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但正是這些外人不可能知道的秘密,卻讓鹿羽這個外人如數家珍的說出來。

這讓他怎能不對鹿羽刮目相看。

本來池瑤仙子向他說起鹿羽時,雖然異常的鄭重,也讓他相信池瑤仙子所言非虛。但畢竟心中還是有些沒底。

如今親眼見到鹿羽,聽到鹿羽的話,他心中頓時充滿了新的希望。

「鹿羽公子,多謝你能前來。如今神殿失火,我們冰魄神光殿正處在一個前所未有的大危機之下,客套的話我也就不多說了,懇請鹿羽公子出手相助!」

孫殿主行事非常的爽快,直接就和鹿羽開門見山。

「神木老傢伙的傳人看起來還算可以。」

鹿羽卻是先用一種長輩的語氣,點評了孫殿主一下。

眾人真是無語至極,鹿羽就算是知道他們神光殿的一些秘密,但是畢竟也僅僅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而他們孫殿主可是德高望重的老輩強者。

鹿羽這麼點評孫殿主,這幅畫面實在太有違和感了。

孫殿主倒是不以為意,他誠懇的說道:「事關我們冰魄神光殿的基業,只要鹿羽公子能出手拯救,我們願意答應公子的任何要求。」

「任何要求?」

說到這裡,鹿羽忽然淡淡的瞥了池瑤仙子一眼,說道:「她也可以嗎?」

鹿羽竟是點名要池瑤仙子的人!

嘩!

人群當即就是一片嘩然。

池瑤仙子乃是所有人心目中的女神,如今卻被鹿羽當作了交易的籌碼。

池瑤仙子當即臉若冰霜,說道:「鹿羽你別想了,我池瑤一生都將奉獻給冰魄神光殿,絕不會嫁給你!」

池瑤仙子乃是冰山美人,最是排斥男人,最討厭別人的追求。

這還是因為是鹿羽說出來的。如果是別的人說出來這話,她馬上都要拔劍殺人了。

鹿羽哼了一聲,說道:「池瑤,你也跟在我身邊那麼久了,居然還不懂事,還妄想嫁給我?你少做白日夢了,我暫且考慮的,乃是收你為侍女。除非你表現的異常的好,立下不世之奇功,我才有可能考慮勉強將你真的收了。」

如果說剛才鹿羽的要求,只是讓眾人無語的話,那現在鹿羽這番話,真是要讓人直接噴血了。

似池瑤仙子這等神聖的仙子,在鹿羽的眼中,居然暫時只能做一個侍女。除非是池瑤仙子表現的特別好,才有機會正式成為鹿羽的女人?

獃獃的看著鹿羽那一副非常勉強的神色,眾人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真是想不到,這世上還有這麼狂的人!

簡直就是曠古未有!

「你!」

池瑤仙子緊緊的咬著貝齒,同時臉上浮現出一抹羞憤之色。

她意識到,自己剛才還真的是錯怪了鹿羽。她跟在鹿羽身邊那麼久,對於鹿羽的性子還是非常了解的,鹿羽應該還真沒有收了她的意思。

她剛才也不知道是怎麼念頭差錯了,居然誤以為鹿羽是想要收了自己。

鹿羽對孫殿主說道:「孫殿主,怎麼樣,我的要求很簡單,池瑤駕車的技術很不錯,還算合我的心意,便讓她給我做個侍女,時間就定個三年吧,你覺得怎麼樣。」

「我無權為池瑤做主。」孫殿主緊緊的一咬牙,雖然他很想要鹿羽出手相救,但是他向來尊重池瑤,還難以狠下心就這樣將池瑤推給鹿羽。

池瑤仙子忽然神色複雜的看了鹿羽一眼,說道:「鹿羽,我若答應給你做侍女三年,你便可以出手拯救我們冰魄神光殿嗎。」

鹿羽說道:「說話算數。」

他的眼中閃過一抹異光,他的心中有一個宏偉藍圖。這一世他努力聚集十二仙體,召喚出無上仙輪,成就那一個萬古奇迹!

仙輪出,萬法滅!

