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凱瑟琳長吁了一口氣,自信滿滿的仰起頭來,笑容如陽光般溫暖著陳銳。「放心吧,他沒得選擇,我相信以你的性子,我父親不可能在你面前討到任何的好處,基本上就是得灰溜溜地回去,他不得不接受我的這個決定,但他也是個相當有眼力的人,相信他會看出你的不凡,對他而言,家族地利益永遠都是第一的,如果能讓蒙多力家族走上更加輝煌的道路,那麼就算讓他多受點苦,他也不會介意的。」

陳銳無語,她真是太自信,太理性了,從這點上看,她也是相當了解陳銳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表特侯爵的事好解決,最麻煩的還是眼門前這個金髮美女,她對陳銳真是產生出了那種愛情,但陳銳卻還是沒做好思想準備和她發生某種超越友誼的關係。

「陳,你不用為難,我知道你還沒有下定決心和我好,所以我會等著,一直等下去,直到你答應接受我為止,我想我有那個時間,因為我了解你。」凱瑟琳看出了陳銳地為難,輕和的說道,儘管她心裡也有那種小小的委屈,說到底她心下也還是有感性的成分,在愛情的道路上,她還是一名純潔的女青年。

陳銳點了點頭,對於她的這種說話沒有絲毫地意外,這是個絕對聰慧地女子,那些明眼上的事想瞞過她,基本上沒什麼可能,而且她能這麼主動地說出這番話,也算是替陳銳解了圍。

「多謝你給我這個機會,說真的,雖然我以前也和英倫女貴族交往過,但卻沒有你這種質量的,單是這一點,就足以讓我跑到馬路上自豪的喊上幾嗓子,但我身邊的女人太多了,而且個個也都很有個性,我始終擔心我應付不過來。」

凱瑟琳撲哧一笑,有著西方女子的直爽,末了她才頗有點緊張的握了一下小手,搖頭道:「陳,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我想你剛才那些話不是為了應付我,不過以你的能力,沒什麼不可能的,只要你有勇氣接受我,我也就有勇氣和你交往,至於其他的事情,我想我們都會習慣的,就比如我從來就沒有嘗試過在野外和一個男人共處一起,但也習慣了和你那樣摟摟抱抱,再比如我從來不會和男人這樣心平氣和的談感情上的事,曾經在我看來,這是十分無聊的事,但我現在也已經漸漸的無聊起來,這說明人都是會改變的,我為了你而改變了,你是否也會願意改變一點點呢?」

「好吧,這件事容我再想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兩個算是有共同的語言,因為我們都不是那種矯情的人,要是換兩個人,這種關於愛情的話題,沒可能會聊得這麼正大光明,這麼擲地有聲,一點含蓄的味道也沒有,單是這一點,我就很欣賞你。但我需要時間來處理好這些事,畢竟這關乎著我後半輩子的幸福。」陳銳雙手一攤,關於表特侯爵的事,就這麼定下來了。

凱瑟琳點點頭,末了碧綠的眸子緊緊盯著陳銳看了一眼,這才伸手纖長的手指,在他的嘴邊點了一下,並沿著他的嘴唇滑了一下,這才收回了手,一邊摸出一塊手巾擦了擦道:「沒想到你也有這種孩子氣的時候,竟然嘴邊還沾著一點菜汁。」

說完,她的話鋒一轉:「那這件事就這麼說定了,我父親那兒,由你來應付,我等著你的好消息。關於漢堡店的事,英國已經開了近百家店了,同時在進行,我已經讓人好好在跟蹤這件事,等正式開張的時候,我相信定可以給快餐市場帶來更大的衝擊。」

她的這個動作本來是很自然的,但就算是再自然,也讓陳銳心下一盪,只是感覺她膩滑的指尖傳來一股子難以言傳的熱力,一時之間倒有那麼點不自然。對她來說,這個動作實在是太不貴族了,要是放在平時,她決計做不出來這樣的事來,但經過和陳銳之間的這點溝通,讓她的心裡已經有了陳銳的影子,所以這個近乎於親密的動作,讓她基本上沒有任何的思想負擔,但她自己卻沒有意識到,這對陳銳造成那麼點思想負擔了。

「海外市場的拓展,要讓你多費心了,只不過我覺得美洲市場也可以同時開發,畢竟相比起悠閑享受的歐洲,時尚包容的美洲,更容易接受這款漢堡,更何況在那邊,我們可以提供給你們更多的幫助。」陳銳深吸一口氣,把剛才心下的那點小漣漪輕輕的壓下,開始談起了拓展市場的問題。

