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但是趙寶沒有停止畫符,當他徹底完成帝級續命符寶之後,趙寶心念一起低聲道「符紋修復!」

符紋修復,這是帝級符寶師,最特殊的力量,他能修復斷裂的符紋,那片是這段符紋物可承載。

青龍鱗甲上的帝級續命符寶,瞬間被修復,並且貫穿起來,整個青龍鱗甲都在發著逆天符光。在盡生機之下,青龍鱗甲崩裂的龍鱗,自己生長了出來,並且自己承載了符紋。這就是續命符寶的霸道,它可以自我療傷,不遭遇毀滅性打擊,不會消亡。

「龍鱗符衣!」趙寶低喊一聲,散發著盡生機的青龍鱗甲,從地上飛了起來,飛向了趙寶,它在改變形態,從一塊死寂的龍鱗皮,變成了一套龍鱗套裝。威武不凡的龍形戰盔,青色光芒閃動的戰甲,包裹了趙寶的全身。

「帝級符寶師,果真法揣摩。」石人皇震驚道

趙寶沒有停止畫制符寶,在數張青龍鱗甲上,他都畫上了帝級的續命符寶。最後隨著趙寶的心念,它們飛向了劉語嫣,慕容潔,石人皇等人。

「這是我結合玄黃戰甲的防禦之紋與帝級續命符寶,畫制的龍鱗符衣,它們可以抵禦極強的力量,也可以在關鍵時刻,讓你們的傷勢盡復。在沒有靈力催動之時,龍鱗符衣就是防禦戰甲,當你們需要療傷之時,就注入靈力到其中,帝級續命符寶會被自動催發出來。」趙寶給慕容潔等人講述龍鱗符衣的作用與用法。[

血魔至尊在此時睜開眼睛,他盯著趙寶帝威如獄道「趙寶,論你的符寶術多麼神奇,今日你都要死!」

「嘿嘿,那我們就看一看,誰先死!」趙寶沖了出去,他手中的符兵鏟發出盡盤古血紋,視著大帝的壓迫。

《皇極天尊》21161手機用戶訪問wp

劉語嫣沒有猶豫的一隻手搭在盤古弓上,她要開弓射大帝!

「語嫣,不要開弓,我要獨戰血魔至尊!」趙寶豪氣衝天道

獨戰大帝!

這樣的話,讓慕容潔等人震動非凡,即便是隱世高人也為趙寶的勇氣所折服。

傳說帝級符寶師可以弒帝,今日一戰,就可以見分曉了!

「天地為兵!」血魔至尊對待仇人,絕不手軟,他一出手就讓天地變色,讓女媧娘娘布下的死陣,被觸發,有恐怖之極再生帝力在衍生,衝擊向血魔至尊。

血魔至尊早已經感應到女媧的再生帝力,先前女媧的再生帝力沒有動靜,他也就懶得去理會,現在女媧的再生帝力開始阻攔他斬殺趙寶。這讓血魔至尊異常惱火,他施展的大帝之術,開始轉移目標,轟向了人族祖地的皇宮,血魔至尊已經成為大帝,他一下子就能探查,這女媧死陣真正發出的地方。

「女媧大帝,你早已經過世,這樣的死陣怎麼可能壓服本尊?」血魔至尊猛然沖向皇宮,將皇宮裂成齏粉,而皇宮中發出再生帝力,跟血魔至尊硬碰一記。

一個大帝的死陣,是極端厲害,可是它遇上了當世大帝,這也就註定它將沉淪破滅。

轟!

一聲震響,整個人族祖地都開始震蕩,街道兩旁的房屋開始崩潰,女媧的死陣被破,周圍的場景徹底變幻。趙寶發現了曾經自己與三公主,獻祭的魂台。而四周不在有任何建築物與石棺。這裡排列著數山石,有封印的力量,從獻祭魂台上涌動。

「人族祖地,竟然只是女媧死陣延伸出的一個虛幻世界……」血魔至尊破掉了女媧的死陣,可是他並沒有興奮,他發現事情比他想象的要複雜。

人族祖地,只是女媧死陣的一個虛幻世界么?這怎麼可能?如果那些都是虛,自己怎麼得的了皇極天書,怎麼會跟鬼皇交手?三公主怎麼會跟慕容潔融魂?

