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午夜前,潛艇「雷126」號發出通報,引導戰艦進入射擊陣位。寂靜的島嶼雨霧蒙蒙,好在雷達熒光屏能清晰地呈現出的陸地的形狀,炮手們爭分奪秒,準確地測量出炮擊距離。

12日凌晨1時,中國炮擊群成單縱隊接近機場,驅逐艦「襄樊」號一馬當先,輕巡洋艦「奮威」號、「奮力」號、「奮戰」號居中,驅逐艦「重慶」號斷後。中國水上飛機準時投出照明彈,照亮山脈和海岸……………..

中國艦隊指揮官長纓在手,一聲令下,頓時狂浪驟起,從戰艦上發射的炮彈排山倒海般射向機場。

第一排齊射過後,水上飛機報告:「無修正。」中國戰艦接著打出第二、三排齊射。

停機坪上排列整齊的飛機,轉眼間分崩離析,碎片四下橫飛。美國高射炮指揮官以為又是中國戰機空襲,打開探照燈搜索天空,恰好成了中國艦隊射擊的目標。炮手們彈無虛發,炸彈遍地開花,震得機場都晃動起來。待美國炮手掉轉炮口向海上射擊時,跑道已被夷為平地。

中國炮擊群3次齊射后停止射擊,5艘戰艦轉向西北,航速降至18節,掉頭連續速射。不到一個小時,中國人發射150毫米炮彈3000顆,120毫米炮彈1500顆,似滾滾洪水席捲一切目標。蒙達島大火熊熊,所有建築物均變成一片塵土覆蓋的廢墟,無一架美機幸免於難,連樹木都被炮火連根削平,燒成灰燼。

到凌晨1時,中國艦隊大功告成。蒙達機場不復存在,美國人挽救菲律賓的最後一線希望破滅了……………

菲律賓戰事每況愈下,主張撤軍的呼聲日見高漲。而且,如果繼續在菲律賓作戰,就要增添62萬船舶噸位。以美國目前的力量顯然是不可能的。美國的戰線遍及不光在亞洲,而且還必須要援助英國。

最受罪的是駐守菲律賓美國殘餘官兵…………

至此,美軍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與美軍窮途末路的境況恰好相反,駐守菲律賓的中國源不斷地得到補給。

到1942年12月,中**隊在菲律賓上已經將兵力增加到5萬多人,彈藥如山,給養豐足,士氣旺盛。而此時,美軍在菲律賓只有不足2萬人 日春弓月,因為兩會的到來京城被裝點一新,首都到處翹以冊,海內外的媒體紛紛雲集京城,更讓兩會的氛圍變得很濃。

隨著共和國日新月異的變化。共和國的兩會現在是世人矚目兩會也成了共和國最大的政治活動,世界各國的媒體、政府都盯著兩會,對兩會的每個細節都有詳細的解讀。

人大江南代表團由團長、江南省委書記劉惻然率領,提前一天抵達京城,下榻在江南賓館。

江南賓館是江南省駐京機構。代表團抵達的時候,江南賓館門口貼著大幅的歡迎標語,酒店外面鋪了紅的毯直至停車場,道路兩旁站滿了酒店公關舉儀人員。各路記者雲集。攝影燈光閃爍,讓人難以睜眼。

眾代表魚貫而入,門口有專門的禮儀小姐敬獻花環,張青雲第一次歷經這種陣仗,心中既興奮又激動,共商國是,人大代表的所受到的禮遇果然空前。

晚上江南代表團召開記者會。代我們接受探營記者的自由提問,因為沒有國外媒體,大家也都沒有太大的壓力。

「張書記你好」張青雲回頭。看見了老熟人,鳳凰衛視的白骨精。

「張書記,我可是專門罪進你才來你們江南代表團探營的,你能簡單說一下你對這次人大會議的期望嗎?」白骨精寒暄,邊迅速進入了工作狀態,手上拿著話筒,後面的攝影師已經開機。

白骨精不愧是白骨精,精力旺盛,她黑黑的眼圈就證明了她最近睡眠不足。趕著報到兩會,看來她是豁出去了。

這次人大會議的核心議題是關注三農、深化農村醫療改革、民生問題被提到了新的高度。同時幹部制度的改革也是熱點話題,張青雲既有農村工作經驗,現在又在組織部工作,在這兩方面他都有很大的期待。所以回答這樣的問題很輕鬆。