凱瑟琳當初說過,開拓海外市場全部交給蒙多力家族,這筆前期投資相當巨大,但歐洲市場論活躍程度,始終不及美洲,那裡的人們接受能力強,購買能力也很強,更何況蘇珊這個曾經的巨星在,若是請得她當這個代言人,相信可以很快就打開市場的。

「原來你曾經在美洲生活過一段時間,想來那一定是一段極其精彩的閱歷,只可惜,我認識你晚了這幾年。」 寵婚撩人:惑心首席太難搞 凱瑟琳饒有興趣的看著陳銳,從他剛才的說話里,她很快就聽出了一點不尋常的味道,真是什麼事也都瞞不過她。

末了她的話鋒一轉:「等我父親順利的回去之後,我們就開始開拓美洲市場,相信你的幫助會為我們省不少的力氣。」

陳銳微微一笑,身子慢慢靠入了沙發間,和這個女人說話,就是不用多費口舌,若是將來真能湊到一塊,她也算是一個不錯的賢內助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依著她的性子,要當個賢內助倒還是有那麼點問題,但征服其實就在於這點樂趣,這是男人們的共性,女人總是因人而異啊。爬^書^網,本章節由””首發 「是這樣的,最近省衛生廳要進行一個專題活動,名字就叫做衛生安全保障。根據活動要求,將由省裡面牽頭,成立一個工作檢查小組出來,針對西都省內的所有地級市進行隨即抽查,這個抽查的內容很廣泛,比如說食品安全,藥物違規運作,醫院秩序建設,企業衛生…等等,只要是省衛生廳範疇內的,都會被小組抽查。你們嵐烽市就是第一站,是會有精兵強將進駐,把你們嵐烽市裡裡外外查個透。」

白雅要告訴的蘇沐就是這個消息。

而蘇沐恰好不知道這事,聽到后眉宇間不由浮現出一種不悅。光是聽白雅說的,就能夠猜出來這個所謂的抽查小組動作力度有多大,而又將嵐烽市當成第一站,不查出點什麼問題是絕對不會罷休的。

這倒不是說蘇沐就反對這種檢查活動,對嵐烽市的衛生安全工作不信任。實在是因為誰都不敢保證自己轄區內會一點事情都沒有,只要有事被檢查組抖出來就成了大事。

而且白雅剛才說到會影響招商引資局面,這也提醒到蘇沐。

要是這個工作小組隨便抽查下就離開什麼事都沒有,但要是說真的帶著某種情緒,或者說是存心想要對付嵐烽市,可不就是會讓一些投資商因此停步。試想下人家過來投資,結果卻被三天兩頭的檢查,下達整頓通知,誰能承受住這種折騰?疑心重的還會更加聯想,現在只是衛生廳,要是後面有其餘部門過來怎麼辦?

省衛生廳要這樣做蘇沐沒有任何意見,畢竟這是人家的分內之事。但像是這種事,難道不是說通知給下面的市衛生局去做就好了嗎?還是說省衛生廳覺得要引起各地市的高度重視,所以要自己去做?

不過無所謂,只要嵐烽市所有事情都能站得住腳跟,就無所畏懼。

「謝謝你的提醒,讓我可以做好準備,免得出洋相哦。」蘇沐笑著道。

「少來,從你的語氣中我就能知道,你其實對這事沒有重視起來。你以為我會在這時候說出這個消息,只是為了告訴你他們要去你們嵐烽市抽查嗎?你就沒想過在程序上你很快也能收到通知的這事,我為什麼會這樣說出來。」白雅眼神玩味。

蘇沐心弦微顫。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很簡單,雖然說省衛生廳是面對全省所有地級市在做這事,但會盯上你們嵐烽市卻是事出有因的,再提醒下你,省衛生廳去你們嵐烽市的工作小組組長叫做宋本英,姓宋啊。」白雅笑眯眯道。

姓宋?

