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修仙真的存在?

秦陽不免有些心頭火熱。

嗯?

秦陽不由得將眼睛使勁瞅向手機,那仙人凌空的圖片中,人影有些似曾相識。

放大圖片,再放大。

秦陽渾身一顫,一個想法不由得放大。

那仙人凌空圖片中,一個凌空身影像極了姚婉韻。

但是,怎麼可能?姚婉韻是仙人?自己的女朋友是仙人?

秦陽相信自己的判斷,並且很快冷靜了下來。

自己的女朋友,自己不可能認錯。

所以秦陽確定了,這個世界好像真的有些不一樣,最起碼,自己的女朋友好像是個仙人!

“差距好像更大了啊。”

秦陽不由得感慨。原本自己和姚婉韻之間的差距就好似鴻溝,現在姚婉韻成了仙人,和自己的差距更大了。

“有意思,當真有意思。”

秦陽起身默默唸道。眼中綻放出強烈的光芒,整個人精氣神猛然變化。

他原本就是個不服命運的人,前世從身無分文到身家千萬,經歷的磨練有多少,他自己都數不清了。

現在重生一世,就算這個世界有類似仙人的存在又如何,他秦陽,就從來沒有怕過。

既然有仙人,那自己就去追求仙人蹤跡,終要成仙做祖!

命運,要自己掌握在手中! 世界略微有些不一樣了,但更加激起了秦陽的鬥志。

秦陽明白一個道理,紛爭越多,則機遇越多,亂世才能出英雄。

修仙這種傳說中的東西都存在,那麼可想而知,這個世界的紛爭定然不少。

這一切,都是他崛起的潮點,況且他還有前世的經驗。

“陽哥,你看微博了嗎?太震驚了啊,有沒有!”

就在這時,外面一個聲音大呼小叫的傳來,緊接着胖子張瓦就從門外進來,肥胖的臉上帶着汗水。

“胖子,你以前看到過類似的新聞嗎?”秦陽回頭,問道。

胖子一把坐在凳子上,擦一把汗,開口:

“你這麼說,我倒是有印象。以前有人給我說過,咱們的世界不是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但我也沒當回事。”

秦陽沉默了。

胖子以前聽別人說過類似的事,看來這個世界恐怕真的不同凡響,只不過一直被上層把控,普通人不知道罷了。

自己是普通人,胖子家裏頗有資產,但也沒逃離普通人的歸類。

但姚婉韻是普通人嗎?秦陽知道不是,千古流傳的家族,肯定底蘊非凡。姚婉韻應該早就知道這個世界的不平凡之處了。

“唉?陽哥,帖子被刪了!”

胖子忽然驚呼。

果然,再看社交軟件上,那置頂的帖子已經消失不見了,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

“嘿嘿,還好我機智,早就把圖片保存下來了,陽哥你要嗎?我給你發過去。”

身邊的胖子露出得意的笑容,滿臉我機智的一批的表情。

“不用,你自己留着吧。”

秦陽開口,已經不在意照片的事了。

仙人居所,白鳥朝鳳,飛空的人,這一切串聯在一塊。

無一不在指向一處,王屋山!

秦陽深呼一口氣,不管如何,王屋山現在是一個突破口,總歸是要去看一下的。

而且王屋山離着洛城並不是很遠,坐車幾個小時的事情。

若是不去看一眼,錯過了機緣,纔會後悔。

事不宜遲,秦陽當即就拿出手機來,訂好了前往王屋山的車票,時間就在幾日後,正巧剛畢業。

上一世,剛畢業時自己拿着簡歷去找一份廉價的工作,現在,剛畢業居然要去找機緣,不得不說,命運真的很奇妙。

“對了,陽哥,這是導員發下來的,這是你的。”

胖子將手上的一份表格遞給秦陽。

只見表格最上方几個字:體檢報告!

