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剛才,他早已經確認,周邊沒有埋伏,所以在利用這一百多號華悅人給他們上了一課。

其實,他早在出征之前就已經料到,這一群人只是一盤散沙而已,只是那會不是自己帶隊,莫宇辰懶得說而已。

現在,兩位導師臨走託孤,將這隻隊伍交到他的手中。

那他就有義務將這隻隊伍帶好,盡量將他們都活著的帶回去,減少一些不必要的傷亡。

好在這些人如今對他還算服氣,不然的話,這任務也不用做了,直接打道回府算了,免得全軍覆沒。

「繼續趕路!」莫宇辰大手一揮,帶著隊伍繼續往前走。

開始不斷的尋找華悅人的蹤跡,也可以說是一場大掃蕩。

接下來的兩天里。

莫宇辰所帶的隊伍所向披靡,基本沒有遭受到什麼大的阻力。

順利的吃掉華悅帝國,皇家學院的兩波學生,人數竟然高達一千之多。

如果再加上一開始殲滅的一百多人,那已經是掃了他們一千一百多號人了。

這個數字,對一個帝國軍隊來說,或許不算什麼。

但是對於一個帝國的學院來說,那可算得上傷亡慘重了。

要知道,這些人在未來,都是分散到各地的領軍人物,現在一下子失去了這麼多人,該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情。

……

鐵鋼礦山的某一處山洞中!

一個錦衣玉袍的少年正氣急敗壞的訓斥著的下邊的人。

如果此時莫宇辰再這的話,他必定一眼就能認出眼前此人。

因為此人並不是別人,他正是在中天王國羞辱過莫宇辰的華悅帝國——三皇子。

「一群廢物,你們都是廢物!」三皇子氣急敗壞的指著身前的人:「一千多號人啊,就這麼沒了,你們幹什麼吃的!」

「三皇子殿下,這附近沒有出現過大部隊。」

「現在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御劍學院的人來了。」

三皇子左前方的一個男子陰沉的說道。

看得出來,他現在也是在極度的壓抑著自己,控制自己的情緒不要爆發。

但是,儘管如此,那三皇子卻不打算放過他們這些人。

果然,三皇子聽他說完,立刻就炸了,直接將茶杯摔在他面前:

「你豬腦子啊,老子不知道是御劍學院的人來了嗎?」

「但是,人呢?人在哪裡,你告訴我!」

「我現在不想聽你們廢話,我給你們兩天時間。」

「兩天後,我要有他們確切的位置。」

「本皇子要親手將那般雜碎滅了,聽到沒有。」

「是!」三皇子身前的幾個人惶恐的應道,生怕反應慢了又要挨罵!

「知道還不快滾,等著本皇子請你們喝茶嗎?」三皇子怒吼道,整個人氣得都跳起來了。

…… 接下來的兩天里,三皇子身邊的人瘋狂探查莫宇辰等人的位置。

可是,無論他們怎麼找,都沒找到一絲蹤跡。

就好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連半點鬼影都沒找到。

反而他們這一邊,時不時就有人被殺,拋屍荒野。

一時間,皇家學院的弟子們出現了一陣莫名的恐慌。

這讓三皇子的手下們非常苦惱,同飽受了三皇子憤怒的摧殘。

「三皇子殿下,要不我們撤退吧!」三皇子身邊的張曦志面帶苦色的進言道。

雖然兩軍交戰,他們利用了天靈大陸規則的漏洞,深入地方腹地搗亂。

但是,作為尖刀的他們,來拜月帝國這些日子裡,他們一直孤軍奮戰,早就已經身心疲憊了。

而且,一幫人還是在三皇子如此暴君的帶領下,動不動就鞭打怒罵。

皇家學院的弟子們,早就沒有戀戰之心了。

「撤退?」三皇子雙眸一冷,手中的長鞭猛然抽了出去:「你想要本皇子未戰認輸?」

張曦志硬生生的接了三皇子一鞭,痛心疾首的說道:「三皇子殿下,現在師兄弟們哪還有什麼士氣可言!」

「如果再這麼下去的話,我們孤立無援,遲早要被御劍學院的人吃個一乾二淨。」

「到時候,連殿下您的安慰的堪憂啊!」

「請殿下三思!」

新晉嬌妻:腹黑總裁,愛不夠 三皇子將石桌上的茶具一股腦的推倒,怒喝道:

