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剛才看了一圈下來,死者大多都集中在居民區。並且都是社交性很強的人,基本上要是一天不露臉,都會讓人感到奇怪的人。」

「不錯,但是這僅僅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社交性強不假,但是按照一天殺一人這個規則,明顯不太符合這個假設,一個城市能有多少社交性強的人。

足不出戶的人現在佔比大多數,還是要繼續搜尋更多的線索才行。」

最後,兩人來到了廢棄的公園處,而曹蘇寒和夏槐也同一時間來到這裡。

「你們有什麼發現?」安楚妍第一時間問道。

「很奇怪,這些死者無一例外都是被啃食了一部分的肉體,彷彿是覓食一樣,一開始我以為是吸取精氣什麼的,現在看來,可能背後還有其他的原因。」

曹蘇寒和夏槐幾乎搜索了三十多個事發地,各種各樣的地方都有。

還去了停屍房,每一具屍體都缺失了一部分肉體,每個部位都不一樣,可以判斷,對方是隨意啃食的。

「對了,那個巴爾該不會就是主謀吧,因為無法在魔界生活,只能在蝸居在龍丹這個小城市,靠吃人為生什麼的。」

之所以有這種想法,是因為王末也找不出其他的理由了,就算背後有人在密謀什麼,以目前的信息來說,也根本找不出什麼好吧。

「巴爾不可能吃人,作為第一柱,他的自尊心可是比任何都要高傲,吃人就是在踐踏他的尊嚴。」安楚妍似乎很了解他,讓王末有些不爽。

「對了會長,如果說對方是有意把這裡當成他的地盤,那就是說,從我們一開始進入這裡,對方早就知道了吧!」

「可能性非常大,而且,你們發現沒有,這個公園裡的魔力異常濃厚,跟其他案發地的魔力濃度不一樣。」

「會長…難道說!?」

王末想到的是,或許殺人魔正在實施殺人……

安楚妍給他們做了一個眼色,開始往公園深處接近。

越往裡面走,王末的心就越緊張,明明拿回了記憶,記憶中還有大量的比這更恐怖的畫面,但是真到了現實中,還是不能輕易的平復心情。

(未完待續………) 冥淵手一揮,棺材打開了,裏面出現了一絕世美女,她宛如殭屍一樣坐了起來,雙眼無神,一身古代的長裙袍下,難遮那魔鬼般的身材。

「這就是巫祖冥溪嗎?」眾人看得雙眼失神,不禁紛紛感嘆道,此等盛世美顏,何人能擁有?

這應該就是人們口中說的仙女吧?怪不得煌元能被迷得七葷八素。

「師傅啊師傅,你還是那麼美,還是那麼令人動心啊,別說那些臭男人,就連我一個女的,都差點保持不住了,我敬愛的師傅。」

慕容韻捧起了那張秀臉,不禁幽幽的說道,可冥溪沒有任何錶情,跟個木頭人一樣,眼睛雖然睜開了,但一動不動,轉都不帶轉的。

「她沒有真正的復活,說白了,只能是一副行屍走肉,任你控制。」冥淵說道。

「夠了!」慕容韻揮了揮手,完全不在意,「就她這張臉,已經夠傾倒天下,她要真的復活,我還不好對付,師傅,我們又見面了,你想我了嗎?」

慕容韻在陰陽怪氣的說着,但眼神中卻帶着怨恨和惡毒,她跟冥溪的仇,那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既然活着不能報仇,那死了,就盡情玩弄她吧!哈哈哈哈……

「我們的交易已經完成,再會了,楚琪。」冥淵身形一轉,鬼影消失在原地,速度快到無人能看得清。

「哼,鬼皇,有點意思。」慕容韻看着遠方,露出了一聲邪笑,沒有他,冥溪的事還真不好辦,即使是行屍走肉,一個死了幾千年的人,也不是那麼容易恢復的。

「大人,你的心跳聲好快,你沒事吧?」郭嘉好像感應到了什麼,這可不是正常人的心速,害怕剛才慕容韻功力耗費太多,會出什麼事。

「放心,不是我的,老娘可不是腐女,冥溪再怎麼漂亮,也不足以讓我心跳加速。」慕容韻說着,掏出了懷中的血玉。

此時的血玉已經脹得通紅,它快速的跳動着,發出砰砰砰的聲音,很像一顆心。

「這是什麼?」郭嘉不解,這血玉怎麼跟活的一樣。

「心,煌元的心,不過……又給我重新封印上了,沒想到,見到冥溪它居然還有反應,哈哈哈……」慕容韻大笑了起來,好像拆散了一堆情侶一樣,讓她興奮,不斷的發出喪心病狂的聲音。

