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凱撒看也沒看他,只是眉頭皺的更深。

難道是級別比自己還高的魔獸?否則為什麼明明感覺到危險,卻什麼也沒發現!凱撒的身體表面透出淡淡的藍色。

全神戒備。

科爾正待繼續開口嘲笑凱撒,突然,從隊伍的後面傳出一陣驚叫。

早有準備的凱撒立刻轉身,只見一隻巨大的黑色蜈蚣突然從茂密的灌木叢中衝出來,大約三米寬,七八米長的上肢凌空撲下,直接將走在隊伍最後面的四名驅魔士壓成肉餅。

隨後,一片黑色的霧氣從蜈蚣的大嘴裡噴出,淹沒了整個隊伍。

唯一有準備的凱撒快速後退,勉強衝出黑霧的範圍。

但其他人都不同程度的吸入黑色的霧氣。

「這是什麼味道?臭死了。」科爾一邊猛咳一邊抱怨。

凱撒掩住口鼻,一邊衝到少年人和科爾的身前,將他們護在身後,一邊大聲喝道:「這是五級魔獸暗黑蜈蚣的毒氣,能消弱體力,不要吸!」

眾人紛紛掩住口鼻。

「左右散開,先將它包圍!」凱撒有條不紊的部署。

剩下的兩名大驅魔師和四名驅魔士聽到凱撒的話,反應迅速,立刻形成包圍之勢,正面應對暗黑蜈蚣。

部署完畢,凱撒的表情並未輕鬆。

暗黑蜈蚣是五級中階魔獸,擅長隱匿和毒氣,一身黑色的鎧甲防禦極強。若是在正常情況下,自己和手下兩名大驅魔師四名驅魔士配合,還有與它一戰的實力,但是現在自己這邊除了自己實力未受損,其他人的實力都不同程度的掉了兩到三個級別,同時還要分心保護身後兩名身份尊貴的公子。

形式對他們很不利。

「我覺得,他們打不過大黑!」躲在一旁的巴圖發表自己的意見。

巴圖身邊的,正是已經十一歲半的小女孩薇薇安和小葯虎莉達。

一年過去,薇薇安的個子長高半個頭,紫色的頭髮也長長,束在腦後,如果仔細看,會發現顏色淡了許多,紫色的眼睛不再時刻含笑,帶著淡淡的清冷。

這天一大早,薇薇安帶著巴圖和莉達出來一起尋找五百年份的雲中仙,不但找到兩棵五百年份的,還意外發現一顆千年份的。驚喜之餘,回去的路上原打算再來騷擾一下「老朋友」暗黑蜈蚣,卻沒想到有人搶在她們前面。

「他們好可憐,我們幫幫他們吧!」莉達心軟,嬌軟的聲音在薇薇安心底響起。

「為什麼要幫他們!」巴圖立刻反對,戳著小葯虎的腦袋恨鐵不成鋼的教訓道,「你忘了咱們幫過的那個傢伙怎麼對咱們的了嗎?」

莉達委屈的用兩隻小前爪揉揉腦袋,不說話了。

巴圖說的是一年前,一人三獸出來尋找草藥的時候,碰到了一個落單的驅魔士,當時他所在的驅魔小隊都死光了,只剩下他一個逃出來。薇薇安一時心軟,把那人帶回自己居住的地方,沒想到,那人見到聖光石和精靈菲麗絲之後,竟生出貪婪之心,盤算著幾人中實力最高的才是驅魔者,就露出本來面目,要殺了皮特,霸佔這一切。

