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傅明靨攤攤手,一副無奈到極點的樣子,「那我也沒辦法了,你就算是把我殺了,我也不知道實驗室在哪,況且咱們出來了,處處都有重兵把守,即便你這是消音槍,也會被察覺的。」意思在明顯不過,現在他們想殺她,沒那麼容易了!

丸耀沉默了半晌,說道:「我們派一個人跟你去,麒盛,你功夫最好,你跟著他,萬一路上有什麼意外,你死了也有人給你殉葬!」丸耀似笑非笑的看著傅明靨說道。

傅明靨裝作沒看懂他的意思,點點頭,欣然同意:「這樣也行,等我們打聽好了回來和你們會合!」她嘴上這麼說,心裡想著能先甩開一個就甩開一個。

更何況跟著她的是一個傻缺……

麒盛也點點頭表示同意。

臨走時傅明靨要求麒盛把那身衣服的上衣和帽子脫了,要不然太顯眼了,只剩裡面的黑色T恤和褲子還沒有那麼扎眼,要不剛出去就會被人認出來。

麒盛本來不答應,但是丸耀想了想覺得傅明靨說得對,勸他脫了,傅明靨順勢說道,「看你的身板,即便是不帶武器撂倒我也輕而易舉,所以你完全不要怕!」

「我會怕你?!」麒盛邊脫帽子邊瞪著眼睛。

傅明靨吐舌。

兩人沿著無人的小路走著,每隔幾米就有一個放哨的,傅明靨感到很奇怪,這條路之前一個人都沒有,今天怎麼多了這麼多人?

她正奇怪著,前面一個哨兵看見他們倆徑直把他們叫住,麒盛高大的身子一僵,就要掏出褲子口袋裡的手qia

g,傅明靨搶先一步攔住他,安撫道:「別怕,聽我的。」

傅明靨暗壓住心中因被哨兵發現而騰起的喜悅,裝作一副嚴肅緊張的模樣,對過來的哨兵說道:「發生了什麼事?」

哨兵看她穿著軍裝,狐疑的掃了一眼,又將目光落在麒盛身上,擰眉冷肅道:「他是誰?!」

他是誰?

她也不知道呀……

她看了看眼前的哨兵,實在不是麒盛的對手,所以不能在他面前暴露麒盛這個危險分子,於是想要暫時保住他。薄雲深從榮熙別墅離開了以後就直接回了蓉盈小區,剛剛聽了榮熙的話以後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他心中卻一直有種不好的預感,他必須要馬上見到江寧才能放心!

不知道是不是由於心理壓力的關係,西郊別墅區到蓉盈小區原本需要半個小時的路程,被他硬生生的壓成了十五分鐘!

回到公寓以後沒有看……

《奔赴》第140章他的懷疑 五級小型靈石礦。

那是可以開採出五萬靈石的存在,可以夠雲口峰一年的正常開銷,是一大比不小的靈石。

如果卯足了勁兒開採的話,兩三個月便能開採完畢。

這筆賬十分划算。

這還是眾人保守預估的前提下,如果地下靈石礦蘊含的在豐富些,深度更深些,便可開採出更多的靈石。

於是,在獲得此消息后,顧長生就召集眾長老議事。

首先便是獎勵發現山谷靈石礦的練氣期弟子,每人先獎勵五百靈石,等他們突破築基期后,再每人獎勵一千靈石。

四人加起來便是四千五百靈石,五級小型靈石礦十分之一的儲備量,這個獎勵不可為不豐厚。

於此同時。

顧長生也定下了能發現這種對雲口峰帶來利益的事情,不管價值多少,起碼要獎勵發現弟子利益的十分之一。

之所以在練氣期時只給與五百靈石,是因為怕懷璧其罪,被一些築基期的有心之人給盯上。

在顧長生看來,五百靈石已經夠練氣期消費的了。

至於剩下的一千五左右的靈石,可以在成為築基期后給予,也可以在突破築基期時,幫其兌換成價值相等,增加突破幾率的丹藥或天材地寶。

這個決定得到了在做築基期長老大部分人認同,只有個別長老覺得,一下子給予練氣期弟子大量的靈石或資源,可能會讓其喪失了在修行道路上的勇猛進取之心。

但在絕大多數長老的贊同之下,並沒有掀起什麼浪花。

之後,顧長生讓眾長老監督,練氣期弟子開採靈石,最好是在兩個月就將其開採完畢,避免夜長夢多。

同時,又拿出十分一,也就是五千靈石給一眾長老瓜分,畢竟這裏佈置的七星地脈陣法需要他們八人主持,所以他們需要在這裏帶到將靈石開採完畢才可。

七名築基初期的修士每人六百靈石,築基中期的葛長老八百靈石。

兩個月便能會的六百靈石,這對築基期修士來說也是一比不小的收入,讓在做的長老臉上都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之後,又說了下該如何給予開採的練氣期弟子報酬問題,在詢問過負責賞罰的葛長老后,才知道之前這種挖靈石礦的情況,一般情況下都是三天一枚靈石,一個月十枚靈石。

