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你們這羣小傢伙,2個是領頭的啊?那就叫你小白,你就叫旺財吧。”星殘得意的笑道,誰叫你一出來就舔本大帥哥來着?

“汪汪汪!!”旺財和小白叫着,好像在抗議這個難聽的名字。

“哎?還敢抗議?還不快去給本大帥哥找人去!”星殘哭笑不得的一腳踢在旺財的屁股上,旺財低叫一聲就帶着身後八條狗仔隊加入了尋找小隊,有了這10條軍犬,找到趙可的可能性更大了,星殘不由得心情愉快了起來,而且這個基地附近都有趙可平常用的香水,還有睡覺的衣服,旺財和小白輕輕嗅了嗅,就快速往外跑去,速度快的一下就消失在星殘的視野。

維和步兵也有技能,只不過沒啥大用處。他們的技能是,[防暴盾] Riot Shield—向前防護的盾牌,但背面會給予五倍傷害。讓他基本可以活着接近到自己的優勢射程,但高爆攻擊可給予其50倍傷害(防暴不防爆啊。。。)。

“召喚。”眼前再次出現了熟悉的機甲,不過這次只有四臺,不錯正是鐮刀機甲。

“你們進去,去和那五臺鐮刀機甲呆在一起等候命令。”星殘激動的說道,多幾臺高級的傢伙,活下去的希望就越大了,因爲昨天維泉對他說,外面有很大的危險,可以隨時覆滅他們。就算有五臺鐮刀機甲也不知道能否活下來。

“召喚!”眼前出現了二十個中年大叔,憨厚的連口,手上拿着工具箱,差點沒讓星殘挑起來保住他們親了。

不錯,這些大叔正是工程師, 兩棲—可靠的傢伙。無武裝,把己方建築修理到滿血,佔領敵人建築或中立建築。下水後使用摩托艇,遺憾的是速度不怎麼樣。

他的技能纔是讓星殘更激動的事情,[急救包] First Aid Kit—在這個模式下工程師又成了醫生,支起一個帳篷,能夠治療附近的步兵。但不能移動。

“去,去給那些受傷的兄弟治療,你看起來是領頭人,就叫你陸勇吧,恩,大叔去吧!”星殘嘿嘿笑道。

“是,司令官。 ”陸勇嘿嘿笑道,轉身朝受傷的維和步兵走去。

“總算有雛形了啊。”星殘看了看自己的能量表,還剩1789點能量,決定先休息下再召喚。

刀哥的總部,刀哥臉色陰沉的聽着自己的小弟傳來的消息,阿信和烏鴉帶領的2000人全滅了,沒有回來哪怕一個人。

“你們他媽的吃屎啊!”刀哥憤怒的一腳踹翻這個報信的小弟。

“大哥,我只是報信的,我沒有錯啊。”那個小弟哭喪着臉小聲地說道。

“要你廢話,老子打你不爽還是怎麼的?”刀哥惡狠狠的看着這個小弟。

“不不不,小的不敢。” 絕品棄後 那個報信的小弟顫顫的說道。

“一羣廢物!死了2000人!死了就死了!老子的軍火被陪了進去!媽的!媽的!”刀哥憤怒的摔着椅子,踢着桌子。

“刀哥!抓到一個娘們,水靈靈的,還是個雛啊!”一個小弟賊笑的抓着一個可愛的女孩上來,咋一看,竟然是趙可!

“恩?算你識相!”刀哥原先不耐煩的看着那個小弟,但看到旁邊的女孩的時候,那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

“那刀哥是不是?”那小弟賊咪咪的看着旁邊的女孩,剛剛抓了抓她的手,那個柔軟啊。

“恩,等我弄完,少不了你的。”刀哥也是重義氣之人,他賊兮兮的笑道。

“哪來的畜生,滾開!”

“汪汪汪!”

“死開!”

“嗚!”外面一陣吵雜,還有狗叫聲,不過好像被打倒哪裏了,嗚咽一聲就跑開了。

“你們都出去吧,等我休息下再商量找那個傢伙的麻煩。”刀哥淡淡的說道,他需要發泄,眼前這個讓人想可憐疼愛的女孩就是最好的。

“汪汪汪!”外面的狗顯然就是星殘召喚出來的旺財,它將身上的定位器啓動,在遠處的星殘就收到了消息,這定位器也不難啓動,就在爪子上,一碰就行。

“滴!”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讓滿臉失望的星殘眼中一亮,維泉衆人都垂頭喪氣的回來了,不久後黑巖也回來了,再是鄭克,就剩狗仔隊沒有回來了。此時的維泉衆人正在和鄭克陸勇他們拼酒呢,黑巖幾人想都不用想,也圍在一起,原本星殘幾人都絕望了,沒想到狗仔隊不負衆望啊。

“集合!有消息了!立即集合!”星殘看到目的地,臉色一變,那是刀哥的老巢啊!

