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但是,此時這恐懼嶺,就出現了一個人。

此人一身黑袍,呆著鬼面,手持鬼環刀,一路緩慢堅定的走來。

突然間,從一旁茂密的灌木叢中衝出來一隻渾身漆黑,雙目散發著血芒的邪獸,它張著血盆大口,尖利牙齒寒光閃閃,口水流淌的撲向了這個人。

「嗡」

鬼環刀一豎,上面鬼環發出無形頻率的音浪,緊接著往上一撩。

這隻邪獸在空中一定,隨即從中被劃成了兩半。

在瞬間,這隻邪獸便化為兩灘血水灑落在地面。

鬼煞閉著眼睛,身上有一道淡淡的灰芒閃爍了一下。

「還是差一點。」鬼煞睜開眼睛,心中輕嘆一聲,總感覺鬼冢聖脈有覺醒的跡象,但是卻總是差些感覺。

站在原地默然良久,鬼煞目光漸漸變了,變得如同兩把鋒利的刀刃,他望向了恐懼嶺的中線上的那被黑煙籠罩的地方。

「鬼冢不鬼,聖脈何啟?」鬼煞冰冷開口,義無反顧的沖向了那黑煙籠罩的地方。

……

楚南盤腿坐著,身上水晶般的玄芒閃爍著,而他的眉心,隱隱有一團紫光在旋轉著。

第一玄脈內滿溢的玄力衝擊著最頂端的桎槁,這桎槁已經鬆動,不過韌性十足,並沒有像楚南心中所想的那樣一衝擊就崩潰。

不過,隨著一波又一波的衝擊,這桎槁已是越來越鬆動,衝破它也就是多花些時間了。

終於,隨著玄力的一次有力的衝擊,這桎槁出現了一點缺口。

頓時,從這缺口中,有一絲絲神秘的力量逸出,這就是第二玄脈中的力量。

楚南就像看到了一個脫光的絕世美女就在跟前,腎上腺素狂飆,就跟打了雞血一般開始控制著玄力瘋狂的朝著這缺口衝擊。

桎槁一點一點崩碎,到了後面,這桎槁已全面崩潰。

玄力從第玄脈頂部衝出,在虛空中劃出了一道弧線,正好落在第二玄脈底端,楔入了其中,玄力橋樑順利搭成。

感覺非常容易,但是能一次搭建成功的其實很少。

隨即,精純的玄力源源不斷的支援,閉合的第二玄脈完全打開,第二玄脈的第一顆玄櫛就在底端,被玄力一衝擊,就輕而易舉的破碎了。

楚南渾身一顫,身上的玄力光芒在瞬間變得更加耀眼璀璨,第二玄脈第一顆玄櫛一碎,他的玄力就有了質的提升,澎湃的力量充盈在身體各位,彷彿受到了一種神秘力量的洗禮,他的身體與靈魂都開始了蛻變。

一級玄將!達成!

玄將與玄兵,一道天塹,攔住了這世間玄修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進入玄將境界,就是進入了一個更加高級的世界,身份與地位將會產生火箭般的飛升。

