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出價的還是座位上的那幾人,雖然站著的人也有試著跟他們拼價的,但很明顯,這胳膊還是挽不過大腿的啊,無一不是失敗的……

一件一件的拍賣品被不斷的炒高,最後甚至出現餓了十萬靈石的東西了。

其實對紀羽來說,靈石都不成問題,在王者大墓之中他得到了不少,但問題是這紫衣男子遲遲不肯出價啊!

雖然中途紀羽已經見過紫衣男子幾次臉色變化,顯然是有些興趣的,但這興趣卻沒能維持多久,只是心動了一下,叫了一兩次,見到有人蓋過他之後他就沒有再動了。

如果不是看到這傢伙這麼認真的表情,紀羽肯定會認為他是來湊熱鬧的,但很明顯,這紫衣男子其實是在關注些什麼東西,只是這東西到現在都並未出現罷了……

又是幾輪的拍賣過去了,紀羽他們站著的都不自覺的滿頭大汗了。

而拍賣,終於也進入到最後的環節。

「諸位,讓在座的諸位久等了,現在就是我們拍賣場的最後環節,要賣的東西相信也是大家等待已久的,想必大家來,主要也是沖著這東西來的吧!」中年男子笑呵呵的說道。

此時……紀羽真的是有想打人的衝動了,這傢伙哪來的啰嗦話,直接開始不行嗎!

但他看到這裡這麼多人都沸騰了起來,心中不禁也跟著好奇了……到底是什麼東西,壓箱底的能讓這麼多人都興奮?

更讓他欣慰的是,那紫衣男子臉色也終於是變了,變得一臉嚴肅,一臉期待了。

很明顯,這傢伙也是要加入競爭了!

「小玄,靈石帶夠了嗎!」紀羽後退著,朝著身後的小玄問道。

「老大,沒問題!」小玄笑道,他們現在可是什麼都不多,就是靈石多了!

王者大墓之外斬殺的兩個天空戰師,一個王者,還有那個陰無法,他們身上的財產去哪了?那可絕對是盡數落在了紀羽的手上啊!

而紀羽也越來越期待了,這次到底會是什麼好東西呢?之前的確有些不錯的東西,紀羽都有些動容,但這紫衣男子卻如此淡定,現在,壓箱底的東西一出,那可是所有人都沸騰了,紫衣男子顯然也是有必取之心了,這到底是個什麼寶物呢?

期待的人多了,那中年男子自然也不會再吊他們的胃口了,該抓的時候抓穩,該放的時候放出去,這樣生意才能做大。

「諸位應該都還記得早段時間在雷雲城傳的風風火火的十個大盜吧?」中年男子忽然開口道。

除了紀羽還么有反應過來之外,其他人都紛紛點頭,表示知道。

「這一次,我們拍賣場歷盡千辛萬苦,也終於得到了這十個大盜的消息……」

這句話還未曾說完,整個拍賣場又沸騰了一遍。

這讓紀羽更加的一頭霧水了……

「老兄,十個大盜是什麼?」

「哎喲我去!你該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

「是啊,最近跟隨師父在山裡修鍊,都沒時間出來走動。」

「哦哦!難怪難怪,看你年紀不大還如此勤奮,加油,我看好你哦!」

紀羽一陣無語,扯了好半天,才終於拿到了一些消息……

原來所謂的十大盜就是在雷雲城忽然出現的,據說他們是得罪了溫家,他們修為不高,專門對溫家的人下手,而且行動起來是非常有規律的,他們不斷的對溫家進行騷擾,對溫家的商鋪進行洗劫,這弄得一些溫家稍微弱一點的後人都不敢再出現了。

這就是十大盜,由於他們太過神出鬼沒至今也沒有誰見過他們真正的面目,但溫家卻已經暴怒了,溫家家主親自放出消息,誰要是抓到了這十個大盜,就直接給他一個進入溫家的名額!

溫家那可是一個大家族,而且還有皇者坐鎮,這樣的誘惑對他們來說不可謂不大!

