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你沒事吧?”

聲音很輕,但是不難聽出聲音裏面有着淡淡的擔心。

劉明看着面前的女子,只能木然的搖了搖頭,他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

似乎看到劉明的表情,冰冷女子走過去坐在劉明的牀邊,猶如萬年寒冰一樣的小手抵住了劉明的胸膛,這讓劉明突然覺得本來身體之中翻騰的內力,竟然漸漸的平穩了起來,那麼重的內傷劉明也可以感覺到迅速的好轉,眼神驚訝的看着一臉認真的蘇瑞,劉明有點不忍心去打斷她。

片刻過後,冰冷女子還是收回了手,看着面前的劉明,眼中閃過一絲寒冷,讓本就如寒冰一般的眸子多了一絲的殺氣,但是聲音依然很輕的說道。

“陳隱這老傢伙夠狠的。”

劉明聽到話語中殺意,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有點同情起那個老傢伙了。

不過一句話之後女子又轉變回了那中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淡淡的看着劉明,性感的薄脣吐出如玉一般的語言。

“好好休息吧,你還需要更多的成長才能保護你想保護的人或事。”

隨即也不等劉明說話,起身向着外面走去,只是剛走到門旁邊的時候,劉明終於還是忍不住叫到。

“小姨,你今天過年回家麼?”

本來準備離開的蘇瑞,頓了頓腳步,回過頭了,看着躺在牀上的劉明,淡淡的笑了下,這次的笑帶了一絲感情,與她身上的冰冷有點格格不入。

“不回去了,我還有點事要處理。”

蘇瑞的話不由讓得劉明有點失望,但並沒有在叫住蘇瑞,而是看着她離開。

…………………………..

同濟醫院後方有個小花園,白天有不少人會來這裏散散心,緩解下壓抑的心情,不過現在是晚上,加上天氣寒冷的緣故,一眼望去是沒有人的,但是在今天晚上卻有兩個極其美麗的女子,都是一襲白衣,其中一個冷的要命,而另一個確實如鄰家女孩一般柔柔弱弱。

鳳凰看着面前站着的蘇瑞,還是沒有忍住,面帶擔憂的問道。

“姑姑,他沒什麼事情吧?”

蘇瑞則看着這個平時對什麼事情都不關心的鳳凰卻是對着劉明異常上心的女子,伸手揉了揉鳳凰的腦袋,笑着說道。

“放心吧,他沒什麼事情的,你擔心何不進去看看呢?躲着又有什麼用。”

鳳凰微微的笑了笑,隨即又搖了搖頭,看着面前異常美麗的蘇瑞說道。“他沒事就行了,進去幹嘛呢?相見還是要分別的。”

蘇瑞似乎是知道面前女子的脾氣,也沒有再過多糾纏這個話題,而是有點憐愛的看着鳳凰說道。

“知道你不願意,走吧,和我一起回去吧,昨晚你也受傷不輕吧。”

蘇瑞看着面色有點蒼白的鳳凰,臉上帶着一絲的寵溺,隨即帶着鳳凰消失在了同濟醫院,只是離開的時候鳳凰還是沒有忍住回頭看了下劉明所在的方向。 接下來的幾天劉明一直呆在醫院,因爲劉明得到消息,青幫退出H省,就連拿下的情誼幫地盤也雙手奉上,希望和劉明談談。

劉明自然知道青幫認慫了是什麼原因,青幫如此着急,這反而讓劉明一點也不急了,安心的呆在醫院裏養傷,心想把青幫多晾幾天,來打擊下青幫的威風。

所以這幾天劉明過的甚是愜意,白天和沈瑤莉打情罵俏或是調戲一下李馨這個害羞的小丫頭。

然而這樣的日子雖然讓劉明愜意,但是不會忘了那天晚上自己那些兄弟的死,僅僅憑藉這些,劉明也不可能安穩的讓青幫就這麼小事化了,大事化小的。

終於在住院了一個星期之後,劉明這個常客在醫生們的歡迎再次光臨下的祝福聲中離開了醫院。

和劉明一起出院的還有老鼠,看着跟在自己身後的老鼠,劉明覺得這個這個小弟收的太對了,就憑藉老鼠的那狠勁都讓劉明有點毛骨悚然。

帶着老鼠剛出醫院還沒有等到慕容南派人來接自己,就發現了一個陌生人迎了上來,走到劉明面前恭敬的說道。

“請問是劉公子麼?我家幫主讓我請您過去討論一些事。”

劉明自然無視這人的話,看着這個陌生人說道。

“告訴歐霸天,要從我手中拿到想要的東西,必須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

劉明冷漠的說道,完全不顧已經變臉的那人,也不等慕容南了,直接和老鼠攔了一輛車就離開了同濟醫院,他這樣說是因爲他相信,青幫會花大價錢來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的,所以他要無限的壓榨出最大的利益。

劉明把老鼠送到華夏大學附近之後,讓他自己回情誼幫,而他卻並沒有回去,而是直接讓師傅回頭,來到了清平市的警局,他記得自己的寶馬m6還放在警局呢,一直沒時間取車,今天剛好去把車取回來。

趕到警局的時候,在門口就發現了自己的那輛‘豪車’,而出來迎接劉明的人卻不是黃水剛了。

這人劉明也認識,以前是黃水剛的一個親信,叫什麼郭東的。

劉明看到郭東疑惑的問道。“黃局長呢?不在麼?”

