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伴隨著祁一鳴話音落下后,拍賣會就正是開始了,劉威和虎頭兩人一左一右的站在祁一鳴身邊,當一名邁入古稀之年,卻依舊精神矍鑠的老者出現在平台上時,祁一鳴三人神情恭敬的點了點頭,退向了一旁。

「大家好,老夫乃是今日主持拍賣會的徐忠,如今你們爺爺輩還在的話,應該還認識我。」

那名老者背負雙手,站在平台中央,笑著說道。

徐忠之名在拍賣行內流傳,但是大部分人都是不清楚徐忠這麼一號人物,唯一有人認出徐忠來的人卻是結結巴巴的好一陣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最後,在徐忠的眼神鼓勵下,那人突然之間猶若神助一般,語速恢復正常,驚呼道:「徐忠是八大惡人時代的殺人狂魔!」 八大惡人的時代,是煉獄城堡最輝煌也最混亂的時代,那是戰爭的時代,那是血腥的時代。

在那個時代下,群雄逐鹿,多少天驕橫出,耀眼一時,又有多少霸主梟雄如流星劃過,轉瞬湮滅。

在那個時代,有八個人笑道了最後,他們就是當今煉獄城堡的天,八大惡人。

徐忠,在那個時代被冠以殺人狂魔的綽號,正如他的綽號一般,他是一個嗜殺的人,但凡生靈,皆無法逃脫他那染血雙手。

但是,他並非八大惡人之一。

徐忠的出現令拍賣會內的氣氛從嘈雜變得壓抑,徐忠環視全場,好似很滿意自己名號製造出來的效果,那蒼老的面容之上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看上去有著森寒殺意湧現,那是常年殺戮造成的氣質,無法改變。

「今日我是來主持拍賣會的,不是來殺人的。」

徐忠雖然如此說,但是他浸淫殺戮多年,一身殺意難以掩蓋,卻是令在場眾人感覺到了壓抑,陷入了平靜當中。

不過,徐忠的出現也從側面證實了外界的傳言,今日的拍賣會一定會有許多好東西,否則的話,又怎麼會出動老輩高手前來鎮場?

別看只有徐忠一名老輩高手,徐忠的出現可能代表的是蟄伏在第五區暗處的老輩高手已經出動,隱沒四方,若是有人搗亂的話,勢必難以走出拍賣會。

「桀桀桀,徐老殺,沒想到連你都出現了,看來這段時日你們可是搜羅了不少好寶貝啊。」

就在此時,一道低沉的怪笑聲響起,徐忠循聲望去,看到了一名老朋友。

那是一名削瘦到了只剩下骨頭的老人,那突起的顴骨和滿是褶子的枯木皮膚看上去陰森至極,渾濁雙眸泛起森寒光彩,其身體周遭三個位置內無人敢坐,那股可怖的壓力令人望而卻步。

「毛老怪,你也來了啊,最近都呆在第八區當縮頭烏龜?」徐忠看著那名老人,眸中泛起精芒,淡淡說道。

毛峰,徐忠同輩時期的人物,行事乖張無常,全憑喜怒做事,從來不計後果,一身修為如淵,如今乃是第八區富六由管轄下的老輩高手。

如今,在拍賣行當中出現了許多老輩高手,皆是屬於煉獄城堡其他幾個區的強大人物,來此的目的徐忠心中瞭然。

煉獄城堡八大區雖然常年征戰,但是如這等拍賣盛會,每個區都會派遣高手前來,畢竟寶貝這種東西,誰也不嫌多。

毛峰之後,又是幾名老輩高手紛紛開腔,在和徐忠冷言兩三句后,徐忠便是不再理會他們,而是開始進入拍賣會的流程。

得到徐忠一個眼神的劉威環視全場,開口道:「今日競拍第一件寶物。」

劉威探出一手,其上光華隱現,隨後出現了一個玉瓶,其上雕刻著一道道神秘的紋絡,流轉間神光隱現,玉瓶口並無封藏,濃郁香氣瀰漫而出,令在場符修紛紛露出了垂涎神采。

「那是聖人笑?怎麼會有如此濃郁的香氣?莫非是純度極高的極品聖人笑不成?」

識貨之人聞到那股香味,不禁問道。

劉威搖了搖頭,旋即露出了自負的笑容,看向開腔那人,道:「這是聖人笑沒有錯,但是有一點你卻說錯了,這並非極品聖人笑,而是純度達到了十級的聖人笑,是製作極品聖人笑的原料!」

