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冰冷的水兇猛的撞擊在她的頭上,肩膀上,手臂上,腿上,腳上,全身都被水沖刷的有些疼痛,藍曦若感覺自己的骨骼似乎都開始咯吱作響,像是被凍住很快就要粉碎了一樣。

一個月……

藍曦若口中默念夜華傲給她規定的該死的期限,心裡再次一陣陣的犯暈。別說一個月,就是十天,一天,不對,半天她能撐下來就很不錯了好嗎?

頭被水流沖的有些疼,她伸出手放在頭上,手指也被沖的疼痛無比。

藍曦若從來都是一個倔脾氣的人,雖然夜華傲看似如此為難她,她還就偏要堅持下去。說不準,如果夜華傲和顏悅色的給她說,她才不願意受這樣的罪。

然而,很悲催的是,夜華傲就是抓住了她這一點,才態度大變的。

深秋的水冷的刺骨,藍曦若顫抖的坐在瀑布下,迎接著兇猛的水流的沖刷,受著身心的雙重摺磨,咬牙堅持著。她就不信,她藍曦若還有辦不到的事情!

帶著這樣的信念,她堅持了整整一天一夜。當她再次感覺自己身體有知覺的時候,才感覺到了疼的發脹且冷的發疼的皮膚。

她動動手指和腿,試圖站起來,卻發現手腳早就使不上力氣了。這樣的發現讓藍曦若忽然就有了些煩躁,身子顫抖的厲害。她深吸一口氣,咬緊牙關,緩緩的站起來,幾乎是用盡了所有的力氣。

一個腿軟,她差點直接摔下去,幸好手疾眼快抓住了旁邊的藤蔓,手心卻被倒刺扎的鮮血淋漓。

丫的!

藍曦若再次暗罵幾聲,手腳並用的爬了上去,也不顧瀑布水流的猛烈沖刷,直接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臉色微微有些蒼白。就在剛才,若是她真的一頭栽下去,就算是不死,這輩子也完蛋了。頭朝下……呵……

隱藏在不遠處的夜華傲,一直目不轉睛的盯著藍曦若這邊,幾次都要忍不住衝過去。看到藍曦若一個腳軟差點摔下去的時候,他差點沒直接飛過去。然而,他還是忍住了,即使他身旁的樹,已經被他抓出了好幾條血痕,即使他的手,早就已經因為過度緊張血管膨脹,即使他的心,幾乎要跳出來……

。 橙澤式一愣,有些猶豫。

「這……不太好吧?」

南昕眼睛一瞪:「哪裏不好了!她都有臉傷你,還有臉活着,我們就這樣有什麼不好的?」

見橙澤式還有些猶豫,南昕眨眨眼:「你想啊,藍曦若的軟肋就在那裏,我們是有完全的勝算啊。難道……你就不想殺了她嗎?」

橙澤式這才開口:「好,那就這樣吧。」

南昕這才心滿意足的笑了:「來來來,那我們就來看看,該怎麼得手。我可是聽說藍曦若那賤人對他們可是上心着呢,我輕功不是很好,沒法進去。」

橙澤式略微思考了一下:「不然我去吧,你留在這裏。」

南昕有些疑惑:「你……確定你可以?你不會就去了不回來了吧?誰知道你是不是還念著舊情呢……」

橙澤式無奈的搖搖頭:「我心都在你這兒呢,怎麼可能不回來?我都和你一起去刺殺藍曦若了,這叫念及舊情?得了吧……」

南昕這才同意。

橙澤式在南昕的臉上輕輕吻了一下,這就出發了。

就像是南昕說的,藍曦若對那兩個小傢伙,可是寶貝著呢!他這一時半會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啊……

不管了,見機行事吧!

橙澤式很快就到了藍家,迅速隱藏在暗處之後,就開始觀察那兩個孩子的蹤影。

第一日,完全沒有收穫。

第二日,他看到一個小男孩從房間里出來,在樹下練功呢。他似乎非常的認真,周圍所有的動靜他都視而不見。

好機會!

