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來者不善,大廳裏的人迅速散開,露出門口三道人影。

走在前面的是一個老者,緊跟着兩個中年人,站在萬劍堂門口,雖然是人身,卻像三座大山一般氣勢凜然。

“終於按捺不住了麼?”夜寒嘴角微翹,踏步走出,與那老者對視。

兩人的目光在虛空中接觸,竟然爆發出一道火星,彷彿有兩把劍在空中對斬了一下,同時無形劍氣騰起,將整個大廳籠罩。

那些買劍的顧客無不變色,他們中最強的也不過劍氣境,這種層次的交鋒讓他們心驚膽戰。

“有些本事……”一次試探過後,老者面色沒有任何變化,淡淡地道。

夜寒稍稍後退一步,表情有些凝重,對李敗天低聲道:“劍靈境的強者……” 李敗天緩緩踱步上前,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雙手環胸,冷笑連連,完全沒有因爲對方是劍靈境的強者而動容。

“這裏交給你了,若是他們敢在我李家的店裏鬧事,隨你處置。”李敗天這話聲音很大,清晰地傳進了那三人耳中,不過他們像是木雕石塑一般,根本沒有什麼表情變化。

夜寒點了點頭,他聽得出李敗天的意思,告訴他們這裏是李家的產業,那些人若是動手,心裏也會掂量掂量。

“老夫是百鍊宗的趙長老,你們在品劍閣門口這麼開店,有些不符合規矩吧?”那老者開口道。

“我們沒聽過什麼規矩!我只知道在帝都開店各憑其能,難道這條街上,只允許你品劍閣一家獨大?”夜寒踏前一步,針鋒相對。

“我品劍閣自然不能一家獨大,但你們惡意壓價,是不是也太不把我們百鍊宗放在眼裏了?”

“顧客本來就是搶來的,你們沒本事,怪誰?”夜寒冷眼盯着趙長老,道:“你若是有本事,你們也壓價?”

“你……”趙長老臉色陰沉下來,他們當然不能壓價,百鍊宗煉劍用的都是貨真價實的珍稀金屬,成本極高,別說半價,就是降價兩成都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

“你們若是冥頑不靈,別怪我用強了!”趙長老冷聲道,散發出絲絲縷縷的氣勢,向夜寒壓迫過來。

“哼,你們百鍊宗只有這點本事?煉劍術上比不過我,只能拿修爲壓人!你若是在我這個年齡,我一隻手打你十個!”夜寒怡然不懼,一邊對抗着劍靈境的氣勢,一邊大喝道。

趙長老一張老臉更黑了,他都已經這麼大歲數了,纔剛剛劍靈境而已,若是在夜寒這個年齡,他連劍心境都不到。

“不過也難怪,你們百鍊宗年輕一代還真沒什麼人物,唯一一個拿得出手的白焱也是我的手下敗將,現在只好你們這些老的親自出手了!”夜寒譏諷道,專揭百鍊宗的傷疤。

“小子猖狂!”趙長老臉色陰沉得嚇人,周身劍氣澎湃,簡直要暴走了。

“那又怎麼樣,你以大欺小,不就是證明我已經俯視百鍊宗年輕一代了嗎?”

“別說是修爲,就是煉劍術,我也足以俯視你們年輕一代,哪怕是你出手,煉劍術上都未必是我的對手!”

“這樣的本事,也敢號稱帝國第一煉劍宗門,簡直不知羞恥!”

夜寒越說越大聲,完全不顧忌眼前趙長老的臉色,反正背後有李敗天,李家的產業,他們不敢隨便出手。

“小子……你這是在挑釁!”趙長老咬牙切齒地道。

“我就是在挑釁!”夜寒再次踏前一步,和趙長老相距不到五尺距離,聲音若滾滾驚雷,傳遍大廳,讓所有人都感覺到腦袋一震。

“敢如此對百鍊宗趙長老說話,這鬼劍夜寒還真算是個人物!”有人暗歎道。

李敗天站在一邊,目光不斷在對峙的兩人身上換來換去,神色中完全沒有絲毫懼意,甚至對夜寒與趙長老針鋒相對還很讚賞。

趙長老看了看李敗天,沉默了許久,最終一咬牙,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道:“若是百鍊宗能找到一個強過你的年輕高手,又如何?”

夜寒冷冷一笑,仔細盯着趙長老的眼睛,一字一頓地道:“萬劍堂送你了!”