這個姓氏難道說隱藏著什麼古怪嗎?蘇沐眯縫起來雙眼,大腦開始急速轉動起來,就在這時忽然一道靈光出現,姓宋,在嵐烽市中不是就有一個人是姓宋的嗎?這個人就是青縣縣委書記宋曉軍。

而青縣現在也恰好有著一件事情是嵐烽市自始至終都在盯著,卻還沒有多少動靜的,那事就是富山飲料對市郊那塊地的徵用,為此還給市裡面繳納了保證金。

宋曉軍,宋本英,吳晗。當蘇沐將這條線連起來的時候,剛才的疑問就全都解釋清楚。

原來如此。雖然說直到現在他都沒有明白宋曉軍和宋本英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但那些都不重要。只要將一條線捋順,其餘人在其中扮演的角色都是次要的,是只要調查就能清楚的。

「多謝。」蘇沐由衷的說道。

「怎麼樣,我的這個消息對你來說還算比較及時吧?」白雅俏皮笑道。

「還算及時,所以說剛才的事情我也決定幫忙幫到底,三天時間儘管說很短暫,但想要尋找的話也會變的很富餘。 最強狂暴皇帝系統 我給你兩天時間去做這事,你要是能找到合適的團隊,我就不插手了,但要是說你沒有什麼人選,最後一天我會送給你一支電子競技小隊。」

「我相信有他們在是足以讓你們公司贏得榮譽,但我還是希望你能親手去做這事,不要將我的許諾當成是最後底牌。」蘇沐輕鬆的說道,看向白雅的眼神分明流露出些許難以掩飾的嘆服。

不嘆服不行,要是說沒有猜錯的話,今晚的這場對話,看似是白雅在主導,背後卻是絕對有白修明的身影在。簡單點說,就是白修明送給自己一個人情,而這個人情他不好親自送就交給白雅。

這對父女果然都不簡單。

「兩天時間嗎?好,我來做這事,要是說真的不成功,我會找你幫忙的。來,為咱們今晚的愉快見面乾杯。」

「乾杯。」

蘇沐從酒店離開后就開始吩咐郭輔去做事,想要弄明白宋曉軍和宋本英之間的關係,其實並不算多麼困難,有郭輔出面就好。而且蘇沐還想要通過郭輔的調查,去確定在這事中宋曉軍有沒有過分之處。

假如說宋曉軍只是因為前段時間嵐烽市對富山飲料的冷處理就鼓動宋本英做出這事,那麼這個人的品行道德就實在有問題,哪怕吳晗是他的後台,蘇沐都要將其調離。

………

青花瓷酒店外面的一間咖啡館。

白雅將蘇沐送走後,就隻身來到這裡,輕車熟路找到坐在角落的高枝,一屁股坐在她對面,臉上露出無奈神情。

「我說你就不能改改你的暴脾氣?這幸好蘇沐是沒有想要和你一般見識的意思,不然你認為人家需要看你的臉色做事嗎?蘇沐啊,那是蘇沐,是你的偶像,你最喜歡最崇拜的不就是他這種人嗎?我還曾經從你的嘴中聽到過他的名字,以為見到后你會認出來。但可惜,你好像不認識他,你當初只是想到蘇沐的名字隨便說說而已嗎?」

高枝優雅的坐在這裡,即便是被白雅這樣質問,都沒有多少反悔的意思,因為從坐到這裡那刻起,她就沒有搜索過蘇沐,也就不知道他的底細,依然認為是個紈絝。

「我的偶像?我還說起過蘇沐?小雅,你不會是被他迷惑住雙眼了吧?就他那樣的,一看就不像是能辦事的人,還想要幫助咱們解決掉目前的困難,不可能的。要是說動用家族關係的話,咱們早就動用,哪裡輪的著他?」

高枝絲毫不以為然。

白雅無奈的揚起手指,要了一杯咖啡后笑著說道:「他是蘇沐,是嵐烽市市長,師從吳清源,是我父親最喜歡的年輕幹部,也是父親最看重的。我要沒記錯的話,當時你說起蘇沐的原因,便是因為你父親同樣對他佩服的很,讚歎有加。而你會將他當成偶像,是因為蘇沐不但在政壇上有所建樹,在商業上同樣頗有頭腦。我雖然不知道你從哪裡得到的這個消息,可你說的很肯定,你…」