「煌元,居然沒有心的,那當年的一戰……」郭嘉不敢相信這男人到底有多強。

「那隻臭殭屍,確實有點東西,可惜了,做了一隻舔狗,舔狗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冥溪將他的心封印在了終南山,和蚩尤的屍體一起。」慕容韻玩弄著血玉,臉上卻滿是嘲弄,根本看不起這種舔狗。

「大人,接下來怎麼辦?這冥溪有何用處?」駝背老太婆不懂,一個死人,說是復活,其實也沒有復活,一具行屍走肉有什麼用?

「有什麼用?用處可大了,劫不是一直在找我嗎?冥溪,就是她最大的弱點,哈哈哈……」

慕容韻露出了一抹邪笑,彷彿又想到了什麼陰險的計劃,這個女人,猶如世上惡魔,令人膽寒……

另一邊,吙族三人從紋身店離開后,並未遠去,吙鈥不傻,雖未找到吙炎,可他早已發覺鏡子中有詭異,或許……人就藏在其中。

「你們兩個留在這裏,我去一趟鬼市。」吙鈥對吙煙和吙雷說道。

「鬼市?你去那裏幹什麼?」吙煙不懂,不是來抓吙炎的嗎?那小子肯定躲在紋身店裏,在附近等他就是了,吙煙就不相信了,那小子會不出來。

「以防萬一,閻王印不是人人都能用的,但能換不少錢,鬼市交易法器,我去看看,萬一找到了,那我們就回去,吙炎這小子,能找到他就一起押回,找不到,那就算了。」吙鈥說道。

「是,鈥叔。」兩人點了點頭,表示明白,於是他們留待周圍,監視紋身店的一舉一動,吙鈥則離去前往鬼市。

「鈥叔也太偏心這個吊車尾的病貓了吧?他殺了吙焰,還放了他,切。」

吙鈥前腳剛剛走,吙雷就吐槽了起來,有些不滿吙鈥的做法。

「少說兩句吧,吙鈥看着他長大的,心軟正常。」吙煙表示理解,讓吙雷不要再說了,讓人聽到不好。

「切,怕啥,我就是不服,偷了族長的閻王印,還殺人,這是什麼罪?這是死罪!放了他,門都沒有。」吙雷繼續埋怨道,明明就一個吊車尾,可憐他什麼,有他沒有他一個樣。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道身影從唐浩房間里閃了出來,很熟悉,兩人立刻反應了過來。

「是吙炎,這小子果然藏在紋身店裏,追。」吙雷激動了起來,正想追上去。

可是,突然一道鬼影出現在他們身後,可怕的氣勢如一座大山,瞬間將他們兩個壓制住,令其動彈不得。

「想去哪啊,黃泉守護者們。」

聲音陰邪無比,一個黑袍鬼手搭在了他們兩個的身上,其鬼力宛如震雷,兩人頓時呆住了。

好強的鬼氣!到底是誰?

吙雷知道,他……只有一招的機會,如果贏不了,兩人都得死在這裏,來者極其強!

吙雷頭都不回連忙拔劍,冥劍帶着沖雷,咒如玄冰,回頭就斬了過去。

可是後面的鬼徒手一接,砰的一聲脆響,冥劍化為了烏有,噼里啪啦落在地上。

「哼,我送你們回黃泉吧!」

那鬼手化龍爪,鬼怨如魔,直接貫穿了吙雷的身體,將他的心掏了出來,瞬間捏爆,血濺滿天。

「噗……」

吙雷口吐鮮血,直接倒地,他輸了,實力相差太遠直接被秒,好強的惡鬼!

光天化日之下,無視陽光,可怕的鬼力直接碾壓兩人,這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對付的鬼!

