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但是馬尚龍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眼見得金碧輝煌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心頭的憤怒越發的濃郁,這件事,絕對不能就這麼輕易的算了。

既然他不能出手,那就去找別人。

沉吟之後,馬尚龍將目光鎖定在了鄭梓辛的身上。儘管此時他和那個張伯還在牢裏,但是因爲之前的事情,警察已經是將他們送到了醫院治療,如今已經是基本恢復了。

而現在,鄭家對他自然是不肯放棄的,如果他能夠從監獄裏出來,那麼對付林傑,就是不要他來操心了。

但是想要通過關係,將他放出來,實在是有點天方夜譚,唯一也是最直接的辦法,就是讓他能夠逃出來。

爲了這件事,馬尚龍甚至找了司空月,這位一直在父親馬峯山身邊的人,可以說,金碧輝煌有這麼多年的輝煌,同樣離不開他的幫助。

不僅是實力不差,計謀更是出衆。

有了司空月的幫助,馬尚龍很快便是找到了能夠幫助鄭梓辛越獄的辦法,當下便是暗中派人,藉着探望的時間,與鄭梓辛取得了聯繫。

而此時的林傑,對此依舊是一無所知,因爲還有幾個月便是要去參加比賽了,他一直都是在家中和小小研究着漁夫八式的功法,還有一些系統中的菜譜。

不僅是爲了能夠在大賽上獲得名次,更是爲了給香榭裏留下更好的招牌菜,在他離開的時間裏,也是可以保證長時間的興隆。

這一日,他正在後院裏,鍛鍊漁夫八式,手機鈴聲忽然打斷了他的訓練,是許久不見的孟新雅打過來的電話。

“林先生,我們有時間可以出海麼?”

“當然可以!”被孟新雅這麼一說,他纔是想起了單目魚的事情,而且如果能夠在夢幻魚塘之中存儲足夠的食材,到時候也一定會有幫助的。

想到這一點,林傑開口道:“孟大美女有時間的話,一起去啊!”

“好的!”孟新雅滿口答應,林傑也是聯繫了其他的人,包括方彩鈴等人,準備將這件事儘快安排好。

出海是個漫長的事情,儘量趕在比賽開始之前回來,便是最好了。

只不過,在聽到出海的消息之後,方彩鈴的語氣似乎有點不悅,林傑只好說,可以將她也帶過去,後者這纔開心了幾分。

就在這時,腦袋裏忽然傳來了清脆的聲響,林傑的臉上陡然攀上了欣喜,掛斷了電話就是衝到了房間之中,盤腿而坐,心神就是沉入了系統之中。

之前系統給過他幾個任務,如今都是悉數完成,獎勵也是一同發下。

從最開始的兇殺案任務,到得到方彩鈴的好感,到現在,已經是基本完成,尤其是從剛剛的電話來看,方彩鈴對他已經是產生了幾分依賴。

系統的獎勵很快發下來,不過有了小小的幫助,他倒是省去一個個去看說明,小小就彷彿是整個系統的大腦,對於系統的事情,全部很是瞭解。

這一次系統發下來的東西,大都是出海可以用到的,比如藍星海藻,千蛛漁網,還有遠航保鮮倉。

這些東西,都是遠洋捕撈之中,最受歡迎的東西。

但是更令他驚喜的是,漁夫八式的演練解說,相比之前那本,這一本,更能夠激發他的記憶力,能夠徹底的展示出漁夫八式的威力。

除去了這些東西,還有一些商城的點券,對此,林傑倒是沒有過多的關注了。

閒來無事,讓小小再度放出了他的身體情況報告。

姓名:林傑(硅基質人種)

年齡:22歲

體質:c

……

評價:綜合各項指標,你已經是勉強入門。

看完這些,林傑的心頭滿是震驚,弄了這麼半天,他的體質依舊只是個c級,而且,還只是個入門的級別?

這個什麼狗屁漁夫系統的判定級別,未免有點太高了吧。

心頭才閃過這個念頭,小小便是哼了一聲,道:“就你這樣的資質,能夠達到今天的地步已經是很不錯了,要知道,幾個月前,你還是個廢材。”

“不過,你也不要得意,僅僅是這個世界上,比你厲害的人就多了去了,僅僅是b級別以上的人都是能夠用以萬作爲基數的。

“這麼多?”林傑的心頭猛地一震,以萬作爲基數,那豈不是就說,在這個世界上,少說也有個幾萬這樣的人麼?

小小卻是鄙視了他一眼,哼道:“就你這點眼力見兒,實在是太狹隘了,這個世界遠不是你想象到的那麼小,廢材!”

連番被一條魚兒鄙視,林傑的心頭多多少少是有點不開心的,但是這個時候,他也是無法反駁,只能是默默的點頭,退出了系統。

看來,這一次的國際美食大賽,還真的要好好的去看看了。

就在他愣神的時候,忽然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卻是杜夢晴的電話,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知道這位警局霸王花,找他有什麼事情。

“喂,大隊長,我在睡覺呢!沒空!”