如果是在七大星省之中,就能直接成為人上人的貴族,得到爵位,得到帝國奉碌。

當然,雖然這裡是迷霧荒原,玄將的身份也能震懾宵小,誰惹上你都要掂量一下。

而對於楚南來說,他成為了玄將,起碼招兵買馬就有了底氣,玄兵與玄將,聽起來的感覺就是天差地別。

楚南睜開眼睛,體內澎湃的力量讓他有立即跟人打上一架的衝動。

撤去玄陣,楚南從房裡走出。

來到院子里,就見得一身青袍的麥獨秀坐在一張石桌邊,而杜克夫人正在為他斟酒。

「麥前輩,你可真準時啊。」楚南看到麥獨秀,心中不免有些怨氣,上前坐到他對面,揮手讓杜克夫人退下。

「咦,玄將境界了?」麥獨秀卻是盯著楚南打量著說道,不接他的茬。

楚南冷哼一聲,直接拿起酒壺往嘴裡灌了一通。

「你小子……好好,這次算我麥獨秀的錯,我臨時想到一件急事去辦,哪想到你偏偏在這個時候出事了。」麥獨秀帶著些歉意道。

「算了,不過你現在到了,那老子就要去魔風商行報仇了。」楚南道,麥獨秀也是堂堂玄王,能認錯已經是天大面子了,他哪會不識趣的追著不放。

「要殺誰?我幫你動手就可以了。」麥獨秀道。

「不,我要親自動手,你幫我掠陣,我知道魔風商行背後肯定也有一個玄王存在,你只要保證讓這個老傢伙不要插手就可以了。」楚南眯著眼睛道。

「這個沒問題,有我在,練老怪屁都不敢放一個。」麥獨秀傲然道,聽他的語氣,應該認識魔風商行坐鎮的玄王。

這時,妮可從外面進來了,她恭敬的向麥獨秀行了一個禮后乖巧的站到了楚南的身後。

「主人,鬼旗樓的大掌柜夜叉來了,在大廳里。」妮可輕聲道。

「我這就去。」楚南點了點頭,向麥獨秀說了一聲便去了前廳。

夜叉一看到楚南便站了起來,爽郎笑道:「恭喜楚老弟踏入玄將境界,楚老弟在玄兵境界便能重創五大將級強者,想來現在更上一層樓,玄將之中,任誰對上你都要寒膽三分了。」

「大掌柜過獎,我們來談談合作的具體事宜吧。」楚南開門見山道。

「好,我就喜歡你這種爽快的性格。」夜叉一愣,隨即笑道,望著楚南的目光帶著欣賞之色。 ?鬼旗樓突然發布了公告,之前在魔風商行斷供的玄丹將於三天後在鬼旗樓上架銷售。

令人吃驚的是,鬼旗樓每天供應的玄丹是一級回玄丹四十顆,二級回玄丹四十顆,三級回玄丹二十顆,比起之前魔風商行的供應額足足翻了一倍。

而更令人感到震驚的是,鬼旗樓不僅供應回玄丹,而且不定期供應其它種類的玄丹,比如凝骨丹,石化丹,爆炎丹。

這兩個消息已經讓魔鬼城中一片沸騰了,無數人開始傳遞著這個消息。

婚前以身試愛 原本,魔風商行有玄丹賣的消息已經傳到了迷霧荒原各個方向,有不少其它地方的冒險者趕到魔鬼城來想購得一粒,但是魔風商行又突然斷供了,讓許多人沮喪不已。

現在,回玄丹的供應又恢復了,而且還有了其它種類的玄丹,這個消息一傳出,想必魔鬼城中又會多出許多其它地方趕來的冒險者甚至是商隊。

僅僅過了一天之後,鬼旗樓再度放出了消息,在一個月之後,第一顆四級回玄丹將進行拍賣,價高者得。

這個消息一出,震得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就算是四級回玄藥劑,一般的七級玄藥師煉出來的概率都很低,尚且是有價無市,更別提回玄丹了。

回玄藥劑的丹方原本創造出來時,最高也就只能煉到三級回玄藥劑,只是回玄藥劑基本上是所有玄藥師煉的最多的藥劑,所以有一些頂尖的玄藥師在巔峰狀態以及完美的火候控制下,是有可能煉出四級回玄藥劑的。

四級回玄藥劑,是可以讓巔峰玄王迅速回復玄力的藥劑,想想,一個玄王的玄力有多麼的深厚,一個玄王的攻擊又會有多麼恐怖,在某種境地下,一個玄王耗費了全部的玄力,一瓶回玄劑下去又恢復了大半玄力,他又可以連續釋放恐怖的玄技了,可想而知四級回玄藥劑有多大的作用了。

如果是兩個實力相差不大的玄王之間對決,擁有四級回玄藥劑的玄王耗也能耗死那沒有回玄藥劑,到了玄王級別,一般的三級回玄藥劑有用是有用,但用處已經不是很大了。

四級回玄丹,效果比四級回玄藥劑要強上一倍,不僅玄王會為之瘋狂,那些商家就更瘋狂了,他們買到手,轉而拿到七大星省,有門路的甚至可以拿到輝煌大陸去,那裡土豪無數,分分鐘翻上十倍以上。

至於為什麼要等一個月這麼久,自然是想讓消息傳遞出去,然後坐等各地金主齊聚啊。

楚南的院子里,麥獨秀雙目通紅地盯著楚南,咬牙切齒道:「四級回玄丹,你竟然拿去拍賣,怎麼不想想我,我也是玄王啊,我也需要四級回玄丹啊。」

「麥前輩,不要激動,有話好說。」楚南退後幾步,乾笑道。

「不激動,怎麼能不激動,我們是什麼關係,你應該賣給我,賣給我知道嗎?」麥獨秀抓住楚南的肩,一陣猛搖。

楚南頓覺渾身的零件都要散架了似的,他剛剛躲了,但是根本躲不過麥獨秀這看似平淡無奇的一抓。

「還有,我這不給你留了嗎?」楚南急忙大聲道。

麥獨秀表情立變,他鬆開楚南,一副本該如此的神情,道:「我說嘛,你小子沒理由吃裡扒外啊,我可是在替你扛旗,對了,你還有多少四級回玄丹?」

「多少?你當是糖豆啊,我雖然找到了點竅門,那也得煉上幾十爐才出得了幾粒四級回玄丹,我給你留了兩粒,免費,咱倆什麼關係嘛!是吧,麥哥。」楚南整了整衣裳,帶著一絲笑意道,你都說我們關係不簡單了,那就別喊前輩,直接平輩相稱吧。

