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先前他並不知段宏是鑄劍門的人,如今他知道了段宏的身份,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一些事情,都有了合理地解釋。

鑄劍門先是重金委託楚家為其代購星辰鐵和月光砂,然後再派人將楚家貨物劫走,然後再派人上門逼債。這樣以來,鑄劍門不但能夠得到星辰鐵和月光砂,還能夠獲得豐厚的賠償。

鑄劍門真是好算計啊!

不對,事情恐怕沒有這麼簡單。這其中肯定還牽扯到林家和孫家。鑄劍門為何會無緣無故對楚家下手,這其中必然與林、孫兩家有關。想必是林、孫兩家給鑄劍門開出了豐厚的條件。

這樣以來,鑄劍門搞跨了楚家,鑄劍門從林、孫、楚三家中都能夠獲得利益。而林、孫兩家也可以趁機瓜分楚家的地盤,獲得相應的利益。

林家,孫家,鑄劍門,最終都獲得了利益,誰也沒吃虧。

思念及此,楚天終於豁然開朗,一切事情終於清楚了。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鑄劍門。

「鑄劍門,林家,孫家,只要我楚天活在世上,我定要將你們全部滅殺。」

楚天眼中殺意凜然,在心中暗暗發誓。林家和孫家好對付,但鑄劍門卻是一個十分可怕的勢力。以楚天一人之力,想要對付鑄劍門,難如登天。

此時此刻,他比任何時候,都更加渴望實力的提升。如果有實力,誰敢欺負他,如果有實力,他的親人便不會受到傷害。實力,一切都是實力!

他此刻,想要變強的念頭,有如浪潮般,在他體內洶湧澎湃,瘋狂激蕩。

「對了,不知父親怎麼樣了,該趕回去看一看了。」

楚天猛然一驚,他忽然想到了父親,也不知父親現在怎麼樣了,是生還是死。

他此刻恨不得立刻趕回楚家,但他剛走了幾步,便突然摔倒在了地上,半天爬不起來了。

「怎麼回事?我全身怎麼使不出一點力氣?」

楚天躺在地上,不斷掙扎著想要爬起,但是卻徒勞無功。他突然駭然地發現,他此刻竟然使不出一絲力氣,就連他體內也是空空如也,靈氣全無。

楚天感到十分震驚,心中不明白,他為何會出現這種狀況。

楚天哪裡知道,他的這種狀況,便是使用「喚魔印」之後的後遺症。

其實,「喚魔印」這種功法,只能是擁有魔族血脈的人才能修鍊。而喚魔印的作用,便是在一瞬間激化魔族血脈,令得體內瞬間產生強大的力量。

不過,喚魔印雖然能夠令一個人體內瞬間擁有超乎尋常的可怕力量,但這種力量使用的時間很短,而且,還會有著一定的後遺症。

楚天在使用喚魔印之後,一定時間內,他便不能再使用任何力量。也就意味著,在這段時間內,他的修為盡失,如果這個時候,他再碰到敵人,那麼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所以,使用喚魔印,具有極大的風險。當然,使用喚魔印所引起的後遺症的時間也會有長有短,短則幾天,長則半月、一個月,甚至數月都有可能。

這後遺症的時間長短,由使用喚魔印的威力大小所決定,威力越大,時間便越長。除此之外,還與使用者的控制力有關。

如果使用者對於喚魔印有著很好的掌控力,可以令後遺症的時間大大縮短,甚至會消除後遺症。

當然,這一切,楚天並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曾使用過「喚魔印」。

楚天躺在地上,緩緩從納戒之中取出三瓶火雉花液,然後一口氣將這三瓶火雉花液,全部倒入了口中。

火雉花液一入口,一股炙熱無比的氣流,頓時在他體內擴散而開,他的身體如同那乾涸的土地一般,瘋狂地吸收著那股氣流。

「好熱!好熱!好熱……」

一股股炙熱的能量流,在楚天體內瘋狂地衝撞,他只覺體內如同一個大火爐,炙熱難耐。

楚天感到非常痛苦,此時的他,呼吸粗重,面龐抽/搐,臉色潮紅如血。那種感覺就彷彿,他的身體將要融化一般。

火雉花液之中擁有著濃郁的火屬性靈氣能量,尋常之人一次吸收一瓶火雉花液,都會十分困難。而楚天竟然一次將三瓶火雉花液倒入了口中,因此,他這才會出現剛才的癥狀。

三瓶火雉花液之中所蘊含的能量驚人,如果實力不濟,強行吸收,恐怕那股能量會將他體內的五臟六腑焚毀,而他也會被焚燒至死。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楚天強行忍受著那股焚燒之痛,而隨著時間的流逝,他體內的那股焚燒之痛,卻是逐漸減輕,最後完全消失了。

