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剩下的兩個人,就要安靜多了。

一個秦恆,他是沒有他說話的份兒上。

一個秦瀚宇,他是無需多說,有個母妃『神助攻』,相信很快就會拿下穆芊顏的。

一桌酒席喝下來,誰也不理誰,就像是幾個相互不認識的人同坐一桌。

氣氛很怪,卻又毫無違和感,看上去正常的很。

只是這一桌的目光,似乎都只有一個關注點。

那就是穆芊顏!

一個個的都在瞧她,她表示很不舒服!

秦玥瞧她也就算了。

連秦恆和秦瀚宇都時不時的瞧上兩眼,還有個惺惺作態的婉皇妃,她臉上是有金子嗎?!

穆芊顏無語的腹譏兩句。

她只是來送個嫁,現在可倒好,穆紫晴是輕鬆了,她倒成了公眾的矛頭。

不過……

穆芊顏四處看了看,總覺得像是少了點什麼?

「七公主到!」

這時,門口傳來了一道通報聲。

穆芊顏頓時眉頭一跳,她就說是少了點什麼吧?

原來是秦昭靈!

就說嘛,今日既然是只宴請了『自家人』,秦昭靈哪有不來的道理?

雖說太子被廢,連帶皇后的地位也有所動搖。

但不管怎麼說,秦昭靈也是公主,自己的皇兄納妃,哪有不來喝杯喜酒祝賀祝賀的道理?

穆芊顏剛這麼一想,就瞧見秦昭靈走了進來。 子辰居然跟秦昭靈一起來了。

想必是秦昭靈去尋的子辰吧?又或是半路恰巧碰見了?

要說秦昭靈對子辰的心意,她從前世便知道。

對於追尋所愛,秦昭靈活的比她有勇氣。

想她擔心猶豫了很久,才敢正視自己對秦玥的感情,才敢接納秦玥。

秦昭靈真的比她勇敢多了。

穆芊顏隨意一想,秦昭靈和子辰就已經過來了。

「見過皇妃娘娘。」即便平日里不對盤,但,秦昭靈不是個沒分寸的人。

婉皇妃在,自然是少不了要行禮的。

然而子辰要行的禮可就多了,在座的一桌,都是有身份的主。

但,卻絲毫不影響子辰的溫潤,「草民見過皇妃娘娘,見過三位殿下。」

子辰兩句話概括,行了這個禮。

秦瀚宇,秦玥,秦恆,每一個親王,就穆芊顏,同子辰一樣,是臣下,無需受子辰的禮。

「七公主怎的來的這樣晚?莫不是路上有什麼事耽擱了?」

婉皇妃率先出聲,意味不明的往秦昭靈和子辰之間掃了一眼。

聽聞秦昭靈最近經常出宮往御膳樓跑啊?

這御膳樓,便是這個子辰的。

婉皇妃仔細打量著子辰,倒也是一表人才,氣質出眾,溫潤如玉,莫非……

要說婉皇妃一個多年在後宮裡摸爬滾打的女人,哪會看不出秦昭靈和子辰之間有點什麼貓膩?

或者說,是秦昭靈對人家子辰有點什麼貓膩的心思?

如此一個溫潤如玉的男子,確也是世間少有。

婉皇妃露出個不屑的冷笑,她絕不會讓秦昭靈成為皇后的新助力。

在婉皇妃的謀划中,秦昭靈便是個遠嫁和親的命。

但如果,她喜歡上了一介無權無勢的平民百姓,倒也不會擋了她的路。

說起來,這御膳樓的東家,似乎好像還有個客卿的身份吧?

倒也不算是平民百姓不是嗎?

想著,婉皇妃便得意極了。

只要廢了秦昭靈,不讓她嫁給王公貴族聯姻,她便不會再讓皇後有翻身的機會了!

如此一想,婉皇妃倒是贊同秦昭靈三天兩頭的跑去找野子辰。

可婉皇妃的話,聽在秦昭靈耳朵里,那就不一樣了。

或者說,她雖說不傻,但卻並未想到那麼深層的。

只能說,她不及婉皇妃那般的『深謀遠慮』

在秦昭靈聽來,婉皇妃的意思,無非是想責怪她為何姍姍來遲了唄?

秦昭靈也是沒在怕的,誰讓她天生就有一股貴為公主的驕傲呢,說話腰桿都挺直的:

「回稟皇妃娘娘,只因半路遇到了惡徒欺壓良家婦女,本公主路見不平,所以才來遲了,還請皇妃娘娘恕罪。」

秦昭靈說的理直氣壯,公主的氣勢端的穩穩的。

聽的旁邊的子辰是眼角微斜,心想著這七公主扯起謊來,是張嘴就來啊。

還說的理直氣壯的,半點都不像瞎說的樣子。

穿越星際:妻榮夫貴 哪有什麼惡徒欺壓良家婦女,分明就是半路給她惹了麻煩。

先前秦昭靈來找他,非得跟他一起來弘王府。

這還不算,還非得拉著他同坐一輛馬車。

結果可倒好,半路上馬車顛簸了一下,她一杯茶水就灑了他一身…

儘管他不耐煩,可也沒發作,畢竟對方是個女子,又貴為七公主,所以他忍忍也就過去了。

可秦昭靈還非得調頭去布莊,說是要給他賠罪,給他換新衣裳。

他的衣袍灑了茶水,穿來弘王府的喜宴確實不合適。

索性他就在布莊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裳。

要說有惡徒欺壓良家婦女…

他怎麼覺得,是他被秦昭靈給欺壓了?

