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兩頭黑冥蛇雖然很快就轉過頭,可速度明顯要降下來一些。

最爲主要的是黑冥寒蜥,四張封印符用在他身上,竟然還不如一張用在黑冥蛇身上。

但,多少還是有一點效果!

林天趁着他們反應慢半拍的瞬間,抱着葉婉清沖天直上!

兩條黑冥蛇距離較遠,無法立即追上。

但是黑冥寒蜥就很近了,並且他一下子掙脫掉了封印符。

“找死!凡人!”黑冥寒蜥喊叫了一聲,瞬息之間的跳躍,竟然蹦到了林天的身後。

林天眼看時機到了,突然之間向下飛了過去。

原來,林天擔心他想要飛向那個山洞的意圖被看穿,這才嚮往上空飛行,等引開黑冥焊錫的注意之中,馬上向下,朝那一個洞飛了過去。

黑冥寒蜥撲了一個空,還要再衝過去。

但,這一次,他錯過了最好的時機,後面張口你就要咬到林天和葉婉清的時候,他們兩人已經進入到了山洞之中。

黑冥寒蜥瞬間暴躁起來,怒吼着,同時腦袋不斷地往洞口那一邊砸過去。

地動山搖!

在山洞之中,林天摟住了葉婉清,將葉婉清護在身前。

要是山洞倒下去,能夠和葉婉清葬在一起,也好!

唯一的遺憾是,父親和母親,他們到底在哪裏。

突然之間,洞口,竟

然有劍氣閃動。

這裏難道還有其他人?林天的腦海裏閃過這一個想法。

可等再認真看過去,這纔看清楚,在洞口那裏,竟然有一個結界。

這是一個觸發結界,而黑冥寒蜥不斷地張口咬着,不斷地用身體衝撞過來,將那一個結界給廚房了!

劍氣一共有十八道,十八道劍氣剎那間飛射而出。

而且這十八道劍氣是一道強過一道!

最爲不可思議的是,十八道劍氣會跟蹤黑冥寒蜥。

“混蛋,你個混蛋,當年都放你離開了,你竟然還這裏留下來結界!”黑冥寒蜥喊叫着,轉身逃開。

這話聽着,明顯是以前有人從這裏活着離開!

“婉清,我們有機會從這裏離開了,婉清……”林天微笑着低頭。

等低頭後,林天渾身一顫!

葉婉清的身體竟然開始變成了黑紫色!

這是寒毒侵入了身體的每一個地方了,幾乎要將葉婉清給完全吞噬下去了!

“婉清,婉清……”林天叫着葉婉清的名字。

同時,林天立即進入到了小葫蘆之中,他先是取出來了一些常用的草藥,進行解毒。

但是,卻是一點效果都沒有!

沒有辦法,林天只好是把那一些最好的藥材都用上了,然後用上了哪一個丹爐,想要煉製仙界的解毒丸!

既然說這一條冰河裏的毒比起仙界來說,相差無幾,那麼最好的方式就是用仙界的解毒丸來了!

爲了能夠延緩住葉婉清的性命,林天在手腕上割開了一個口子,等口子中有鮮血流出後,立即送到了葉婉清的嘴巴里。

葉婉清寒毒入體,突然間有溫熱的東西涌入嘴裏,她馬上吮吸起來。

這是一種本能!

她已經完全失去意識了。

否則,以她對林天的愛,她是絕對不會做這一種事的!

林天另外一隻手正在煉製解毒丸,只是,仙界的解毒丸並非那麼好煉製,尤其是他現在要一邊用鮮血來餵食葉婉清,一邊還要煉製。

一小會兒後,林天就要失去意識的時候,突然間,他感覺到手臂上的青龍印記微微刺痛了一下1

其實,青龍印記早就有些刺痛了,只是,林天一直沒有反應過來,因爲他剛剛從冰河裏出來的時候,身體裏的靈氣幾乎用盡,身體也是完全冰冷,沒有能夠感覺到任何的知覺。

這會兒,身體恢復一些氣息,青龍印記的刺痛讓他意識到了。

這裏有寶物!

林天馬上四處掃視了一眼,一眼,他便看到了旁邊的的一個小盒子。

林天鼻子動了動,似乎是藥。 細細一嗅,這藥味好像有些熟悉,像是突破修煉用的丹藥。

“嗯哼……”葉婉清輕輕呢喃了一聲,微微醒轉過來。

還有些溼潤的長睫毛眨了眨,她感覺到嘴裏的血腥味。

但是這液體卻是讓她的身體逐漸恢復了氣力。

猛然間,她張大了眼睛。

林天要收回去手已經來不及。

他的手被葉婉清一下子給抓了過來。

傷口還在流血,只是沒有之前流的多。

葉婉清緊緊握着林天的手,看着那個傷口,眼淚“吧嗒,吧嗒”滴落下來。

她自責又難過地擡頭道:“你個大笨蛋,要是我把你的血給吸乾了,那該怎麼辦啊!”