橙澤式心裏一喜,嘴角微微上揚,眸子裏帶着幾分殘忍。

藍曦若啊藍曦若,既然你傷了我,那你也要付出代價!

這樣想着的時候,又有一個小女孩出來了,在小男孩的身邊坐下,也不說話,只是看着。

和情報里說的一模一樣,一男一女。

橙澤式沒想到自己運氣這麼好,直接遇到了兩個。他暗暗的觀察了一下周圍,發現還有好幾個暗衛。

如何全身而退,這就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了。

其實他倒是不怕暴露行蹤,只要能劫走這兩個孩子就行。其餘的事情,就等着他和南昕一起來吧……

橙澤式敏銳的看着周圍,趁著兩個孩子完全沒有防備的時候,他移動過去,直接跳下去,迅速捂住兩個孩子的口鼻,直接就帶了出去。

「有人!」暗衛瞪大眼睛,卻只看到一個衣角。

不是他們沒用,而是橙澤式利用了視線盲區,再加上他的輕功那叫一個了得,完全是聽不到聲音的。

也就是最後走的時候被察覺出了行蹤。

藍曦若得知兩個孩子不見的時候直接愣住,卻發現夜白赫哭的慘兮兮的過來了:「娘親,他們,他們說,璃兒……和那個討厭的藍櫟淵都被抓走了,是真的嗎……娘親,璃兒會不會有危險?」

藍曦若一看夜白赫還在,愣了一下。也就是說……被抓走的還有沉月的孩子?

這就不得了了。人家沉月那是信任自己,才託付她看的,這下可好,直接把人家孩子給弄丟了。

是誰呢……

隱世高手?

他們大概是不屑用這種手段來威脅她的吧?

夢家家主?

他……大概要是來的話,應該也是帶着那五隻恐怖的生物一起才對,完全沒必要抓小孩。

夢家長老們?

應該也不是,他們最近光夢家的內部問題就夠他們忙活的了,根本沒時間顧及這些東西。

那……

藍曦若想了半天,感覺自己忽然就像是被雷劈中一般——橙澤式和南昕!

她知道南昕的輕功不好,雖然她修為很高,但是每次對戰的時候都能看得出來,她雖然控制靈力非常厲害,卻唯獨輕功方面……

那……就是橙澤式了。

將所有的都排除之後,剩下的這個名字簡直讓藍曦若難以相信。她已經接受了他真的叛變的事實,卻不曾想,他竟然會做出如此不恥的事情!

她藍曦若當初也真是看錯了人啊……

藍曦若現在迅速通知了夜華傲、沉月和藍夭澈,三人火速的趕回來,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都非常憤怒。

「好哇,這個橙澤式還真有本事!」在聽完藍曦若大概的敘述之後,藍夭澈氣急敗壞,「虧我當時還挺佩服他呢,哼!真是不嫌丟人!」

夜華傲也是很惱怒,他看着哭的慘兮兮的夜白赫,「他既然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那也……別怪我們不手下留情了!」

沉月的眼中也帶着憤怒,咬牙切齒的樣子,是藍曦若很少見的。

「藍夭澈,我們去搜尋橙澤式他們現在的所在地,若兒,你和沉月現在待在家裏,萬一兩人找上門來,你要記得通知我們。」說着,夜華傲就和藍夭澈火急火燎的出發了。

混蛋,敢對孩子下手,真是喪盡天良!