“怎麼了。司令官,趙可在哪?”黨風一下就跳起來,因爲趙可的失蹤,他一直很愧疚,一起陪着星殘等待,沒有參與拼酒。

“找到人了,在刀哥的總部,黑巖,立即去告訴雷軍長,行動開始,我現在就去刀哥總部!”星殘怒氣衝衝的說道。因爲他聽到外面的人說,刀哥常常抓那些漂亮的女孩子,然後侮辱她們,星殘都不敢想下去,如果趙可被刀哥那個傢伙侮辱的話,越想星殘心中越急。

“額?什麼計劃?”黑巖二和尚摸不着腦袋的問道。

“你就把我的話傳遞給雷軍長就行了。”星殘急匆匆的跑到自己的基地裏面,哪裏擺放着整齊的三十臺鐮刀機甲,星殘一口氣將鐮刀機甲變成卡片狀態,然後讓維和步兵跟隨自己去刀哥總部,工程師還有防空步兵以及徵召兵守家。

“好,雷軍長,星殘指揮官要我轉告你,開始計劃。”黑巖雖然疑惑,還是毫不猶豫的傳達過去。

“哦?好吧,我知道了,叫他小心。”雷軍長驚訝的聲音傳了過來,但還是十分迅速的回答,他爲這做了太多的準備,只要他一聲令下,就可以對分基地發起進攻。

“砰!砰!轟!轟!”震耳欲聾的炮聲響起,果不其然,雷孥一聲令下,埋伏好的部隊蜂擁而上,坦克炮彈聲連綿不絕。

“嗡嗡嗡嗡嗡嗡!”司令部又有許多直升機飛過去。雷孥玩真格的了。

“怎麼回事!”刀哥正想脫掉趙可的外套時,地面的震動讓刀哥瞬間爆發。

“大。大哥!雷孥那狗雜種攻打我們了!”一個小弟慌慌張張的跑進來,產生的說道。

“多少人啊!”刀哥也嚇了一跳,一下就無視了趙可,並安排人隨時迎戰。

“四個分基地,同時遭到猛烈的進攻,紛紛告急。”那個小弟嚥了咽口水,小聲道。

“我日他先人,去叫兄弟們集合,我親自迎戰,那十幾臺灰熊坦克和武裝直升機都給我用上,我要他這個雜碎付出代價!!”刀哥怒吼着。

“是!”那個小弟連滾帶爬的跑出去下達命令。

“嘿嘿,小妞,等爺回來,老子讓你****!”刀哥轉過頭淫笑道。而趙可則害怕的縮了縮身體。

“司令官,路好像已經被開通了。”維泉指着前面空無一人的防禦關卡,原本這裏有刀哥的人把手的。

“好!兄弟們,給老子打進去!”星殘怒吼一聲,加快了速度,看到前面三三兩兩的人影,就準備硬闖!

“你們是什麼人?這裏很危險,快離開!”

“不要動!在靠近開起來 !”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噗噗!”

“啊啊啊!”前面那幾個人還好心的提醒星殘幾人,發現不對勁後就警惕的舉起槍,然而下一秒星殘部就掃射密密麻麻的子彈,讓那幾個人死的不能再死。

“司令官,前面有大部隊啊!”維泉停了下來,看着前面模模糊糊的人影說道。

“大哥,前面有人!”一個小弟對着被大量的人圍着的刀哥說道。

“我又沒瞎,你們是誰!”刀哥瞪了那個小弟一眼,看着星殘問道。

“你就是刀哥?竟敢抓我們隊友!打!”星殘看着刀哥那猥瑣的樣子,更加擔心趙可的情況,二話不說直接開打,同時也命令潛伏在刀哥總部別墅附近的十條軍犬開始了營救行動! 天空中絲絲魄力浮動,王辰擡頭猛然一驚,天空之上遍滿塵埃,灰濛濛的天空有着無數個亮點,猶如繁星閃爍。

“那是……”

葉星塵單手一揮,繁星落下,範圍之廣,就算是王辰現在這速度也絕對逃不出這個範圍!