「啊!你說他就是那個蘇沐?」

原本神情慵懶的高枝,陡然間音調拔高,難以置信的盯著白雅雙眼,呼吸有些急促,「他就是我說的那個蘇沐?是嵐烽市的正廳級市長蘇沐?你沒有騙我吧?」

「我騙你做什麼。」

白雅沒好氣的白瞪了一眼后嗔怒道:「瞧瞧你剛才那模樣,橫挑鼻子豎挑眼的,說的蘇沐好像就是一個喜歡佔便宜,喜歡風流的人。人家是不和你一般見識,到最後還給我支招。再有就是你也清楚的,蘇沐是結了婚的,人家妻子是誰,我給你說過的吧?那是高高在上的商業女皇,有女皇在身邊,他還會對咱們另眼相看嗎?」

「那也沒準,古代的帝皇不都是有皇后還喜歡民女的。」高枝不服氣的嘟囔道。

「你?」白雅被刺激的無語。

「好吧好吧,這事是我的錯誤,我承認總可以了吧?你就不要再數落我,趕緊說說他到底給支的什麼招,也讓我聽聽這招數到底厲不厲害。」高枝急聲說道。

「厲不厲害?你都根本想象不到人家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那個腦袋瓜就不是咱們能比的。他給我說出來的辦法,簡直是讓我拍案叫絕,絕對能夠解決應付掉咱們公司的煩惱。」

白雅還準備鼓吹的時候,高枝早就迫不及待的瞪眼。

「趕緊說,不要再讓我胡猜。」

「好吧,招數是這樣的…」

隨著白雅將辦法說出來,高枝聽完后,微微抬起來的翹臀重新坐回到椅子上,臉上露出有種讚歎佩服的神情,「蘇沐果然不愧是我的偶像,這種招數都能想得出來。要是按照他說的去做,是能夠輕易的達到目的。」

「或許你不知道,我最近這段時間真的有這個門路,我有個喜歡玩電子競技的死黨從國外回來了,這事問她絕對有門。不過話說回來,蘇沐真的沒有怪罪我嗎?他原諒我沒有?」

「換成是你被那樣對待,你會怎麼做?」白雅反問道。

「換做是我?換做是我的話,我會往死的收拾對方,敢不給我面子,哼哼。」高枝說著就感到有些心虛,抬頭望著白雅的雙眼低聲道:「他不會真的生我氣了吧?」

「你就等著給他好好解釋吧。」白雅修長的手指攪動著咖啡促狹笑道:「我是不會給你解釋的,要解釋也是你親自去做,那樣才顯得有誠意。我很想知道,一個和你父親平起平坐,你父親見到都不敢忽視的人,你當時是想什麼呢?敢那樣失禮的摔臉走人。」

「我…」

「哈哈。」

一張嬌艷似花的臉笑著。

一張嫵媚動人的臉皺著。

柔和燈光照耀中,兩個美人兩種心情。

… 浦東國際機場,陳銳站在猛獸的身前,看著葉小凡在一側辦理著登機牌,眼神中浮起幾分的落寞,末了他收回了目光,輕輕嘆道:「大個,小凡就交給你了,好好給我看著她,別讓人欺負了她,誰都不行。另外,蠍子那兒你招呼一聲,狐狸的女兒,我想他有分寸,不會整出那些出格的事來。」

「放心吧老大,向來都是咱欺負別人,哪有別人欺負咱的?不過說真的,你真捨得小凡離開嗎?我覺得要不還是讓她留在上海吧,至少還可以陪陪老大你,否則她這一走,還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雖然我這個人不太懂那些男女間無病呻吟式的腔調,但我還是能看出來小凡這一次可能真沒決定什麼時候回來,反正我是無所謂的,就算她想在那邊住一輩子,我也有辦法替她解決了那些小問題,只要老大你覺得放心就好了。」猛獸摸了摸頭頂,頗有點小心的說道。

陳銳瞄了他一眼,心道這小子還是老樣子,想整點暗示出來,卻沒有那種暗示的覺悟,說的也太直白了,他的意思是明擺著,就是在提示陳銳,葉小凡對他有意思,而且還是相當的有意思的那種。不過他也看出來了,來這兒的路上,葉小凡透出來的那意思,就是想借著去美國的機會,好好想清楚一些事,還真是沒打算什麼時候回來「那把鑰匙收好,接下來的事就交給你了,回頭要是有空,你也別忘了多關照一下那個小丫頭,最近蠍子可是給我惹了不少事。」陳銳沒搭理他,繼續說著要交待的事,關於程綺瑤這個小丫頭。似乎最近安分了許多,那個愛惹麻煩的小丫頭,一定是另有打算。蠍子那種極端的性子,實在是不怎麼適合去當看護員。