果然,黃泉守護者現陽間,危險相隨。

「走,快走。」吙雷喊了一句,身體一挺,直接斷氣了。

「吙雷你醒醒,不要死。」吙煙淚如雨下,從小到大的族人,剛才還有說有笑,幾秒不到,已經成了一具屍體。

「到你了,女人。」

惡鬼意猶未盡,黑袍之下,藏着陰森可怕的臉,可吙煙看不清,彷彿有一團霧遮住了一樣。

但她知道,有此本事的鬼只有一個,那就是十殿惡鬼之首,冥淵!

。 林閬頭靠在三七胸膛,三七聲音起伏:「對不起。」

木頭拿着掉落的那隻高跟鞋跑來,小心為林閬穿上鞋,注意到了她腳踝的紅腫:「小林姐,你腳脖子怎麼紅了!」

「我自己走。」林閬從三七懷中下來,擦去眼角的淚水,向燈火處走去。三七和木頭默默跟在她的身後。

三七想到了什麼,對服務生吩咐一句。不一會兒,服務生拿過來兩個冰袋。

所有眼睛注視着她。林閬覺得自己突然變得從容,一瞬間習慣他人注目。她來到虹姐面前,努力擠出笑容:「抱歉虹姐,給你添麻煩了,我想先回去了。」她說完,又向輪椅上的男人點頭告別。

「林小姐受驚了,你放心,我會好好教訓那個混賬。」戚長誠當着虹姐的面對林閬說道。

虹姐為林閬整理好額前凌亂的頭髮,語氣平和:「先回去吧。」

林閬腰背挺直,竭力剋制自己的委屈,一步一步地從眾人面前走過,走過香氣縈繞的花海,走出巍峨宏偉的大門。

天台上,戚洺聞站立在石欄旁,凝望那縷銀光步履從容,纖薄如羽毛的身姿走向遠方。

「聞少,不要動她。」臨安在戚洺聞身後提醒,「這是虹姐的意思。」

戚洺聞眼眸幽深如黑夜,最後的星點銀光消失不見。

車內,三人靜寂。

木頭在前面開車。三七坐在後座上托起林閬的右腳,把冰袋小心敷在她的腳踝。

木頭咳了一聲,對後座發怔的林閬問:「小林姐,你還好吧?」

林閬獃滯地點點頭,她回過神來照了照後視鏡,「還好,妝沒花。」心中默默感謝管寧的防水妝品。她又看到了自己紅腫的唇,掏出紙巾使勁擦凈。

三七動作溫柔,始終低着頭為她冷敷腳踝,似乎在訴說歉意。林閬不忍:「三七,我沒事,回去塗點藥膏就好。」

「剛才嚇死我了!我以為你要跳下來,想着完了完了,小林姐要是殘了怎麼辦。」木頭戲說道。他當時心真的要跳出來,幸好那個戚洺聞還有點良心,將小林姐一把拽了回去。

林閬凝視窗外,她說不上自己當時是怎麼想的,現在心有餘悸。那個男人,把自己像玩物一樣捏在手裏,讓她感到無盡屈辱。最難過的是,自己的初吻就這樣狼狽交出。

「不過小林姐,你今天讓我刮目相看。」木頭扭過頭來,比了個大拇指,「我以為你會哭哭啼啼地跑回來。」

林閬笑笑,聲音無奈:「我總不能太狼狽。」

「那個混蛋,不就是仗着他家有錢!天天擺出一副很拽的樣子,看誰都不順眼。不過我聽說,他爹戚長誠打算把集團交給大兒子,就是剛才來的那個戚洺言。戚洺聞啊,其實就是個不受寵的小兒子。」

木頭滔滔不絕說着,一臉認真:「小林姐,你還是祈禱以後千萬別再碰上他。」他又咧開嘴,不忘囑咐:「還有小林姐,千萬別把我說的事告訴虹姐,畢竟戚長誠是虹姐的大哥,傳戚家的八卦咱們可得小心點。」

