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傳承遺迹,哪怕是最低等的傳承遺迹,也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存在的。

就拿六玄山試煉地內最普通的傳承遺迹來說,想要構建最普通的傳承遺迹,最起碼要一名武王強者聚集天地能量,還需要一名靈王強者構建陣法。

這其中的麻煩程度也不用多想。

更讓大家在意的,自然是傳承遺迹中的傳承寶物,或是武道傳承。

需要一名武王,一名靈王強者構建的傳承遺迹。

其中的傳承之物,必定不會差到哪兒去。

在這七天時間的闖蕩探索之中,眾人的收穫都很不錯,對於更大的傳承遺迹皆是異常嚮往。

在感應到最為強烈的能量波動的時候,眾人都知道會有什麼,都升起了狂熱的念想……

僅僅是感應到了剛才的那股劇烈的能量波動,幾乎所有武者的眼裡,都是帶著一抹灼熱!

原本想要出手的雁盪山莊武者,一階大靈師段澤言。

在感應到剛才的能量波動之後,他甚至是放棄了對七夜他們出手,而是準備撇下雁盪山莊的其他人,去探查遺迹。

這個心理舉動,讓一旁的尹楓看在眼裡,原本冷厲的眼神中出現了一絲怒火……

原因無他,這個段澤言,一直都將他們當做是棋子在利用。

可是更讓尹楓惱怒的是七夜。

因為七夜給人的感覺更是果決凌厲,捉摸不透。

此時僵持的局面,全是因為七夜所起。

「再問一遍,你們放不放人?」

尹楓緊緊的握了握拳頭,萬不得已,他只能放棄意喜,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掉七夜他們!

如果在遲一點,恐怕一旁的段澤言會直接放棄他們。

「雁盪山莊,好霸道的雁盪山莊!我倒想知道,我若是不放,你能如何?」

七夜淡淡的冷笑,雁盪山莊本就是一條黃鼠狼,來找麻煩的。

七夜既然承擔下了六玄武府的事兒,自然不會是畏手畏腳的人。

「尹楓,看來六玄武府的人有點看不起你們啊! 魔醫妖妃:王爺榻上請 話說,雁盪山莊什麼時候混的這麼慘了?嘿嘿……」

飛鳥谷的吳溪一臉哂笑的說道。

看著七夜,吳溪並不認識,因為七夜也不是什麼世家大族的子弟,這吳溪自然是將七夜當做了『俗世賤民』,眼裡只是是不屑一顧。

「不過這位六玄武府的朋友有點兒面生,真不知道是認真的找事兒,還是腦子有點兒問題!」

吳溪話鋒一轉,這句話看似輕飄飄的,不過卻是在侮辱七夜愚蠢,說七夜沒有腦子……

刀影吳溪的話,只是讓七夜雙眼微眯,目光微冷。

吳溪的話,無疑讓七夜心生芥蒂之感,只是此時七夜並沒有表露出來。

而一旁的尹楓則是一臉怒容。

吳溪的話看似是在侮辱七夜,可是尹楓聽了,同樣是相當刺耳。

雁盪山莊可是高高在上的四大宗門之首,而六玄武府,在雁盪山莊的武者眼中,那不過是個垃圾武府。

一個垃圾武府的弟子,竟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來威脅他,侮辱他雁盪山莊的人。

吳溪的話,無疑是刺激到了尹楓。

「給你三十息時間,你若是不放了意喜,就算付出何種代價,我尹楓,也要將你們全部滅殺於此!」

受了刺激的尹楓,再一次給出了最後的狠話。

「七夜兄……」

呂炎和秦烈同時站到了七夜身邊。

「咱們實力太弱,正面和他們交手,恐怕會吃大虧,萬一那尹楓真的發瘋了想要對付我們,恐怕事情更加麻煩,而且周圍人員混雜……」

「要不然,咱們先行退走,到時候在尋找機會?」

呂炎提議到。

「不用另找機會,就算是我殺了這意喜,他們也不能怎樣,雖是人員混雜,可是對於我們來說,也許不是壞事!」

「而且我遲遲沒有動手,不是想和他們談條件,而是想陪他們玩一玩……」

七夜冷冷的說道。

想到在水玄林中,雁盪山莊的萬子金給自己找了不小的麻煩,甚至害的自己二度被冥夜之瞳的邪氣控制,這等危機,皆是拜雁盪山莊的人所賜!

七夜自然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雁盪山莊的人。

他們不是想玩兒嗎?那麼七夜就準備陪他們好好玩一玩。

更何況,雁盪山莊和六玄武府的關係,已經是不死不休了……

只是這種不死不休的關係,還沒有放到明面上來,可是也不遠了。

「十!」

「……」

「六!」

「……」

「三!」

「二!」

「一!」

三十息時間轉瞬即過。

尹楓雙目沉寂的盯著七夜眾人,眼裡更是帶著強烈的殺意!

「既然你們六玄武府的廢物們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們!」

三十息時間,七夜的長劍依舊指著意喜的咽喉,根本沒有放手的意思。

而且七夜看著尹楓的時候,嘴角更是帶著戲謔的笑容。

這麼多人看著,身為四大宗門之首,雁盪山莊的外庄的執法小隊隊長,這種侮辱,是從未有過的。

尹楓,就算是心性再怎麼平穩,也無法再忍受這樣的侮辱了。

哪怕自己的同伴被殺,他也會不管不顧,無論付出何種代價,也要殺了七夜!