楚天緩緩地站了起來,此刻,他的實力雖然還未完全恢復,但是,已經可以行走了。

如果正常情況下,楚天想要能夠行走,起碼需要幾天的時間,但楚天服用了火雉花液之後,竟然用了不到一天的時間,便能夠行走了。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迹。

楚天心繫楚戰的安危,從納戒中取出一套斗篷袍穿上,然後向南河城的方向走去。。

… 86_86690楚家是南河城的霸主,是四河鎮四大家族之一,可謂地位顯赫,實力雄厚。然而,楚家,卻在一夜之間,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自那一夜之後,楚府之中便燃起了一場大火。那場大火,足足燒了三日三夜,才漸漸止息。最終,楚府徹底淪為一片廢墟,而楚家也徹底從四河鎮之中除名。

至於楚家的子弟,則是在那一夜之中,或殺,或死,或逃。總之,所有的楚家子弟都消失了,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沒有人再見到過楚家的子弟。也許,所有的楚家子弟,都在那場大火之中犧牲了。

雖然楚府如今只剩下一堆廢墟,但是,在楚府廢墟的外圍,卻是人山人海,喧囂異常。

自從楚家被滅的那一晚開始,一連幾日,每天都會有許多人來到此處,觀看楚府廢墟。

人群中議論紛紛,他們議論的話題,全部是「楚家被滅」一事。一時間,楚家被滅這件事,成了最熱門的話題。

「不知道,楚天怎麼樣了,真是令人擔心!」

人群中,一名胖乎乎的少年,望著楚府的廢墟,眉目之間有著濃濃的擔心之色,十分擔憂地道。

在胖少年身旁,則是站著一位十三四歲的粉衣少女,少女身材玲瓏,嬌小可愛。

聽到胖少年的話,少女開口安慰道:「哥,你就別擔心了,我相信楚天大哥不會有事。」

「希望他不要有事。」胖少年眉頭微皺,心中仍然十分擔心。

剛才對話的兩人,正是劉二寶和劉瑩。

他們聽到楚家被滅門的消息之後,由於擔心楚天的安危,便立刻趕了過來,一直守在楚府周圍。

劉二寶和劉瑩正在交談,突然間,一隻手搭在了劉二寶的背上,讓得劉二寶一怔,然後回頭望見一位身穿斗篷袍的人站在身旁,便問道:「你是誰?」

「是我!」身穿斗篷袍的人淡淡答道。

「是你!你還沒死,太好了!」聽到那人的聲音,劉二寶先是一怔,旋即欣喜若狂地叫了出來。

劉二寶和劉瑩自然已經聽出來了,眼前這位身穿斗篷袍的人,正是楚天。

「嗯。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跟我來。」

楚天微微點頭,然後轉身便走。劉二寶和劉瑩,緊跟在身後。

三人來到一處寂靜的山林中,停了下來。

「劉二寶,你可知道,現在,四河鎮的情況怎麼樣了?」楚天突然開口問道。

劉二寶當然知道楚天問的是什麼,他當即答道:「楚家出事那一晚,楚家在四河鎮的所有坊市、店鋪,同時遭受了襲擊,楚家護衛全部隕落身亡,而楚家在四河鎮的所有坊市、店鋪,在一夜之間全部易主。」

聞言,楚天面色一寒,陰沉著臉問道:「是誰做的?」

雖然楚天知道是孫、林兩家襲擊了楚家,但以兩家的實力,想要在一夜之間將楚家在四河鎮的勢力連根拔起,根本不可能。很顯然,孫、林兩家還有其他的幫手。

果不其然,只聽劉二寶說道:「聽說是,金勝醫館的大老闆金勝,以及四河鎮城主羅真。那一晚,兩人率領許多人馬,將楚家坊市中所有的楚家護衛清除了,然後接收了楚家坊市。現在,楚家在四河鎮的勢力已經全部被清除了,而羅真、金勝、孫青松、林震北四人,則是瓜分了楚家的地盤。」

這幾天來,楚家被滅一事,已經傳得沸沸揚揚,劉二寶剛才所說的這些情況,早已不是什麼秘密。

聽完劉二寶的話,楚天臉色變得更加的陰沉,他沒想到,除了孫家和林家之外,城主府和金勝醫館,也參與了楚家被滅一事。

此仇不報,誓不為人,但是,以他現在的實力,報仇,可能么?