薇薇安自然毫不猶豫的用細劍給他來個透心涼。

從那以後,巴圖對幫助人持堅決反對意見。

莉達有時候心軟,但巴圖一凶她就不再堅持。

至於薇薇安,則抱著無所謂的態度,幫助別人也可以,但那必須是在不暴露自己實力,不給自己身邊的人帶來任何危險的前提下。

於是,一人兩獸再沒幫過任何人。

至於眼前的這幾個人,薇薇安不想出手,因為她自己也打不過那隻暗黑蜈蚣,而且,薇薇安認為,對一名無論什麼級別的驅魔者來說:敢進入魔獸森林,就要有面對死亡的覺悟。

不過,薇薇安也不打算就這樣離開。

「跟我來!」薇薇安叫上兩隻契約獸,悄悄離開。

「去哪兒?主人?」巴圖問。

薇薇安走的方向似乎不是回家的路。

「去大黑的老巢!」薇薇安淡淡的說。

錯許姻緣:誤嫁霸道妖男 「可是大黑不是不在家嗎?」莉達不解的問。

巴圖忍不住又去敲莉達的腦袋:「笨,就是因為它不在家,我們才去抄它的家啊!它要是在家,能讓你進去嗎!」

摸到暗黑蜈蚣的巢穴,薇薇安在洞口外面發現許多低級的魔核,其中居然還有兩顆是光系的,樂的巴圖抱在懷裡再也不肯放開。也難怪它高興,它是火光兩系魔獸,現在火系實力已經達到三級中階,而光系實力卻仍然在可憐的二級低階徘徊。

進到巢穴裡面,薇薇安找到了暗黑蜈蚣守護的靈藥。

是一棵樹藤,上面結了一顆銀光流轉的果子!

薇薇安清冷的眸子里終於露出一絲笑意,銀絲果,這可是製作藥劑五品破魘必須的原料。仔細地將銀絲果採下,裝進戒指,薇薇安寵溺的摸摸小葯虎的頭。

前幾天路過這裡,莉達告訴她這裡有很珍貴的草藥,所以薇薇安才不時來騷擾一下暗黑蜈蚣,只是暗黑蜈蚣的實力太高,她屢戰屢敗,屢敗屢戰,一直沒機會得手。

沒想到今天這麼容易就到手,薇薇安不禁開始感激那幾個人了。

快速退出暗黑蜈蚣的老巢,一人兩獸原路返回,毫不意外的又碰到凱撒幾人。薇薇安心情不錯,於是停留下來,觀察戰況如何。

凱撒幾人的情況並不好。

中了毒氣的驅魔士已經全部死亡,兩名大驅魔師和凱撒也是傷痕纍纍,雖然暗黑蜈蚣看起來也不如剛開始那麼輕鬆,但情況比起三人來好的多,看來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戰鬥的結果已經沒有懸念了。

薇薇安注意到,躲在凱撒身後的華服少年人的手上拿著一張捲軸,正凝神望著場中的戰鬥,他身旁的科爾手裡也哆哆嗦嗦拿著一張捲軸。

這時,凱撒突然全身淺藍色的魔武力暴漲,給了暗黑蜈蚣全力一擊,給兩名大驅魔師創造一個後退的時機,然後口中暴喝一聲:「扔。」

身體急速後退。

少年人眼神一凝,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的捲軸向暗黑蜈蚣扔出去。

與此同時,彷彿被嚇傻的科爾手一哆嗦,下意識的也將手中的捲軸拚命扔出去。

凱撒有些意外,但沒說什麼:兩個捲軸總比一個捲軸殺傷力大。

但是,就在此時,意外發生,兩個捲軸在空中碰到一起。

一個耀眼的白色光球閃過,空中出現了一條巨大的水龍和一條巨大的火龍,兩條龍糾纏在一起,兩個巨大的龍頭對地面上的「敵人」暗黑蜈蚣視而不見,而是死死盯住對方,各自發出一聲長嘯,向對方發動了自己的最強攻擊。

自古,水與火從來都是天敵。

於是,在眾人不敢置信的驚愕目光中,水龍和火龍在一聲爆裂聲中消失不見。

「你那個是六級水系捲軸!」凱撒咬牙切齒的問科爾,或者不能算問,因為能令六級火系捲軸一點作用也沒起的只能是六級的水系捲軸。

科爾也傻了。

凱撒心中氣極,又死了四個人,好不容易有一個使用捲軸的機會,居然就這麼浪費了。他不知道科爾手上也有六級的捲軸,如果知道,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沒用的公子哥!凱撒心中暗恨,卻立刻跳起身,擋在少年人和科爾身前,因為,暗黑蜈蚣已經衝過來,那咧著的大嘴,似乎是在,嘲笑什麼。

**************

求收~推~評~賞。

… 86_86832該死!