劉明從省裏面被李海誠給帶出來的事現在事郭東都知道了,郭東自然也知道劉明這人不簡單,此時見劉明問自己,連忙臉上帶着一絲遲疑,但是還是上前恭敬說道。

“因爲上次的事,黃局長被鄭斌革職了,所以我現在成了代理局長,算是幫忙管一下事情。”

聽到郭東這麼一說,劉明終於想起來,上次好像黃水剛不提供自己的證據,所以遭到鄭斌的打壓而被撤職。

知道事情緣由的劉明,還是覺得自己有必要幫助一下黃水剛,雖然他沒幫到什麼忙,但是自己能這麼安穩的在清平市發展還是依賴黃水剛不少,所以決定等會剛好準備要去李海誠的家,順便讓他幫下忙吧。

算是收一下自己做保鏢的利息,只是他沒覺察,他收的利息早就超過他應得的了。

和郭東打了個招呼就開着自己的寶馬離開了,準備去找李海誠談一下這次青幫的事情。

等到來到綠海小區的時候,劉明才發現李司令根本不在家,就連李月瀟也不在,這讓原本滿懷希望趕來的劉明不免一陣失望,正準備離開的時候李海誠的電話反而打了過來。

“喂,劉公子,你出院了吧,那就來我鐵拳軍區這吧,找你有點事,我在這裏等你。”

還沒等劉明拒絕,電話已經掛了,這就是大人物的傲氣,根本就不允許別人忤逆他們的話,劉明心想自己還有人求他,也就沒有魯莽的直接回家,而是將車向着鐵拳軍區開去。

鐵拳軍區就在清平市郊區,裏綠海小區並不遠,大概也就半個小時左右的路程,所以劉明藉助着導航儀,一會就趕到了。

軍區的附近除了一個訓練營,沒有其他的任何建築和居民,劉明看到大門之後準備直接開進去,然而卻被人阻攔住了。

“請出示相關證件。”

劉明下車看着連門衛都是異常嚴肅的鐵拳軍區,心想不愧是華夏數得着的軍區,但是一想自己哪裏有什麼狗屁玩意證件啊,看着不苟言笑的門衛笑着說道。

“是李司令讓我來的,還請通融一下。”

“那麻煩你等我確認一下,您稍等。”門衛很有禮貌的說道,然後又走了進去。

等了大概幾分鐘之後,只見原來那門衛又出來了,只是此時的臉上嚴肅之餘又帶了一絲的恭敬,看着劉明,敬了一個標準的禮。

“您好,李司令讓你進去。”

看着軍人特有嚴肅,劉明打心底裏生出一種崇敬,也沒拖沓,開着自己的寶馬就向着鐵拳軍區內行駛。

即使是冬天,也可以看到不斷訓練的年輕人,他們揮灑着汗水,他們的夢想是爲國效力,所以他們用他們最極限的堅持來支撐着他們這個夢。

看着這些軍人,劉明感覺到自己好像回到了自己曾經訓練過的地方,那個地方,有兄弟,有汗水,有歡笑也有淚水,這是每一個身爲軍人都會永遠銘記的回憶。

就這樣看着一波波訓練的軍人,下車的劉明突然發現前方圍了好多人,於是出於好奇心的驅使,慢慢的向着人羣接近。

當劉明剛從寶馬車中露出頭來,劉明就看到像自己這邊走來的熟悉身影。

“劉明,你來了啊,等你好久了。”李海誠熱情的說道,只是臉色不怎麼好。

跟着李海誠走向人羣處,可以看到一羣人全都圍着中間的是兩個人,這兩個人應該是在比試,劉明剛趕上去就發現一個瘦弱一點的漢子被另一個壯實的漢子給一記掃堂腿給絆倒在地。

“哈哈,李兄,你這鐵拳軍區的精英也不怎麼樣嘛?你可不用給我面子啊。”一個面相粗狂的漢子拍着李海誠的肩膀大笑到。

站在旁邊的劉明可以明顯感覺到李海誠面容的抽搐,但李海誠還是強忍着沒有發火,看着面前的粗獷漢子故作虛僞的笑着道。

“你扎爾紮帶出來的兵果然厲害啊,我鐵拳軍區確實佩服啊,哎,慚愧啊。”

