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但是宮若的速度更快,直接就讓白虎展開了攻擊。

對上這些獸人,夜若晞本能地不想要傷害它們,但是事實上,如果她不動手,這些獸人就會直接將她撕成碎片,如果真的要變成這個樣子,她也不得不對付著這些獸人。

「哼!本宮主的獸人軍團豈是你們輕易可以對抗的。」宮若說著越來越多的獸人朝著夜若晞的方向沖了過來。

雲卿臉上的表情也有些凝重。

「你們先想辦法趕緊離開這裡,這些獸人都不是普通的獸人,它們在被製成受人之前都被強行提升過實力,所以才會成為宮若的獸人軍團,如果真的和它們打起來,我們絕對討不到任何的好處。」

聽到雲卿的話,夜若晞的臉上也閃過一絲凝重,此時此刻就算把炎月裡面所有人都叫出來,或許都不一定能夠對付這些獸人,而如果要讓這些獸人停下攻擊,那就只能先對付控制它們的宮若。 瞬間,一場混亂的大戰便直接開始了,夜若晞一邊擊退這些獸人,一邊找機會攻擊宮若,否則這樣僵持下去他們必定會輸的一塌糊塗,最後說不定真的要淪為宮若的玩物。

…………

炎月內。

看著被夜若晞送進來的兩個孩子,眾人你看我我看你,顯然正在考慮要怎麼處理。

https://tw.95zongcai.com/zc/59816/ 「別東張西望了,你們看著兩個孩子,小女孩手腳肯定是被鐵鐐鎖過,你看看這皮肉都磨破了,你再看看她的身體,不知道被鞭打的多嚴重,不過我看她的生命體征還算可以看來已經吃過續命丹了。」瀰漫說著目光一直落在小女孩的身上。

而湛清也將小男孩扶了起來,看著小男孩琵琶骨上的兩個血洞不由得說道,「這個小男孩之前應該被吊著琵琶骨很長一段時間了,不知道小姐把他們帶進來究竟是為了什麼。」

「那還不簡單,肯定是要救活他們,不過這落霞宮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一片隱憂,他們看著小女孩和小男孩卻不知道可以說什麼。

「咳咳……咳……」早早悠悠轉醒,但是因為受傷太重他忍不住咳嗽了起來,小小的身體因為咳嗽在原地不停地顫抖。

湛清趕緊抱著早早說道,「你醒了?你好點了沒有?」

早早緩緩睜開眼睛,卻看到身邊一群人圍著他們,他直接推開湛清,一轉頭就看到了在一旁還昏迷不醒地晚晚。

「你們是誰?!」

明明還是一個孩子,但是早早的聲音很冷,他冰冷的雙眼從所有人的身上掃過,但是思緒卻是不停地轉動。

他記得他和晚晚是被一個老妖男抓走了,老妖男要把他變成不男不女的妖人,還一直讓人抽打晚晚,不過那個打晚晚的人總是會在老妖男離開之後替晚晚療傷。

他還記得那個人對他說過,再忍忍一定會帶他們逃出去。

現在看著這一群人,顯然都不是那個說要帶他們逃出去的人。

瀰漫沒好氣地看著早早說道,「你這個小屁孩,知不知道誰救了你,對你的救命恩人你就這種態度?」

早早看著瀰漫,他臉上戒備的神情一點都沒有減退,他直接說道,「這是什麼地方,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早早一邊警惕地看著瀰漫,一邊輕輕地推了推腳邊的小女孩。

「晚晚!晚晚!你快醒醒!」

晚晚也是身受重傷,但是感覺到早早在推她,她便掙扎著睜開了眼睛,當看到早早守在她的前面,她哇的一聲就打哭了起來。

「嗚嗚嗚嗚……哥哥,……嗚嗚……你是不是沒事了?我們是不是逃出來了……想回去……晚晚要回去。」晚晚越哭越傷心,而隨著她這一哭,這所有看著的人心都揪了起來。

「小美女你不要哭啊,你好好說說看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家在哪來?大哥哥送你回去。」高雲雖然長得不是太和善,但是他是一個標準的面額心善,他有些焦急地圍著晚晚團團轉。

「你走開!」早早非常生氣的擋在晚晚的跟前,他等著高雲說道,「不准你靠近晚晚,你們如果再過來我就不客氣了!」

「切!」瀰漫不客氣的嘲諷了一句,「你這個小子倒是有趣,你如果真的有本事讓我們好看,你還會被落霞宮的人抓住?他們沒把你變成不男不女的妖人,你就應該謝天謝地了,現在對待你的救命恩人還這樣的態度,你是不是找抽的?」

