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但因爲前一位遭遇,而選擇防禦的翔翼嘎嘎猿,只能鬱悶的看到拳頭即將接近自己時,才意圖移動身體“躲開”,說讓開更好些,然後,他便腦袋一暈,只感覺對方的拳頭輕輕的碰了一下自己,都順勢倒了下去。

“躺在地上真舒服啊!”這名翔翼嘎嘎猿在心中感嘆道。

於是,所有翔翼嘎嘎猿都被小靈韻“強大”攻擊力給震懾。(在他們看來,是小靈韻看似無力的拳頭,將這名翔翼嘎嘎猿一拳砸到的。)

然後,他們爆發了。

這次一次性就跳出了三個,當然,她們敗得更可憐。小靈韻只是很可愛的轉了個圈,如同舞蹈般掃了一轉,這三名翔翼嘎嘎猿便莫名其妙的倒在地上,情形可以參照上一位。

平領震驚了,他是知道夢神的強大,但完全不敢相信,同樣是翔翼嘎嘎猿的靈韻也如此厲害。

而這時,剩下十一個翔翼嘎嘎猿在小靈韻的挑釁,以及空幻的戲謔眼神之下,索性將小靈韻當成強大的獵物,同時圍在了小靈韻的周圍。

嘛,結果大家都知道啦。╮(╯▽╰)╭

過程很短暫,也就是一個神馬神馬波動,以神馬神馬速度,從小靈韻擴散到膽敢圍觀小靈韻的一衆蘿莉控腦海中時,他們就理所當然的暈了過去。

這叫神馬事兒啊?

十幾個強壯的翔翼嘎嘎猿,居然沒有一個能在小靈韻手中過上三……啊不,是一招!

平領和一直呆在下面沒動的平明相互對視一眼,不可思議的表情如同鏡子一般映照在對方眼中,至於強大的平石,現在還暈乎乎的靠在樹幹上,大家請無視吧。

轉頭看了看靈韻只達到少年嘎嘎猿的身高,在看看只有嘎嘎猿一半身高的空幻,一個是什麼大祭司,很厲害,不超級厲害;一個是夢神,這不解釋。

於是,平領和平明同時得出一個結論:濃縮的纔是精華。

“好了,這下認同小靈韻的實力了吧,其實只要你們去嘎山部落學習祭司課程,只要能成爲大祭司,你們也能這麼強大。”用精神安撫了眩暈的翔翼嘎嘎猿們,等所有猿都清醒過來,然後瞬間遠離靈韻,坐在平領身後之時,空幻便開始誘惑起這些翔翼嘎嘎猿來。

“這是大實話,不過前提是成爲大祭司。”空幻在心中補充說明。

當有信譽度“很高”的人告訴你,你能達到你所敬畏的人那樣的等級,恐怕沒誰不會動心。

看着一個個眼光閃爍的翔翼嘎嘎猿,空幻得意的翹起嘴角。

這時,一個聲音傳來。

“你不是說來幫忙解決問題的嗎?現在,我們就有一個很大的問題。” 「昨天晚上查到程火阻撓了馬修,我就把程火黑了,」秦苒抬頭,望天花板,她有些說不下去了,「但我跟馬修不算熟。」

說到這裡,秦苒頓了頓,才看向上程雋:「他兩年半前算是救過我一命……」

程雋現在還沒仔細整理這件事。

秦苒也猜到程雋可能因為程溫如說的事情還沒冷靜下來,等他冷靜下來,就能整理出事情脈絡,當初他在信息那麼少的情況下能猜出來她是幫顧西遲的人。

現在信息那麼多,他猜到這些很容易。

不過秦苒現在還在想其他事,要怎麼去敷衍他兩年半的事情,她微微擰著眉,兩年半前聽顧西遲的描述,好像還挺慘的。

秦苒嘆氣。

所以說一坦白就有很多事情理不清,她好不容易才能退出,根本不想跟過去有一點關聯。

她之前連顧西遲都沒有說。

然而……

她沒想到的是程雋閉口不談兩年半前的事情。

更沒有想到,她的好兄弟、生死之交的顧兄弟,早在一年前就因為一點錢,把她這件事賣了個乾乾淨淨還不敢跟她說。

程雋拖了一張椅子出來,讓秦苒先坐,才抬起頭來,看著她:「馬修背後的黑客曾經介入黑客聯盟揪出來一個人,我雖然不了解黑客界,但……能自由出入黑客聯盟的,你怕不是黑客聯盟會長?」