“不過……”夜寒話鋒一轉:“這一次我們比煉劍術!這方面你們擅長,免得到時候說我欺負你們。”

趙長老嘴角抽了抽,強行壓抑住怒火,從牙縫裏擠出一句話:“三天後來我品劍閣,到時候你別後悔!”然後怒氣衝衝地離開了萬劍堂。

三人離去,萬劍堂中的氣勢也是一鬆,李敗天和夜寒兩人對視一眼,都是哈哈大笑起來。

萬劍堂繼續做生意,剛剛那一切完全沒有對這裏造成任何的影響,只不過,三天後夜寒將要與百鍊宗年輕高手比試煉劍術的消息卻是迅速傳了出去。

“小子,跟百鍊宗的那些人比煉劍術,你真的有把握?”顧客散去之後,李敗天問道。

“差不多吧,我只聽說百鍊宗有一個七星巔峯煉劍師,曾經煉製過達到七星半的劍,至於他們年輕一代,我還真不瞭解。”夜寒實話實說道。

李敗天想了一想,道:“那個白焱應該是六星煉劍師,對你來說不足爲慮,趙長老既然知道你鑄煉過六星半的短劍,還敢答應下來,恐怕百鍊宗內還另有煉劍方面的強者。”

“到時候自然就知道了,這一次,我一定要讓百鍊宗顏面盡失!”夜寒的聲音透着徹骨的寒意,神色間充滿了強烈的自信。

“說真的,煉劍之術需要對劍有極敏銳的感知力,你這個年齡就能達到將近七星煉劍師的水平,真的堪稱妖孽了。”李敗天不無慨嘆地道。

“各人際遇不同……”夜寒支吾道,事實上,若不是有天道無雙劍那近乎作弊的煉劍法,他就算得到了萬劍宗的傳承,現在的煉劍師等級也絕對過不了三星。

當夜,夜寒回到密室,開始翻看萬劍宗的傳承,尋找有沒有一些提升劍品質的特殊技法。

以他現在的能力,能煉出的最好的劍也就是李敗天的那把了,那把劍雷火兩種本源力量配合得天衣無縫,就是讓他再重複一遍,都未必能煉得出來。

對方的實力還不明確,他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

幸虧現在手邊有足夠多的鐵劍,可以供他隨意練習,一個晚上的時間過去,身邊鐵劍已經堆成了山,可那種特殊的技法還是無法隨意使用出來。

“天天,你說煉劍怎麼這麼難啊……”夜寒疲憊地躺在地上,哀嘆道。

“當然了,你以爲那些高級煉劍師是隨隨便便就能成就的?每一個煉劍師的背後都有無數煉廢的珍稀金屬,沒有足夠的練習,根本成不了煉劍師。”

“若不是天道無雙劍,你那萬劍宗的傳承根本毫無用武之地!”天天打擊道。

夜寒也是無奈,他的悟性現在已經算是極高了,可學習煉劍術依然要失敗很多次,這條路真不是一般人能走得下去的。

“算了,接着練吧……”夜寒坐起身來,再次開始了無休止的練習…… 雙方定下約定的第二天,消息傳來,有人看到一個年輕高手在幾個中年人的簇擁下走進了帝都,直奔品劍閣而去。

那是一個看起來極爲邪異的青年,應該只有二十歲左右,身材瘦削,雙眼狹長,眉心有一顆紅痣,顯得非常另類。

“是他?”消息傳來的時候,李敗天眉頭微皺,露出了少有的凝重表情。

“誰?”夜寒心中一動,他知道,唯有在對方是極其強大的人物時,李敗天才會露出少許凝重。

“在五年前,百鍊宗出現過一個驚才絕豔的少年,小小年紀,無論是修爲還是煉劍術都達到了同輩的巔峯,但是在他名聲傳出去不久,卻突然銷聲匿跡了,後來百鍊宗傳出消息,說他在一次煉劍中走火入魔,英年早逝。”

李敗天說到這裏,擡起頭遙望着對面的品劍閣,眼睛微眯,有些低沉地道:“沒想到他根本沒死,而是被百鍊宗雪藏了起來,不知道他現在達到了什麼地步……”

“這個人很強?”

“在五年前,他就已經成爲了六星煉劍師。”

“他叫什麼名字?”

“煉九霄。”

夜寒站起身來,緩緩在萬劍堂中踱步,隨後看向李敗天,嘴角一裂,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我倒要看看,這個所謂的天才到底有什麼本事!”