沒錯,橙澤式和南昕的計劃,就是利用孩子,讓藍曦若投降,然後他們就趁著這個機會殺掉她。

藍曦若安撫著沉月,然後將夜白赫抱在懷裏,嘆口氣。

這小傢伙雖然平日裏不怎麼表露自己的真實感情,但是他看得出來,不管是對夜白璃,還是對藍櫟淵,他都是在乎的。就算是打架,那也是有分寸的。

而且……他從來都沒有表露出來過什麼惡意。

橙澤式和南昕是在第二日的時候現身的,他們一人拎着一個孩子,就這樣大搖大擺的上了門。

藍曦若連忙將夜白赫藏好,並且設了結界,這才和沉月出去迎戰。

「怎麼樣啊,藍曦若,你是投降,還是不投降?」南昕的眼中帶着瘋狂的光芒,手中是藍櫟淵。

橙澤式的手裏是夜白璃,大概是這場面她從未見過,看起來整個人的精神都不太好,眼眶紅紅的,明顯是剛哭過。

而藍櫟淵,看起來也狀態不好,只是他硬生生的忍着,還在安慰夜白璃。

沉月和藍曦若兩人瞬間就怒了:畜生啊,竟然如此對兩個孩子!

那身上,分明是傷痕!

「南昕,你竟然忍心對小孩子下手!」藍曦若憤怒的吼道,手中的冰玉劍嗡嗡作響,一寸寸結了冰。

她的逆鱗——親人!

南昕卻挑釁的看着藍曦若:「對啊,我就是忍心。我沒殺了他們,挖了他們的眼睛就夠仁至義盡的了,還不趕快磕頭謝恩?」

謝恩?

藍曦若忽然想笑:這貨還真把自己當一棵蔥了?

她直接閃進空間里,一瞬間就移動到了南昕的身邊,一腳踹過去,然後把藍櫟淵給救下來。

橙澤式卻是迅速反應過來,緊緊的抓着夜白璃,把她白皙的小手腕抓的一片紫青。

藍櫟淵被送到了沉月手裏,藍曦若眼睛通紅的看着橙澤式:「橙澤式你個畜生,你竟然真的對孩子下得去手。好啊,好的很啊,你真厲害!」

說着,冰玉劍高高的舉起。

橙澤式忽然笑起來:「那是當然。」說着,他把夜白璃放在自己面前,似乎是想要用她來抵擋攻擊。

混賬!

藍曦若咬咬牙,最終還是把冰玉劍放下了。

「怎麼樣啊藍曦若,現在能好好談判了嗎?」南昕看到藍曦若這個樣子,得意的走過來,「你若是繼續一意孤行呢,我們就殺了她。」她手中的白綢緞扯出來,那架勢……看起來像是要對夜白璃動手。

「別!」藍曦若瞪大眼睛,出口阻止。

「那……你就放下冰玉劍,到我們這邊來。」南昕的眼中閃著得逞的光芒。

「娘親,你別被她騙了,他們是壞人,你快殺了他們!」夜白璃忽然喊道,她小小的手裏也有靈力,但是對於兩個已經修為不知道比她高出多少個境界的人而言,這點攻擊根本算不了什麼。

「喲呵,小野種,你倒是挺厲害的嘛,小小年紀就有靈力了。」南昕笑道,「若是你娘親不來,我就毀了你的經脈,讓你成為一個廢物,好不好呀?」

她笑的燦爛,說的卻是讓人毛骨悚然的話。

毀掉經脈……

藍曦若身子一抖。她經歷過這個事情,她最清楚。她的孩子絕對不能受這個苦!

「我去,我過去!」藍曦若「噹啷」一聲將冰玉劍扔在地上,然後一步步的走過去。

「璃兒,娘親這就過來了,你別害怕。」藍曦若說着,臉上帶着安撫的笑容。

她的孩子,她不能讓她再受傷了!

「藍曦若,原來你也有今天啊!」橙澤式的眼中帶着詭異而殘忍的光芒,「你說……我要是殺了她,你會變成什麼樣子呢?」他迅速拔出劍,抵在夜白璃的脖頸上。

藍曦若咬牙切齒:「我都過來了,你還想怎麼樣!」

「璃兒!」藍櫟淵在沉月的懷裏也不安分,拚命的想要擺脫沉月的束縛去救夜白璃。

沉月只能把他點了穴然後送到屋裏,設好結界之後也加入進來,可是……她也不敢輕舉妄動。那是藍曦若的孩子,她……不能因為自己的一丁點過錯給她帶來傷害。

藍曦若對兩個孩子有多寶貝她都看在眼裏,磕著碰著了她都要心疼半天。現在夜白璃傷的這麼嚴重,還被劍抵住了脖子,天知道她有多難過。

。 「沒有人願意看到主角失敗一次又一次!恭新!你這是在玩火!」一個女人,一個名為魏悅的女人,在恭新面前,將已經敲定的白花花的稿子用手背又猛烈的敲擊,來便是,這些稿子,對於恭新來說,已經是廢紙一張,一層,一疊,一整個年月。