「給老子去死,你這廢物雜碎!」

鐵拳混若精鐵,醞釀起鏗鏘之聲。

尹楓暴走的瞬間,一刀刀影直接斬在尹楓準備行徑的路上。

「尹楓兄息怒……」

刀影吳溪,刀影的名號,讓人驚鴻一瞥。

不過此次此刻的吳溪卻是故意來調和的,而並非出手找麻煩。

秘巫之主 「吳溪?你是什麼意思?」

尹楓冷冷的問道,他以為,吳溪想要站在七夜他們一邊。

「沒什麼意思,只是四大宗門淵源頗深,我也不想雁盪山莊的朋友死在我面前!」

「要不你們兩方的事情,就由我來調和,你們看如何?」

吳溪的舉止神情,故作飄然大度。

或許對雁盪山莊的尹楓有著幾分敬意,可是看向六玄武府的七夜他們。

明顯是帶著濃濃的不屑。

「雁盪山莊怎麼也是四大宗門之一,四大宗門的威嚴不容褻瀆,一個普通的武府,竟敢這般冒觸雁盪山莊,我實在是有點兒看不下去了……」

世家大族有四大家族的高傲,四大宗門更是有四大宗門的傲氣,吳溪說的話自然表露著隱隱的傲氣。

如果說吳溪的出手,讓尹楓頗有些不爽,然而吳溪這一句話,卻讓尹楓眉頭舒展。

「人要有自知之明!尹楓兄既然答應了你們放過你們,那麼自然是不會食言。不過你們六玄武府是不是有點兒過分了?」

吳溪目光凌然的盯著七夜,嘴角微微上翹。

吳溪插手,呂炎和秦烈皆是有些緊張。

而七夜,則是面目冷厲的盯著吳溪。

他倒想看看,這個吳溪,能夠說出什麼來!

「你的容貌有些面生,似乎不是什麼世家大族出來的。或許是俗世子弟,初生牛犢不怕虎。不知道雁盪山莊的厲害也能理解!」

七夜盯著七夜,看了看說著。

「不過我身為四大宗門的弟子,有句話要告訴你。四大宗門可不是你們那什麼破武府能夠招惹的,奉勸你識相點兒,把人放了,不然惹了麻煩,怎麼死也不知道!」

吳溪說的是來調和,可是三言兩語,這話,卻開始帶著侮辱。

這樣的侮辱,讓七夜身邊的呂炎和秦烈也同時怒然。

「怎麼樣?決定了嗎?你若是放人,雁盪山莊的朋友絕不會對付你們。我的面子,他們一定會給的!就是不知道,你給不給我這個面子了……」

吳溪這種大度的調和,或許他個人覺得自己很牛逼,不過對於七夜來說,這娃就是個傻逼……

「好大的面子!」

七夜悵然一笑。

「你?又算是什麼東西?要我給你面子?」

臉上本是顯擺得意的表情,不過七夜這一句話,瞬間讓吳溪的臉色劇變,變得陰沉冰冷! 第兩百六十六章滾

「你這廢物武府的垃圾,你說什麼?」

七夜的話,瞬間讓吳溪勃然大怒。

瞬間爆發的怒火,讓其頭髮亂舞,而他的雙目更是因為怒火而變得赤紅。

侮辱!

從未有過的侮辱。

這種侮辱,竟然還是來自一個廢物武府的垃圾武師……

像七夜這種垃圾武師,自己翻手就能捏死。

然而就是這種垃圾武師,竟然敢侮辱自己!

七夜這一句,『你又算是什麼東西?要我給你面子。』無疑點燃了一個炸藥桶。

七夜的話惹怒了飛鳥谷的刀影吳溪。

這樣的事情轉變,更是讓所有人始料未及。

當然,心裡最高興的自然是雁盪山莊的武者,因為七夜又得罪了一個不該得罪的人。

雁盪山莊的意喜,他的性命還被七夜捏在手中。

即便是實力遠遠超過六玄武府眾人,可是因為意喜被七夜握著性命,他們也不敢動手。

局面也因此變得異常尷尬,僵持。

然而,七夜一語得罪了飛鳥谷的刀影吳溪。

尷尬僵持的局面,便瞬間被打破。

「你這廢物武府的垃圾,你敢將剛才的話再說一遍嗎?」

吳溪雙目透著殺意,又道!

「滾!」

一聲清冷的低喝,從七夜的嘴裡喊出。

這一個『滾』字,帶著不怒自威的霸氣,也帶著一往無敵的睥睨。

「呵,呵呵。哈,哈哈哈……」

七夜這一個字,並沒有讓吳溪發作。

相反,吳溪卻是不怒反笑。

就像是看著傻逼一樣看著七夜。

「你們,聽到沒有?」

「尹楓兄……關靜小姐……這個垃圾武府的廢物,竟敢讓我滾?」

吳溪反而是對著雁盪山莊和皇都院的武者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