煉九霄進入品劍閣之後,再沒有傳出什麼動靜,直到期限來臨……

這天清晨,太陽初升,冷清了五六天的品劍閣終於再次喧鬧起來。

由於鬼劍夜寒之名早已傳遍了帝都,作爲一個新崛起的年輕高手,自然會引來很多人的關注。

更爲重要的是,百鍊宗可是帝國名副其實的第一煉劍宗門,早已經成爲了權威,這些年來,夜寒還是第一個敢於向百鍊宗挑戰煉劍術的人。

就是不用想也知道,如果讓夜寒贏得了這次挑戰,百鍊宗可真的要顏面掃地了。

品劍閣內,竹林瀟瀟,水聲潺潺,原本清幽安靜的環境此時已經被喧鬧聲打破,一大早這裏就被圍個水泄不通,就是品劍閣生意最紅火的時候,也從沒有過這樣的景象。

夜寒和李敗天分開人羣,緩緩走進品劍閣最中心的一處廣場。

廣場對面,是一個巨大的煉劍池,丈許高的鼎爐中燃着熊熊烈焰,散發出滾滾熱浪。

這裏早已經聚滿了人,一些青年高手更是悉數到場,這次對決,雖然沒有經過任何宣傳,但引起的轟動卻絲毫不下於上次的大戰。

李敗天伸手碰了碰夜寒,眼睛向斜前方瞟去。

夜寒順着他的目光看去,頓時發現在那個位置,有一個帶着面紗的女子亭亭而立。

這女子雖然帶着面紗,容貌看不真切,但卻散發着一種特殊的朦朧美,更加惹人遐思。那一雙眼睛澄澈而純淨,透着一股靈慧之意,彷彿可以洞悉世間的一切。

第一眼看去,夜寒就確定,這絕不是一般的女子。

“她就是皇室小公主。”李敗天在夜寒耳邊低聲道。

“居然將公主都吸引來了?”夜寒一愣,沒想到這場比試引起了這麼大的轟動。

在煉劍池的一側,煉九霄站在那裏,目光冷冽,充滿了敵意。

“你就是夜寒?”看到夜寒走來,煉九霄冷冷地道。

夜寒仔細觀察着這個男子,一身紅衣,仿若烈火,身體雖然瘦削,但卻蘊含着恐怖的力量,眉心處一顆紅痣像是鮮血凝成,爲其添上一股邪異之感。

“果然比白焱強上許多……”夜寒心中暗道,隨後平淡開口:“是我。”

兩人一問一答,無形的氣勢卻在不斷攀升,相隔五丈相互對峙,竟誰也不落下風。

“今天不比修爲。”夜寒氣勢一鬆,身體錯開一些,向煉劍池慢慢走來。瞟了一眼煉九霄,問道:“你們想怎麼比?”

“很簡單,各出材料,誰煉出來的劍潛力值高,就算誰贏!”

“如果你輸了,萬劍堂便交由我們管理!”

“如果我贏了呢?品劍閣歸我了?”夜寒嗤笑道。

煉九霄神色一滯,狹長的眼睛閃過一線冷光。

李敗天走上前來,笑道:“如果我們贏了,你們品劍閣送我們些珍稀金屬如何,要知道我們萬劍堂底子薄,進來煉劍原料有點不夠用了。我看這樣吧,不拘什麼種類,一共五百斤,怎麼樣?”

煉九霄臉色變了一變,他在百鍊宗畢竟還是一個弟子,這樣的事情他也做不了主,於是將目光轉向身後的趙長老。

趙長老眼珠轉了轉,想來以煉九霄的煉劍術水平,這一次是必勝的,於是便一口答應了下來。

“嘿嘿,痛快!”李敗天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拍了拍夜寒的肩膀,笑道:“靠你了啊!”

趙長老站在煉九霄的身後,臉色陰沉,心中暗道:“先讓你得意一會,對決結束看你還怎麼笑得出來!”

不過對於趙長老敵視的眼神,夜寒毫不在意,心中思量着怎麼對付煉九霄。

“現在開始吧!”煉九霄喝道,當先向鼎爐走去。

夜寒也跟了上去,不過並沒有着急出手,而是觀察煉九霄的動作。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想要使用天道無雙劍的功能而不被發現,也不是一個容易的事。

煉九霄手一揮,儲物袋中衝出一大塊星辰鐵,上面彷彿容納了漫天星辰,銀輝籠罩,朦朧而夢幻。

“嗵!”

星辰鐵塊被扔進了鼎爐,發出一聲轟響,隨着真氣的催動,滔天的火焰猛然爆發,幾乎都要漫出鼎爐之外了。

與此同時,夜寒也終於出手,手掌一探,身後頓時浮現出一層夜幕,將他籠罩在其中。

圍觀的人面面相覷,這片夜幕將他們的視線完全隔絕,除了少數幾個年輕高手,那些人甚至連夜寒的影子都看不到。

“這種煉劍術還真是聞所未聞……”

“難道說煉劍的時候不能見光?”

聽到身邊人議論,李敗天撇了撇嘴,心道:“別說你們,就連我這個和他一起開店的,都不知道他那劍是怎麼煉出來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