趙寶心中滿是懷疑,他不認為人族祖地,只是女媧死真的幻化的虛幻世界。

「血魔戰神,你錯了。剛才的並非虛幻世界,那是女媧開闢出的一片帝域世界。」隱世高人在血魔至尊不遠處開口道

「何以見得?這是帝域世界?」血魔至尊皺眉道

「因為這裡曾經有著女媧以精氣神煉化出的一群人,在守護。可惜他們現在都泯滅,讓被鎮壓在這裡億鬼萬王逃了出去。」隱世高人沉聲道「如果只是虛幻存在,它早就消失了。」

血魔至尊凝視著封印力量,在涌動的獻祭魂台道「女媧大帝,為什麼要封印此地,還在上面凝出帝域世界呢?」

「這個誰知道呢?」隱世高人搖頭道

「既然不知道,我們就打破這個封印看一看,這裡面到底有什麼!」血魔至尊目光閃過厲色,沖向獻祭魂台,欲打破這裡的封印。[

「寶哥哥,快阻止血魔至尊,這個封印不能開!」慕容潔突然大喊道

「趙寶道友,一定要阻止他,這個封印萬萬開不得。」石人皇也突然驚呼道

趙寶下意識的催動符兵鏟橫在獻祭魂台上,阻攔著血魔至尊的的一擊。

符兵鏟發出帝級盤古符紋,吞噬天地間的任何力量,血魔至尊的大帝之力都法倖免的被吞吸了一部分。不過讓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符兵鏟,更加直接的將獻祭魂台上的封印力量給吞噬掉了!

等到趙寶反應過來,讓符兵鏟不要吞噬封印力量之時,封印力量已經黯淡光,整個大地都顫抖起來,顯然這個封印要破掉了。

「趙寶,你是要阻止本尊,還是在幫助本尊?」血魔至尊譏諷道

符兵鏟可以吞噬大帝之力的恐怖,讓血魔至尊心中微驚,他本以為這符寶法對他產生任何影響,現在看來是大錯特錯了。

趙寶沒有理會血魔至尊的譏諷,他一臉尷尬的看向慕容潔與石人皇小心問道「那啥,微微失誤了一下,這封印下應該沒有什麼厲害東西吧?」

「的確沒有什麼東西,只是天妖至尊的肉身在裡面。」慕容潔微笑說道

「沒什麼東西就好……呃,慕容潔你說什麼?天妖至尊的肉身在裡面?」趙寶身體上的汗毛瞬間豎起,這個消息太驚人,血魔至尊,隱世高人的表情也都驚變! 天妖至尊,這是一個人間很少人知曉的名號,可是趙寶與血魔至尊等人都非常清楚他的厲害。要知道單憑天妖至尊所留的幾道聖旨,就讓天妖族人,幾乎縱橫天下,人可擋。

而曾經天庭神族的破滅,跟天妖至尊有著最直接的關係。隱世高人乾枯臉上浮現多種神情,最終他還是決定要退走,「血魔戰神,我們馬上離開此地。」

「為什麼?難到我還會怕天妖至尊不成?」血魔至尊毫退意,他剛證道成了大帝,心中有著橫掃一切的敵信念。

「天妖至尊,連天帝都能戰敗,我們該選擇退避。」隱世高人沉聲道

「哼,他一個人怎麼可能戰勝天帝?當年如果不是天帝,欲統一三界,讓主力軍隊征伐人間與冥界,引來天界上,來自人間與冥界的大帝圍攻,他怎麼可能落敗?」血魔至尊冷聲道[

隱世高人冷靜勸說道「血魔戰神,我曾經見過皇道聖旨斬滅大帝陣法與大帝法寶,天妖至尊的實力,已經超越了一般大帝,你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地尊仙皇,你現在怎麼如此怯弱?我們曾經縱橫天下,現在我既然證道成帝,就要斬滅曾經所以的敵人。天妖至尊,在怎麼可怕,本尊也要斬了他!」血魔至尊厲聲吼道