「嘩!」

劉威聲音看看落下,全場一片嘩然。

在煉獄城堡之中無人不知那聖人笑的妙用,堪稱人世走一遭,不聞聖人笑,白活一場空。

聖人笑,一種極為特殊的液體,濃郁香氣足以令聖人都是開懷大笑,心情暢快,難以自持,而那聖人笑最大的妙用就是能夠加速幻想世界的構建,崩塌,和重組,可給精神力的晉陞提供極大的助力。

據傳,在遙遠歲月前的中域有一名製藥師,他是一個沒有任何精神力和符術修為的凡人,但是他從小對天材地寶的氣息異常的敏銳,能夠識別任何名草奇花的藥性,成為當地極為出名的郎中。

但是,此人見識過符修那通天徹地之能,揮手間符術絢爛蒼天,心懷嚮往,於是乎走遍天下,藏遍百草,通過對各種名草奇花的藥性了解,經由特殊的手段中和調理,製作出了一種名為聖人笑的藥水。

此藥水了得非常,喝之可令人精神亢奮,出現幻覺,加速符修的幻想世界構築,對於精神力的增長有著極大的裨益,此人就憑那聖人笑藥水,在沒有符靈的基礎之下,硬生生的邁入了符修的行列,精神力一度到了令許多符修都要色變的地步。

聖人笑的名頭漸漸傳了出去,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名製藥師也因此惹上了麻煩,許多大人物都是出手,想要搶奪那聖人笑的製作之法,最終惹怒了那名製藥師,令其憤而毀了那聖人笑的製作之法。

不過,這名製藥師也被當初的某個強大人物抓走,使盡一切方法折磨於他,想要讓他將那聖人笑的製作之法寫下來,最終卻是得到了這名製藥師改動過的聖人笑製作之法,雖殘存聖人笑的妙用,但是卻又一個副作用,那就是容易上癮,且長期服用的話,還會造成精神錯亂,就算是強大的符修都無法避免。

這就是後世所流傳的聖人笑,而在那名製藥師將聖人笑交出來后就被放了出來,沒多久便是消失在了世間,再沒有人見過他,當那名強大人物使用過聖人笑后沒隔幾年,就淪落到了精神錯亂,成為一個瘋子的下場。

有人說,那是因為聖人笑不純了,因為那名製藥師給自己製作的乃是十級純度的聖人笑,後世流傳的聖人笑製作之法,最高達到六級,便稱極品。

而那個製藥師的名字,叫做華奉。

陳陽想到有關於聖人笑的種種,對於那個時代的凡人華奉,心生無限敬意。

「純度達到十級?這不可能,世間最高的聖人笑也不過六級,又何來十級聖人笑?除非華奉在世,否則的話,誰能相信你們那是十級聖人笑?六級都已經極為罕見,你們拿六級冒充十級,也並非沒有可能。」

拍賣會當中響起了懷疑的聲音,劉威神情自若,淡淡的拿出一個玉石蓋子將那玉瓶封藏了起來,免得聖人笑的妙用透過香味消散,而後說道:「華奉在世那是不可能了,但是我手中這瓶聖人笑,的的確確是出自華奉之手。」

劉威話音落下,卻是令在場眾人都是嗤笑,就連貴賓室內的陳陽都是心生懷疑。

可是,毛峰一言,令在場所有人臉上的笑容和懷疑都是僵住了。 白雨一行人繼續往前走,在經歷了這麼一場戰鬥之後,衆人的興趣頗有些高漲。

步華更是興奮的到處找人說話,可是除了元慧琴會時不時與他擠兌上兩句,其他人都各自陷入某種凝重的沉思當中。

繞過前面的土坡,有條不大的小溪,水流清澈,蜿蜒而遠去,也不知流向哪裏。

他們沿着小溪走了半個小時之後,白雨於溪岸一百米外的空地之中,在數塊巨石合擁聳立的石窩旁安營。此處地勢偏高,四周一目瞭然,只需於最高的巨石之上安一哨位,即可覽盡四周近千米的範圍。

從白雨謹慎的選營之後,南宮雲就突然收起了一路之上凝重的神情,她一直望着幫忙建營的白雨,時而頻頻點頭,時而似乎甚感欣喜的樣子,顯然她已經開始認同白雨的隊長能力啦!

不過可惜,白雨同學一直在忙碌當中,沒有發現南宮雲同學的變化。

建好臨時營地之後,一行五人圍坐在一大堆篝火旁,篝火上架着已經處理乾淨的魔狼,空氣中瀰漫着誘人的香味,讓飢腸轆轆的幾人一直拼命地咽口水。

“小雨隊長,你確定今天遇上的夜瑩鳥是二階魔獸?!我們當前所處的位置不是一階區域嗎?怎麼會跑出二階魔獸來的?”