那個叫扎爾扎的軍官似乎很享受這個華夏首屈一指的軍區在他手上吃癟,此時聽到李海誠的話更是臉上肌肉亂顫,猶如大肥肉一般,看起來滿是油膩的感覺。

“哦,這位是誰啊?”扎爾扎終於注意到李海誠旁邊的劉明,自傲的問道。

“哦,他啊,劉明,芳菲小姐的保鏢,也是我鐵拳軍區的的兵。”李海誠微不可查的笑了笑,看來他的目地要達到了。

劉明站在旁邊總覺得有一種被賣了的感覺,心想自己什麼時候成鐵拳軍區的兵了,奈何李海誠都這樣說了,劉明也沒閒的蛋疼的去解釋什麼。 “哦,文家?文芳菲的保鏢,看來這兄弟不簡單啊,兄弟,有沒有興趣和我的手下切磋較量下啊。”扎爾扎明顯來了興趣,他想要更加徹底的打擊下鐵拳軍區的氣焰。

劉明自是對這種較量毫無興趣,正準備搖頭拒絕的時候,李海誠卻開口了。

“劉明啊,既然扎爾扎司令看的起你,你就和他手下比試比試吧,不過,扎爾扎,你讓你的手下留點手啊,不然芳菲小姐那邊我不好交代。”

扎爾扎大笑着點了點頭,似乎看到李海誠請求自己甚是開心,隨即喊過來一個叫扎西尼瑪的壯漢。

壯漢一出來,足足比劉明高出了一個頭,劉明一看自己的小身板,再看看對方那身板給人的視覺衝擊力,頓時有點無語的看着賣了自己的李海誠。

沒有辦法,人家都上來了,劉明知道新疆軍區那些人的個性,知道如果自己現在不同意他們不僅不會同意,還會嘲笑自己,索性就想着陪他玩玩吧,順便讓李海誠欠自己一個人情。

扎西尼瑪,向着劉明這邊衝來,如同野蠻衝撞一般,每一步落在地上劉明都感覺這地都晃動了起來,不下於一個小型地震。

等到扎西尼瑪衝到劉明近前的時候,頓時毫無花哨的一拳直接甩向劉明,想要把劉明甩飛。劉明看着那比自己大腿還要粗的手臂,頓時一陣發呆,然而這次發呆倒好,直接一拳甩到了劉明的腰上,劉明則直接飛了起來。

轟…….

巨大的落地聲響起。

全都不可思議的看着被扎西尼瑪一拳秒殺的劉明,心想這種身手也可以做文芳菲的保鏢,所有的人都露出了懷疑的神色,頓時讓李海誠感覺老臉有點掛不住。

李海誠正準備解釋的時候,劉明爬了起來,揉了揉自己的腰部,拍了下身上的塵土,然後擡頭看了一下前方站着的扎西尼瑪笑着說道。

“額,剛纔一時走神,現在開始吧。”

被扎西尼瑪一拳甩飛的劉明,看起來好像一點事也沒有,這自然引起那些人的重視。

然而劉明的那句話徹底激怒了新疆那些人的驕傲心理,只見扎西尼瑪再次衝過去掄起比劉明手臂還粗的拳頭,這次是直接砸向劉明的腹部。

劉明看着動作有點遲鈍的扎西尼瑪,等他到了近前的時候,右腳用力,微微後退幾步。躲過了扎西尼瑪的拳頭,衝着大塊頭笑了下。

“我要反擊了哦。”

劉明也掄起自己的右拳,直接向着扎西尼瑪的腹部轟了過去,想要一擊幹倒對方。

然而扎西尼瑪看着劉明小小的拳頭,不屑的笑了笑,擡起自己的右手準備和劉明硬碰硬,來阻止劉明的動作。

“傻逼。”

當劉明的話音剛落,兩個拳頭沒有一絲縫隙的撞在了一起。

喀嚓……

聲音剛響起,只見200多斤重的漢子盡然直接飛了好幾米遠,然後轟的一聲落了下來。

“啊,我的手,好疼,啊啊啊。。。”

聽到扎西尼瑪的叫聲,扎爾扎連忙走過去,面色不是很好看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扎西尼瑪,然後起身看着對面一直氣定神閒的劉明,臉色陰沉的說道。

“你幹嘛傷人?”

“額,我沒有啊,他自己拿着拳頭擋我。”劉明委屈的說道

這頓時迎來鐵拳軍區這些人的一片叫好聲,一早上他們就一直被扎爾紮帶來的幾個人給輪了一上午,他們是毫無還手之力,此時見劉明一拳解決了他們中最壯的,頓時全把劉明當英雄了。

只是此時的扎爾扎面色陰沉的衝着李海誠,只能打碎牙齒自己吃,壓抑着心中的不快說道。

“不愧是鐵拳軍區啊,原來有這等身手的人存在,我扎爾扎佩服,就是不知道你們這槍法怎麼樣,現在手上功夫再厲害又能怎麼樣。”

李海誠自是知道扎爾扎話語中意思,他知道扎爾扎竟然敢提出來就肯定有把握,而自己手下的那些狙擊手被派走執行任務了,這邊還真找不到槍法特別好的了。

李海誠走向被衆人簇擁的劉明中間,看着劉明小聲的問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