「不是,」秦苒這會兒就理直氣壯了,她抬頭看向程雋,雙手環胸,「你們不是早就猜到了?」

她這個態度……

程雋想起來,程火一直認定馬修背後的那個黑客Q……

其他就算了,但是Q……

程雋一直淡定,基本上什麼都勝券在握,大概秦苒無論說出什麼都不能震驚到他……

這會兒的他終於有些忍不住了。

他猜想到秦苒黑客技術不低,但他從來沒有把秦苒跟Q聯繫過,主要是黑客聯盟的會長說過,那個Q跟他差不多,黑客聯盟會長在國際成名幾十年,65歲。

Q能跟黑客聯盟會長齊名。

就算是程雋對秦苒有濾鏡,也沒有覺得,Q都能做會長孫女了。

程雋低頭看了秦苒好一會兒,才忍不住搖頭,一雙又黑又深的眸子里閃著細碎的笑意:「你知道黑客聯盟會長一直在找你嗎?」

秦苒沒有回答,她只是雙手環胸,抬了抬頭,挑眉:「你跟黑客聯盟會長認識吧?」

之前在雲城的時候,秦苒就問過錢隊身邊的技術人員,當初程雋猜到她是個挺厲害的黑客,是因為人出了技術人員手裡的那手機,技術人員表示只見過黑客聯盟會長一面……

秦苒那時候懷疑程雋就是技術人員口中的黑客聯盟會長朋友,但找不到證據。

眼下聽著程雋的話,秦苒終於確定了這個想法。

程雋就是當時就是黑客聯盟會長邀請的朋友。

這件事算起來,也不算複雜,程雋跟那會長都在M洲,整個M洲,論有錢程度,還沒人能比得上程雋。

「還行吧,」程雋微微靠坐著書桌,臉上的震驚收起,深色的眼睫垂下:「我之前出資金幫過他一次。」

他還想說什麼,兜里的手機響了一聲。

低頭一看,是一個有著代碼的號碼,程雋眯了眯眼,沒立馬接,還在思索秦苒跟黑客這件事。

坦白的差不多了。

秦苒也覺得自己需要冷靜一下。

她站起來,伸手點了點他的手機,「接吧,我下去找程木他們。」

說著秦苒就轉身要離開。

還沒走兩步,手腕就被程雋抓住。

程雋伸手一帶,直接把人拉過來,伸手攬上她的腰,懶洋洋的低了頭,「你說完了嗎就走?」

美不忍睹 剛說完,剛剛停下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你接吧,我先下去。」秦苒往後退了一步,她清了請嗓子,伸手指了指程雋的手機。

一邊說著一邊打開書房的門離開。

門被關上,程雋依舊半坐在行書桌上,隨意的看了眼手機,直接劃開接起,聲音略顯漫不經心,目光一直再度看向書房門的方向:「唐老,你找我?」

給他打電話的,正是唐老先生。

黑客聯盟會長。

「你之前跟我說你一直在京城吧?」唐老先生笑了下,他身材精瘦,但聲音卻是極其洪亮,「我也剛好在京城,什麼時候我們見一面,我們也兩年多沒見了。」

程雋看著收回目光,他站直,「唐老,不巧,我正在M洲,可能過幾天回去,暫時沒有機會。」

手機那頭,唐老先生一笑,「那敢情沒事,我會在京城多呆一段時間,可能還會在這裡過年,肯定能等到你回來。」

「您最近不是急著找接管黑客聯盟的人?」程雋也往門外走,他挑了挑眉,「這麼悠閑的出來玩兒?」

程雋睫毛垂下,微微思索著,黑客聯盟的人去京城……

這件事他倒是沒有想出來原因。

「這件事先不急,我找到我妹妹的後代了,他們就在京城,我這會兒正在等我妹妹的兒子,」唐老先生看著包廂門外,目光如炬,聲音儘管是刻意壓制,也壓制不了喜意:「先給你打個電話報個喜,萬一我妹妹的後代有個天賦出眾能接管聯盟的,那我就不用愁了。」

豪門密醜,總裁的代嫁新娘 當然,唐老先生也不是真這麼認為。

他給程雋打電話,見面是小,主要還是為了炫耀,高興,想找個朋友出來喝一杯。

妹妹的後代他基本上都看過,除去那個要跟他妹妹兒子劃去界限的女兒,其他人的照片跟視頻他都反覆看過。

沒聽過黑客界有他們的名字。 “飄啊~~飄啊~~外面真是美好啊”

“喂,空幻是不是出問題了?”

