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冷遠擎一走,大廳內眾人的不滿聲便是響了起來。

「還世間什麼病都能治,簡直比神棍還能吹。」

「敢說出這種話,我倒是要看看待會他會怎麼死。」

「走吧,去看看他到底要耍什麼手段。」

說完,眾人也是走進了主房。

主房內很寬敞,裡面擺放著各種精密的儀器,昂貴傢具,還有進來的十幾個人,這一點都不覺得擠,而中間的白色大床上躺著的自然就是冷天恆。

此時的冷天恆整張臉慘白無色,本一個高大的中年男子,身材卻硬生生縮成一個古稀之年的老頭一般,掉光了頭髮,身體乾癟成皮包骨的模樣,要不是儀器上顯示還有輕微的心臟跳動,眾人都會以為這是一具乾屍。 在場的眾人看了一眼便沉默了下來。

冷宮影再次見到父親的模樣,眼中也是止不住的浮現朦朧淚霧。

凌羽看了一眼冷天恆,眼中浮現出疑惑,他眼中的冷天恆不像是眾人所說的什麼多臟器衰竭,反而是像被什麼東西抽幹了生命力。

不過凌羽也沒有多想,對於普通人來說一顆真氣丹就足以治療任何的病了,就算是流失生命力都能夠在頃刻之間給他補回來。

凌羽緩緩的朝冷天恆走去,同時手中忽然出現一顆晶瑩剔透的丹藥,走到了冷天恆的面前,將他的嘴撥開,投入真氣丹。

然而,全場只有冷宮影知道凌羽用的是他的丹藥,其他人並不知道。

冷玥蘭見到凌羽連檢查一遍冷天恆是什麼具體的病症都沒有,就給他喂藥丸,直接就是大叫了道:「你給天恆餵了什麼葯?葯經過檢驗了嗎?天恆吞得下去嗎?你考慮過這些沒有?投一顆葯就能夠治好天恆?說出來不怕笑死人。」

只是一頭白髮的冷遠擎一聲冷哼,冷玥蘭才閉嘴不繼續說下去。

冷遠擎見到凌羽掏出丹藥的時候,眉頭一動,心想道。

難不成這是醫道世家僅有的丹藥?不可能,醫道世家的丹藥極其珍貴,通常也只有內門弟子才有資格擁有,難不成這個青年是醫道世家的內門弟子?這更不可能,聽聞醫道世家的人,在醫術的造詣上需要達到某個程度才能夠出山,而能夠達到那種程度的一般都到三十有幾了,哪像凌羽這般年輕。

所以這種可能性很快就被冷遠擎否決掉了。

凌羽則是直接無視了冷玥蘭。

給冷天恆餵食真氣丹之後,凌羽轉身就要離開。

他的真氣丹入口即化,幾個眨眼間,便是能夠讓冷天恆恢復如初。

但是實際上並沒有。

凌羽腳步頓了一下,眉頭微微一凝。

眾人這時也是看出來了不對勁,先前話說得那麼滿,能治世間任何病的凌羽,此時卻是將眉頭皺起來了,眾人彷彿猜到了什麼。

凌羽治療冷天恆失敗了。

冷遠擎眉頭一皺。

這時,各種諷刺的聲音便是響了起來。

「還說什麼天下病皆可醫,簡直是笑話。」

「騙人騙到我們冷家頭上,這下他怕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

「保安!將他拖出來。」

先前已經叫來的保安,有人叫他們進去將凌羽給拖出來了,顯然是要將凌羽活活打死在這裡。

冷玥蘭那道尖銳的聲音再次的響了起來:「我就說這是一個騙子,這下你們信了吧,把他趕出去!」

胡鍾秦更是心中冷笑不斷,就這種垃圾貨色,還敢藐視他的醫術,還狂妄到這裡來招搖撞騙,簡直就是嫌自己活得不耐煩了。

而冷宮影一張俏臉卻是忽然陷入絕望。

雖然她只是保持著一絲僥倖的心裡覺得凌羽有可能治好她父親的病,但是現在這一絲僥倖被現實擊得潰散。

婚色撩人,唐少的小萌妻 就在兩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保安走了進來,準備將凌羽拖走的時候。

凌羽忽然將右手放在冷天恆的心臟處。

場上眾人冷笑聲連連。

保安正踏門而入時。

凌羽徒然將右手放在冷天恆的心臟處,連續點了數下。

忽然,白色大床上,像乾屍一樣的冷天恆忽然動了幾下,緊接著一張干皺無比的嘴巴猛然張大,身體不斷的上下起伏的掙扎著,像是要將什麼東西給吐出什麼。

畫面一陣驚悚。

冷天恆在眾人的眼中已經是死人的存在了,但是此時卻是猛然動了起來,看得在場的人頭皮發麻。

當然在場只有四人沒有那麼想。

冷宮影,冷耀川,冷遠擎,胡鍾秦四人他們不覺得頭皮發麻,只是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冷天恆被救活了?

