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保鏢的話,提醒了陸胤。

陸胤轉頭看去,一眼就看到了追逐笑鬧著的兩人。

他眼眸微眯,看著陸萌和宋雲遲,心中疑惑,他們之前的關係,什麼時候這麼融洽了?

宋雲遲一個停步,陸萌躲閃不及,生生撞了上去。

「啊……」鼻尖一陣酸痛,眼淚差點就下來了。

「撞到哪了,我看看。」宋雲遲轉身,一手捧著她的臉,仔細端詳著。

「你幹什麼停下?」

「你哥哥來了。」

陸萌眨了眨眼,眼裡的水霧漸漸退散,她歪著腦袋,果不其然,看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來醫院的陸胤。

他就站在遠處,身後還跟著保鏢。

這會兒,臉色有些嚴峻的看著她。

不,是他們。

看著她和宋雲遲。

躲開宋雲遲伸來要摸她鼻子的手,陸萌悻悻的朝著陸胤走去。

宋雲遲就跟在她身後,一同朝著陸胤走去。

「哥,你怎麼來了?」

聽這話的意思,還嫌棄他來了?

陸胤淡淡的掃了一眼她身後的宋雲遲,「跟我回病房。」

「哦。」陸萌點頭,耷拉著腦袋跟在他身後。

回到病房,陸胤看到茶几上還沒收拾掉的麻辣燙和烤串。

「這些,都是誰吃的?」

陸萌忐忑的絞動著手指,「我,我吃的。」

「你吃的?」陸胤抬手,按著眉心,「醫囑你都忘了是么?這些是你能吃的么?」

「你別怪萌萌。」宋雲遲站出來,擋在陸萌身前,「是我讓她吃的。我詢問過她的主治醫生,說少量食用是沒關係的。臨近手術了,萌萌心理壓力大,吃些喜歡吃的食物來緩解壓力,也是情有可原。你就不要跟她生氣了。」 古春秋憑藉一嘴之力,成功說服了十一位長老。

不過,問題依然存在。

不徹底解決某人吃飯的問題,神秀宗就一日不得安寧。

「諸位有什麼好辦法沒有?」

古春秋目光劃過一位位長老,看到的,卻都是一張張苦瓜臉。

「掌門,要不勸老祖少吃一點?」

有位長老憋了半天之後,終於想到了一個主意。

「不行。」

聞言,古春秋卻是一搖頭,嘆道:「這已經是老祖最低的飯量了,他老人家說了,為了減輕咱們的負擔,一直在努力節食,辛苦挨餓。」

「挨餓……」

聽到這兩個字,眾長老目光獃滯,臉龐集體抽搐起來。

都快把神秀宗吃垮了,還有臉說什麼努力節食,辛苦挨餓。

想一想人家的老祖,再看一看自家的老祖……

就在眾人集體默哀時。

砰!

議事廳的大門被推開,一名白衣弟子跌跌撞撞地沖了進來。

「掌門,有妖魔來襲!」

……

「護山大陣果然沒了!」

「今日,我紅牛大王要踏平神秀宗,吃光你們,哈哈哈!」

「別跑啊,讓本王殺個痛快!」

一頭全身長滿紅毛的巨型牛怪,橫衝直撞,一邊嘶吼著,一邊向山上狂奔而去。

前來迎戰的神秀宗弟子,人數雖多,卻根本抵擋不住,一觸即潰。

這紅毛牛怪,力大無窮,一蹄下去山崩地裂,還能從口中噴出紅色氣浪,中者四分五裂。

眨眼間,便有二十多名弟子,或是被踩成肉齏,或是被炸成一堆碎肉,或是被活活吞食。

「我不想死啊!」

「快跑,紅牛追上來了!」

「掌門,救命啊!」

活下來的弟子,徹底崩潰了,猶如喪家之犬一般,瘋狂逃竄。

「孽畜!」

混亂之中,一道青光從山上飛來,和紅毛牛怪迎面撞在一起。

轟隆。

體型巨大如同一座小山的紅毛牛怪,竟然被撞飛出去,落在百丈開外。

嗤!嗤!