Wшw▪TTKдN▪C O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

“喂,你們兩個,有時間說廢話,怎麼不多幫幫忙?”

“切,被聽到了。”

五米高空,空幻緩慢飄飛着,他的身下詭異地漂浮着一把又一把的各色植物,不過無一例外,都是帶着一堆小種子的細長外形。

這就是空幻這六天的收穫,總計十一種無害植物。

雖然空幻並不知道其中哪些最終可以作爲農作物進行大面積耕種,但至少這些都可以食用。

而現在空幻所高興的並非這六天的植物收穫,而是自己的精神力終於凝聚提純出了念力,按照現在的進度,要不了多久,他應該就能如同楚潔一樣融合能源核心,成爲可以再次發出強力雷擊的半實體形的另一種生命形態。

爲了區別於肉體動物和虛無意識體,空幻將其命名爲能量體。

“吶,這些東西有什麼好的,種子又小,又沒味道,輕輕踩一腳就斷,說它們可以農耕,我很懷疑啦。”

靈月毫無信任的眼神注視着空幻身下的十一簇植物,這六天無法單獨行動的她,只能跟着空幻在這個叫平領領地的小平原到處遊蕩,平時除了欺負楚電,都沒什麼有趣的事,這讓本就好動的靈月感到厭煩。

而且,無論多麼愛做的事,連續做多了即便不會膩歪也會身心俱疲,因此,這幾天在楚電鬆了口氣的同時,靈月卻變得暮氣沉沉,反而讓楚電開始安慰起她來。

“這些可是很重要東西,現在是夏秋之間,很多植物還沒有到收穫時間,所以只能找出這麼點早熟的。等回去後就將它們分別種下,通過試驗對比,不考慮太多的話,最快明年就能獲得可用的農作物,這可是解決食物問題的關鍵啊!”

說道這兒,空幻又回想起了當時幾個翔翼嘎嘎猿向他提出《食物預警報告》時的場景。

“你不是說來幫忙解決問題的嗎?現在,我們就有一個很大的問題。”

“什麼問題?”

“吃的。”平石盯着空幻,重重的吐出兩個字。

“吃的?怎麼呢?”空幻看了看周圍掛滿樹枝的燻肉,以及堆滿周圍樹洞的種子、果子,頭頂冒出一堆問號。

就周圍的情景看來,平領巢穴的食物似乎並沒有多大問題啊,不過在臉上空幻也沒有表現出什麼,而是等待着對方的後續解釋。

但這時,平領卻過話語,向平石點了點頭然後才望向空幻。

“夢神,這個由我來說明吧。”

見頭領發話,平石也知道對方肯定比自己瞭解的更多,所以自覺的閉上嘴巴,但他望向空幻的警惕眼神之中,依然深深的隱藏着一絲期待。在空幻出現並被平領確認之後,平石也就知道眼前這個奇怪的嘎嘎猿,就是如今對巢穴幾位重要的幾件東西的創造者,因此對於空幻,平石少了些警惕,多了些期待。

“我們的巢穴,在夢神上次到來之時只有二十多個成員,所以一次捕獵上一頭大型恐龍,也夠我們吃上兩三天。但是隨着越來越多的成員加入,落單的恐龍已經不能讓我們所有成員吃飽了。”

說到這兒,平領看了看周圍的翔翼嘎嘎猿,顯然大家都知道,翔翼嘎嘎猿的食量是普通嘎嘎猿的三到四倍,也就是說光是這裏的十七位就抵得上六十個嘎嘎猿,這已經相當於如今平領巢穴的五分之一了。

而且,這裏很可能還不是全部的翔翼嘎嘎猿數,因此平領巢穴按食物消耗來說,應該是四百嘎嘎猿的消耗量。

但聽到這兒,空幻卻有些迷糊。

“怎麼會不夠呢?”

