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共叔武,龔文,也是個潛在的不穩定人員。目前跟着他們,很大原因是因為祈善的忽悠,再加上走投無路,不得已而為之。

可他畢竟是龔氏出身,又是九等五大夫,炙手可熱的武膽武者。一旦西北諸國大亂或是以鄭喬為首的政權分崩離析,便是龔文天高任鳥飛之日,未必肯留在沈棠這個淺水窪。

故而,早做打算。

狸力聞言一怔:「只需如此?」

沈棠道:「只需如此。」

「至於何時能感悟到『天地之氣』,靜待時機」沈棠神秘一笑,竟是胸有成竹般自信,「只是,君需謹記——心誠,則靈。」真正發自內心效忠,而非嘴上說說。

嘖嘖——

如今這個寒酸的草台班底也是陰差陽錯拉扯起來的。佔個山頭當土匪還好,但真正跟誰打仗,隨便給哪個小勢力塞牙縫都不夠。這還真的是「開局一個國璽」,其他全靠打。

除了不知道在哪兒的「國璽」,她可算是一無所有。哪怕沈棠沒經驗,她也知道毫無根基、毫無背景的情況下經營一個勢力,難度何其大!這倆人,看上她哪點了?

難不成——

他們就是單純喜歡地獄挑戰難度?

「嘖,高築牆、廣積糧,慢慢來唄。」 她雙手下意識地捂住相關部位,動作小心地重新躺下去,竟然有一種先兆流產要保胎的感覺,「小凡,那你不早說?早說的話,我今天絕不會讓你得逞!」

「好了好了,懷孕的事,不像你想的那麼簡單好吧!不談這些了,沒意思,我們還是談談你下一步怎麼辦吧!」

「我能怎麼辦?我打算好了,就在這裡住下,不走了。」

「你這是太幼稚了。不行,根本不行。」

張凡吐了吐舌頭,真是無奈,這個女人就像牛皮糖粘在你身上,以後就甩不掉了,幸虧當時她跑掉了,如果當時娶她作老婆的話,這一輩子可有的混了。

…………

R國石油公司駐京城辦事處。

列夫坐在自己的高大圈椅里,心情非常高興。

目前事態都在他的掌控當中:通過綁架姬靜,成功的吸引了警察的注意力;通過進入雲梨家,給真正的納米炸藥做了一個掩護;所有的這些事情都是那麼的順利,令人感覺到成功的曙光正在眼前升起。

而眼下要進行的就是順手牽羊,從由鵬舉那裡敲一筆錢。

這麼辛苦,冒著這麼大的危險來做這項工作,如自己不揩一點油水,簡直就是大大的傻瓜!

所以他今天約了由鵬舉過來,要把這件心事了結。

紅頭髮站在他身邊,心情也是相當激動,他已經多次出國執行任務,傻逼呼呼的埋頭苦幹,沒想到還可以給自己帶點私活!

看來跟著列夫干,還真是有奔頭。

「列夫先生,」紅頭髮臉上堆著笑容,說話的聲音非常諂媚,「您對整個事件的設計就好像一件藝術品,完美無缺。我從心裡感到佩服!」

列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聲音裡帶著無比的牛逼:「我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還長,你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我非常欣賞你的忠實,我對自己的下屬從來都是不會讓他們白乾的,人人都會得到他應有的一份報酬。」

「列夫先生,我對你是忠心耿耿,你叫我怎麼干我就怎麼干,絕不含糊!」紅頭髮說到這裡突然來了一個立正,給列夫敬了一個禮。

列夫的眼神緊緊地看著他;「現在我們的行動已經到了關鍵時刻,能否成功,在此一舉。你有信心嗎?」

「絕對有信心。」

「那就好,一切按照計劃進行,在決戰的時刻,不要有一絲一毫的猶豫,懂嗎?」

「我明白。」

「好了,現在我們可以去會客室了。那兩個傻子恐怕還在做夢呢。」

「哈哈哈……」紅頭髮發出一陣狂笑。

在四個保鏢的引領之下,兩個人穿過走廊,走進了走廊盡頭的一個房間。

這是一間會客室,落地窗帘緊緊的罩在窗口,從牆壁上發出的燈光,給會客室增加了神秘的色彩。

由鵬舉和衛浮子早已經坐在那裡。

當列夫走進來的時候,兩個人站起來,走上前去和列夫握手。

4個人熱烈的擁抱之後,分別在談判桌的兩邊坐下。

簡單的客套了幾句之後,由鵬舉開門見山:「列夫先生,所有前期準備現在都已經進行完畢,而且非常順利,我感覺現在是一個非常好的時機,可以進行最後的實施了!」

列夫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把目光放在由鵬舉和衛浮子臉上掃了一掃,發出來的聲音瓮聲瓮氣,「看來由公子非常著急呀,心情比我們更加迫切。」

由鵬舉感到一愣:對方為什麼這樣說話呢?