猛獸拚命點了點頭,末了用那種崇拜的眼神看著他道:「一切都包在我身上,蠍子那傢伙,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不過黑子怎麼還沒來。他倒是真應當學習一下老大,把方方面面女人的關係都處理地很好,而且認識的還都是標準的良家女子,哪像他那樣,都認識一些亂七八糟地女人,卻整得像個情聖似的。」

話音剛落,黑子從一側冒了出來,極其熱情的展開雙臂,一把摟過猛獸道:「噢,大個。剛才又在說我什麼壞話?我本來就是一名准情聖,像你這樣的,從來都不找女人,怎麼會明白女人之間的區別呢?不過說真的,你這一回去,我心裡還有點捨不得。可能是呆在一起地時間太長了吧,回去的時候,替我問候一下我那幾個情人,讓她們別想我。」

「放心吧,我想她們也不太會想你的,你還是別那麼自作多情的好。」猛獸用力抱了黑子一下,那種力量讓黑子的臉頓時漲紅了。末了他才鬆開黑子,如扇子般的大手在他的肩頭拍了幾下道:「黑子,雖然我和你整天逗嘴,但你也算是我真正的朋友了,往後還是和老大多學習一下,你認識的那些女人,基本上就沒有一個良家女子。你還是改變一下吧。該用點心思考慮一下往後的人生了。」

「大個,我明白你地意思。不過除非我像老大那樣,決定退役歸隱,否則干我們這行的,天天都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滿世界的轉,要是真找個好女人,我擔心對不起人家,倒不如就這樣享受人生,用老大的話來說,那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既然活著,就別他娘的想往後的人生了,我從來就沒指望著給自己留個後代,我們當年地那些兄弟,身手比我好的有很多,但剩下來的就只有我們四個人了,所以我從來不指望著在往後的日子裡,我會一直那麼幸運的活著,我既沒有老大的身手,也沒有大個你的身板,更沒有蠍子地那種變態,所以只能這麼幸運的活著,就讓美女來麻醉我殘留的人生吧。」黑子的聲音漸漸低沉了下來,這一刻倒是收了那抹玩世不恭,頗有些認真起來。

這番話讓陳銳和猛獸也沉默了下來,當初陳銳也是抱著這樣的心態,幹這一行的,沒辦法指望著能和正常人一樣,所以黑子的這種玩世不恭,也是一種解放自我地方式吧。只是陳銳剛剛浮起這種感想,黑子地低呼聲便傳來:「耶,那邊那個長腿的空姐真不錯,老大、大個,你們先在這兒等小凡,我去搭個訕,一會我會找你們地。」

陳銳無語,猛獸更是一腳踹在黑子的屁股上,苦笑著搖了搖頭。黑子卻不以為意,整了整衣服,慢慢向著那名穿著制服的空姐走去。

恰恰在此時,葉小凡拎著包走了過來,瞄著黑子遠去的背景,她笑了笑道:「黑子又看中哪家的小姑娘了?看他那麼興奮,我想一定會是一名美女。」

她說話的時候,雖然很有幾分輕鬆,但模樣中仍是透著一股子傷感,這讓猛獸瞄了陳銳一眼,接著便乾笑了一聲,抬頭看著機場大廳空曠的樓頂,做出混然和他不相干的表情來,擺明了是想讓陳銳安撫一下葉小凡。

以猛獸的地位,這次他和葉小凡訂的是頭等艙的機票,這也自然會給旅途帶來一個輕鬆的環境,只是這次的離開,葉小凡心裡卻沒來由產生出一股子惆悵感,這讓她心下一嘆,暗自尋思著,又不是沒出過遠門,為什麼就非得有這種依依不捨的感覺呢?

「小凡,到了那邊,多出去轉轉,就當是給自己放個長假吧,先別管什麼時候回來,反正你也該著享受一點悠閑的生活了。有猛獸在,他會照顧好你的,所以你也不用擔心會被別人欺負著了,什麼時候想回來,就給我來個電話,到時候我好去接你。」陳銳頗有點認真的說道,但卻不知道說點什麼實質性的內容,這安慰的話,在這個時候,也實在是說不出口來。

猛獸的眼神在兩個人的臉上打了個轉,末了便輕輕咳了聲道:「老大,你們先聊著,我去趟衛生間,反正時間還早,你們坐下來聊吧,這一次過去起碼要待上一段時間了,有什麼話,你就和小凡多溝通一下。」