當然,這是練氣後期的待遇,如果修為只有練氣初中期,報酬則會有相對應的遞減。

顧長生覺得這種挖靈石礦的活太累,也影響修鍊,便覺得在原來的報酬基礎上翻一倍,三天兩枚靈石,一個月二十枚靈石。

再挑選一批乾的好的,將報酬提升到每天一枚靈石,一個月三十枚靈石。

這樣一來,也能調動他們的積極性。

在保持一百左右挖礦弟子人數的前提下,兩個月完工的話,也得付出四千左右靈石作為開採練氣期弟子的報酬。

再加上獎勵發現弟子的四千五,和分給一眾築基期長老的五千,小一萬多的靈石便就這麼出去了。

「哈哈!大家不要光看着咱們花銷大,要知道此次發現的五級小型靈石礦,可是能開採出五萬靈石的,即便去掉這些花銷,也還能剩餘三萬五以上靈石。」

「同時,花銷的一萬多靈石也沒有白白浪費,不是分給咱們山峰的練氣期弟子,就是築基期長老,也算是為咱們雲口峰整體實力的提升添磚加瓦了。」

「再說獎勵發現靈石礦弟子的四千五靈石,這看似很多,但分攤到四名弟子手上也沒多少。再加上我又在給予靈石上做了限制,大家不必擔心他們會因此而喪失了在修行道路上勇猛前進的問題。」

「同時,我們這也是在千金買馬骨,激勵咱們雲口峰的所有人為咱們雲口峰創收。」

「你們可以想像一下,如果你是一名練氣期弟子,你聽到這個獎勵后,會不會心動?」

「修士或多或少都有着自己的秘密,所知道的一些有可能獲得大量資源或天材地寶的也算,如果在自身實力不允許的情況下,又能不冒險,還得獲得豐厚的報酬,你會不會將自己知道的寶地給雲口峰分享出來?」

在顧長生的這番言論之下,別說是練氣期的弟子了,就連他們這樣的築基期長老,都想要將自己知道的寶地分享出來,不用冒險就獲得不菲的報酬。

最後,才獲得所以長老的一致贊同,就是之前有些不同意見的個別長老,也被顧長生的這一番言論給說服了。

議完大事後,顧長生便讓眾人散去。

同時也將這次議事的決定傳給下面的練氣期弟子,頓時引來一片嘩然。

兩則消息,對他們來說都是好消息。

一則是每個人開採靈石礦的報酬翻倍,這對所以人來說是實實在在的好消息。

另一則是像中彩票一般,只要中了,便能獲得大量的靈石或修行資源,這才是眾多練氣期弟子夢寐以求的。

關鍵是發現靈石礦的幾名練氣期弟子就在眼前,每人一千五的巨額靈石,讓所有練氣期弟子都有些眼紅。

寶物十分之一價值的靈石,開起來雖然不多,但要是能讓雲口峰發現上千靈石的寶物,他們自己便可獲得上百靈石的報酬,這對鍊氣期弟子來說可使一筆不小的靈石。

這次發現五級小型靈石礦的弟子是四人,要是只有一人的話,便能獲得五千靈石。

即便因為練氣期的原因,雲口峰可能不會一下給他們那麼多,但等到他們突破築基期或築基期以後肯定會兌現,他們對雲口峰的長老和峰主有信心,能做到言出必行。

再加上這樣的消息先到先得,便迎來不少練氣期弟子將自己發現的一些寶地或險地,給築基期長老紛紛說了出來。

因為一下子湧現太多消息的緣故,再加上都是雲口峰的弟子,難免會有一些消息是重複的,在不能判斷先後的情況下,如果發現價值不菲的寶物,只能讓這些弟子均分十分之一寶物價值的東西。

這只是一開始,等之後人少了,便不會出現這種同時多人報一個地點的情況發生。

7017k 空氣之中,有一股酸味。

柳雨菲酸了。

她還以為,葉青會一心一意對她的。

沒想到,葉青就是花花腸子。

其實,葉青本身就不是什麼正人君子。

只是別人腦補出來的而已。

畢竟葉青的原身有正人君子的人設。

以前的葉青,對美女興趣不大。

那是因為他一心作死。

現在就隨緣了。

在多姿多彩的玄幻世界,當然要浪起來。

不然有毛意思?

等葉青死後成了天帝,也是要浪起來的。

只不過,那時候葉青浪的範圍就更大了。

他的目標,是星辰大海,是諸天萬界。

成了天帝,就要去諸天萬界之中浪蕩。

至於現在,就在南荒域造作吧。

反正葉青不怕死。

一個連死都不怕的人,還有什麼能擋得住他一顆浪蕩的心?

「非也非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在欣賞兩位的美,有何不可呢?」

葉青一臉微笑。

柳雨菲幽幽道:「那葉師兄覺得,我跟她誰更美?」

柳雨菲這是一道送命題。

空氣之中的酸味更濃了。

此刻的柳雨菲,彷彿化身為一隻檸檬精。

「你的大一點兒。」

葉青坦白說道。

柳雨菲聞言,頓時嬌.軀一顫,臉上飛過一抹潮紅,捂住了自己的臉頰,不敢看葉青了。

「無恥之尤!」

上官嫣然怒了。

眼中彷彿要噴出火來。

「小姑娘,如果你不想被火燒死的話,我勸你安靜一點。」

葉青慢悠悠說道。

「我看了你,你也看了我,大家扯平了,你有什麼好生氣的?」

葉青攤了攤手。

他說的,確實是實情。

自己強壯的身體,也被上官嫣然看到了呀。

「你!」

上官嫣然氣得嬌.軀亂顫,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她承認,自己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無恥的男人。

「你看了我,我還覺得吃虧呢!」

「我是不是也要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

葉青冷漠道。

上官嫣然不敢吭聲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她的性命,還在葉青的手裏握著呢。

如果葉青收回了那些荊棘聖靈火,上官嫣然無法抗衡煉丹爐的高溫,恐怕很快就要被煉化,一命嗚呼!

「滋滋!」

煉丹爐之中,紫色的火焰,繼續焚燒。

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紫色火焰的溫度,越發恐怖了。

柳雨菲和上官嫣然都是渾身香汗淋漓。

身上濕漉漉的。

汗流浹背。

完全無法抗衡恐怖的高溫。

如果沒有葉青的幫助,她們早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