「好。」林閬心中思緒雜亂,索性閉上了眼睛。

刺玫山莊會客廳里。

賓客散去,唯有虹姐和戚氏父子相對而坐。

「叛徒抓到了嗎?」戚長誠知道了梁虹經歷的事情,不由地關切。

「跑了。」梁虹手指輕輕點着杯座,「一個人要是不想被找到,有很多種方法。」

梁虹抬眸注意到表情淡漠的戚洺聞,開口道:「洺聞,你好像對林閬很感興趣。我警告你,不要招惹她。」

戚洺聞聽到虹姨提及那個女人,一雙無辜眼睛浮現腦中。他摸了摸自己的唇角,語氣輕佻:「您把她帶回來,是想讓她成為第二個虹姨嗎?如果是這樣,我更感興趣了。」

「混賬!」戚長誠破口大罵,「你怎麼敢這樣跟你虹姨講話?給我滾回去!」

梁虹心平氣和,不為所動。只是雙眸變得寒銳,酒水在杯中輕輕蕩漾。

戚洺聞一聲譏笑,他拍了拍旁邊戚洺言的肩膀:「還是你適合做好兒子,我滾了!」說罷腳步散漫地向外走去。

戚洺言一瞬蹙眉,眸中眼神不明,注視那個寂寥的身影漸漸消失。他無心應付寒暄,欠身禮貌道:「父親,虹姨,我有事先走一步。改天再來山莊拜訪。」

梁虹笑容溫和:「回去吧。」

等到兩兄弟離開,房間內只剩下樑虹和戚長誠二人。梁虹從手包里拿出那把精緻的匕首,放在了桌子上。

戚長誠看到后掩不住驚訝,他仔細觀摩外鞘上刻制的太陽圖紋,注意到梁虹面色平靜,才開口道:「這是段金烏送給你的定情物。」

段金烏,一個梁虹聽到名字便會揪心劇痛的男人。他如同一輪驕陽出現在梁虹黑暗的生活里,照亮她的每一寸心田。

可是,燦爛溫暖的太陽卻匆匆在梁虹的生命中落場。

「沒錯,完好無損。前不久出現在了紅氣球酒吧的地下室里,和它同時出現的還有一張紙條。」

梁虹將紙條拿給戚長誠,詳細地說出了事情的經過。

「阿鋒派人盯在古奉巷一星期,沒有任何人出入,所以現在還不清楚約我的人到底是誰。但是,他調查出了古奉巷近二十年來所有的新聞。在14年前的9月27日,有個女人從古奉巷的148號房子跳樓自殺。」

戚長誠看着紙條上的時間和地點,聽梁虹繼續開口:「那個女人叫顏衫。」

「顏衫。」戚長誠喃喃重複,總覺得在哪裏聽過。終於,他想起和梁虹有關的一個人:「顏語衫!」

梁虹點頭,轉動酒杯:「乾媽當年將我從地獄救出來,我長大后無數次找她都沒有結果。沒想到如今擁有她的消息,卻是自殺。而且,是在我大仇得報一個月後。」她凝視酒水輕晃,「細想了解我和乾媽關係的人,又拿着太陽匕首知道夸父的稱號,數來數去不過一二。」

戚長誠長嘆一口氣:「就怕是故人的後代,不分青紅皂白上門尋仇,這些恩怨怎麼算得清啊!」

梁虹莞爾一笑:「我倒是希望有小輩還在世,不管是尋仇還是尋親,我都雙手歡迎。」她睫毛晃動,心底起伏:「或許他們真的知道段金烏在哪裏,段金烏可能沒有死,他一直好好在這世上活着。」

戚長誠沒有講出口,段金烏當年落海是不爭的事實,只是梁虹過去了十四年仍舊心存僥倖,說到底還是放不下。

「大哥,你說我要不要主動些,讓他們大膽來找我。畢竟我是很難找到他們的。」

梁虹不像開玩笑。戚長誠只好應聲:「該來的總會來。我記得你跟我說起過,顏語衫沒有孩子。還有楊春微,她不是在那件事之後就出國了嗎?」

「可能幹媽那一年是懷孕離開西市的。而春微,我真希望是她約的我,至少我們在後半輩子還能見一面。」

梁虹喝盡杯中酒,戚長誠陪伴在右,面色凝重。梁虹見狀打趣道:「大哥,嫂子離家出走還不回來嗎?」

戚長誠的妻子江萍在戚洺聞十八歲成人禮后,留書一封便隻身踏上遠方,至今音訊全無。戚洺聞一直誤會是因為梁虹的「插足」,導致父母關係破裂。殊不知江萍只愛自由,在被婚姻束縛十八年後決定為自己而活,而戚長誠選擇成全她。

「我們這輩子怕再見不到一面了,江萍是我見過最心狠的女人。」戚長誠年過半百歷經風浪,唯獨提到江萍自嘆不如。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