池瑤仙子乃是最為珍稀的幾種仙體中的純冰仙體,要找到一個純冰仙體可不是很容易的。

「那好,我答應你!」池瑤仙子輕咬貝齒。

鹿羽淡淡的說道:「池瑤,你想好了,做了我的侍女,可不止是跟著我學本事。我要叫你做什麼,你也都是不能拒絕的。記住了,是任何條件!」

「只要你能拯救冰魄神光殿……我便給你做侍女……」池瑤仙子說道。

「池瑤!」

「仙子!」

冰魄神光殿的人臉色都變得非常的糾葛,他們從鹿羽的話中,總是難以避免的往那些不堪的事情上想去。

孫殿主也想說些什麼,卻被池瑤仙子給打斷了。

池瑤仙子直接對鹿羽說道:「好了,我已經答應你了,你快出手吧。」

「嗯。」

鹿羽這才緩緩點了點頭,他重新看向了神殿。

神殿失火,導致著內部的那股赤陽力量越發的猛烈,撕開的裂縫更大了。 這些赤陽力量乃是崑崙鏡中釋放的獨特能量,如果讓這赤陽力量撕開神殿的封印,透露出去,那麼玄冰海城的那個恐怖存在肯定會感應到的。

萬年來,玄冰海城從來沒有放棄過找回崑崙鏡和鎮天石。要是崑崙鏡在冰魄神光殿的事情暴露,那對於冰魄神光殿而言,將有覆滅之災。

而如果天火不滅,那神殿就將繼續損毀,甚至崩塌,到時候赤陽力量就更難以壓住了。

孫殿主說道:「鹿公子,請問需要我們提供什麼幫助嗎?要怎樣才能化解神殿的天火。」

鹿羽深深的說道:「要化解神殿的天火,其實不難。關鍵的是,如果任由崑崙鏡放在你們冰魄神光殿,那遲早還是會出現反噬的天火,災難永不會斷絕。要想保住你們的平安,讓你們這上古宗派,繼續傳承下去,只有一個辦法治本。在消除了天火之後,我需要將崑崙鏡帶走。」

「什麼!拿走崑崙鏡!這怎麼可以,這是我們冰魄神光殿的聖物啊,是我們神木老祖宗留下來傳承的寶貝。」

孫殿主出於最本能的反應,一開始就拒絕了。

鹿羽也只是搖了搖頭,說道:「那我就無能為力了,崑崙鏡不拿走,如何能避免煞氣反衝,這等至寶本來就不是你們冰魄神光殿可以承載的。就像長生河的鎮天石一樣,不將鎮天石從長生河中拿走,長生河又怎麼可能恢復正常,河岸兩邊又怎麼能重新生長出綠草。」

鹿羽直接便要退出了。

這本來就是冰魄神光殿自己的事情,他最多幫下忙。如今孫殿主既然不同意他那樣做,那他也不會勉強什麼。

既然冰魄神光殿自己要走滅亡,那也怪不得他沒有提醒。說起來他能前來這裡,已算是破例給神木老傢伙面子了。

「鹿羽公子你別走啊。」

孫殿主一見鹿羽要走,頓時是慌了。

他緊緊的一咬牙,說道:「難道就沒有其他的辦法,可以化解我們冰魄神光殿的危險了嗎。」

鹿羽哼了一聲,說道:「一切禍患的根源,本來就在於你們冰魄神光殿貪戀了本不該屬於你們的東西。東西不拿走,如何平禍患。神木老傢伙雖是竭盡全力想要將崑崙鏡留在門派中,為此還特意留下了萬年遺旨。」

他冷笑一聲,接著說道:「神木留下的遺旨,具體內容我雖然不知道,但大概的意思我卻能猜到。他肯定是說,一旦神殿中有天火出現的苗頭,就立馬要立女子為下任掌門。他企圖用女子的陰柔之氣,來對沖崑崙鏡的赤陽力量。但是結果你也看到了,就算是池瑤在崑崙鏡前修鍊冰魄神功,也不能改變崑崙鏡。要發生的事情,就一定會發生的。你們貪戀本不屬於你們的寶貝,這就是原罪!」

「你……你怎麼知道掌門留下過這麼一道旨令?」

孫殿主渾身劇震。

他忽然覺得鹿羽太可怕了。他們神木老祖宗在去世的時候,確實留下過一道旨令,由歷代的宗主來傳承這道旨令,外人是絕對不知道的。

一旦神殿鎮封崑崙鏡能量不足,那下一任掌門就必須要立女人。

因為女人天生的陰柔之氣,可以很大程度的對沖崑崙鏡的赤陽力量。

這是他們冰魄神光殿的鐵律,就和另外一個鐵律門下弟子終生不得踏足玄冰海城一樣森嚴,必須要遵守。

他當初立池瑤仙子為傳人,還真的不只是因為池瑤仙子擁有古籍上記載的純冰仙體,更主要的原因,乃是因為老祖宗的萬年旨令!

而這背後的一切細節,鹿羽居然都瞭若指掌!

鹿羽說他全部都是猜想的,那鹿羽也太神了吧!