在前期的工作當中,對方不是比自己更積極嗎?

由鵬舉心中不由得生起不祥之徵兆。

對於跟R國人合作,他心中一直很小心,礦業公司的人又狠毒,又不講信用,隨時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難道他們要出什麼幺蛾子嗎?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有話不妨直說,不要繞彎子,我們的合作本來是雙方自願,如果因為其中一方有求於另外一方,合作就會不公平,也不會產生好的結果,我很鄭重的聲明,我不會接受無理的苛刻條件。」

由鵬舉一番話,說得「義正辭嚴」。

列夫似乎早已經料到由鵬舉會有這樣的反應,他微微的一笑,回過頭去,沖紅頭髮揮了一揮手,「你把那件東西給公子欣賞一下!」

紅頭髮詭異的一笑,馬上從公文包里掏出一件東西,隨手扔給由鵬舉。

由鵬舉拿過來一看,竟然是一個小小的優盤。

「這是什麼?」由鵬舉問道。

「哈哈哈哈,」紅頭髮發出一陣笑聲,「如果公子感興趣的話,可以把它插到電腦上播放一下,然後公子就會明白公子曾經說了一些什麼,做過一些什麼,以及公子是如何策劃一場重大的爆破行動的!」

由鵬舉內心冷冷一笑,他一直擔心的事情,真的發生了。

因為雙方的合作是一個秘密的行動,雙方要在一起研究計劃,策劃行動,如果其中一方心懷不軌,那麼很容易抓住對方的把柄。

現在的問題是,列夫既然已經拿出了這些證據,那麼他是要和我們一起同歸於盡嗎?

難道他們把這些證據送給警察局,他們自己能夠獨善其身嗎?

「列夫先生,」由鵬舉仍然是那麼義正詞嚴,甚至還帶著一點小慷慨,說出來的話讓人聽著相當義憤,「消滅張凡難道不是我們雙方的共同目標嗎?我們大華國有一句古話叫做卸磨殺驢,可是現在我們任務還沒有完成,我想你們這一招出的是不是有點過早了?」

列夫面帶微笑,雙臂抱在胸前,說話的口氣相當冷靜,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由公子,我可以提醒你一句,你對於我們礦業公司發生了誤判。」

「誤判?」

「嚴重的誤判!」

「還嚴重誤判?」由鵬舉發出一聲冷笑。

「難道不是嗎?張凡是你的死對頭,你們兩人簡直是不共戴天,有你沒他,有他沒你,我沒有說錯吧?可是對於我們礦業公司來說,張凡並不是我們的直接敵人,他是我們的最大對手石油公司的幫凶,我們是有心除掉他,但並不是非要除掉他不可。」