「可是……我覺得……主角失敗很正常……」恭新想要再做辯解,卻還是沒辦法再開口,他把右手放在自己的額頭上,中指橫在額前,慢慢的滑過清白的汗水。

「如果你仔細看的話……很……」

很正常,長羽楓的任何一次失敗,都有跡可循。

沒有傳奇,沒有奇迹。

「可能你根本就不擅長寫作,相信我,你現在整天待在家裡啃老,還不如去學一點技能,考考證。」橘純一將那疊稿紙放在背後,嚴厲的看著恭新,她的眼睛,好像也是柳葉眉的,只是皺眉之間,額前的小皺紋出來,讓這嚴厲便有了威嚴:「恭新,你確實不適合做這件事情。放棄吧……你已經老大不小了,你這麼大個人了,連一次戀愛都沒有談過,想要寫感情,實在是太委屈你了,別寫了,真的。如賺點錢,都是好的。總比寫這個強。」

窗外的貓咪好像也被她的威嚴震住了,從衣架上跌落下來,一個翻身,四隻腳還是穩穩的踏在地面上,這是貓咪特殊的天賦吧。它們真厲害,即使不用學習,也能飛檐走壁,成為黑夜裡的魅影。

「你已經是成年人了!不要再天真了!你寫不出來的!這裡有這麼多的大神,你真是一點經驗都沒有吸收進去!商業化,商業化,懂嗎?」魏悅眼裡好像發著火,看著恭新,恭新就像是一隻呆愣的木雞,手還未從額頭上拿下來,空空的,看著魏悅的鞋子。

那雙高跟鞋,或許很貴吧,黑色的,泛著光澤的表面,尖而下斜的足尖,會不會有點委屈自己的腳呢,很像是裹小腳嗎?果然會這樣想的吧……

高高的鞋跟讓魏悅表現的那麼高挑,淡淡的妝容,面對著自己,無法再看的更多了,看多了,不太禮貌……

或許也是這個宅男的悲哀了吧……

「不要這麼天真好不好?你知道大家喜歡看什麼嗎?喜歡輕鬆!娛樂!看的開心的,他們不是來看失敗和糟心的!主角光環懂嗎?沒有主角光環,沒有厲害的裝備,沒有厲害的系統,沒有龍傲天!沒有瑪麗蘇!你起碼也得讓主角成功啊!對吧,這完全是大家都願意看到的東西嘛!你寫的爽,別人看的爽!不就可以了!商業!消費!錢啊!錢!沒錢!你寫個毛啊!」

魏悅又用手背狠狠的砸了兩下那白花花的稿紙,即使那些稿紙上密密麻麻的字跡,但是如果沒有價值,還不如白花花的稿紙來的精貴。

就像是在拍打著恭新的臉龐……他的臉被罵的赤紅,他甚至能夠聞到魏悅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水味,她不懂香水,就像不懂那些密密麻麻的字跡為啥沒有價值。

「算了,和你說你也不明白。拉倒吧!你趕快完結掉,我們再也別見了!」魏悅喘了一口氣,將稿紙拍在桌子上,鬆了一下領口。

「我想……我還是會寫完的……」恭新慢慢的吐了一口氣,他緊張的話也說不清楚,一下子站起來,看了一眼那疊稿紙,長羽楓這三個字,就好像是一種抓著他眼前的小匣子,不再挪開……

「我需要給他們一個結局……僅此而已。我是這樣想的……」

恭新難過的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拖鞋,那雙高跟鞋,慢慢的挪開了位置,他的大拇指好像很不聽話的也挪了一下位置。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