葉婉清的心在疼,卻也無比地溫暖。

“怎麼說的跟你是吸血鬼似的。”林天一笑。

這一句,將難過的氛圍直接打破。

“噗嗤”葉婉清被林天直接給逗笑了,她馬上拿出一副慍怒的表情道:“你別還跟我不正經呢!快,把傷口處理一下。”

林天馬上從小葫蘆之中拿出來了止血草。

葉婉清看到小葫蘆那麼神奇,很是吃驚。

過去三個月,她倒也見過不少寶貝,可小葫蘆這麼神奇的寶貝卻是從來沒有見到過。

而這時候,林天卻是發現,小葫蘆又在吸收邪氣。

拒嫁豪門:億萬總裁別碰我 這深淵裏邪氣鼎盛,小葫蘆吸收要快速不少。

過去的日子裏,小葫蘆也經常會在林天擊敗修魔者的時候,吸收邪氣,可從來沒有像這一次這麼大量。

雖然還不知道小葫蘆爲什麼要吸收邪氣,但一向行事謹慎的林天,除去每一次戰鬥的時候要用小葫蘆裏的物品,得打開,其他時候全都是將葫蘆口給堵上。

他第一時間將小葫蘆口給封上。

“怎麼了?”葉婉清也看到了邪氣正在被小葫蘆吸收進去。

林天解釋了一番。

“要不我進小葫蘆裏面去看看?”葉婉清道。

“這個先不急,解開你身體裏的毒比較重要。”林天更關心葉婉清的身體狀況。

葉婉清也的確是感覺到身體還很不舒服。

眼下身受重傷,即便是進入到小葫蘆之中了,怕也做不了其他的事。

雖然深淵之中有着大量的邪氣,對於修魔之人來說是修煉的絕佳地方,可葉婉清體內沒有一處是健康的,根本無法修煉。

否則,她完全可以通過修煉,自身將毒給逼出去。

雖說要給葉婉清祛毒,可仙界的解毒丸煉製失敗,眼下不得不找尋其他的辦法。



天將目光鎖定在那個小盒子身上。

或許裏面的藥可以祛毒!

他起身,朝那一個小盒子走了過去。

這個小盒子嵌入在旁邊的牆上,放的位置很醒目。

若不是林天從進入山洞後一心只想着救葉婉清,只要多掃視山洞兩眼,早就已經看到。

距離盒子越近,手臂上的青龍印記愈發地刺痛。

到底是什麼寶貝!

拿出小盒子,林天發現,上面刻有“靈”的字樣。

打開,裏面竟然有一顆會發光的珠子,只是這光芒是褐色的。

木盒裏有藥味,是剛剛聞到的味道。

大概,這木盒原先用來裝藥,這纔會散發出來淡淡的藥味。

林天細細又嗅了嗅,終於辨別出來,這盒子原先是用來裝固氣丹的。

且,盒子裏刻着一些字。

“拿到盒子的有緣人,冰河含有劇毒,一旦侵入體內,無法立即清除,可用凝氣丹暫時來延緩劇毒進一步侵蝕身體。”

這句話一下子點醒了林天!

固氣丹,雖然原本是用來突破修煉,可它的原理是瞬間對丹田氣旋的刺激,促使氣旋猛然暴漲一圈,來完成修煉上的突破。

原本,固氣丹的藥效只針對於丹田,可要是能讓固氣丹作用到全身,便能促使身體上的經脈血液,將劇毒漲出!

延緩劇毒侵入身體。

“多謝留下盒子的前輩。”林天緊緊握着盒子,心想,必定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前輩留下的提醒。

至於珠子,林天也就沒有拿了,又放了回去。

不是林天不想要找個寶物,而是前輩的提醒讓他可以救葉婉清,他不好意思再拿那一顆珠子。

放回盒子,林天又拿出來了丹爐。

仙界的解毒丸不好煉製,固氣丹煉製起來就容易多了。

林天也顧不上休息,用掉兩張聚靈符,便從小葫蘆裏拿出來草藥進行煉製。

葉婉清閒來無事,起身觀察起洞穴來。

好奇洞穴是因爲,這個洞穴在深淵裏,本應該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可卻是有光亮。

整個洞穴裏淡淡的銀光,彷彿開着一盞幾十瓦的白熾燈。

葉婉清好奇地往裏面走過去,而後發現裏面有一個深潭,深潭之中有光亮照射出來。

而因爲洞穴上有很多晶石,便折射出來了光亮。

走到深潭邊上,葉婉清輕輕砰了一下水,這水一點也不冰涼,甚至還有些暖和。

難道是地底下涌出來的泉水?

葉婉清起身,正準備要離開的時候,看到牆壁上刻着一些字:

有緣人,此潭名爲“寶玉潭”

,如果你相信我,從這裏走,可以離開黑冥淵。

可以從這裏出去!

葉婉清激動起來,轉身就往林天那裏走過去。

正好,林天也剛剛煉製好固氣丹,他讓葉婉清馬上服下。

葉婉清並未立即服用,而是問道:“你呢?”

“我體內沒有受傷,劇毒對我沒多少影響。”林天道。

其實,還是很有影響的,但是,林天剛剛先是想要煉製仙界的解讀丸,沒有成功,耗費掉了小葫蘆裏大多數萬年以上的草藥,剩下的草藥只足夠煉製一顆。

這一顆不論如何必須給葉婉清服用。

爲了讓葉婉清相信,林天暗中用靈氣,將氣色給掩蓋住。

葉婉清看林天的確是沒有太多狀況,也就沒有懷疑。

服用之後,這一顆經過改良的固氣丹融散到了葉婉清體內全身各處,果然是將侵蝕的劇毒逼退了一些。

短時間內,劇毒無法完全侵入葉婉清的身體內部。

看着葉婉清的面色躲了些許紅潤,林天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對了,林天,你跟我來。”葉婉清主動地拉起林天的手。

許久以來的第一次牽手,讓葉婉清的心砰砰直跳。

來到寶玉潭,葉婉清指着牆壁上的字,怒道:“或許,我們可以從這裏離開。”

“寶玉潭…寶玉潭……”突然間,林天猛地瞪大了眼睛,他過去拿過來那一個盒子,然後把父親的那一把劍拿了出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