們的極限,你們要記住,這個世界上絕對沒有後悔可言,你要成功的完成一件事情只有一個方法,用盡你的權利,不管你是否遊刃有餘。」

說完之後,這位王者便不再言語。

下方,許多人面紅耳赤,他們知道,自己在被打斷的一瞬間的確有種想要發怒的衝動,但卻從未想過問題是出在自己的身上。

「好了,給你們一點時間準備準備,這片空間便是你們戰鬥的地方。」

說著,眾人周圍忽然多出了一個天然的屏障,氣息可以透露出去,但人卻不可以隨意出入。

「先給你們說說規則。」王者虛影開口說道:「在這裡你們可以選擇自由戰鬥,當然,也可以選擇群斗,你們可以隨便挑戰,失敗的人,只要輸了一場,就會被直接傳送到光罩之外,也就是說你們失敗了就會失去傳承的機會。」

「當然,若是你們群斗的話,只要是跟別人結群的人,即使戰鬥勝利,也會自動被淘汰。」說完,王者虛影也就閉上了嘴巴。

「為什麼!我們不是勝利了嗎?為什麼還要被淘汰!」有人忍不住喊道。

「不為什麼,真正無敵是自己的力量,而不是依靠別人的力量無敵,你們給我記著,所謂無敵的王者,只有自己先無敵。」王者虛影鄭重的說道。

紀羽他們仔細回味著這句話,最後也認可的點了點頭,藉助別人的力量終究是假的,總有一天自己是需要獨立的,真正的王者,是能以一人之力戰九天的。

「好了,我想你們應該也準備好了吧,接下來你們自己安排,我先告訴你們,在這裡,任何的寶物都是無效的,任何的丹藥都是無效的,你能依靠的就是自己領悟過來的力量。哪怕是肉身力量,在這裡也是被削得最弱了。」王者道。

眾人皆是點了點頭。

紀羽看了一眼黃如天,林仙兒以及妖盈盈,二女能闖進來他也的確有些意外,連林涵都被淘汰了,看來林仙兒的潛力的確不小。

「別看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在青銅像下盤坐之後我就覺得我的領悟能力提升了。」林仙兒先是攤了攤手,表示有些意外。

「我本來就這麼厲害,嘿嘿,你服了吧!」妖盈盈朝著紀羽做了一個鬼臉。

她沒有依靠任何外物,卻如此強大,的確讓人佩服。

「不對呀,林磊跟林涵他們同樣也在青銅像下領悟了一番,怎麼他們沒有進來呢!」紀羽忽發疑問,但對此他也同樣感覺無解。

懶貓早就已經開始裝死了,按照它的話來說,這裡王者氣息太濃,它絕對不能隨意表露出來,因此紀羽也沒有人可以問了。

一行人很快的走到了光圈當中。

一步踏入,一陣陣強橫的氣息瞬間便爆發了出來。

他們看了看對手,卻意外的發現敵人的力量絲毫就不比他們的要差,那也就是說,真正領悟到強大力量的人並不止他們個別人而已。

「哼!」

有人沉哼了一聲,有些不爽。

「接下來,挑戰便開始吧,你們的對手,就在你們的對面,在你們的身邊,你們的周圍!」王者虛影說道。

「這一場挑戰,勝利場數最多的人為贏!所以你們不需要如此矜持,想戰就戰吧!」王者虛影大笑一聲。

眾人皆是感覺體內有一股熱血開始沸騰起來,在燃燒。

他們似乎被這王者虛影感染了,看上去,王者似乎非常的興奮……大約是因為他也有無數年沒有戰鬥了吧,這一次,雖然不能真正參戰,都卻能再一次見證幾場戰鬥。

紀羽跟黃如天,笑天涯等人走在一起,而很多人都開始跟自己熟悉的人走到一起,對於挑戰,他們都有共同的想法,那便是先將對手解決了,接著才各自戰鬥。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偌大的光罩,裡面的人各自成派的站著,外邊的人也只有緊張的看著,他們是被淘汰出來的,第一輪挑戰失敗,這讓他們有些失望,這一次的傳承要輪到自己恐怕是有些難度了。

「紀羽他們能贏嗎?」外邊,林磊跟妖無痕他們站在一起,好奇的看著這一幕。

「不好說,起碼雨塵,丈無刃這類人絕對不是庸碌之輩,他們的天賦非同一般。」妖無痕面色凝重。

此刻,紀羽跟黃如天,笑天涯並排,而妖盈盈跟林仙兒便站在他們的身後,這首戰他們誰都沒有輕舉妄動,紀羽分明感覺到一陣陣恐怖的氣息不斷的從雨塵他們的身上傳出,他們絕對是勁敵。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