紅毛牛怪從鼻孔中噴出兩道濃濃的白煙,四蹄一撐,從地上爬起來,一雙磨盤般大小的金色巨眼,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遠處,一名灰發老者,凌空而立,手持青色寶劍,身上釋放出強烈的真氣波動。

正是聞訊而來的掌門古春秋。

爾後。

一道道人影出現在古春秋身旁,神秀宗的長老們也紛紛趕來了。

「我們得救了!」

「太好了,掌門和長老們都來了。」

「殺死牛魔!」

看到古春秋等人出現,那些絕望的弟子們,喜極而泣,全部大聲歡呼起來。

「是紅牛魔!」

「可惡,若不是神塔碎了,這孽畜豈能在此撒野!」

「小心,此妖兇惡,不好對付。」

相比於弟子們的樂觀,古春秋和一眾長老們,都是神情格外的凝重。

狼夫強佔:吃定你,沒商量! 紅牛魔,南荒排名第九的大妖魔。

據說,這頭牛魔已經活了三千多年,覺醒了靈智,不僅能口吐人言,還能修鍊妖法,比那些尋常妖獸,不知強橫多少倍。

在南部大荒,紅牛魔凶名赫赫,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紅牛魔暴虐嗜殺,尤其對修行者極其仇視,被它殺死的修行者,不計其數。

甚至有好幾個門派,都被它滅了。

「紅牛魔,吾乃神秀宗掌門古春秋,你為何來此作亂!」

古春秋劍指紅牛魔,大聲喝問道。

「哈哈,本王是來殺光你們的,如此洞天福地,竟被你們這群廢物佔了這麼多年。」

紅牛魔張開巨嘴,放肆大笑道:「從今日起,這南天山便改名紅牛山了。」

「果然如此。」

聽到紅牛魔的話,古春秋輕嘆一聲。

自從神塔破碎之後,他就知道,遲早會有人沖著南天山而來。

只是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而且來的不是其他修行者,而是一頭赫赫有名的大妖魔。

「掌門,咱們一起上。」

二長老洪千斗躍躍欲試道:「排名第九的大妖魔又如何,咱們也不是吃素的,殺了這紅牛魔,正好揚名天下。」

「不可莽撞!」

古春秋輕斥一聲后,暗中傳音給眾人,「五年前,驚雷門的副門主袁天亮,帶門下四名高手前去剿殺紅牛魔,結果一去不復返。」

「什麼!」

聞言,眾長老大驚失色。

驚雷門,那可是南部大荒排名前三的一流門派,僅次於紅蓮教,實力之強,遠超神秀宗。

副門主袁天亮,更是靈海九重境界的絕頂強者。

如果袁天亮都被紅牛魔殺了,他們這些人,那就更不是對手了。

「掌門,咱們該怎麼辦?」

望著步步逼近,渾身凶氣繚繞的紅牛魔,眾長老只覺得口乾舌燥,頭皮發麻。

「拖!」

古春秋吐出一個字,然後回首看了一眼山頂。

老祖,您趕快來吧。

……

山頂,棲雲峰。

一座幽靜的小庭院當中,顧白躺在一張藤椅上,閉著眼睛,悠悠的打著呼。

每天吃完就睡,睡完就吃。

這種活成豬的生活,還真不錯,比起不朽古塔中的生活,簡直是天上人間。

只可惜,食物太難吃了,而且分量太少,老是吃不飽。

真懷念以前的生活。

大師姐的廚藝,那叫一個贊,尤其是用九種真龍做成的九龍宴,那叫一個香……

顧白正做著美夢,突然感覺一陣搖晃。

「老祖!老祖!」

他睜開雙眼,一張焦急的臉龐映入眼帘,好像有那麼一點眼熟。

「你是?」

「老祖,我劉一水啊。」

見顧白終於醒過來,五長老劉一水都快哭了。

剛才,他喊了大半天,都快喊破喉嚨了,老祖愣是一點反應都沒有,睡的那叫一個香,口水都流出來了。

無奈之下,他只好動手。

搖啊搖,搖了好一會兒,老祖總算是醒了。

「哦,原來是你啊。」

顧白坐起身,擦掉嘴邊的口水,裝模作樣地點點頭。

其實,除了掌門古春秋之外,他對那些長老弟子什麼的,都不怎麼熟悉,也懶得去記他們的名字。

顧白承認,自己很懶,懶到自己都震驚。

他覺得,應該是修鍊《龜息養生訣》的緣故,煉了整整九萬年,把自己活生生練成了一隻萬年老烏龜。

「老祖,大事不好了。」

劉一水滿頭大汗,急聲道:「有一頭巨型紅毛牛怪襲擊宗門,情況緊急,還請老祖出手。」

「知道了。」

顧白站起身,伸了一個懶腰,「對了,小劉,你吃過紅牛沒有,好不好吃?」

「啊……」

劉一水當時就懵逼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