池瑤仙子也是嬌軀一顫,她忽然想起一個事情。當初鹿羽曾和她提起過,她之所以能成為冰魄神光殿的傳人,其實是仙逝已久的神木老祖宗給選定的。

當時她還覺得鹿羽純粹胡扯,但現在看來,鹿羽說的似乎沒錯。

「你們神木老祖宗的真正初衷,乃是讓冰魄神光殿變得更好。可絕對不是必須要守護逐漸給門派帶來禍患的崑崙鏡。好了,我對你們已經破例說的夠多了,告辭了。」

鹿羽行事乾淨利落,不喜歡拖泥帶水。

只聽得孫殿主叫道:「鹿公子等等,一切就如你所言!懇請鹿公子出手相救!」

孫殿主緊緊地一咬牙。饒是他心智堅定,這個時候也不免呼吸氣喘。

能做出這個決定,畢竟是要付出極大的勇氣的。

這可是要將崑崙鏡從宗派中永遠除名啊……

「你想好了?」

鹿羽根本就不勉強孫殿主,只是淡淡的問道。

「我想好了!鹿公子你動手吧。」孫殿主咬牙說道。

「殿主……」幾位魂師還想要說什麼,卻受到了孫殿主的斷然拒絕。

「不要再說了!我已經決定!我們都應該相信鹿公子!」

孫殿主幾乎是有些歇斯底里的叫道。

「好。」

鹿羽緩緩點了點頭,他馬上朝著神殿走去。

這次神殿失火后,上面燃燒的天火已變得非常的旺盛,幾乎整個神殿都處在天火的燃燒下。

這次的天火雖是沒有溫度,燃燒安靜,但人反而是不能靠近的,一旦接近到十丈的距離之內,馬上就要遭受到反噬。

之前孫殿主和池瑤仙子便是嘗試撲滅天火,而受了重傷,到現在也沒有痊癒。

鹿羽就這麼一個人,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朝著神殿不斷接近,讓後面看的人都是忍不住為之捏了一把冷汗。

畢竟鹿羽的修為擺在那裡,是絕對不如孫殿主的啊……

然而接下來神奇的一幕出現了,隨著鹿羽靠近到神殿十丈距離之內,居然沒有發生任何的事情!

強大的天火,居然沒有波及到鹿羽的身上。

鹿羽輕輕鬆鬆就跨過了十丈的距離,繼續朝著更裡面行去。

一直沒有天火波及。

鹿羽竟似乎根本不怕天火!

「這真是神了……」

眾人感到太不可思議了。鹿羽明明也是肉身,也是人,卻能做到這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這讓他們怎能不服。 眾人很快發現,天火何止是不波及到鹿羽,反而還十分害怕鹿羽!

本來天火在這裡神殿上燃燒旺盛,但是隨著鹿羽的靠近,天火居然紛紛後退。

這不是害怕是什麼。

「這還是天火嗎……」

眾人真是感到奇了怪了,從來就是他們怕天火,還從來沒想到天火還會怕人的。

這些年他們的神殿開始燃燒起天火以來,一開始還只是一小簇一小簇的火團,為了撲滅那些火焰,他們冰魄神光殿都是大費周章,非常的不容易。

這一次天火到達一個猛烈的程度后,他們的救火行動就直接無效了。連孫殿主和池瑤仙子都被天火傷了。

這些天火卻偏偏害怕鹿羽?

眾人實在想不通。

大家就這樣獃獃的看著鹿羽走到了神殿之前,這個時候神殿上的天火的害怕達到了最極點。

殿門附近的天火赫然都全部退避到宮殿頂上了。其實這個時候鹿羽都可以安全穿梭過殿門,進入到神殿里。

但是鹿羽並沒有這麼做,他仍舊是在殿門前停留。

鹿羽看著那些天火,冷笑說道:「沒想到這天火都有靈性了,居然能感應到我的輪迴聖玉要吞噬它們。」

剛才,他正是催動開了輪迴聖玉,準備用輪迴聖玉吞噬天火。

他的輪迴聖玉是絕對可以吞噬天火的。

誰想到天火早一步的感應到了,直接就不敢阻攔他。

「不過你們即便是退縮了,我也不會放過你們。」

鹿羽直接馬上就正式催動輪迴聖玉。

嘩!

鹿羽的胸前馬上出現了一個無形的漩渦,這個漩渦對於天火而言,擁有著無窮的吸力。

神殿上點燃的那些天火,就像是鬼見到法寶一樣,忽然就被吸過來。

不止是鹿羽正面看到的這些天火,還有神殿其他面的天火,全部都被吸引過來。

唰唰!

本來燃燒旺盛的天火,忽然就匯聚成了一道火焰長條,進入到輪迴聖玉中。

天火的能量是很猛的,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大的殺傷力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