秦陽一臉發懵,畢業還有體檢?上一世沒這玩意啊。

“陽哥,你不會忘了吧,這是前幾天忽然安排的體檢,所有學生都統一參加了。”

胖子在一旁解釋道。

秦陽仔細瞅瞅這份報告,和正常的體檢報告並無差別,不同的是,在下方多了一行。

等級評定:F級!

這個F就讓秦陽看不懂了,這是個什麼東西?

就在這時,胖子也發問了:“陽哥,這個等級評定是啥東西,啥時候人還要區分等級了?”

秦陽搖頭,他也不懂。

拿過胖子的體檢報告單,只見等級評定那一塊,是C。

靠,好像還比我高三個等級。

秦陽心裏默默唸道,不過也沒有放在心上。

……

時間很快過去兩天,靠着這兩天,秦陽熟悉了世界,和前世沒有區別,除了那迷霧重重的名山仙居。

他看看日期,明天就是大家各奔東西的時候了,到時候,彼此之間會形同陌生人,各自的未來也會天差地別。

端起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不出片刻,電話那頭被接起來,聲音利落好聽:“喂?”

秦陽微微發愣,有多久沒聽過這個聲音了?他也記不清了,這是藏在心底的聲音。

聲音的主人正是姚婉韻。

姚婉韻再開口:“怎麼了?秦陽?”

隨着婉轉的聲音再傳來,秦陽也回過神來。

“當然是請我家姚姚吃一頓,學校對面的烤魚聽說味道不錯,我家姚姚會來嗎?”

秦陽說的相當自然,肉麻對他而言,不存在的。

“你又肉麻。”電話那頭,姚婉韻嘴上不樂意,但臉上的笑容出賣了她。

“難道我家姚姚不賞光?那我可太傷心了,我們都十來年沒見面了。”秦陽賣慘。

“瞎說,前幾天才見過。”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你算算,可不就是十來年了,我都現想死你了。”秦陽說的相當順口。

“那你等我,咱們十二點去。”姚婉韻臉上藏不住笑意。

掛斷電話,秦陽閃過笑容,他是真的十幾年沒有見過姚婉韻了,現在竟然有點小激動。

照下鏡子,年輕的自己還是帥的掉渣。

打鐵還需自身硬,能拿下女神的秦陽,也是帥的一批。

迅速換上衣服,看着鏡子中帥的發光的自己,秦陽完全做好了準備,就等時間一道,和姚婉韻赴約。

這時候,外面的胖子回來了,一進門就大呼小叫。

“哇,陽哥,你穿這麼帥,是不是要去找嫂子啊?”

秦陽眼神一撇,淡淡開口:“是又如何?”

“陽哥,你走了,就沒人陪我了,你忍心看着我在宿舍孤苦伶仃嗎?”胖子一臉悲痛欲絕,捂着胸口。

這話有點道理,四人宿舍的其餘兩個室友都沒有來,秦陽走了,確實只有胖子一個人了。

“胖子!”

“嗯?”

“有女朋友的快樂,你想象不到!”

“你不是人。”

從宿舍出來,秦陽走在花香校園路上,心裏居然有點小激動。

見鬼了!

都多大的人了,還有這種奇特的感受。

前方就是女生宿舍,來這裏,自然是接姚婉韻的。

走進了,他已經能看到女生宿舍樓下,一道靚麗的身影,宛如冰冷的青蓮,散發着生人勿進的氣息,但優秀的五官和身材,卻讓路過的男生忍不住側目連連。

秦陽笑了,這就是自己的女友,不得不說,年輕的自己還是有點本事的,這要是放在前世三十歲,他恐怕連搭訕都做不到。

這時,一個學妹跌跌撞撞的過來,險些撲進秦陽懷裏。

被秦陽巧妙的躲開了。

學妹止住身子,再開口:“學……學長,我能加你聊天軟件嗎?”

氣氛微微有些凝重,他是來接女友的,居然被搭訕了。

秦陽立刻道:“不能。”

拒絕的義正言辭,當機立斷。然後走向那樓下的冰山魅影。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