凱撒和兩名大驅魔師奮力擋住暗黑蜈蚣的又一次進攻,但付出的代價是慘重的,一名大驅魔師被蜈蚣的尾針刺中。

凱撒的拳頭打在暗黑蜈蚣的黑甲上只能留下淡淡的傷痕,第一次,這名曾經對自己的拳頭極其自負的驅魔導師覺得,有一把厲害的武器是多麼必要的事情。

華服少年人看了臉色蒼白的科爾一眼,臉色也變得不好看,但沒有責備什麼,因為他知道,科爾只是太害怕了。凝神想了想,華服少年人手上突然多了一把與他瘦弱的身材不相襯的厚劍,望著手上的厚劍,少年人眼中露出一絲不舍,撫摸良久之後,他彷彿下定決心似的望向戰場中的凱撒,奮力將劍扔出去:「凱撒將軍,接著。」

凱撒凌空一個翻身,接住厚劍,下落的時候順手狠狠劈在暗黑蜈蚣的黑甲上。隨後他驚喜的發現,暗黑蜈蚣的身上多了一條傷口,冒出碧綠的獸血。

這柄厚劍至少是一柄上品靈器,凱撒信心大增。

暗黑蜈蚣痛苦的哀號一聲,雙眼圓睜,它真的憤怒了!

原本它只是在戲耍這幾個人類,沒想到,他們居然一連兩次拿出能威脅自己生命的東西,剛才如果不是那個意外,恐怕自己已經死了。

更重要的是,現在自己受傷了。

這些實力不如自己的卑微的人類居然讓自己受傷了。

暗黑蜈蚣的后尾高高揚起,尾針狠狠的扎向凱撒。

凱撒揚起手中的厚劍,信心百倍的迎上去,厚劍與暗黑蜈蚣的尾針碰到一起。

兩者都無損傷。

好堅硬的尾針,剛剛對手中的厚劍建立起信心的凱撒不禁瞬間失神。

就在這一瞬間,暗黑蜈蚣十幾米長的身軀突然扭成詭異的一百八十度,張開大嘴對著凱撒噴出毒霧,濃濃的黑色霧氣將凱撒包圍。

凱撒趕緊閉氣,卻不可避免的吸入一絲。

該死!感受到那絲黑氣在自己體內肆虐,魔武力漸漸消弱,凱撒不禁暗暗責備自己的大意,居然這種時候走神。

實力的降低不可避免,凱撒現在的實力最多相當於高級大驅魔師。

想要對付暗黑蜈蚣更加的沒有勝算。

凱撒能在四十歲升級為驅魔導師,也是通過無數次戰鬥換來的,他不怕死,但是,他卻不能讓身後的少年受到任何的傷害,否則,後果之嚴重,即使是他身死也無法承受。

讓他們逃嗎?

沒用,兩個人現在只有驅魔士實力,逃進魔獸森林深處仍舊是死路一條,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殺掉眼前的這隻魔獸,然後離開魔獸森林。

「沒辦法,只能用那個武技了!」

凱撒大喝一聲:「魔武爆炎!」

只見凱撒全身的關節咔咔作響,肌肉彷彿有生命一樣不斷蠕動,全身爆發出藍色的魔武力,實力竟然比中毒氣之前還高一個級別。

手舉厚劍,凱撒急速沖向暗黑蜈蚣,展開激烈的攻擊,他知道,魔武爆炎雖然能夠在短時間內提升使用者的實力,但是,持續時間很短,只有十分鐘左右。十分鐘過去,使用者就會連續幾天無法使用魔武力,到時候,活著的四個人都是死路一條。

唯一活著的大驅魔師也明白這個道理,於是配合凱撒也發動了自己的最強攻擊。

凱撒實力暴漲,令暗黑蜈蚣也認真起來。

它不正面與凱撒手中的厚劍相對,十幾米長的身子靈巧的躲避著劍鋒,只用自己的尾針攻擊凱撒,至於那個大驅魔師則直接被它無視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凱撒略微有些心急,沒想到,身體巨大的暗黑蜈蚣行動居然如此靈活,到現在為止無法對它進行任何致命的傷害,再這樣下去,十分鐘就要過去了。