隱世高人沉默不語,他身體修復一半,被趙寶給破壞,他的實力還沒有恢復到當年的巔峰狀態,可是他怎麼也是一個半步大帝,不該如此懼怕天妖至尊。

「隱世高人,血魔至尊,我們聯手先斬掉天妖至尊的肉身如何?」趙寶一直在注意血魔至尊與隱世高人的動靜,聽到兩人的對話后,趙寶大聲喊話道

「嘖嘖,我情願單打獨鬥,也不會跟你聯手的。」隱世高人笑道

「為什麼?」

「你這人詭計多端,我怕自己被你陰害。」隱世高人說道

「呵呵,隱世高人,你比我陰險多了。我都不怕跟你聯手,你有什麼好怕的?」趙寶嘿嘿笑道

血魔至尊冷冷看向趙寶,大帝君威壓迫過去道「趙寶,本尊會先殺天妖至尊,在斬了你,你們兩人不會有人能活著離開此地!」

「你是在『逼』我跟天妖至尊聯手么?」趙寶眼睛微眯,殺意暴增道

血魔至尊,慕容潔等人的表情都變了。趙寶的實力,他們都非常清楚,如果趙寶在這個時候倒戈一擊,血魔至尊都毫勝算可言。

「寶哥哥,你可不能幫助天妖至尊,他是最邪惡的存在。」慕容潔急忙勸道

「趙寶道友,天妖至尊如果逃離此地,世間必將生靈塗炭,天妖族人將人可擋,你要以大局為重啊!」石人皇勸說道

趙寶搖頭道「你們沒有聽到,這位新晉大帝,要先殺天妖至尊,再來殺我,小爺怎麼能笨的先幫他殺天妖至尊,然後再被他斬殺?還不如小爺先跟天妖至尊聯手斬了他,再來死戰天妖至尊。」

「哼哼,趙寶,你誰都殺不了,論是本尊還是天妖至尊!」血魔至尊被趙寶氣的臉黑道

劉語嫣與東皇鳳凰,至始至終都沒有開口與傳念,因為她們非常清楚,趙寶絕不會幫助天妖至尊。

轟……!

被符兵鏟吞噬的封印終於被破,一道帝級力量法阻攔的皇力衝破一切,讓女媧的死陣頃刻間徹底灰飛煙滅。

「嘿嘿嘿,本尊終於脫困了!」獻祭魂台炸裂開去,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中,傳來一個陰邪不羈的聲音。[

血魔至尊,隱世高人齊聲驚呼,「天妖至尊,真的是他!」

「血魔至尊,隱世高人,這並非完整的天妖至尊,這只是天妖至尊的肉身。為了我們各自種族的未來,我們應該聯手對敵,而不是在這裡自相殘殺。」慕容潔悲天憫人道

《皇極天尊》21161手機用戶訪問wp

「只是天妖至尊的肉身?」血魔至尊聽到這句話,心中震撼莫名,天妖至尊的肉身而已,它所爆發的力量,竟然可以輕易摧毀一個大帝的死陣。這樣的力量實在太過驚人。

「好,我們聯手。」血魔至尊思量一番后,終於做出決定,他深知天妖至尊要比趙寶等人可怕,一旦讓他成功脫離此地,必然橫掃天下,人可阻。

慕容潔見血魔至尊同樣聯手,她急忙看向趙寶道「寶哥哥,血魔至尊已經同意聯手,你一定要以大局為重,先對付天妖至尊的肉身,要不然人族將徹底失去復甦的機會。」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為難的。」趙寶輕聲回應,其實趙寶心中很歡樂,血魔至尊跟天妖至尊要是能兩敗俱傷,同歸於盡,可以讓趙寶少掉兩個大敵。

但是,趙寶很擔心,天妖至尊太過敵,血魔至尊與隱世高人會直接逃遁,讓他們這些人來拖住天妖至尊。這樣的聯手,其實是非常不牢靠,隨時可能崩裂的。

踏,踏,踏……

封印被破的大洞中,一聲又一聲腳步聲,這聲音並不普通,它帶著恐怖音波,攻向趙寶等人。

「啊……我的耳朵好疼……」蔣風疼叫的摔倒在地上,慕容晚晴與慕容萍兩人也接著痛叫的摔倒在地上,他們的耳中流出鮮血,看起來極為駭人。

「好強的音波攻擊,帝級法寶的防禦竟然沒有效果。」石人皇面『色』大變,它也聽到了音波之聲,它受到的衝擊不小,而它與慕容晚晴三人都在劉語嫣的手中的盤古弓的保護下。

劉語嫣的情況稍微好一些,盤古弓在全力保護她。

「視帝級力量,難到天妖至尊當年真的成了仙?」 重生之寵妃難爲 血魔至尊皺起眉頭,神情凝重道

「他或許沒有成仙,可是他的力量肯定超越了一般的大帝。」隱世高人再度勸說道「血魔戰神,現在沒有必要拚命,我們先離開此地,跟天妖至尊劃定界限,以後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就行了。」

