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兩個小時過去。

藥效結束了,江來迫不及待將所有的能力重新測試了下,得到了驚訝的結果:

高度可疊三米五,這已經遠遠超過了人類的平均高度;圖形精準控制可以模擬出牙籤似的細緻物品;持續時間長達兩小時;收緊狀態的硬度堪比大理石。

藥效持續加上這一輪測試過去,太陽早就下了山。

夜幕降臨。

「大坐忘功,應該是提升到了第五層爐火純青的境界。修為也應該在築氣五層左右。」

紙面實力,比周不白和黑痣男趙普弱點,但真正打起來,江來有信心戰勝對手。

「試試人的形態。」

模擬人形,是江來最為期待的一環。

在他的控制下,渾身的土壤,只花了幾秒鐘的時間,便模擬成了人的形狀。

這一次的五官,比以前清晰多了。

上下唇也塑造了出來。

不過,江來更在意的還是發音問題。

喝出一個滾字,已經是第一代版本的極限。 現在外形上大致看得過去,江來也不是很在意。

就算外表在怎麼精緻,如果不能向人類的皮膚靠近的話,看起來始終是怪怪的。

這種能夠改變土壤表象的能力,江來暫時還做不到。

眼下更重要的是發出聲音。

只有這樣,才能和正常人類交流,尋求自己想要的東西。

江來不是醫生,對人體的構造了解的不多。

聲帶的塑造,整個發音系統的形成,都是一項不小的挑戰。

「既來之,則安之……」

只要能說出和人類差不多的語音即可,發音系統未必一定和人類完全一樣。

有了這個想法,江來開始嘗試塑造發音系統。

發音系統涉及面很廣,包括鼻腔,上下顎,上下唇,口腔咽喉,舌頭,喉結,胸腔等。

土壤的塑造性很強。

第一次試驗,這些關鍵部位的模型就能塑造個大致輪廓出來。

當然,毫不意外,發聲失敗。

「再來。」

江來直接散掉整個發聲系統。

因為不是特別了解身體內部結構,就自然會出現很多常識性的錯誤。

好在只是要弄出聲音,而非要構建一個真正存活的人體肉身,相對要簡單很多。

不用在乎血管,經脈等等。

試驗的過程很無聊,每次失敗都要總結失敗的原因,改進更正。

失敗的次數,比江來想象的要多得多。

從傍晚開始,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失敗了不下百次。

最好的一次,發出的聲音,非常模糊,還有漏氣的感覺。

江來看了一眼,東方升起的太陽,不由嘆息:「可惜我不是醫學專業的,不然也不至於這麼難。」

百次的失敗,有一大半是因為常識性錯誤。

江來沒有因此而放棄。

繼續下一次模擬。

因為實驗的次數積累,江來模擬人的輪廓,幾乎幾秒鐘就可以完成。

就像是電腦做特效似的。

接著,又是對發聲系統的改造和模擬。

每次的模擬都是真對上一次的失敗進行修正。

江來把所有可能出現的錯誤,一一排除之後,整體的構造合乎邏輯,發出了聲音。

「嗚,嗚……」

這聲音聽著怎麼像是在哭似的。

江來想表達的是「我」,而非「嗚」,更不是「吾」。

單個字體音節的清晰度,還略微有點偏。

放在語境中應該好辨認。

「嗚是重古人……」

馬馬虎虎,能聽得懂,就是太模糊。

一夜的失敗,換來了這個成果,還算過得去。

江來暗道:也算是完成了,整體的邏輯和構建是對的。後續就是細節的不斷完善了。



在塑造發聲系統的期間,江來也記下了每次模擬人形后持續時間。

吞噬綠色藥丸讓形態的持續時間可以維持在五個小時,中間休息十分鐘。

時間的長度還算可以。

江來順便觀察了下五官外表。

還是顯得很生硬,和人的皮膚差距蠻大。如果只看眉眼這一塊,就像是被毀容過的那種感覺似的。

不過,比起以前好很多。之前是純粹的土壤表層,一看就不是人類。

只要把全身包住的話,和人類區別不大。

「下山找衣服去。」

邪君甜寵:豪門嬌妻 江來靈機一動,化作土壤,朝著山下移動。

專挑的是偏僻的地方走,速度很快,遇到斷崖這樣的地方,直接跳下去也無礙,節省距離和時間。

日上三桿時,江來挑中一家村戶的幾套衣服,帶了回來。

衣服尺碼要大,看起來有點像是披風。不過農戶也不會有太高端的披風。這應該是有其他用途的衣服。正好可以蓋住頭部。除此之外,找了一些額外的布料,用作蒙面之用。

一套衣服就搞定了。

穿上之後,江來並沒有立刻離開叢林,而是先適應一下,來回走動。

不由感慨萬千。

像人一樣行走……感覺很不錯。



接下來就是進行下一步目標了。

他需要接觸人類,才可以獲取更多的外界信息,以及更高級的修行心法。

江來的大坐忘功,已經修鍊到了登峰造極的境界,只差一步,就可以大乘。

按照清虛門的修鍊方式,已經可以接觸更高級的心法。

「早晚要邁出這一步。」

江來朝著山寺附近的高地緩緩走去。

他將日月精華收攏到身體內部,氣息也隨之被隱藏。

來到高地之上,江來停住腳步。

俯瞰山寺。

這個姿勢剛剛好,披風,帽兜,包裹的嚴嚴實實,加上蒙面。

渾身充斥著神秘氣息。

很符合西方巫師的裝逼范兒,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主動找他們好像有點降低身份。

用元氣發出音浪又沒那個本事。

只有主動吸引他們過來了。

在被他們看到之前,江來都得站著這個顯眼的地方……

這逼裝得有點尬啊。

江來必須得謹慎。

哪怕全身包裹的很嚴實,但眼睛的部位,還是很難騙到人類。

人類的眼睛,號稱心靈的窗戶,與人對視,很容易露餡。裝瞎子,又得天天演戲,不划算。

等待片刻。

山寺的大門打開。

江來視力超群,看到了路青衣。

路青衣手提長劍,玉帶纏腰,身材修長,打扮幹練,打算出來練劍。

一出山寺,便看到了站在遠處眺望的人影。

「有人?」

路青衣提劍追了上去。

江來看到路青衣趕來,心中會意,便朝著樹林的方向走去。

走的速度不快,緩緩而行。

呼。

路青衣飛掠到高處之上,看到了江來的後背,長劍遙指——

「你是誰?」

江來保持沉默,繼續朝著樹林而去。

路青衣目不轉睛,眉頭微皺。

她感覺不到對方身上有任何氣息的波動,猶如一潭死水。

高深莫測!

路青衣收起佩劍,躬身說道:「難道……您就是一直隱居在金庭山上的那位醫者前輩?」

江來停下了腳步。

依舊是背對路青衣。

八尺泥身,高大修長。

「擼情一?」

聲調不準,音色模糊,像是有點煙嗓的感覺。

但就是這種感覺,彷彿歷經歲月磨礪,時間洗禮。

「前輩認得我?」路青衣有些驚訝。

回想起山寺前的那一行字,前輩連周不白都知道,那麼知道她的名字也就不奇怪。

洛少,離婚吧 路青衣朝著江來作揖鞠躬道:「感謝前輩殺了周不白,替我報了仇!」

這丫頭,還挺聰明。

這逼沒白裝。

得穩住,猥瑣發育,不能浪。

「泥入和知道是嗚傻了豬不白?」 路青衣說道:

「晚輩也是猜測……周不白欺師滅祖,背叛師門,死有餘辜。」

這姑娘挺聰明。

能聽得懂就好。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