步華眼睛一直盯着篝火上燒得吱吱聲的魔狼肉,一邊用手中木棍撥弄着篝火,一邊又向火堆對面的白雨問道。

他旁邊的元慧琴一聽他提問的前半段,就知道他出行之前,壓根沒有做過任何功課,不禁對他嗤之以鼻。可是對他隨後提出的疑問,也顯得很關心,不由得將目光也投向白雨。

白雨此刻仍然在留意着四周的情況,聽到步華的詢問,他一邊保持着警覺,一邊很隨意的望向一臉沉思的南宮雲。然後才緩緩說道:“步華,我也是第一次參加實戰試練,這些問題,你問我?我也是一頭霧水的。我想,南宮學姐作爲前輩,應該更清楚這些情況吧?!不知南宮學姐能否與我們說說?”

“呃!……”南宮雲顯然不知陷入什麼思慮當中,倏聞白雨的詢問,她一時竟然有些愕然。

“我以前在東雨澤魂石蓄獵場有碰到過這樣的情況,不過並不多見,數月裏也只是偶爾遇上一、兩回。不過聽聞鳴隅森林這裏一向是區域規劃最嚴謹的獵場,不知道今天這種情況多不多見?!”倒是簡紅搶着回答,解了南宮雲的尷尬。不過隨後她的目光也再次投往南宮雲,似乎也很期待她的回答。

“嗯!之前我來過兩次鳴隅森林,都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所以我也正爲今天的事情感到意外和奇怪!”南宮雲接過簡紅的話頭說了下去。

步華左右一聽,頓時有些愕然的從魔狼肉之中收回目光,然後他目光有些飄然的望望衆人,說道:“不會是我們這麼‘運氣’,纔剛進來就撞大彩吧?!我可聽聞,這些個獵場,會在某些時候,發生一些不爲人知的‘獸亂’哦!”

“獸亂!”元慧琴乍一聽,頓時也興趣大增,連忙出聲追問道:“小華,快說說是怎麼回事?”

白雨發現南宮雲和簡紅一聽到步華所說的‘獸亂’之時,竟然同時面色劇變,他心中一緊,連忙搶在步華開口前說道:“步華,添油加醋的,不要!實話實說!”

“呃!……”已經準備好一番腹稿,正打算講述一段波瀾疊起的、可歌可泣的故事的步華,瞬間被白雨的話給噎了回去,他有些倖幸然的望着白雨,用盡是哀求的語氣說道:“小雨隊長,這種風聞之事,該如何實話實說?!我可不會!”

看到步華如此拙劣的表演,元慧琴嗔怪的伸手拍掉他可憐巴巴的模樣。

“還是我來說吧!”這時,南宮雲突然說話了。大家立即興趣盎然的將目光投向南宮雲,一臉期待的望着她。

“獸亂,最早的發現是在一些新興的獵場建成之初。在獸亂爆發之時,獵場範圍內的魔獸都尤如遭受某種刺激一般,紛紛陷入狂暴之態。”

“首先是從低階魔獸開始發狂,逐漸蔓延到高階魔獸。陷入狂暴的低階魔獸,只知道到處亂竄,撲咬撕殺,無論人獸皆不能倖免。不過它們只是胡亂的、沒有目的性地四處遊走,所以危害性還是比較弱的。而一旦有五階以上的魔獸開始陷入狂暴之中……”

南宮雲說到這裏,微頓之下。白雨發現她面色蒼白,眼內盡是懼色。而元慧琴面現懼意,呼吸急促,雙眼緊閉,似乎眼前有什麼東西是她不願看到的。

本待追問的白雨頓時凜然而寂,有些凝重的望向南宮雲。

“一旦有五階以上的魔獸開始陷入狂暴,它們便會收攏狂暴的低階魔獸,形成有組織、有目的的獸羣,然後衝擊同階區域、或更高階區域的魔獸,最終會形成整個獵場獸羣的大暴亂。這樣的獸羣暴亂,會一直持續至少數天之久,方纔緩緩平息。”

南宮雲似乎已經完全恢復常態,她一邊說着,一邊掃視衆人,然後刻意聲音低沉的說道:“象這樣成千上萬的獸羣衝擊,別說是我們這些人,就是那些高階的修士隊伍也得退避三舍。所以,千萬不要把獸亂當成玩笑來說哦!”