繁星飛快落下,王辰一驚,當星塵接觸到他的時候他才真正發現事情的嚴重性。

轟!轟!轟!

落在地面的星辰立刻激起一層層的灰塵,這灰塵可不像看上去那麼輕。

……

視野漸漸清晰,殘缺的樹木冒着青煙,周圍的一切都彷彿化作了塵埃,一片區域內如同死絕一般,除了刻意保護到梵志以外,已經空無一物了。

“呼……終於搞定了……”葉星塵呼了口氣,如釋重負的癱坐在地上,背後的傷口隱隱傳來一絲痛感。

噗!

還沒鬆一口氣,葉星塵的臉色又變得驚恐起來。

那熟悉的鐵爪在自己的胸前穿透。

“塵!”風一驚,葉星塵自己都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給我去死!”王辰那如同野獸般的吼聲從身後傳來。

葉星塵驚恐回過頭,王辰的另一隻鐵爪已經抓了過來!

嘭!

王辰一時間如同瘋了一般,完全沒有準備防禦的意思,瞬間就被這一拳打飛出去。

王辰吐了口嘴中的血,一個翻身爬起來大吼道:“誰!”說完,他的眼神中便透露出驚訝的神色。

一個身着白紗的美麗少女,帶着一臉怒色望着他。

“風……”葉星塵倒在地上,風竟然自己跑出來,這也多虧了艾雨的藥水將他實體化纔有的效果。

王辰一臉茫然的問道:“你是誰?我可不記得16強中有你這號人物。”

風並不理他!腳下猛一用力,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把黑劍,直逼王辰。

王辰目色一寒,身形立馬消失,竟然一瞬間出現在風的身後,連風都沒反應過來。

此時的王辰衣衫不整,渾身是傷,顯然是被萬丈星塵所傷,但他的身體周圍不知爲何出現一層黑色的光氣。

一爪刺下,風的白紗立刻被鮮血鮮血染紅。

“不過如此……”王辰的話還沒說完,只覺得背後一痛,一把黑劍將自己的後背撕開!

器法!十方幻象!

“幻劍 十方!爲什麼你也能用!”這可是王辰怎麼也想不透的事情。

風也不會給他這個思考的時間,黑劍一揮,身後竟憑空出現無數把黑劍,直直的飛向王辰。

王辰在一閃,又一次消失,他的速度明顯比之前戰鬥時更加快速!

又是一抓,鮮血再次染紅風的白紗,同一時間,無數把黑劍穿透王辰的身體,王辰的臉色開始變的驚恐起來。

怎麼可能!我明明已經避開了啊!這些劍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過我,爲什麼!爲什麼!

王辰的臉色慢慢開始驚恐起來,一把把黑劍不斷的穿透自己的身體,接連不斷!

噗!

一口鮮血從王辰的嘴裏噴出,他驚恐的望着眼前的白紗少女,她一步步的靠近自己,手中的黑劍彷彿一條毒蛇般盯着自己。

眼前越來越模糊,背後插滿了黑劍,頭上身體上,全部插滿了黑劍,如同一隻刺蝟般,眼前少女的身影也越來越模糊,只是隱約看到她的黑劍舉過頭頂,朝着自己的身上砍來!

……

“叮!王辰出局!勝者聖龍魂 葉星塵,剩餘人數11人!”

葉星塵倒吸了口涼氣,這就是風,果然只有她才能將十方發揮的淋漓盡致,那麼強大的王辰竟然沒有一絲還手之力。

風也呼了口氣,說道:“光憑那藥物將我化爲實體果然還是不行,才用兩招就魄力耗盡了。”

葉星塵茫然的望着風,風剛剛只用了2招,兩個器法,十方幻象,摩天劍鏡。

摩天劍鏡其實就是製造出無數把黑劍攻向敵人,但這些劍其實並沒有實際傷害,傷害的只是精神!

精神力不好的人根本撐不住幾劍,如果王辰的精神力足夠強大,摩天劍鏡根本對他沒有效果。

“呵呵,只是光憑摩天劍鏡根本傷不到速度那麼快的王辰,所以姐姐我就加上十方幻象一起用了。呵呵。”風輕笑着。

葉星塵躺在地上也無力的笑笑,王辰突然間速度加快,很明顯又用了什麼加速度的器法,所以才能跑出萬丈星塵的範圍外,救了自己一命。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