楚天面色陰沉可怕,漆黑的眼眸之中,燃燒著一股瘋狂的光芒。

見到楚天的神色,劉二寶面色微變,連忙勸解道:「楚天,想要報仇,也不急於一時,你現在去報仇,無疑是去送死。所以,你現在千萬不要想著去報仇。」

「嗯。」楚天點點頭,旋即臉上陰沉的神色,一掃而光,臉上露出一抹和煦的笑容,淡淡笑道:「放心吧,送死的事,我不會去做,我可沒有這麼傻。」

楚天神情的轉變,讓得劉二寶微微一愕,雖然楚天表面上顯得毫不在乎,但他心中竟然隱隱感覺到一股不安。

楚天突然問道:「二寶,四學院排位賽,快開始了吧?」

「還有五六天。」劉二寶淡淡說道,然後又問:「怎麼?你想參加四學院排位賽?」

「對,我要參加四學院排位賽。而且,我還要取得第一名。」楚天淡淡答道。

「不行,現在,孫家、林家、城主府都在抓捕楚家子弟,你去參加四學院排位賽,實在太危險了。」

「還有六天,時間足夠了。」楚天淡淡笑道,然後大步向前走去。他走去的方向,正是四河鎮的方向。

……

這幾天,四河鎮之內,一天比一天熱鬧了起來,許多北河城、南河城、西河城、東河城的人,紛紛向四河鎮之中湧入,令得四河鎮一時間人滿為患,到處都是擁擠的人群。

楚家被滅的風波,還沒有止息,四河鎮中又迎來了一件盛事。那就是,四河鎮即將舉辦的四學院排位賽。

四學院排位賽,每年舉辦一次,是整個四河鎮的一次盛事。

四學院排位賽,是四河鎮四個學院之間的競爭,可以對四個學院進行排名。學院排名的高低,可以直接影響新生學員的質量。那些優秀的學員在選擇學院時,自然選擇那些排名高的學院。所以,這個排名對於學院來說,極為重要。

而且,四學院排位賽的意義還不只於此,在四學院排位賽上,會有十大武院的老師,前來選拔優秀的學員進入武院。

據說,只要在排位賽中進入前十名,就有了進入武院的資格。這,才是真正吸引人的地方。

十大武院乃是天才匯聚之地,一旦進入武院,便可平步青雲,未來前途不可限量。試問,有誰能不心動?

此時此刻,四河鎮以及四河鎮周邊的城鎮,都紛紛向四河鎮的內城湧入,他們都想見證一下這場盛事,他們更想看看,這幾年又有那些天才人物出現了。

一時間,八方匯聚四河鎮,一場聲勢浩大的學院排位賽即將拉開了序幕。。

… 86_86690伴隨著四學院排位賽的臨近,四河鎮中的人氣也是越來越火爆,無數人都向四河鎮之中匯聚而去。

尤其是四河鎮的東城,更是人氣火爆,街道上到處皆是擁擠的人群。因為,這次四學院排位賽就在南城的中央廣場舉行。

儘管四河鎮的人氣越來越火爆,但這與楚天沒有任何關係。此刻,楚天正躲在南城的一間客棧之內,小心翼翼地煉製著靈符。

那日,他和劉二寶、劉瑩,離開那片密林之後,三人便直接來到四河鎮的南城,並在南城中租了一間客棧,住了下來。

在客棧安頓下來之後,楚天便將納戒中的月靈花液和火雉花液全部取了出來,然後在坊市中迅速出售,獲得了一筆不菲的收入。

當然,楚天在做這一切的時候,也是非常的小心。他身穿黑袍,頭戴斗笠,臉帶面具,將自己的本來面目完全遮掩。這樣以來,孫家和孫家的人,想要將他認出來,也是不容易。

之後,楚天將所有的靈石,全部交給劉二寶,讓劉二寶用這些靈石購買了大量煉至靈符所需要的原材料。

原材料買到之後,楚天便將自己關在了房間中,開始在房間內沒日沒夜地煉製靈符。

一連幾日,楚天都是在房間之中沒日沒夜地煉製著靈符。

楚天正在心中醞釀著一個瘋狂的計劃,而這個計劃的關鍵,便是靈符。因此,楚天半天沒有停歇,不停的在房間內煉製著靈符。

時間本來就不多了,楚天可不想將時間浪費了,他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儘可能地煉製最多的靈符。

此次,他所煉製的靈符,主要是風靈符和雷靈符。當然,他所煉製的靈符,除了一些尋常的靈符外,他還煉製了一些隱靈符。

隱靈符,顧名思義,就是可以隱藏的靈符,隱靈符在發動之前可以隱藏起來,不被敵人發現,只有在發動之時才會現出靈符的模樣。

隱靈符比尋常靈符更加可怕,但是,隱靈符的煉製,也是比尋常靈符的煉製,要困難許多。

在四天四夜連續不斷地煉製之下,楚天取得了不錯的收穫。他總共煉製了十幾張隱靈符,五十幾張風靈符,以及一百多張雷靈符。

當然,他所煉製的靈符全部是一品靈符。所以,他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煉製這麼多靈符。

如果他所煉製的是二品靈符的話,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他恐怕能夠煉製一半的靈符就算不錯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