就吃了一顆丹藥,在心臟處點了幾下?

就這麼簡單?

眾人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就連那兩個剛進來的保安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也被嚇到了,但同時也被其他人給攔住了,沒有將凌羽直接拖走。

在眾人的注視下,冷天恆那張得老大的嘴巴忽然有一條通體血紅色的細小蟲子爬了出來,蟲子身長只有一厘米,通體血紅色,爬出來的時候,皮膚留下了一條細小的血痕,這蟲子要是藏在身體中的話,就跟一條血管差不多。

撕!

見到這條血紅色的蟲子,不少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冷天恆的身體中居然有這種東西?!

見到這條蟲子,凌羽伸手將其引到自己的手指上,眉頭微凝,思慮了片刻后喃喃道:

「產自苗疆的噬心蟲,將此蟲子放在一個人的肌膚上,蟲子便會主動鑽進血管內,再鑽進心臟,不斷的蠶食生命力,換句話來說就是噬心蟲在長期吞噬身體中的血肉中,使得機體的免疫功能和單核吞噬細胞系統功能無法逆轉的減弱,才會導致多臟器衰竭。

怪不得真氣丹沒有起作用。」

上輩子凌羽重回地球的時候,本想報仇的他發現,幾百年的時間早已經磨滅了一切,故人、仇人早已經化為一捧黃土。

不過報仇不成的凌羽發現地球上有殘留的修真痕迹,尋著痕迹,凌羽發現的古武門派,不過凌羽不過是掃了一眼便走,因為那些所謂的大門派里的強者,都是一些練氣期的人,這讓他很失望。

後來又去尋找其他的傳承,醫道世家、法道門派、橫練門派、以及一些雜亂的傳承。

其中就有苗疆的傳承,雖然凌羽只是掃了一眼那些傳承,但是憑著強大的記憶,早已經將這些東西記在腦海中,現在一看到自然是想了起來。

見識到凌羽的手段之後,在場沒有一個人敢再輕視凌羽,眾人再看向凌羽的眼神不由的帶著恭敬,這可是能夠將絕症給治好的神醫啊,還是一個青年神醫,這價值可就大了。

然而就在凌羽解釋完之後,一道驚呼聲響了起來:

「你們看天恆!」

隨著這人的驚呼,眾人紛紛朝著冷天恆看去。 只見本來乾癟的像乾屍的冷天恆,此時的身體居然像氣球一樣緩緩的鼓了起來,乾癟的肌膚漸漸出現了壯實的肌肉,蒼白的臉色恢復了以往的血色,原本禿頭的他,現在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出了一頭烏黑的頭髮。

本來停止跳動的心臟,此時也是開始了跳動。

這一切,不過是在幾秒鐘的時間內。

凌羽見狀淡淡一道:「真氣丹發揮作用了,先前真氣丹入口的時候所有的靈氣被噬心蟲所吸收,現在噬心蟲一死,真氣丹才開始滋養身體。

生於苗疆的噬心蟲居然會出現在這種地方,看來你們家中有人想要他死。」

凌羽對冷天恆忽然重將死的乾屍狀態忽然恢復成正常人早已經是見怪不怪了,但是,在場的人可不像凌羽那般淡定。

「我看到了什麼?天恆他沒事了?就在那麼幾秒鐘的時間就恢復正常了,這怎麼可能?!」

「我一定是在做夢?逼出蟲子,餵食丹藥就將絕症治好了,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發生,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治好了?」

眾人雖然震驚凌羽的醫術,但是並沒有去接凌羽後面說的那句話。

「我爸他沒事了?」冷宮影一張冷冰冰的俏臉露出震驚的神色。

短短几秒鐘的時間,她的內心就像是過山車一般,本來心中存著一絲僥倖的她,完全不敢想象,幾秒鐘的時間,自己的父親便是被凌羽給治好了。

「神醫。」

就連平時不管是發生什麼事情都鎮定無比的冷遠擎,此時說話的聲音竟帶著一絲的顫抖。

冷遠擎雖請不到醫道世家的人,但請來了名醫胡鍾秦為冷天恆治療,聽到治療無望的他,心中早已絕望,但凌羽的出現,簡直讓他見識到了什麼叫做神醫。

先前覺得凌羽不可能是醫道世家的人,但現在他不敢確定。

冷遠擎心中雖然被凌羽這一手給震驚到了,但是他也是聽完了凌羽後面的話,有人想要害死冷天恆,也是眉頭皺了起來。

胡鍾秦此時瞪大著眼睛,對凌羽的身份忽然猜測到一絲的可能性,瞬間讓他嚇得說不出話來。

但是冷玥蘭的反應和眾人不一樣,她尖銳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不可能!我們一定是被這小子迷惑了,不然怎麼可能治好這種絕症,這一定是假的!」