說完,他便一溜煙小跑掉了,這讓陳銳心下有那麼點好笑,他的眼力勁倒還是不錯的,不過這個時候,他還真是沒什麼想說的,說起來他和葉小凡之間的關係,並沒有到某種地步,所以這次的送別,並不能依著男女間那點執手相看的感覺,也並不會牽扯到某些曖昧的因素,有些話,實在是不能說出口。

「陳哥,你就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反正要是有事,我總是會打電話給你的,你在上海,我倒是沒什麼好擔心的,有唐局、燕總、青青姐、司徒醫生和小王離在,我相信她們會把你照顧得更好,尤其是小王離的廚藝,那真是標準的賢慧。」葉小凡故意挺了挺胸,臉上的表情中卻混雜著一股子不舍。

陳銳深深看了她一眼,猶豫了一下,這才拍了拍她的肩頭,嘆道:「不管怎麼說,你始終都算得上是我最親的人之一,狐狸把你拜託給我,就是希望你能開開心心的,要是因為我而讓你覺得很不開心,那就是我的不好了。」

「不是的,陳哥,我知道有些事其實你也沒轉過彎來,你這個人什麼都好,看著洒脫,但在有些事上,也容易鑽牛角尖,不過你放心吧,或許在國外轉了一圈之後,我就會找到喜歡的男人,到時候帶回來讓你看看,那樣你也就可以放心了吧?」葉小凡長長吁了一口氣,反倒開始安慰起陳銳來了。

陳銳心下一動,這個鄰家女子,還就是這麼懂事,而且她這種懂事是非常成熟的,說起來他還真是有點鑽牛角尖了。「走吧,你們還是先進裡面等吧,在最輕鬆的時候,遇到喜歡的男人,那也是一種浪漫,只不過有時候,你也不要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就好像我要逼著你出嫁似的,弄得我實在是太不善良了。你放心吧,就算是你一輩子都嫁不出去,我也不介意守護著你一輩子。」

這番話說的很輕鬆,陳銳並不想把所有的壓力都推給葉小凡,人家喜歡上他,並不是她的錯,他也不能因著心裡的那點矛盾,就得讓人家嫁出去,那更是有悖於他的原則了。

葉小凡的眉毛輕輕一揚,臉上綻出一抹微微的笑容,末了卻又似是想到了什麼,臉容再一次恢復了平靜,接著她拉起陳銳的手,陪著他一起向候機室的方向走去。

站在候機室的常規檢查通道前,葉小凡才小心的鬆開了陳銳的手,到這時她才覺出有那麼點不對勁來,這實在是太親密了,再加上她走路時的那種動作,絕對是標準的戀人間的感覺,所幸陳銳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反而是很坦然的接受了這種戀人式的騷擾。,本章節由””首發 「陳哥,那我就進去了,等我到了那邊,就給你電話,你就好好保重吧。」葉小凡的雙手放在身前,拎著一個小包,那模樣,怎一個純情可以形容,只是她那股子欲言又止,滿懷躊躇的模樣,讓陳銳卻心下一嘆,她分明就是有那麼點期待啊。

看著她的臉,陳銳先是猶豫了一下,末了直接張開懷抱,把她嬌小的身子擁入懷中,她想要的,無非就是這樣一個純情的擁抱。只是這一抱過後,他要鬆開葉小凡的身子時,葉小凡卻把臉擱在他的肩頭,雙臂緊緊豎起,抱在他的身後,低聲道:「陳哥,讓我再抱一會,就一會便好,好嗎?」

陳銳眯起了眼睛,慢慢挺直腰桿,就那樣把她抱在懷中。她的身子很輕盈,有種骨感的纖瘦,抱在懷裡很有一番柔軟的感覺。她的長發輕輕的飄動,拂在陳銳的臉上,撓著他的皮膚,溫和的如同是情人間的低訴。

這個溫情的擁抱只是持續了幾分鐘,末了葉小凡才慢慢挺直了身子,離開了陳銳的懷抱,小手在他的胸膛上輕輕的按了一下,穩定了一下心神,這才低低拋下一句話:「陳哥,我總算得到了我想要很久的擁抱,這個擁抱將會一直留在我的記憶中,佔據最重要的角落,等我回來之後,但願我們之間,還會有更好的發展。陳哥,那我就先走了。」