「別說了,本皇子在父皇面前立下軍令狀,不徹底搗毀拜月帝國的鐵鋼礦脈絕不回朝!」

「誰再多說一句,殺無赦!」

「殿下三思啊!」三皇子身邊的隨從嗚呼哀哉。

紛紛跪倒在三皇子面前,空前的團結一致,逼迫著三皇子。

三皇子聞言,指著滿地的手下,氣得渾身發抖,不知該如何是好。

如果是一個兩個的話,他或許還可以殺雞儆猴。

但是,現在是全部人逼宮,難道要他將所有手下都殺得一乾二淨嗎?

那樣的話,他成為一個光桿司令也無濟於事啊!

「罷了罷了!」三皇子迫於無奈,側過臉,擺了擺手:「召集所有皇家學院弟子,明天做最後一戰。」

……

三皇子那邊,烏雲密布,愁容漫天。

然而莫宇辰這邊,此時卻在他的命令之下,所有御劍學院的弟子換上礦工的衣服。

在鐵鋼礦脈中最主要的礦洞幫助拜月帝國官方採礦,隱秘在十萬普通礦工中。

除去死亡的幾百人,御劍學院四千多弟子融入十萬普通礦工中,基本上等於一桶水融入池塘里。

任由華悅三皇子他精似鬼,也萬萬想不到御劍學院的這些天才們,竟然能放下身段,屈尊在礦工群中。

而莫宇辰每當夜晚,則帶著他手下兩百親衛開始行動,在暗夜中不斷獵殺皇家學院的弟子。

其根本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慢慢消磨皇家學院的力量,牽制住他們的主力,別讓他們到處搞破壞。

只要御劍學院的弟子不出現,三皇子他們絕對不敢貿然出擊。

「叔父,剛接到消息,皇家學院的人,在不斷的收攏,好像在準備著什麼大動作!」

「我們要不要趁這個機會,將他們徹底一網打盡!」

深夜中,莫武站在莫宇辰身後,稟報著新接到的情報。

莫宇辰沉吟了許久,目光在周圍的山峰掃了一圈,淡淡的說道:「不,你告訴下面的人,不許打草驚蛇,只能遠遠偵查!」

「叔父,你別嫌小武啰嗦。」莫武非常的不解,疑問道:「我們躲在這裡也有幾天時間了。」

「小武想不通,既然他們在明,我們在暗,為什麼不幹脆給他們來一波偷襲,將他們一鍋端呢?」

「一鍋端?說得輕巧!」莫宇辰失聲笑道:「你可知道,這些人都是些什麼人?」

「他們的根本目的就是要破壞,而不是想要堂堂正正跟你干一仗!」

「只要我們出現,被他們鎖定了行蹤。」

「那他們立即又可以避開我們的主力,開始肆無忌憚的破壞,我們永遠別想逮住他們。」

「試問一下,幾千的武修高手,最少都是地武境高階的人,普通軍隊能防禦得了嗎?」

「而你偷襲的話,又是否有幾分的把握,將他們一次性重創呢?」

莫宇辰說完,笑盈盈的盯著莫武,他知道,自己這個侄子並不是有勇無謀,只是一直懶得動用腦子。

所以,他希望自己今天的這一番話能讓莫武明白,有時候腦子比武力更為可怕。

「叔父,小武明白了!」莫武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立即領命而去。

莫武走後,莫宇辰依然一個人依然傲立在高山之巔,眸子里閃過一道精光,自言自語道:「三皇子,千萬別讓我失望了!」

……

翌日清晨,烈日當空。

鐵鋼礦脈的某一處,三皇子早早起身,帶領著只剩下四千之數的皇家學院弟子,悄無聲息的出發。

他們此行,作為最後一戰,三皇子心中一發狠,準備給拜月帝國來一份大禮。

劍指鐵鋼礦脈的主礦洞!