瀰漫對早早說話可是一點都不客氣,明明不過一個三四歲的小屁孩,這戒備心理這麼強,甚至於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看著就像讓人欺負。

「瀰漫,你就不要欺負他們兩個了,小姐把他們兩個送進來,可是不知道小姐現在怎麼樣了,這落霞宮的人也不知道好不好對付,小姐也沒有讓我們出去。」

瀰漫聽到湛清的話,臉上的神色也是微微一變。

「是啊,我現在也擔心小夜,也不知道她現在究竟是什麼一個情況,這個落霞宮如果有玄丹境的存在,那麼小夜絕對討不到好處的。」

「落霞宮才沒有玄丹境存在。」早早直接誒說道,隨後又繼續道,「但是他們的宮主是個先天境巔峰的大魔頭!」

寒門貴子 「對對對!哥哥說的對!晚晚都聽哥哥的。」

眾人這才發現,這一對兄妹倆也是非常的可愛,哥哥說什麼妹妹都會說對,而哥哥顯然更加的老成,說很多話的時候都像個小大人,甚至已經能夠直接看出對方已經是先天境巔峰。

「先天境巔峰的話,那小姐應該還是可以應付的,況且還有雲不凡,只是不知道他們說的獸人……」湛清的話說到一半給停了下來。

「希望小夜能夠儘快讓我們出去,這樣我們還能夠幫忙,否則也不知道小夜會不會遇到別的危險。」

「別的危險就說不定了,不過想要出去,如果小夜不同意,我們根本就不可能出去。」

早早和晚晚面面相覷,直到他們看到不遠處有一個小身影在那裡躲躲藏藏的時候。

晚晚指著不遠處躲藏的身影對著早早問道,「早早,是小魂嗎?」

小魂?

所有人都因為晚晚的這句話不由得看了過去,當他們看到在不遠處的草叢裡面躲躲閃閃的人赫然就是赤魂。

這赤魂什麼時候成了小魂了?!小混蛋?!

眾人還來不及深思,只看到早早突然朝著樹叢的方向走了過去,在赤魂根本來不及逃的時候,早早直接伸手將赤魂從草對裡面給拉了出來。

「赤魂!你怎麼會在這裡!」「

…………

夜若晞被這些獸人纏得分身乏術,而宮若卻趁著這個時候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先不說這些獸人,就說這落霞宮裡面的人,等到他們清醒過來,我們要對付的那可不是一點點人,雲不凡你看看有沒有辦法開一條路我們先下山,很快就是修羅界開啟的時間,如果我們在這裡繼續耗下去,肯定趕不上修羅界開門的時候,快去,我和雲卿頂著。」 雲卿聽到夜若晞這麼說,當下就大聲喊了起來,「啊啊啊!不要不要,你在呢么就那麼確定我能夠擋得住這些獸人的,你看看它們這也太嚇人了,再想想他們一個個都是人變得,我根本就不忍心殺了他們,者太殘忍了啊!」

夜若晞有短暫的沉默,確實她也不知道怎麼回答雲卿的話,因為她自己都覺得確實很殘忍。

「那就把這裡連根拔起吧,或許把宮若的那根玉笛毀了,他們既能夠恢復原來的樣子了。」夜若晞沉穩的說著,隨後對著雲卿說道,「走跟我去找宮若。」

雲卿這會是真的要哭了,「你這跳度也真的太大了吧,剛才還說就是對付這些獸人,現在又要趕著去找宮若送死嗎?我可打不過宮若,你的實力不過就是藍境巔峰,你也不是宮若的對手,難道你還有什麼秘密武器?」

「秘密武器我是沒有,不過先天境巔峰的話我們兩個聯手試試,說不定還有機會。」不等雲卿開口,夜若晞已經朝著宮若消失的方向飛快地跟了過去。

雲卿只能地嘆了口氣,「真是倒霉,這來了這種鬼地方也就算了,怎麼就還碰到了這麼不怕死的人啊!」

口中雖然抱怨著,但是雲卿還是緊緊地跟了上去,畢竟現在這種情況,他還是非常清楚的,與其留在這裡還不如追上去,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這個黑冥殿也算是害得他父親失蹤,他沒有找到到父親,那就先把黑冥殿的爪牙先行一步拔除!

整個落霞宮並不大,但是地形卻非常的複雜,很快夜若晞就發現自己竟然不知不覺間被一個陣法給困住了。

明明感覺到宮若就在前面,但是就是出不去。

只不過如果是以前的她,看到陣法或許會頭疼,但是現在對於陣法她都已經瞭然於心。

而宮若也心驚的發現,夜若晞竟然能夠直接衝破這個陣法!