。孟衛民笑著道:「沈局,實在是對不住,實在是對不住,我們真的不知道原來是你和高峰校友在談事,我們……」

「你們來了也好,要不,就做下來一起吃點吧!」沈建雄慢條斯理地說道。

「不了不了,沈局,你和高峰小友慢慢吃,慢慢吃,今天吃的,都算我的,都算我名下!」孟衛民連忙擺手說道。

「孟董事好魄力,既然這樣的話,張經理,你們家所有的菜品,全部上雙份吧,吃不完的,我等下打包帶回家吃,我這鄉下土包子,沒見過世面,家人也……

《重回90年之我是世界首富》第294章孟衛廣吐血了 「我去挑水吧!」夏文楠主動攬活。

也不管水缸里有沒有水,他進屋就挑著水桶出門。

去龍井挑水,得從村子里橫穿過去,想必那些人要對夏文楠動手,也得先進村子里來。

考慮到這些,宮玉對夏文楠的安危反而不擔心了。

村子里人多,那些人不可能避開所有的村民悄無聲息地行事。

宮玉去廚房做飯,揭開缸蓋一看,水缸里還有小半缸水。

夏文桃在家沒怎麼做飯,缸里的水倒是沒用掉多少。

晚飯不想做得太麻煩,宮玉想了想,熬一大碗肉沫辣椒醬,再煮一鍋疙瘩湯,就可以伴著吃了。

夏文楠把水挑回來后,周氏就剛好醒了。

三兄弟一齊奔進屋裡,周氏看幾人都安全地回到了家中,高興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宮玉這時給她端來一碗疙瘩湯,道:「娘,吃飯了。看您,昨天我都說了,我會把文軒帶回來的,讓您不要擔心,您偏擔心得吃不下飯,這下昏過去了,我們還得為您擔心呢!」

這貌似嗔怒的話鑽入耳中,周氏不難過,反而欣慰——她有一個真心對她好的兒媳婦。

周氏道:「都怪我,怪我沒聽你的。」

看宮玉離開的時候,她還挺相信宮玉的。

可是,天黑了都還不見宮玉回來,她心下就直打鼓了。

想著宮玉跟夏文桃的年齡差不多,夏文桃卻是什麼都不會幹,她對宮玉的期待就減弱了下來。

哪料到,宮玉比夏文桃能幹多了。

夏文桃接過宮玉端來的碗,主動把侍候周氏的任務攬過去。

宮玉道:「娘,你也別自責,我們都不怪你。不過,以後你可得好好保重身體,這樣我們才有指望啊!」

「好。」周氏感覺到自己的重要性,人一高興,忽然覺得病痛都卸去了一大半。

宮玉和夏文樺三人先去吃飯。

夜幕降臨后,廚房中的光線暗淡了下來。

夏文樺把廚房中的油燈點上,又去給周氏點上油燈,擔心院子里太黑,他還整一個燈籠掛到院子里去。

宮玉瞧得都想笑。

這下,四處都有燈光,那些躲在後山的人可就不敢輕易地過來了。

為了守住自家母親和妹妹,夏文樺端著碗出去在院子里吃,夏文軒和夏文楠也是跟上。

只是,晚飯吃好了,後山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宮玉刷好碗,再把廚房裡收拾一番,出來道:「你們都別守了,把燈滅了,該休息的休息。」

夏文楠不解道:「那咱們不管他們了嗎?他們悄悄地摸進來的話怎麼辦?」

「咱們輪班值守。」宮玉腦子靈活地出主意。

夏文楠一咬牙,「我真想直接去把他們揪出來。」

「不好,那樣名不正言不順的,他們反咬咱們一口,反而會變成咱們的錯,所以……」

所以宮玉的意見是先各自睡覺,然後輪班值守。

身為獵人,夏文樺靈機一動,拿出他打獵時用到的鈴鐺,在廚房側面拉上一根繩子,然後把那鈴鐺掛在繩子上,這樣那些人一來,就會先弄出聲響了。

於是,叮囑好夏文桃別出來,夏文楠就先守夜。

夏文楠坐在窗口邊,瞪著眼睛看院子里。

夜晚的天空掛著一輪彎月,雖然不夠明亮,卻也能模模糊糊地看到院子里的景象。

正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夏文楠興緻勃勃地守了兩個時辰還不見有任何動靜,他的上眼皮就跟下眼皮打架了。

而隔壁房間內,宮玉和夏文樺壓根就沒睡。

宮玉盤腿坐在床上運功調息,夏文樺亦是學著她,盡量地提升自己的實力。

媳婦太厲害了,他時常都感覺到壓力,因而他都不容許自己太弱了。

午夜時分。

「叮咚」一聲,繩子上掛著的鈴鐺忽然一聲響動。

宮玉和夏文樺同時睜開眼睛,晶亮的眼中射出精銳的寒芒。

二人相視一眼,心有靈犀地摸索著穿鞋下床。

房門沒有關緊,宮玉從門縫處看去,幾個黑衣人正躡手躡腳地從廚房那邊過來。

宮玉示意夏文樺行動,而後猛地拉開門。

「爾等何人?」

夏文樺大喝一聲,驚嚇得那些人心跳都漏了半拍。

與此同時,他已是撲過去,一掌拍在前面那人的身上,那速度快得對方都來不及拔刀。

無法掌控內力,夏文樺出手沒輕沒重的,那人被一掌擊中,身子就倒飛出去撞到柴房的牆上,再重重地掉下來。

「嘔!」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