因此,這個消息最後也成為了一個壓箱底的消息了。

聽到這裡,紀羽真的是一陣無語……

說到底,原來這就只是一個消息罷了,他還以為壓箱底的會有什麼好東西啊!進入溫家?他自然遲早回去,但那可不是為了什麼修鍊,他進入溫家的時候,那就是溫家滅亡的時候了。

「這算什麼啊!我怎麼覺得那十個大盜做的事情很對我胃口呢!」

「恩我也覺得是這樣的……」紀羽跟小玄兩個人私底下交流著。

這破消息被當做壓箱底的拍賣,絕對是讓紀羽無語死的了,他買來真的是一點點的用處都沒有,但去又不得不搶,看到這勢頭,他想也想得到,這一次要出大血了吧……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等了這麼久的壓箱拍賣,竟然只是這麼一個東西,雖然無奈,但紀羽卻又不得不出手。

但看到這麼多人都這麼興奮,紀羽卻也明白,這一次怕又是要大出血一次了……好在他靈石也不在少數,不管怎麼說,要搶到這個消息應該不是一件難事吧。

「諸位諸位,還請安靜!接下來這消息我們也同樣會以競價的方式拍賣,下面我要強調的是,這消息一旦拍賣出去,將會是被拍賣者買斷的,因此就算是我們拍賣方也不可能會過問,而你們沒有拍賣成功的,也不需要再來尋找我們了。」中年男子還在一邊強調著。

紀羽暗自點了點頭,這樣還算是公道,沒有這承諾敢買的人怕也是不多,試想想,這隻不過是一個消息罷了,若是在拍賣之後你拍賣方還不斷的拿著它來聚財,那誰還要來買啊?因此消息一旦拍賣出去,那將會是獨家買斷的,就算是拍賣方也不能隨意透露出任何的消息。

「接下來我們的拍賣便開始吧,十大盜的消息,起拍賣價:八萬靈石!好了,現在競拍就開始吧!」中年男子宣佈道。

此刻,是沸騰一片,許多人都開始了聚精會神的投入,即使是一些沒有資本拍賣的,也同樣如此。

紀羽那叫一個鬱悶啊,這十大盜……未免也太倒霉了吧?也許他們自己都不曾想到,自己竟然都已經成為了這樣的香餑餑了吧。

「我出十萬!」

此時,已經開始有人開始叫價了,跟紀羽預想的一樣,出價的人就是坐在椅子上的,看上去應該是一個小家族的人吧。

「才十萬就想要買到十大盜的消息?別逗我笑了,我出十五萬!」有人冷笑一聲,接著便開始開價了。

「呸!十五萬也想進入溫家?還真當溫家是垃圾回收場了?我出二十萬!」

一個接著一個的聲音響起,出價的,諷刺的,場面一瞬間便鬧成了一片。

紀羽始終保持著安靜,他明白,天心城只不過是一個小城市罷了,這裡沒有什麼太強大極端的勢力,這裡地盤爭奪之類的怕也都是勢均力敵,誰也不可以奈何誰,但一旦讓某個家族或者某個人得以依附上二流家族的溫家,那樣一來,這個天心城應該就是他做主了。

只不過也有的人並不是為了這個目的,比如那紫衣男子,他所在的家族本身便是溫家的依附家族了,所以他競拍多半是為了能進入溫家修鍊一番。

不過是為了一個小小的消息,此時許多人便已經爭得面紅耳赤了,紀羽還在關注紫衣男子,此人中途只叫過一次價,之後又安靜了下去,想來應該只是為了試試水吧。

很快,隨著時間推移,競價不斷,這消息的價值急速提升,一下子就到達了三十萬靈石了。而這個時候,爭價的人也越來越少了。

三十萬,已經到了許多人的底線了。

「切!為了一個破溫家,他們竟然還爭成這個樣子,真不知道到時我們覆滅溫家的時候他們會是怎麼樣的表情了,會不會後悔今天的作為呢?」小玄嗤之以鼻,他實在就想不通了,這麼一個破家族,放在聖域的話完全不入流,連保命都難的那種,在這個地方就有這麼多人爭奪了。

「在這個充滿殘酷的競爭世界,他們都是迫不及待的要找到一個靠山的,你想想,若是我們也有一個強大的靠山,那溫家又算得了什麼呢?」紀羽則是表示理解。

在宋家的時候,宋家為了投靠烏山派,直接便將他拋棄了,其實也是出自這個原因,身後有個靠山,做起事來都是有底氣的。

「這倒是真的……唉!可惜我那老爹,對我簡直就是不理不問了……找他做靠山,那簡直比登天還難啊!還威脅我說什麼沒有成聖就不要回去了……」小玄有些無奈的說道。

早段時間他曾經問過一次老爹,為什麼派來的人遲遲不見,結果那回答卻讓他血吐三尺啊:老夫算了一卦,這一次你是有驚無險,所以也不需要再浪費我的人力物力了,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天啊,這是什麼老爹啊!小玄幾乎要抓狂了!