原本還覺得絕對不可能輸給夜若晞的宮若,在看到夜若晞竟然直接衝破陣法的時候,臉上露出驚駭的神情,她直接大喊出聲到,「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會衝破這個陣法!」

這是他們黑冥殿的陣法,是從那本古籍上看到的陣法!

如果不是當年他借著和殿主之間的交情也不可能學到著一些陣法,但是現在卻在雲羅大陸看到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女人,竟然也會這樣的陣法。

就是他想要衝破這樣的陣法也不可能在片刻之內!

夜若晞眼神微暗,看來這個共若已經看出來了,她直接對著宮若說道,「你們千辛萬苦想要找的不就是那本古籍嗎?」

果然在宮若聽到古籍的時候,臉上的神情猛然一變,隨後對著夜若晞大聲喝斥道,「把東西給我我還能夠饒你一條命!」

夜若晞不由的勾起嘴角,一本古籍瞬間出現在了她的手掌心中,「你說的是這本古籍嗎?不如你告訴我你們黑冥殿究竟在打什麼主意,黑冥殿主要那些還沒有成年的小女孩究竟要做什麼。」

宮若看著夜若晞的表情微微一變,隨後說道,「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連這一點都知道,不過太可惜了,你這麼聰明的人如果是個男人,或許本宮主還能夠留你一條命,讓殿主提拔你,但是可惜你竟然是個女人,這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應該去死!」

宮若說著直接對著夜若晞就展開了攻擊,而夜若晞沒有看到當雲卿看到那本古籍的時候,他的臉上露出不可思議得表情,他看著夜若晞直接和宮若打了起來,而他的臉上自始至終都帶著沉思。

夜若晞直接和宮若交鋒,其實她也沒有想到宮若的實力竟然可以這麼強,先天境巔峰對她來說都是一種挑戰。

她幾次被宮若打退,但是都不服輸的朝著宮若又繼續攻擊了起來,其實這個時候,對夜若晞來說她最在意的問題就是想要知道,黑冥殿究竟在暗中籌劃些什麼,所以她必須抓住宮若,必須從宮若的口中知道更多的答案。

而很顯然宮若知道的或許比紫宸多得多,因為一個宵想殿主的妖人,卻至今還活著,甚至替黑冥殿殿主掌控這麼大一個窩點,訓練這麼多的獸人就是為了讓更多的獸人潛伏在雲羅大陸所有人的身邊,如果他們真的要攻擊,或許在分分秒秒之內,就能夠輕易將雲羅大陸的人全部都給剷除。

「嘭!」

夜若晞別宮若直接一腳踹飛到了地上,只聽宮若對著雲卿說道,「青兒,只要你把這個賤人現在殺了,我就既往不咎,你做的事情我權當沒有發生過,讓你繼續留在我的身邊效忠我,你看如何?」

夜若晞看向雲卿卻發現雲卿有些呆愣地站在原地,就好像真的已經被宮若給嚇到了,完全不知道怎麼去反抗。

雲卿聽到宮若的話,只覺得一陣噁心,他連忙諷刺的說到,「你該不會是有病吧,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想要效忠你了,你有你的殿主,我有我的情人,剛才送你的兩個大饅頭還沒有讓你認清事情的真相是不是!信不信老子再給你兩個大饅頭啊! 腹黑寶寶失憶萌媽 砸不死你個王八羔子的!」

夜若晞看著雲卿,如果真的是和她想的一樣,雲卿也是從華夏過來的,那還說的通。

宮若聽到雲卿的話眼中滿是憤怒的表情,他手中握著長鞭,對著夜若晞的方向就直接摔了下去,「那你們今天就一起去下地獄吧!」

夜若晞剛剛被踹了那一腳,只是在她想要躲開這一鞭子的時候,卻發現身體竟然被困住完全動彈不得。

她的眼神不由得狠狠一遍,該死的,赤魂怎麼被控制住了!

這時候赤魂被控制住那不是就等於是捏住了他的靈根,讓她在這裡讓人隨便殺殺殺的嗎?!

但是赤魂不是在炎月裡面嗎?炎月裡面那些人怎麼也不可能對赤魂動手。

突然之間——

夜若晞想到了那兩個孩子,但是一想到受傷那麼重的兩個孩子,怎麼可能制服赤魂?更何況赤魂的實力就是她有時候都覺得有些心驚。 雲卿也感覺到了夜若晞的不對勁,他趕緊沖了上去,直接擋住了宮若的這一鞭子。

「喂,你怎麼回事?你別傻愣愣的啊!」

夜若晞當然也不想傻愣愣的,她只能對著雲卿露出沉重的表情,而雲卿很快就發現,夜若晞不但不能夠動了還不能夠說話了,這一發現讓他更加的著急,他一邊躲避宮若的追擊一邊對著夜若晞大聲吼道,「你特么的趕緊給我動起來,不然我們兩個今天就要當亡命鴛鴦了!」

亡命鴛鴦……

夜若晞真的是忍不住想要哭,誰稀罕和他當亡命鴛鴦啊!