“睡你個大頭鬼!等你醒來,說不定腦袋都沒了!”杜夢晴沒好氣的怒聲喝道,林傑的眉頭頓時皺緊,疑惑的道:“這是什麼意思?”

心中還在暗暗的猜測,該不會杜夢晴是親戚來了,心情不痛快,剛好被他惹到了吧?

然而,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徹底讓他懵掉了,瞪大了眼睛,滿臉的難以置信,甚至是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了。

“你說什麼?鄭梓辛越獄了?”

“嗯,就在剛剛,我們警察還在全力追捕,但是你們要小心,他現在剛剛脫身,什麼事情都是有可能做出來的。”

杜夢晴的話,林傑一句話都沒有停機怒氣,他已經是掛斷了電話,徑直衝出了餐館,黑色的寶馬車,就是如一道黑色的流光,閃電般的衝向了市區的方向。

“喂,黑狼麼?迅速去香榭裏,保護好方彩鈴,千萬不要讓她出事!”林傑第一時間聯繫了黑狼,道:“就算是拼出性命,也要守住!”

“是!”儘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黑狼還是毫不猶豫的應了下來,隨後便是帶人,迅速趕往了香榭裏。

林傑則是馬不停蹄的衝向了學校的方向,路上已經是聯繫了孫思明,讓他幫助一同前去學校,不論是誰先去,都要將李柔柔先帶走。

誰也不知道這個瘋子從監獄裏出來,會是先去幹嘛,萬一他對這些人下手,事情就麻煩了。

恐怕這一次,他會不管不顧的下死手。

杜夢晴的電話再度打過來,林傑有點沒好氣的道:“什麼事情,杜隊長?”

聽到林傑這樣的口氣,杜夢晴的心中也是有幾分不悅,但是想想之前的事情,都是林傑一個人處理,警察幾乎就是沒有幫上什麼忙,到現在,連個犯人都看不好,難怪他會生氣了。

尤其,這個犯人毫無疑問,會第一個針對的就是他。

“鄭梓辛如今前往了你們小鎮的方向,似乎是有人引導着他去了那裏,你看看,有沒有需要什麼防範的,儘管做好!”杜夢晴強壓下心頭的憤怒,緩緩的道:“我們警察已經是在竭力追趕了,但是進入了小鎮,事情就麻煩了。”

“這個王八蛋!”林傑狠狠的一拍方向盤,將接李柔柔的事情交給了孫思明,當下聯繫的小方少前去小鎮,另外聯繫了何老三,李二楞等人,做好萬全的準備。

這個瘋子肯定是知道了李家餐館的事情,說不定就是前去找他的,一旦找不到人,很可能遭殃的就是李叔了。

對他有着養育之恩的李叔,絕對不能出任何事情的!

做完了這些,林傑發動車子,飛速的朝着小鎮而去。

而此時,開着一輛麪包車的鄭梓辛,臉上滿是興奮之色,一雙眼睛裏卻是充斥着鮮紅的光芒,興奮的道:“林傑,你既然要我不能好好活,那我就讓你痛不欲生!”

麪包車在路上橫衝直撞,不斷的給身後的警車製造麻煩,而他則是飛也似的朝着小鎮上而去。

幾分鐘過後,麪包車停在了小鎮的門口位置,纔剛剛走進,就是看到了李家餐館的招牌,鄭梓辛的臉上滿是欣喜之色。

“下車!”後座上,張伯一身血污,慘白的臉色顯得很是猙獰,緩緩的下車,朝着李家餐館而去。

如果愛情可以定製 “林傑,你給我滾出來!”鄭梓辛大搖大擺的上前,便是朝着餐館裏走去,由於提前得到了消息,餐館裏並沒有任何一個人。

就在這時,一聲大喝傳來,緊接着,便是看到一羣人,朝着他們衝了上來! 鄭梓辛眉頭一皺,轉身一看,卻是何老三和李二楞,帶着一幫人,浩浩蕩蕩的衝了過來,攔在了他們的面前。

“你們想幹嘛?”李二楞梗着脖子,打量了鄭梓辛一眼,還是有點印象的,冷聲大喝。說着,還揚了揚手中握着的燒火棍。

何老三等人也是上前一步,比劃着各自的武器,臉上滿是凝重之色。

突如其來的一衆人,卻是並沒有讓鄭梓辛感覺到半分的震驚,反而是冷笑一聲,道:“就憑你們這幫雜碎,還敢攔我的路?真的是不知死活!”

“趁早讓林傑滾出來,否則,你們一個個的,就準備替他死吧!”