「其實你老爹也是為了你好!有危險就出動靠山,依賴性太強,這樣就難免會成為溫室中的花朵,處處限制你的成長,這樣一來,最後的戰場你怎麼上去?」紀羽淡淡一笑,卻感覺小玄的父親原來是個不錯的人。

小玄也鬱悶,他自然是明白的……

「我出四十萬靈石!」忽然,紀羽聽到一個聲音……

他嘴角頓時便露出了幾分淡淡的笑容。

果然開價了!

現在的爭奪明顯也到達了尾聲,還該出價的都出價了,買不起的也已經退出競價,眼巴巴的看著了,而紫衣男子此刻也開始叫價了,看他那胸有成竹的樣子,紀羽便知道,這一次他應該是志在必得了。

「四十一萬!」有人接著叫價,不過顯然增幅已經減少了很多,到達了四十萬的消息,已經讓很多人都開始暗自掂量,到底值不值這個價了……

畢竟就算能進入溫家,到最後也是看自己的天賦的,如果天賦不好,一樣還不行的,最後反而處處受氣,這就真成了花錢買罪受了,他們要深思熟慮,而如果用這四十多萬靈石來做其他,這不失為一個好辦法的。

「四十五萬!」紫衣男子依舊堅持,逐漸的,跟他競價的人也越來越少了。

最後的到達五十萬靈石的時候,直接便沒有人開口了,已經超出這消息應有的價值了!

「五十萬靈石!泰封大人出價五十萬靈石,還有人要嗎!」那中年男子說的是唾沫橫飛,心中別提多興奮了,這只是他偶然間在路上得到的一個消息,沒想到轉瞬就賣了個好價錢。

泰家!紀羽現在才明白,原來這天心城的霸主家族叫泰家啊……

久久沒有人出價,五十萬靈石,顯然已經太多太多了,許多人心中暗自掂量著,已經不值得了,但那泰封此刻卻是眉開眼笑,正為自己成功競拍而開心。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五十萬靈石一次!」一個鎚子的聲音響起,全場依舊是安靜無比……

按照拍賣會的規則,三錘定音,就是說三個鎚子下去了還沒有人要出價的話,這個拍賣品就會歸屬於出價高的人,就算之後再有人反悔想要出價,那也是無效的,這就是規矩。

「五十萬靈石二次!」第二次,鎚子的聲音響起,依舊是沒人出價……

許多人都不願意再叫價了,而且這個泰封看上去應該是勢在必得了,這個時候出價,怕真的是會不小心就挑起他的仇恨了,再怎麼說,這裡都是泰家的地盤,得罪了泰家,那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五十萬靈石……」

「五十一萬靈石!」

第三錘的聲音還沒有落下,紀羽的聲音便慢慢的起來了。

他面帶淡淡的笑容,眼角還隨意瞥了一下泰封,看到此人臉色從興奮的頂端忽然變得鐵青鐵青的,他就感覺很爽。

的確,泰封此時真的是臉色鐵青了,眼看著第三次就要一錘定音了,消息是他的,他有機會進入溫家,這樣的話他也能得以翻身,這一切的美好明明就呈現在眼前了,但忽然就來了一個攪局的人,這怎麼能讓他淡定?

他有些憤怒的從座位上站起,並很快就找到了紀羽的位置。

場面一度的安靜,許多人都以為這次的拍賣就要結束了……沒想到到最後還有人來加價,一下子就將這結束的勢頭給抑制了下去。

許多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紀羽的身上,尤其是在發現這傢伙竟然還是沒有座位的時候,他們只認為這個人是來搗亂的。

「這位客人,你可知道在拍賣場亂開價是什麼後果?」那中年男子也有些驚訝,原本以為拍賣圓滿成功了,但沒想到最後竟然還有人再一次叫價。

看到此人是個少年模樣,而且還沒有位置的時候,他又難免會懷疑是來搗亂的,暗自掂量了一番之後,才開口問道。

「切,不就是錢嗎,我老大多得是!」說著,小玄冷笑一聲,忽然站了起來,隨意拿出了儲物戒指,「這裡有不少的靈石,放心拍賣吧,我們可不是來搗亂的。」

儲物戒指!眼睛亮的人可是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兩個少年的身份不一般!

擁有儲物戒指,怎麼可能連五十多萬的靈石都拿不出來?想到這裡,中年男子也就繼續是眉開眼笑了,這多半是哪個家族走出來的公子哥吧,反正他能賺錢就好!

「站起來做什麼?坐下來好好競拍就是了。」紀羽看了一眼泰封,而後笑道。

但這聲音在泰封耳中,那是怎麼聽就怎麼諷刺啊,到嘴的鴨子就這樣飛了,他心情能好么?