夜若晞儘可能的和赤魂說話,但是赤魂卻完全顧不上夜若晞。

…………

「說!你怎麼會在這裡!」早早用手戳著赤魂的屁股,而赤魂只能蹲在那裡任由早早欺負。

「你能不能不要對我動手動腳的?」赤魂忍不住說了一句,但是卻遭到了早早更加殘暴的「虐待」。

「你最好給我說清楚,你怎麼會在這裡?!」

「你再戳我,我的主人就要死了……」

「你的主人死了就死了,關我什麼事,又不是……」一旁晚晚扯了扯早早的衣袖,「哥哥……」

早早被晚晚打斷,但還是耐著性子先對晚晚說道,「晚晚乖,等哥哥把這裡的事情處理好了再和你說話,好嗎?」

一旁瀰漫卻敏感的聽到了赤魂說」我的主人就要死了」,她連忙打斷早早,直接扯著赤魂就說道,「你說什麼?小晞子怎麼了?」

赤魂這才剛剛脫離早早的魔掌,又落入了瀰漫的,他趕緊說道,「你們在這樣晃我,到時候主人死了,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早早和瀰漫徹底杠上了,他直接推開瀰漫,隨後又從瀰漫的手中把赤魂給搶了回來,「這小子是我的人,誰讓你這麼拎著他的,小混蛋,你給我說清楚,你究竟為什麼會在這裡!」

赤魂卻賣起了關子,他直接說道,「早早你今天這麼欺負我,你待會就會後悔的,你趕緊放開我!」

「才不放,你竟敢偷偷跑出來!」早早越想越生氣,「我讓你留在那裡等她回來,你為什麼不聽我的,你為什麼要跑出來成了別人的東西!如果她回來看不到你,那要怎麼辦!」

「要你管!」赤魂掙扎著隨後又說道,「我告訴你不要以為我打不過你,我是不想打傷你!」

「你!」早早一雙眼睛滿是憤怒,冷清之中又帶著火爆的性格,他直接把早赤魂往地上一推,隨後冷漠的說道,「既然你不想等她,那你就滾得遠遠地,從此以後你和我們沒有變點關係!」

這回晚晚又趕緊蒼黃山拉了拉早早的手臂,看到早早那一雙憤怒的眼眸之中都染上了淚水。

「哥哥……不……哭……小魂的主人……會不會是娘……」

「額?!」一瞬間,早早愣住了。

瀰漫愣住了。

所有人都給愣住了。

小魂的主人會不會還是娘?

瀰漫不淡定了,眾人都不淡定了,他們看著晚晚和早早,但是竟然真的從他們兩個的眉眼之間看出了一點點夜若晞的痕迹。

早早突然之間就失控了,他對著赤魂的屁股啪的就是一腳踹了過去,「你個小魂!竟然不告訴我,趕緊滾出去告訴娘親放我們出來!誰敢欺負她,我一定要把那些壞人全部都親手解決了!」

早早突然之間閃現出的狂暴,讓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他們……難道……真的是小姐的孩子?」湛清表示不淡定了,「可是不會啊……小姐剛剛及笄就嫁給了姑爺,小姐去哪裡和誰生孩子啊。」

「那個,我想問一下,生孩子一定要兩個人嗎?」高雲才剛剛問完,就被所有人一個冷眼掃過。

「高雲你不廢話沒有人當你是啞巴!」

這不是廢話嗎?!生孩子一個人怎麼生!

更何況這最重要的事情,這孩子究竟是和誰生的啊!

此時此刻雲卿已經堅持不住了,宮若的長鞭直接打在了雲卿的後背上,雲卿硬生生替夜若晞擋下了這致命的一鞭子,但是他看著夜若晞的時候,眼神之中卻透露著義無反顧。

今天他們兩個誰都不能夠死!

她的手上有古籍!他一定要問清楚她究竟是誰!為什麼會有這個東西!

「噗!」

雲卿一口血直接噴了出來。

夜若晞心中焦急不已,但是她卻沒有辦法加入戰鬥,甚至可以說她現在完全就是任人宰割的地步,如果不是雲卿擋在她的面前,她現在恐怕早就是一具屍體了。

宮若嘲諷地看著雲卿,他的臉上是滿滿的不屑。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