「你是想讓我臣服在當年的敵人手中么?」血魔至尊斜眼看向隱世高人冷聲道

隱世高人毫不退避的跟血魔至尊對視道「血魔戰神,天庭神族衰敗這麼多年,你難道要意氣之爭,跟天妖至尊死戰到底?如果你也死去,天庭神族要怎麼崛起?」

頓了頓,隱世高人使出了殺手鐧,他低沉道「你不要忘記,天鳳公主被困南天門之中,還等著你去解救呢!」

血魔至尊的戰意,在隱世高人的話語下漸漸減弱。特別是隱世高人提起了天鳳公主,這讓他不得不考慮一下,對戰天妖至尊的後果。

趙寶沒有關注隱世高人與血魔至尊,他飛到蔣風,慕容晚晴,慕容萍身邊道「蔣風,晚晴,慕容萍,快點催動龍鱗符衣。」

蔣風三人,在痛苦中催動龍鱗符衣,帝級續命符寶,瞬間被起點,開始替蔣風,慕容晚晴,慕容萍療傷。三人慘叫的聲音一下子停止,帝級符寶之下,這樣的傷勢算不了什麼。

「嘿嘿,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竟然有帝級符寶師出世。」天妖至尊終於走出黑洞,出現在天地間。

天妖至尊,一身腥紅戰甲,崢嶸畢『露』的臉上帶著邪魅笑意,而他的雙目,充滿了冷漠。趙寶並不是第一次見到天妖至尊,每一次跟天妖族的強者對戰,他們總是會用天妖臨天地的招式,讓天妖至尊的虛影降臨。[

「帝級符寶師,追隨在本尊手下吧,本尊會帶你一起證道成仙。」天妖至尊看向趙寶,他的眼神極為誠懇,也極有自信。

眾人顯然沒有料到,天妖至尊一出來,並沒有大開殺戒,而是要招募趙寶。

想到趙寶先前說要跟天妖至尊聯手,將血魔至尊斬殺的話,眾人都不由很緊張的看向趙寶。這個時候,趙寶的決定非常重要。慕容潔與石人皇不知道趙寶要殺天妖至尊的內情,這時候他們真擔心趙寶會歸順在天妖至尊手下。

趙寶沒有說話,他也沒有料到天妖至尊想要招募他,他更加沒有想到,在人族祖地之下,竟然封印著天妖至尊的肉身,他以為天妖至尊只存在於瑤池秘境之中,而且奄奄一息了。

「帝級符寶師,只要你追隨在本尊的身邊,你的種族可以不成為天妖族的奴隸,這天地間的土地,你可以隨意選取四分之一,作為你的種族的生存之地。只要你追隨在本尊身邊,你與你的種族都將受盡擁戴,成為天妖族永遠的盟友。」天妖至尊見趙寶沉默,他吐『露』出,讓所有人都震驚之極的招募籌碼。

慕容潔與石人皇都獃滯了!

天妖至尊說出的籌碼,讓他們都動心了,在這各族爭鋒的新世界中,如果能分到四分之一的生存土地,這幾乎就能決定人族在未來的地位與實力。沒有人去懷疑,天妖至尊有橫掃天下,一統分裂各族的實力。所以這樣的籌碼誘人之極,讓人法拒絕。

「一個帝級符寶師,值得天妖至尊如此重視嗎?」血魔至尊皺眉低喃道

「或許,趙寶有實力,將只是肉身存在的他鎮壓。」隱世高人猜測道

趙寶顯然也沒有料到,天妖至尊開出這樣的籌碼招募他,只要趙寶點頭,他幾乎可以不廢吹灰之力,替人族爭取到日後的地位與生存之地。可是天妖至尊為什麼如此看重自己?要開出這樣的籌碼呢?

「趙寶師弟,不要相信天妖至尊,他從來不是信守承諾的人,他肯定有陰謀。」東皇鳳凰,在趙寶腦海中傳念道

小說網 (這月要完本了,收尾要寫細緻一些,十號之前有事情要忙,只能每天一更,筒子們見諒。另外好朋友呆小魚的玄幻大作《帝君》免費字數高達八十萬字,書號473050)

趙寶也覺得天妖至尊有陰謀,可是這樣大籌碼的陰謀,還是不由自主的讓人怦然心動。直到這一刻,趙寶才發現,他跟天妖族人之間,還沒有形成不死不休的死局。反而是他與盤古一族,天庭神族之間的仇怨更深一些。

所以當聽到天妖至尊開出的籌碼,趙寶心動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