子辰微微蹙眉,連他自己都沒發現,他溫潤的眉心因秦昭靈而皺。

「哦?」婉皇妃故作疑惑了一聲,大有一副見怪不怪的口氣,「看來我們七公主還是那麼喜歡打抱不平呢。」

這話說的,有兩層意思。

表面上像是在誇秦昭靈,打抱不平伸張正義。

但其實,也是在說秦昭靈多管閑事!

身為公主,卻同一些刁民野汗計較!

這話從婉皇妃嘴裡說出來,分明是嘲諷的語氣頗多。

她在嘲諷秦昭靈呢。

顯然秦昭靈平時的形象並不大好,婉皇妃那一臉見怪不怪的樣子,何嘗不是另外一種嘲諷?

意在表示秦昭靈頑劣,身為公主,卻不知檢點,不成體統。

要說秦昭靈聽不出婉皇妃的嘲諷之意,那她就太蠢了。

但,如果說婉皇妃對她的作為是見怪不怪,那麼她對婉皇妃的口蜜腹劍也早就已經習慣了。

「皇妃娘娘說笑了,本公主不過是見不得一些卑劣無恥之徒罷了。」

秦昭靈對於自己胡謅瞎說的一個理由,說的還挺像那麼回事的!

就只有婉皇妃長了嘴會嘲諷人嗎?

哼!她秦昭靈也會!

在座的人都不傻,這卑劣無恥之徒指的是誰,大家也是心知肚明。

從神格開始進化 秦昭靈表面上維持著溫順從良的笑意,量婉皇妃也奈何不了她。

她可不是什麼豆腐心,也不是什麼嬌滴滴的女子。

既然婉皇妃要來嘲諷她,她自然是要還回去的。

總裁小說 俗話說,禮尚往來嘛。

反正也跟婉皇妃鬥了這麼多年了,秦昭靈這點自保能力還是有的。

哪怕皇后不在,她也能保證自己不吃虧。

穆芊顏聽的是嘴角微抽,她發現她是越來越欣賞秦昭靈了。

真不愧是天之驕女的七公主。

連婉皇妃都敢毫無顧忌的懟。

要知道如今太子被廢,皇后失勢,秦昭靈在公眾的形勢大不如前,可她卻還能如此張嘴就來的懟婉皇妃。

單憑這點,就要給她豎起大拇指!

「皇妹,來了就坐下吧,皇妹貴為公主,怎能同一些惡徒計較?如此豈非不成體統。」

是秦瀚宇,開口說教著秦昭靈。

這裡最大的,也就是秦瀚宇了。

除了太子,秦瀚宇是秦玥他們這些人的『兄長』

所以完全能煞有其事的說教秦昭靈。

同時也是在緩解一下氣氛。

秦昭靈惹了母妃不高興,秦瀚宇又怎會看不出來呢?

所以他才適時開口,加以緩解。

秦昭靈顯然也明白這是個台階,不過還是個有刺兒的台階。

說她不成體統?

可這台階,還是要下的,「多謝三皇兄。」

秦昭靈一屁股坐下去,毫不拘謹的手腕一晃,「三皇中這就不知道了吧?我平時啊,最看不慣那種欺善怕惡之人,見一次我就要打一次!本公主這可是在為民除害呢!你說是不是啊三皇兄?」

秦昭靈一邊說一邊毫不客氣的往自己嘴裡塞吃食。

一筷子的菜塞到一半,突然又發現子辰還在杵著不動。

當下就把自己當主人一樣的開口道,「子辰,你無需拘謹,一同坐下吃吧!」

「皇妃娘娘和三皇兄一向寬厚大度,你又是前來祝賀三皇兄大喜的,皇妃娘娘定不會同你計較的。」

秦昭靈不僅把弘王府當做自己宮裡隨性,還替婉皇妃做主發話了!

她都這麼說了,要是婉皇妃再計較,那不就是告訴大傢伙,她堂堂皇妃,竟是如此小氣嗎?!

這個秦昭靈,倒是會搶佔先機。

婉皇妃目光幽冷的瞟了一眼秦昭靈,誰說秦昭靈天真沒心機的?

依她看,秦昭靈精的很。

秦昭靈一來,這麼一鬧騰,大傢伙的注意力就都轉移到她身上去了。

方才婉皇妃還在針對秦玥呢。

東京紳士物語 秦昭靈來了,倒替秦玥分化了一下婉皇妃的攻擊力。

穆芊顏默不作聲,欣賞著秦昭靈的作風。

還有子辰。

她可是瞧見了,子辰無語極了。

想必是秦昭靈空口胡扯了些什麼吧?才會讓子辰那般個無語的表情。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