麥獨秀也不介意楚南的稱呼,聽到有兩粒勉強給他的,他很沒節操的眉開眼笑,那一臉憂鬱也不裝了。

楚南心裡腹誹了幾句,拿出兩粒四級回玄丹給了麥獨秀,這幾天他拚命煉製回玄丹,已經找到了訣竅煉出四級回玄丹來,這與他更好的掌控了靈火有很大關係,而且,他不需要煉幾十爐才能出幾粒,而是煉個四五爐就能出四級回玄丹,他現在手上已經有二十五粒四級回玄丹了,他決定過一個月出一粒,同樣用飢餓營銷的法子,那樣財源滾滾而來,他的前途一片光明。

「你打算什麼去對付魔風商行的那個姓烏的大掌柜?」麥獨秀問道。

「明天,明天鬼旗樓玄丹開賣,我要在他最沮喪最憤怒的時候解決了他。」楚南冷笑著,雙目殺機凜然。

「這個姓烏的是七級玄將,你確定你能對付得了?」麥獨秀道。

「到時你幫我掠陣震懾幕後人,我自會斬殺他。」楚南道,一級玄將怎麼了?他能在九級玄兵之時用靈玄火爆重創五大將級強者,那麼現在,他就有把握殺了七級玄將境界的麥獨秀。

靈玄火爆在玄將時融合與在玄兵時融合,威力不可同日而異。

「鳳丫,南哥會為你報這血仇的。」楚南在心裡喃喃道。

夜深,楚南的房間里正響起陣陣****之聲。

妮可撅著雪白渾圓的**,正承受著楚南一記狠過一記的撞擊。

臀波陣陣,妮可狂亂的甩著一頭大波浪的秀髮,發出盪人心魄的呻吟聲。

不多時,妮可一聲尖叫,嬌軀一陣陣顫動,白膩的肌膚在瞬間染上了一層粉暈,香汗點點析出,如同玉盤上的水珠,份外誘人。

「主人,奴不行了。」妮可聲音都帶上了顫音,再也堅持不住,整個人趴在了床上。

妮可知道,楚南在魚水之歡時,喜歡聽她自稱奴,每次她這麼稱呼的時候,他的速度和力度都會有一個跨度的增強。

感覺到楚南仍然堅挺的**,妮可翻過身,如水般嫵媚的美眸一邊望著楚南,一邊張開小嘴。

蓮唇弄蕭,亂流激蕩,無語凝噎,箇中滋味誰解?只道又是一夜好春光。

好濕!

隔壁杜克夫人,卻又是一個不眠之夜,一整個夜晚,一團火在身體里熊熊燃燒,但卻沒有辦法澆滅,現在**倒是退了,但身體和精神上都出現了一種折磨人的空虛感。

自從用玄影石錄影著人送去了星辰角之後,她的心緒便十分複雜,或許再過段時間,杜克家族就會有人來接走她們吧,她是不重要,但絲絲卻是杜克家族看重的。

他被楚南連番挑逗,有幾次都差點**於他,**之門打開,但偏偏不能如願?

不能如願?杜克夫人下腹又是一熱,她竟然是這麼想的嗎?

第二天一大早,楚南神清氣爽,狀態倍好。

今天是鬼旗樓開始正式售賣玄丹的日子,今天也是楚南決定報仇的日子。

鬼旗樓外人潮湧動,比起當初魔風商行時還要火爆。

而魔風商行此時卻是冷冷清清,門可羅雀,他們終於體會到了鬼旗樓當時的心情,那豈是鬱悶兩字可以說明的。

烏忠勇坐在巨大的辦公桌后,手上端著一杯熱氣騰騰的茶,但直到茶涼,他都一口沒喝,也始終都是同一個動作。

魔風商行幾大管事在外面,神色也是難看。

當初,如果……

不可避免的,這些管事心中如是想道,不知道大掌柜此時可有一絲後悔?