說這話的時候,身後的張伯,已經是緩緩的上前,一身血污,使得他本就有點難看的臉色,顯得更加猙獰可怖。跟在何老三身後的不過是一羣小混混,哪裏見過這種陣仗,不由的有點想要退縮。

何老三也是忍不住的嚥了一口口水,打架他從來不怵,但是涉及到殺人,這可就不是他所能夠做到的了,即便是手中拎着一根鋼管,身體還是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

倒是李二楞的面色一沉,揮舞着手中的燒火棍,就是衝了上去,嘴裏還不住的吼道:“想要弄林傑,先弄我!”

“不知死活的傢伙,張伯,解決了他。”

眼見得李二楞衝上來,鄭梓辛的臉上只有冷笑,能夠從監獄中逃出來,他已經是不管不顧了,即便是面對這麼多的人,他依舊是沒有半分的畏懼。

一旁的張伯聞言,也是舉步上前。

儘管殺人,並不是他的本意,但是事到如今,已然是騎虎難下,覆水難收了。看着李二楞發瘋一樣的衝上來,他毫不猶豫的揮出一拳,居然是後發先至,重重的砸在了李二楞的胸口。

以李二楞的實力,哪裏是能夠和他相比,僅僅是一個回合,李二楞的身體便是直接被砸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面色剎那間慘白,嘴角不斷的溢出鮮血,整個人彷彿已經是去掉了半條命。

一切只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本就是畏懼不已的何老三等人,見此情形,哪裏還有繼續戰鬥的心思,整個人的面色都變了,緊張的打量着張伯,一動也不敢動。

鄭梓辛滿臉的不屑,哼道:“立刻叫林傑滾回來,不然我就將他這個狗屁餐館,全部都給拆了!”

何老三的喉頭滾動了一下,滿腦子的猶豫。

鄭梓辛顯然是沒有多好的耐心,眼見得幾人沒有反應,便是大步朝着餐館走去,才走到門口,突然就看到一把菜刀,迎面砍來,趕忙倒退,跌跌撞撞退後了好幾步,才堪堪的站穩。

擡眼一看,卻是聞聲站出來的李叔,此時雙手各持一把菜刀,面色難看的看着他們,冷聲道:“就你們這些王八羔子,還想動林傑,先過了我這關!”

儘管他並不知道林傑闖出了什麼禍端,抑或是怎麼招惹了這些人。他只是記得林傑是他養大的,早已經被他當作了親生兒子。

這個時候,怎麼能夠退縮呢?

鄭梓辛被結結實實的嚇了一跳,心頭還有點餘悸,但是一看到李叔不過是個上了年紀的廚師打扮,面色頓時冷了下來,喝道:“老不死的,你最好讓開,否則,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李叔輕哼一聲,道:“老子當年在部隊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裏撒尿活泥巴呢!這會兒在老子的面前叫板,你以爲你是個什麼東西!”

他也不是什麼慫包,當初在部隊上,也都是有名的硬茬子,要不是因爲一些意外,也不會就這樣退伍。但是如今被這樣不屑,塵封了許久的血性,也是一點點的甦醒過來。

“都是羣不知死活的傢伙,張伯,給我了結了他!”鄭梓辛對此嗤之以鼻,臉上滿是不屑之色。李叔這類人,他從來不會放在眼中。

只有馬尚龍等人,才配得上他的身份,林傑這種人,終究只是個鄉巴佬而已。

然而,他卻是忘記了重要的一點,如今的他,可是被林傑生生的逼出了南海,整個鄭家,就如喪家之犬一般,被人生生的趕了出去。

不過成爲了馬尚龍手中的棋子,卻是依舊如此的興奮,只以爲是找到了復仇的辦法。

對於鄭梓辛的吩咐,張伯也並沒有半分的反駁之意,上前幾步,迎上了揮舞着菜刀的李叔。兩人的戰鬥倒是並沒有如李二楞那般迅速結束,但依舊是呈現出一邊倒的趨勢。

幾分鐘過後,李叔徑直被震退了十幾步,倒是沒有受傷。

張伯眉頭緊皺,冷聲道:“收手吧,我不想對一個老兵下手。”

“真虧你還有這點覺悟,那你殺死那些人逃出來的時候,怎麼就沒有半點憐憫之心呢?”李叔捂着胸口,冷笑着起身,沉聲開口道:“就你這樣的,就算是現在自殺,也已經是無法洗清你的罪孽了。”

話音落下,就再度揮舞起手中的菜刀,瘋狂的朝着張伯衝了過去。

“張伯,你和他廢話什麼,直接殺了他!”鄭梓辛的臉上滿是怒氣,暴喝出聲,張伯也不好繼續留手。

如今的李叔幾乎是發狂一般的出手,菜刀不斷以刁鑽的角度衝向他們,短短几分鐘的功夫,便是生生的將張伯也是逼迫到了窘迫的地步。

張伯也是不在留手,一瞬間似乎是爆發出無比恐怖的力量,凝聚在雙拳之中,狠狠的砸在了李叔的菜刀之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