「哼!好!好!我就跟你爭!」他冷哼了兩句,而後重重的坐在椅子上,任誰都知道,泰封怕是要生氣了!

「五十五萬靈石!」泰封果然是叫價了,顯然,這個消息對他來說比什麼都要重要。

「五十六萬靈石。」紀羽淡淡一笑,便道。

「哼!六十萬!」泰封哼了一聲。

紀羽心中冷笑著,這泰封對自己的仇恨怕是已經不小了吧,等最後一擊將消息拿下的時候,他怕是要派人來對付自己了,這是他想要的……

所以他也沒有什麼猶豫,直接便開口道:「七十萬!要玩就玩大點的啊,一萬一萬的加有什麼意思啊?不過如果是因為你泰家比較窮的話,我倒是沒什麼意見。」

紀羽隨意說出的話,在泰封耳中那是越來越叫諷刺啊,這少年很明顯就是瞧不起自己!他只有這樣的想法。

但眾人心中一再鄙視紀羽,這一萬一萬,明明是你開的頭好吧……

「八十萬靈石!」泰封冷冷的道。

那拍賣場的中年男子此時心中可真的是樂開花了,本來以為五十萬就是上限了,沒想到現在竟然硬生生的拖到八十萬了,這簡直就是要賺大了啊!

「老大,為什麼還不停手,我們可以在這個時候狠狠的坑他一下啊!」 單純少女淪爲豪門玩物:貼身小女傭 小玄的聲音傳來。

紀羽自然知道小玄是什麼意思,急流勇退,留下一個八十萬的價格給這個泰封,這樣的話這泰封肯定會恨死他吧……

但這到底還是表面的,因為剛剛小玄忽然的舉動,空間戒指啊,那很明顯就是有點實力的勢力才擁有的,這泰封到時還敢不敢出手就不一定了,已經得到了自己要的,如果不小心因為這三十萬就得罪了一個勢力,那他就有些麻煩了,所以這樣的急流勇退在現在來說不太可取。

紀羽的考慮是全面的……

「八十五萬!」紀羽笑了笑,而後道。

全場顯然已經有些沸騰了,這個少年很明顯就是要跟泰封一爭到底了啊,五十萬的東西硬生生的提價到八十五萬了,這泰封還會接下去么?

泰封那是憋了一肚子的氣啊,這少年看上去還是那麼淡定,難道靈石就這麼多?他可是快要見底了,這一次他只有一百萬靈石而已……

但他可從未想過一百萬都要用完的啊!

但現在沒辦法了……為了進入溫家!

「九十五萬!」泰封咬了咬牙,便道。

「一百零一萬!如果你還能在不借錢的前提下超過我這個價格,我就不跟你搶了。」紀羽淡然一笑。

「啪!你一定是故意的!」泰封忍無可忍了啊!他一巴掌拍這桌子,簡直就要抓狂了,他最多就一百萬,哪來的更多了!

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那看向紀羽的時候紀羽就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眾人那叫一片嘩然啊……難道這少年真的就這麼准?就知道泰封沒有這麼多?

「既然你不出價的話……這個就是我的咯!」紀羽淡淡一笑,並未放在心上。

「好!好!很好!這個就是你的了!」說完,泰封直接便是轉身離開,拍賣會上他可不敢亂來。

最後,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之下,紀羽用一百萬金幣買來了一個消息……

十大盜的蹤跡……而且還有些無語,必須要在七天之內趕到,否則消息可能就會不準了。

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仇恨已經挑起了,這泰封對自己怕是已經恨之入骨了,他的目的,也就達到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此刻的天心拍賣場是一片寂靜,看著泰封離開的背影,此刻還未完全離開拍賣場。

不管是誰都能感覺到此刻氣氛的緊張,沒有誰敢亂說話,火藥味緊得很。

泰封此刻正被紀羽逼得有些瘋了,就這麼一萬靈石!只要他自己能拿出來,這消息就是他的了,他絲毫不懷疑紀羽的話,若是他開口借下去,這少年一定會再跟自己競爭到底的。

至於不斷的借錢跟紀羽慪氣到底,這樣的事情泰封只是想了一下子而已,有這必要麼?完全沒有!

他忽然有些反應過來了,剛剛自己實在是在氣頭上了,竟然忘記了自己的優勢。

這裡可是他泰家的地盤啊,這哪裡跳出來的一個少年竟然敢公然跟他競爭,這不是出來找死的么?

想到這裡,他好受了很多,最後,這消息不也是不需要他出任何價錢就能弄到的嗎?在死亡面前,一切秘密都不是秘密!

泰封的殺心已起……很快便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