最後她的目光有些森寒的望着步華。

原先唯恐天下不亂的步華,此刻在南宮雲的目光掃視之下,有些怕怕的縮回所有的情緒,一臉正色的盯着篝火上的狼肉,不敢再胡亂吱聲。

元慧琴很是不憤的瞥了南宮雲一眼,然後趕緊靠過去,指着狼肉藉故與步華說道,幫助他解圍。

白雨知道南宮雲應該還有話沒有說完,所以沒有吱聲,望着她靜靜的等着。

“不過,象‘獸亂’這種情況,根據帝國的記錄,近百年來,也就在各大獵場建成之初暴發過。而年代久遠的獵場似乎從未發生……”

原本南宮雲還有些神色輕鬆的說着,可是突然之間停了下來,她顯然是想到了什麼似的,面色倏然微變、然後有些意外的望向簡紅。

而這時,白雨亦發現簡紅的面色隱然不太對,顯得頗爲激動和悲傷。

“呃!……其實兩年前,在陽城轄區的珙嶺獵場,發生過一場規模較小的獸亂。珙嶺獵場也是老獵場,建成至今已經超過二十年了。”

南宮雲從簡紅那裏收回目光,儘量平靜的說道:“此次獸亂只是暴發在獵場之中的一小塊區域,很快便平息了,所以外界知道的並不多。”

“而且,象這樣的情況是很少見的,這麼多獵場、這麼多年,也就這麼一起,所以大家可以不用太過擔心!我相信,我們是沒有這麼‘好運氣’的。”最後,南宮雲視圖說些輕鬆的話,讓大家不必太過緊張,不過效果顯然不佳。

白雨看到步華張口欲言,卻被元慧琴微微一扯,咽回了想說的話。而且他還發現那邊的簡紅情緒仍然有些低落,不由得有些擔心起來。

卻見南宮雲給了他一眼色,示意他不用擔心。隨後南宮雲便湊過去,低聲與簡紅說起悄悄話來。

“事出反常即爲妖!總之,今後我們多加小心便是!”白雨將心緒一凝,他知道再這樣沉悶、任由大家胡亂瞎猜下去,反而會影響隊員的情緒,他揚聲說道:“時間不早啦,大家吃了東西趕緊休息!今晚我值前半夜,後半夜步華值夜!”

“呃!……爲什麼是我?!”步華很是不服的叫嚷着。

“臭小子,難道你要我們這些美女爲你值夜嗎?!……你不知道女人熬夜很傷嗎?!哼!”元慧琴瞪着大眼衝步華罵道。

“女人!天啊……爲什麼我是男人!”步華仰天哀號:“我的美夢、我的自然醒……”

“吃東西吧!就知道鬼叫!”被步華這麼一鬧騰,當前的氣氛反而好了許多,白雨亦心中一鬆,衝他甩出一條狼腿,笑罵一聲。

“啊……小雨隊長,你這是在嫉妒、是在謀殺……” 「華奉晚年曾經煉製九十九瓶聖人笑,想要一舉突破聖者之境,問鼎神者之境,可惜在喝下三十六瓶之後因為大限來到無法完成凡人成神的偉業,將剩下的六十三瓶以其最後的精神力封藏在中域各地,悠久歷史下,出世的也不過十三瓶,其中有三瓶在符神殿當中,另外三瓶三宗各佔一瓶,其餘七瓶早被使用。」

毛峰嘴角有著詭譎的笑容,那渾濁的雙眸當中泛起幽光,懷疑問道:「難道你手中的聖人笑,就是第十四瓶?」

對於毛峰能夠清楚說出聖人笑的來歷,劉威和徐忠等人並不驚訝,就連在場的老輩高手也是一臉淡然,顯然對於劉威手中的聖人笑已經做過一番考察工作,懷疑和驚訝的人大多是對華奉晚年的事情並不了解。

畢竟有關於華奉的事情過去太久太久了,且華奉晚年異常低調,其事迹罕有人知,若非毛峰說出來的話,又有誰能夠知道,華奉一個沒有符靈的凡人,憑藉那聖人笑,竟然達到了聖者之境。

「華奉之能,可動天地。」陳陽不禁感慨道。

「毛老怪,你們既然來到這裡,想必事先已經做好了準備,現在也無需在這邊懷疑真假,那個玉瓶內有十滴聖人笑,起拍價一千萬。」

心知毛峰等人心思的徐忠冷笑一聲便是直接說出了起拍價。

「啥?」

貴賓室內的陳陽聽到那一千萬的起拍價時露出了驚愕的神情,難以置信這拍賣會才剛剛開始就是起拍價為一千萬的十級聖人笑。

且,陳陽先前雖然了解過聖人笑的價格,高是高了點,但是也沒有高的這麼離譜,畢竟陳陽還不清楚那十級聖人笑是否真如傳說中的那般厲害。

若非流傳在市面上的聖人笑大多純度極低,容易上癮,陳陽肯定會嘗試一番。

不過,當拍賣行大廳內喊出一個兩千萬的價格時,陳陽終於是因為那聖人笑的價值而動容了。

直接加了一千萬的人不是別人,赫然是道出十級聖人笑來歷的毛峰。

「這傢伙說了這麼多,還做出一副懷疑的樣子,真是卑鄙。」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