狡詐的暗黑蜈蚣顯然是在拖延時間,它用巨大的前身拍死最後一名大驅魔師之後,尾針再一次擋住凱撒的進攻,第三次噴出毒霧。

凱撒狼狽的閃開,卻絕望的發現,自己體內的魔武力正在迅速的流逝,照這速度下去,用不了一分鐘,自己就會成為一個無法使用魔武力的「廢人」。

「他不行了!」巴圖有點幸災樂禍。

「我們幫幫他們吧。」莉達又一次小聲說。

薇薇安有些奇怪,小葯虎似乎從來不會這麼堅持幫助什麼人:「為什麼?」

「我覺得他們不是壞人!」說完,指指華服少年和凱撒。

巴圖語重心長的點著莉達的額頭:「你怎麼就是不明白呢!想想咱們幫的第一個人,腦袋上也沒寫著壞人兩個字啊!我還看他不像壞人呢,不照樣不是好人!」

莉達委屈的捂著額頭,反駁道:「那個人莉達沒說他是好人,莉達知道他不是好人,莉達告訴過巴圖,是巴圖不聽!」

薇薇安更加奇怪,轉而問巴圖:「怎麼回事?」

原來,薇薇安幫助第一個落難驅魔士的時候,莉達就曾經和巴圖說過,那人不是好人,不要帶他回去。當時,小葯虎和薇薇安還不熟,所以只是用獸語告訴了巴圖,而巴圖因為沒當回事,也害怕決定救人的薇薇安因此對小葯虎有嫌隙,就沒把這件事情告訴薇薇安。

薇薇安輕輕摸著莉達的小腦袋,問道:「莉達,你為什麼認為這幾個人和我們救的第一個人不一樣?」

莉達想了一下,說道:「莉達就是知道,感覺告訴莉達他們不是壞人。」

薇薇安心中越發驚奇:難道小葯虎可以看到人的內心?

「那我呢?你第一次看到我的時候有什麼感覺?」

「有點害怕,主人身上有殺氣,但是莉達知道主人不是壞人。」薇薇安點點頭,莉達說的沒錯,當時自己剛剛經歷過失去親人的痛苦,恨不得立刻衝進黑木城殺死費拉爾,自然是滿身的殺氣。

「那我呢?我呢?」巴圖不甘示弱,也要莉達說出第一次見它時的感覺。

「巴圖很自私哦!不過會保護莉達!」小葯虎莉達幸福的笑著。

巴圖看到莉達燦爛的笑容,突然感覺臉皮發燙,全身彆扭,四隻爪子也不知道該往哪裡放好,於是把臉一扭,轉向凱撒和暗黑蜈蚣的戰場。

發現,凱撒已經完全失去戰鬥力,擋在少年人和科爾身前一臉死灰。

少年人還算鎮定。

科爾則直接華麗麗的暈過去。

暗黑蜈蚣巨大的身軀慢慢的向他們逼近……

******************

求收,推,評,一個都不能少。

… 衛子夫世界,雩壇。

眾多士兵一臉懵逼的看著手上消失不見的兵器,然後又看了看自己的腳下的灰燼,都是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蕭炎。

剛才這人就那麼大手一揮,然後眾多人手中的兵器就全部都不見了。

看到這一幕,一旁的淮南王劉安眼神大亮,指了指劉徹,然後看著蕭炎道:「天神大人,這個人是禍星,快請出手除掉他。」

聽到劉安的話,劉徹眾人面色大變,段宏和衛子夫都站到了劉徹的面前,臉上流露出來的保護之意很明顯。

林辰笑了笑,回手就給了劉安一巴掌,恨恨的說道:「你特么誰啊,顛倒黑白也就算了,還命令起人來了。」

打完劉安以後林辰若無其事的看著台下的眾多百姓說道:「聽說你們這兒有旱災,缺雨是吧,那我就幫你們弄一下啊,不就是雨了嘛。」

說完林辰就拿起了手裡面的高射炮,朝著空中來了一發。

老公求你放過我 林辰並不擔心催化劑的數量不夠,反正本來就是要下雨的,自己只是讓它提前了而已。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