說完,她轉身就朝著通道內走去,背影都透著一股子不舍,這讓陳銳深深吸了口氣,壓下了心中翻騰的某些念想。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視野之中。他這才深深吸了一口氣,扭身朝外走去,剛剛進到機場大廳,恰恰碰到黑子和猛獸一起走了過來。

重生福妻有空間 「老大,那我也先進去了,我們剛才看到小凡和你摟抱在一起,就沒好意思過來打擾你。現在既然你出來了,小凡也進去了,那我也就進去了,你和黑子回去吧,等到了之後,我再給你打電話。」猛獸摸了摸頭髮,笑容中依然是那股子猙獰的味道。

陳銳點了點頭,末了直接和他擺了擺手,便向外面走去,葉小凡的離開。讓他心下有那麼點別樣地滋味。黑子慢慢跟在陳銳的身後,神情極為輕鬆,頗有那麼點發春的味道,像極了春天的野貓。

「老大,剛才那個空姐真不錯,各方面條件都很好。尤其是身材,實在是太火爆了,今晚她正好有時間和我來場約會,一會你一個人先回去吧,反正你還得參加酒店的開業慶典,我就不陪你了。」黑子吹了一下口哨,晃著膀子說道,眼角卻瞄到了一側的那名空姐身上,那就是他所要追求的女人。

陳銳心下感嘆,這傢伙。倒真是越來越有浪子地味道了,勾搭個女人倒也是挺快的,不過他也沒再多說別的,只是頗有點曖昧的瞄了黑子一眼,直接和他擺了擺手,便離開了機場大廳。

今晚是和基金第一家海鮮自助餐廳開張的日子,他本來也是這樣打算的,送完葉小凡,便直接驅車趕向那裡,不管怎麼樣。今天這樣的日子,他都必須出現在現場,相信今天來的客人一定很多,王離新開發了好幾道菜,都成了自助餐廳的特色菜,那是在別的地方根本就吃不到地。他心下也想著正好去嘗嘗。

最近發生了這一系列的事情中。最讓他頭大的就是表特侯爵的來訪,按照凱瑟琳所說。他應當是到了上海,但到現在還沒主動找他,這說明他還在調查陳銳。想要擊敗一個人,必須要對他有足夠的了解,對錶特侯爵這樣保守的貴族來說,他對陳銳還不夠了解,不管是怎麼處理他和凱瑟琳之間地關係,他都想著掌握主動。

和基金的第一家海鮮自助餐廳,地址選在淮海路,這裡是時尚達人們所迷戀的地方,處處可見現代風尚。和基金的店招就是一個大大的和字,裝修的風格也採用了極其考究的現代風格,佔了兩層樓的餐廳小到碗碟,大到桌椅,都是特意訂製的,極其符合就餐的需要,這個定位在中產群體地銷售方式,在細節上至少和目標達成了一致性。

陳銳站在餐飲店的門口,看著來往的客人,心下泛起一陣的感嘆,從目前這種局面看,生意的確是好啊。慢慢走進了店內,小王離正在敞開式操作台的後面巡視著,戴著高高白色廚師帽的她,那模樣倒是讓陳銳一愣。

那實在是太水靈了,再加上她明明就很蘿莉,但卻偏偏做出很老氣的表情,對著那些正在燒菜的大廚們指指點點,那些大廚個個還都挺謙虛,一臉的誠懇,就好像王離指導他們廚藝,那是給他們學習地機會似的。

看到陳銳的身影,王離頗有點不好意思的展顏一笑,直接就繞了出來,快步走到陳銳的面前,末了一把扯下頭頂的帽子,對著陳銳嬌生生地說道:「哥哥,燕子姐她們都來了,就在裡面那間貴賓房裡,她們都在等著你過來了。走吧,我帶你過去,讓你嘗嘗我最北援地手藝。」

陳銳瞄了瞄她手裡的廚師帽,笑著說道:「你帶著這帽子很好看,為什麼就得摘下來呢?真沒想到,我們家小王離也有了老師地派頭,一板一眼,倒真是挺迷人的。」

「這帽子戴著真不舒服,太高了,總是讓我感覺挺彆扭的,而且在哥哥的面前,我還是喜歡就這樣本色的樣子。」王離紅著臉,用力捏了捏手中的帽子,很有點扭扭捏捏的說道,臉上的小酒窩深深的出現。