嘎山部落狩獵範圍是半徑二十公里左右的區域,但到現在爲止,空幻也沒有發現有食物匱乏的問題出現。即便是經歷了上次獸潮,在離開的時侯,空幻依然能看見部落周圍的動物數下降不多,咱嘎山部落如今的消耗速度,也不會出現食物危機。

財迷老婆乖乖入圈套 而按空幻剛剛到達平領領地時,自己精神力粗略偵查的範圍,這個三百多嘎嘎猿的大型巢穴,其狩獵區域至少也有三十公里左右,而這還是保守估算。

但空幻卻沒考慮過一個很重要的方面,那就是——兩個嘎嘎猿羣體的生活差異:

首先是食物方面的差異。

嘎山部落,它的成員們是通過陶鍋做飯,其中鹽、辣椒和幾種特別的調味料,再加上素菜配合肉食,食物豐富,營養充足。

而平領巢穴,它的成員們使用的,依然是嘎山部落在早晚餐已經淘汰掉的火堆烤肉,木有任何調料,素食則基本是生吃。

這樣一來,在肉食的消耗上,同一個嘎嘎猿,在嘎山部落一天只需要吃手臂大小的肉即可;而在平領巢穴的,卻需要兩到三塊手臂大小的肉。

其次是狩獵模式上的差異。

嘎山部落是採用可持續性的狩獵模式,即平時幼兒與懷孕個體不殺;繁殖期時則是除老年個體外,其餘個體皆不殺的兩不殺策略,另外還有一些照顧性措施。

而平領巢穴卻是毀滅性的狩獵模式:殺光(無論大小雄雌)、吃光(無論肉還是其它可食用部位)、喝光(血液)的三光政策。

這導致嘎山部落周邊的物種都保持了一種良性循環,甚至緩慢增長;而平領巢穴周邊的物種卻迅速下降,或者就是大量集羣和單一分散。

再者是社會模式的差異。

嘎山部落採用的是分工模式,平時活動量最大的只有輪換的狩獵小隊和採石小隊,算下來,平均每天只有四個小隊會消耗最大值的食物,其它大多是半值。

平領巢穴則是全面皆兵模式,每次狩獵,無論獵物多少,除了帶着幼兒的母猿,其餘全員出沒,這其間產生的消耗可想而知。

於是兩相對比之下,這些細節差異不斷積累,最終就造成了現在兩個族羣對食物的需求差異。

但可惜的是,空幻暫時並沒有認識到這些,而且,嘎山部落的模式也並不長久適用,它會隨着族羣數量的不斷增多,漸漸失去其可行性。

“落單甚至成羣的恐龍的確很少。”再次掃描了一下週圍幾公里範圍,空幻的心中也在考慮其間原因,“但這是怎麼回事,平原區域的恐龍比丘陵區域的少,不應該啊?”

一面在心中繼續思考着,空幻一面聆聽着平領的說明。

“到現在,周圍大片區域適合狩獵的恐龍羣,大多都被我們狩獵乾淨了,而剩下的,除了會造成很大傷亡的大型恐龍羣外,也就只有需要多次狩獵的落單恐龍,對它們下手有些得不償失。”說到這兒,平領的神情更加無奈,而周圍的翔翼嘎嘎猿反應卻有些耐人尋味,他們都用複雜的眼神在平領和空幻間轉來轉去。

“哦。”無視這些猿的奇怪動作,空幻想了想精神力掃描區域的情況,成羣的恐龍最少也是七八十隻,但落單的恐龍分佈雖然很散,分別派出一個小隊狩獵似乎也能解決一段時間的消耗啊?

不過這平領所說的大部分都是實情,空幻並沒有提出自己的疑問。

“所以,現在我們要狩獵要不是跑很遠,就是面對大型羣體,最近我正在想是不是帶着大家搬到其它地方去。”說到這兒,平領頗顯無奈的看了看不遠處一棵大樹,它高高的伸出樹叢,顯得有些鶴立雞羣。

對平領的動作,空幻一方之認爲是隨意行爲,沒什麼感覺,但平石他們可是很清楚其中的意義。 僵尸,快跑 平領的動作讓一衆翔翼嘎嘎猿想起了某些東西:如果不是固執的等待着這位夢神的迴應,恐怕現在的平領羣體已經搬到其它地方去了,哪兒還會在這裏爲食物的匱乏前景而擔憂呢?

但空幻在聽到平領的計劃之時,卻頓時一驚,“遊牧民族”四字脫口而出。

“遊牧民族?”好奇心還未被消弱的一衆翔翼嘎嘎猿,聞言頓時望向空幻。

空幻向平領點了點頭,頗有些讚許的表揚幾句之後,纔在平石等猿不耐煩的眼神之中向其解釋,不過這些都參雜着空幻自己的理解。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