說完,冷玥蘭急沖沖的便是朝冷天恆走了過去,想要親自驗證一下。

蜜愛調教:金牌總裁的心尖寵 一旁的冷耀川見狀,眉頭就是皺得緊緊的,平時他這個妹妹胡鬧,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算了,但是現在還要胡攪蠻纏,就有些過分了。

他怒哼一聲,一巴掌朝著冷玥蘭的臉上扇了過去。

「啪!」

冷玥蘭直接被扇傻了。

她沒有想到他的哥哥居然會打她!一個中年婦女,此時卻是頓時兩行淚落了下來,委屈的朝冷遠擎看去:「爸,耀川他……」

還未說出口,冷遠擎看都沒有看自己這個沒有出息的女兒一眼,便是一聲冷哼:「滾。」

大顆大顆眼淚落下的冷玥蘭還沒有說完的話被噎住了,轉身便是嗚咽著哭聲跑出了房間。

冷玥蘭離開之後,眾人的視線又回到了凌羽的身上,這次所有人看他的時候,眼中中不由的帶著一絲的敬畏,能把將死了的人從閻王爺的手中搶回來,這手段,著實恐怖。

冷遠擎再看向凌羽的眼神中竟然不由的帶著一絲的恭敬。

這種病可是連胡鍾秦都做不到,而凌羽卻輕易的做到了,這足以看出凌羽在醫術上的造詣有多麼高深,想到這裡的冷遠擎也不得不對凌羽恭敬起來。

「我等有眼不識泰山,不小心冒犯了神醫,還望神醫海涵。」

冷遠擎帶頭道歉,身後冷耀川一眾人也是明白,如此年輕能夠抬手之間便治好絕症的人,哪裡會簡單,於是也是跟著道歉:

「還望神醫海涵。」

「還望神醫海涵。」

凌羽淡淡的撇了冷遠擎等人,淡淡一擺手道:「無妨。」

說完,凌羽無意間掃到了胡鍾秦一眼。

胡鍾秦卻是被凌羽看得渾身一個激靈,這可是連絕症都能夠治好的人,這種人不管是在哪個超級大家,那都是被敬為上賓的人物,而自己剛才卻是對他不斷的諷刺,要是他故意搞自己的話,那自己絕對只有死路一條,想到這裡胡鍾秦背後冷汗不斷,慌忙低頭對凌羽道歉。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凌羽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胡鍾秦這等小人物,還不足以被凌羽所惦記。

而冷遠擎眼中的凌羽早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敢再輕視他。

不由的恭敬的問道:「不知神醫大名?」

「凌羽。」

聽到這個名字,眾人無一不是心中詫異,那是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聽說過天雲市有哪個凌姓的神醫。

凌羽背著的廢物名稱,僅在十大家、四大家青年一代出名,冷遠擎等人沒有聽說過很正常。

救治了冷天恆之後,凌羽便是準備動身離開。

至於一千萬的問題,他們會自動打到凌羽賬上的,四大家想查一個人的賬號不過是動動手指一般簡單。

這時,冷宮影才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想起了之前他答應過凌羽的事情,連忙走了上前的冷宮影快速從錢包中掏出一張金色的銀行卡遞給了凌羽:

「這卡里是先前答應你的一千萬。」

凌羽接過銀行卡,隨意放進口袋,轉身便是離開。

眾人聽到這裡的時候愣了一下,一千萬?

這麼便宜?

要知道冷遠擎光是買這些儀器的錢就已經不止這個價格了,更不要說請來給張天恆看病的醫生所花費的錢,全部加起來,怕是要好幾個億了,而凌羽只收了一千萬,這就不是一般的便宜了。

畢竟,十億救一條命都不貴。

當然凌羽也知道自己丹藥開的價格有些便宜了,但是他也有點無奈,要是開得太貴的話,怕是人都嚇走了,哪會有人來買。

這時,冷遠擎望著凌羽的背影喊道:「請凌神醫留步。」 凌羽疑惑的回頭,不知道冷遠擎為什麼叫住自己。

冷遠擎想起了先前凌羽所說的噬心蟲是有人故意下的:「凌神醫方才說有人想害天恆,不知神醫能否調查到是誰下的手?」

假若凌羽能夠憑著一點蛛絲馬跡查到下蟲子的人,那他便不用花費大人力去調查這件事,畢竟對方敢下毒蟲,就一定會消除所有有關痕迹,想要找出幕後黑手可不簡單。

冷遠擎一問,在場的眾人各自心懷鬼胎,想要看凌羽是如何回應的,不用多想,敢對冷天恆出手的,必定是他們冷家高層,也就是在他們這群人之中。

毋庸置疑,要是凌羽說能夠找到下蟲子的人,有人就要心生殺機了。

對於冷遠擎的疑惑,凌羽頭也沒回的說道:

「沒空。」

說完,凌羽已經離開了大廳。

看著凌羽離去的背影。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