「帽子越高,就說明你的級別越高,在廚師界,人人都喜歡戴高帽子,你倒好,反而有點不好意思,以後你就得慢慢習慣了,畢竟你也是咱們這兒的招牌,總廚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幹的,也只有咱們家小王離才做得好。」陳銳伸手取過王離手中廚師帽,整了整,又替她戴在了頭頂,末了還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

王離不好意思的垂下頭,依然是那種羞怯的模樣,但陳銳都這麼說了,她也沒再堅持著把帽子摘下來,只是那股子神情,卻分明都透著扭捏的味道,身子骨還輕輕的晃了幾下,末了才帶著他來到了裡面一間貴賓房裡。

燕赤雪、張青青、司徒雅靜、謝清蘭和蘇珊全都坐在裡面了,除了唐婉之外,和陳銳有關的女人,基本上都到齊了,此刻她們正坐在桌子邊,各自吃著盤中的食物,很有點含蓄的說著話,說到底,她們是因為陳銳而認識的,但這些女子都很有那麼點個性,獨立自信,所以能坐在一起本身就是一件極其不容易的事,要讓她們沒有絲毫芥蒂的交心深聊,這種可能性至少在現在還實現不了。

陳銳微微一笑,直接坐在了燕赤雪的身邊,好長時間也沒見著她了,所以趁著吃飯的當下溝通一下倒也是有必要的。

王離也找了個位子坐下來,到這時幾名女子的臉上泛起種種不同的表情,燕赤雪是喜,張青青是笑,司徒雅靜是羞,謝清蘭依然是冷,但在那股子冷意之中,還混雜著一抹溫情,至於蘇珊,她的臉上便只有媚了,媚到了極致的野性,那厚厚的嘴唇甚至都直接嘟了起來,火辣辣便是一個飛吻。

「今天是我們酒店開張的日子,本來蘇老、岳子明和林風以及老燕子也都想過來捧場,但被我拒絕了,正式開張,還是把位置和食物留給更多的客人才對,畢竟人家都是來消費的,我們想過來,什麼時候都可以。」燕赤雪瞄了陳銳一眼,輕輕說來,臉上的表情倒像是在彙報工作似的。

陳銳深深吸了一口氣,心道那我們這一桌人單獨佔了一個包房,似乎也是有那麼點浪費啊,但他也不能在這件事上整得那麼直白,只是他正要點頭的當下,門外便傳來一陣子的敲門聲,末了服務生的聲音響起:「燕總,有一位張哲文先生過來找您,說是給我們過來捧場了,並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您談談,不知道您想不想見他。」

相思蔻 燕赤雪一愣,先是瞄了陳銳一眼,看到他沒有半點反應,便起身走到門口,拉開門,對著服務生輕輕說道:「那就讓他在外面等我一會,我馬上就出去見他,不過這件事不能成為替他打折的借口,一會不管他點什麼東西,賬還是得結。」

包房裡的幾名女子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都浮起幾分的笑意,對於張哲文的事,她們也都聽說了,百立集團的姑爺,和陳銳鬧翻了天,她們心裡也都暗暗有那麼種覺悟,總是想在合適的機會,也給他嘗上那麼點苦頭。

陳銳想了想,挺直了腰桿,對著燕赤雪笑道:「我和你一起過去吧,說不定一會你還得把我給炒魷魚了,也好給張哲文一個台階下。」 天州市某座高檔小區的某棟別墅中。

這裡是宋本英的家。

作為省衛生廳的副廳長,宋本英是個看上去非常利落果斷的女性,因為在家裡的原因,穿著打扮很是休閑。但即便如此,從她眉宇間不經意流露出來的氣勢都能讓人感受到一種女強人的氣勢,因為不管在外還是在家裡,她都是扮演著主導者的角色。

餐桌前。

「曉軍,你們青縣前段時間遇到的麻煩我已經知道,我也清楚你心裡肯定是憋著一肚子火沒有辦法發泄。這很正常,你只不過是一個縣委書記,面對著市裡面某些人的刻意刁難,根本不可能去反抗。森嚴的官場等級制度擺在那裡,你是必須要遵守的。」

「不過也無所謂,反正現在你已經得到想要的結果。再說我馬上就要帶隊去嵐烽市,你心中的這口惡氣我會來給你出。」宋本英舉起筷子夾了一塊魚肉放入嘴裡,輕輕咀嚼著笑道。

「姐,這樣可以嗎?」宋曉軍皺眉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