他暗想,只要將最大的礦洞搗毀,就算回到華悅帝國也是大功一件。

對他日後奪得皇位之事,也許能贏得不少的聲望。

只是他不知道,他今日一行,正邁向一個萬丈深淵,或許可能將他徹底摔得粉身碎骨。

……

這時,鐵鋼礦脈的主礦山上,莫武滿臉焦急,匆匆的找到莫宇辰:「叔父,不好了,三皇子帶領著大批人,朝主礦洞這邊來了,不時即到。」

「要不要我帶著親衛隊先行一步,將他們攔住。」

「不必,來得好啊!」莫宇辰聞言,頓時大喜望外,立馬激動起來:「莫武,你趕緊通知駐防將軍,現在立刻撤防,主礦脈由我莫宇辰接管了。」

「還有,傳我命令,所有人佯裝在礦工中,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能動手。」

「鐵鋼礦脈主礦山,任他們隨意進來。」

「啊?」莫武越聽越心驚。

這叔父到底是抽哪門子的瘋。

不防禦,不抵抗,還放他們任意進來,這不是明擺著助紂為虐嗎?

要不是眼前人是自己的叔父,他都懷疑這人是不是華悅帝國派來的姦細了。

「還愣著幹什麼,快去啊!」莫宇辰催促道。

「哦哦……」莫武木訥的點了點頭,連忙趕去下達莫宇辰的命令…… 主礦脈山腳下。

華悅帝國將近四千人的皇家學院弟子一靠近。

立刻開始甩動手中馬鞭,瘋狂的往主礦脈山上沖。

所有人在這一刻,都將明晃晃的兵刃握在手中,希望這一戰能儘快結束。

他們好早日遠離這個整日擔驚受怕的地方。

然而,就在這些皇家學院的弟子,做好準備對駐防軍大開殺戒的時候。

他們卻發現,一路衝擊,卻連一個人影都沒看到,非常順利就上山。

這讓他們有一種鼓起全身的力量,打在海綿上的感覺,軟趴趴的不受力。

「殿下,不對勁啊!」張曦志高聲向三皇子:「要不,我們先撤退吧,恐怕有埋伏!」

「滾!」三皇子滿眼猩紅的怒喝一聲:「都給本皇子沖,誰也不許撤退!」

「殿下,你不覺得蹊蹺嗎?」張曦志還是不死心,做最後的努力,勸道:「這主礦山連一個守衛都沒有,肯定有什麼貓膩!」

「少廢話,張曦志,別以為本皇子不捨得殺你!」三皇子依舊頑固不化的堅持己見:「就算有埋伏又如何,憑在場這些人的實力,誰能留得住!」

「你再敢擾亂軍心,別怪本皇子不念及情分斬你!」

「哎!」張曦志重重的嘆了一口,不再說話,只能悶著頭趕路。

他始終覺得,這麼主要的主礦山,肯定要有重兵把守。

可是,現在這主礦山任他們這般橫衝直撞無人阻攔,他總感覺心裏面有些發毛。

還沒過去多久,三皇子帶著皇家學院的眾弟子們終於疾馳到山上的礦洞處。

他們剛一到來,礦工們驚嚇得四散逃開。

張曦志這時,也管不得有什麼僭越不僭越了,立刻擋在三皇子面前。

小心翼翼的戒備著眼前這散亂的場面。

「哈哈,將出口門本皇子守好了。」

「有了這麼多礦工做人質,就算有埋伏又如何。」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