玄丹的出現,造成的影響是巨大的,足以決定一家商行的命運。

當初如果安安份份的與楚南進行合作,繼續維持下去,短時間內,魔風商行將完成別人十年甚至幾十年都完成不了的擴張。

但是,烏大掌柜太貪了,也嚴重低估了楚南,誰能想到一個小小的玄兵竟然能翻起如此大的風浪,讓魔風商行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還直接成全了競爭對手,不能不說是這是一個巨大的失敗。

「烏影。」烏忠勇放下茶杯,開口道。

「主人。」一個黑影突然出現,恭敬道。

烏忠勇拿出一個空間戒指丟給這黑影,道:「拿著這個去刺神會,我要楚南這個人消失在世界上。」

「是,主人。」黑影消失在房間。

刺神會,迷霧荒原最神秘最可怕的刺客聯盟,這個刺神會最有名的就是曾經有人不知花多大的代價要一個七級玄王的命,結果刺神會持續三十年對這七級玄王進行暗殺,死了不知多少人後,竟然抓住了這七級玄王在與人爭奪寶物時受傷的機會,將之斬殺,從而完成這個持續三十年的暗殺任務,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在黑影離開魔風商行后不久,突然一聲巨響傳來,魔風商行的牌匾與大門被轟了個粉碎,一個青年身著暗紅色的軟鎧,手裡拿著一把銹跡斑斑的柴刀,立在煙塵之中。

頓時,附近出現了一堆震驚的圍觀者,這裡可是魔風商行啊,魔鬼城裡幾個大勢力之一,據說背後有玄王坐鎮,從來沒有人敢來這裡找茬,沒想到今兒蹦出一個,這熱鬧比擠去鬼旗樓看人海好看多了。

「在下楚南,前來魔風商行報仇血恨,無關者離遠點,否則缺胳膊少腿的老子概不負責。」楚南低沉的聲音在空氣中回蕩,所有人都能聽出他聲音中壓抑的仇恨。 ?好狂!

所有人的心裡都在剎那間湧現出同一個想法,只是,狂要狂的資本才好,如果沒有資本,那就是傻。

很多人已經認出了楚南,就是那個在亡魂灘,不知道用什麼攻擊手段殺死一玄將,重傷一血將,輕傷其餘三將的那個男人。

那五大將級強者是魔風商行的,看樣子他對那天的結果不甘心,現在直接殺到魔風商行了。

「他現在已經晉級到一級玄將了,不過,差距還是太懸殊了。」有眼力的看客已經看出了楚南的境界。

「怎麼都覺得他不像腦子有問題的,他敢來必有后招,趕緊叫人來看好戲。」

於是乎,圍觀之人呼朋喚友,一下子,許多人從各個方向朝著魔風商行這裡湧來。

此時,魔風商行里有十幾個夥計凶神惡煞的沖了過來。

破殺刀法!

楚南手中柴刀一揮,一道玄力刀刃電一般一閃而過,這十幾個夥計在剎那間被四分五裂,鮮血四濺,慘不忍睹。

全都是低級玄兵,他分分鐘捏死他們。

楚南抬步踏了進去,就在這時,整座魔風商行突然冒出了一道淡淡的玄力光罩,原來是玄陣啟動,能進不能出了。

裡面還有十幾個女服務員,她們都是些一二級玄兵,甚至有連玄兵都不是的,此時一個個臉色發白的縮在角落裡,看著如同殺神降臨一般踏入的楚南。

楚南看都沒看向她們,只要她們不犯傻來攻擊他,他根本懶得理會她們。

楚南一步一步上了二樓,二樓只有一個人,一個神色陰戾的中年男子,從他身上的玄力波動來看,這是一個玄將,一個三級玄將。

「剛剛晉級的一個一級玄將,竟敢來我們魔風商行撒野,今天讓你飲恨於此。」這男子手持一把厚背大刀,厲聲道。

「話太多了。」楚南冷聲道,身體陡然竄起,柴刀朝著這玄將當頭劈下。

玄將厲吼一聲,厚背刀一旋,竟是發出一團劇烈旋轉的刀芒迎了上來。

這旋轉刀技,乃是他成名絕技,他就是以此被招攬進了魔風商行,曾以此技斬殺同級以及比他高一級的玄將,讓他至今志得意滿。

他一個三級玄將施展出這一招,你一個一級玄將還能抵擋得住?至於楚南之前重創五將的攻擊,他認為根本不是他發出來的攻擊,很有可能是一種恐怖的攻擊武器,他不可能有第二次,否則,他不會到最後逼到絕境才施展。

刀芒瞬間透過楚南的身體,這玄將的心卻陡然一顫,是虛影!他看也不看,憑藉著豐富的經驗反手便是一刀。

「鏗」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