而白骨精也不是帶著刁難目的來的,所以這次簡短的採訪兩人一問一答,配合十分愉快。

採訪完畢,張青雲放鬆下來,笑道:「記者同志,可要保重身體哦!兩會要開九天,這還沒開始就成了熊貓眼,後面能堅持下來嗎?」

白骨精呆了一下,一回頭看攝像早關了,有些遺憾的道:「真該遲一點關機。人大代表關心記者,這可是個不錯的花絮哦

張青雲臉色變了變,才知道自己遇到了一個工作狂,因為自己身份的原因,這個時候和她閑聊是不合適的。其時正有其他的記者過來,而白骨精也還要去採訪其他的代表。兩人握了一下手,很自然結束了採訪。

一夜無話,第二天清早,張青雲認認真真的整理衣服,將鮮紅的代表證佩戴在胸前,簡單的吃了早點,便下樓和大家一起來大巴車去人民大會堂。

張青雲感覺到車上無論是新增補的代表,還是老代表,大家心情都很激動,整個車上非常安靜,今天總理耍做新一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屆時所有的中央領導都將在座,如此近距離的和國家最高領導接觸,誰能不激動呢?

步入人民大會堂,張青雲便感到一種厚重、莊嚴的氣息撲面而來,人民代表大會,國家最高的權利機關,站在這裡,無論是誰都會覺得自己很渺不自然的從內心深處會產生一種敬畏!

會議開始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們從主席台後面依次出現,會場爆安雷鳴般的掌聲。

張青雲靜靜的注目著這些領導人,心中激蕩澎湃,整個人在這一玄好像得到了升華。國家要富強,中華要復興,任重道遠,自己當全力以赴,真正投入道這個事業中去。看著主席台上的領導,張青雲覺的似乎沒有那麼遙遠,興許有一日。自己也能為國家決策,,

聽取總理政府工作報告,分組討論審核報告內容。張青雲不自然的沉浸在了其中,其他的代表也跟他一樣,大家都很投入。

以前看報告都是一目十行,但是現在大家都看得很細,邊審核、邊學習、邊理解。參與江南代表團分組討論的領導是國務院連副總理,討論由代表團劉惻然團長主持。

張青雲踴躍發言,絲毫沒怯場。肯定報告內容的同時,對報告中提到的醫療改革的深化、持續關注三農問題等還提出了新的建議供大家一起討論。

張青雲這一發言不要緊,倒引起了大家的主意。這是大家才發現。原來代表團中還有這樣年輕的人,大家都對他投去好奇的目光。有些人還竊竊私語。

劉惻然書記深深的看了張青雲一眼,腦海中不斷的想著這次代表團人員名單,總覺得這個人很熟悉。一時又想不起來。

而連副總理則眼睛微眯,臉上露出微笑。討論會結束,離開前他和劉書記握握手道:「惟楚有材啊!江南人才多!小張代表在京城的名氣可都不小啊!」

劉惻然呆了一下小張代表?他腦海中迅速反應過來,連副總理說的正是剛才發言的那今年輕人,自己隱隱記起來一些,好像以前自己還嘉獎過他。怎麼連副總理居然也知道他?

劉惻然以前並沒在中原任職。一直那邊。對張青雲和趙系的那些八卦風波當然不清楚。

畢竟共和國並不只有趙系、高系這些派系,西北、東北、華東、華南林林總總都還有其他的一些根,畢竟共和國開國將軍、元勛上千記。趙、高、汪等名氣比較大而已。

當然,張青雲也不知道,自己的這次發言,竟然還真引起了領導的注意。

當時他只是比較投入,再加上氣氛的影響,才不吐不快的。

接下來幾天,會議流程一直很滿。各種法案的修正、審核討論,人大工作報告的審核、討論」。中途還穿插記者會。雖然忙得很,但張青雲感覺特別的充實。

這樣的機會太難得了,張青雲覺的當人大代表才參加一次會議,自己的心胸和視野就開闊了很多。這也是他第一次開始嘗試放眼全國的考慮問題,這種心態和感覺和當縣委書記完全不一樣。

全國有多大?十幾億人口,幾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而且不是孤立的。還要考慮外交、世界局勢、周邊環境等多方面問題。一個芝麻綠豆的事情,放在全國的範圍內就有可能變成關乎國計民生的大事。

大國無小事,這便是張青雲的體會。放眼天下后,再看江南,感覺完全不一樣了,回頭想自己曾今遇到的一些棘手的問題,如果現在再遇到那些情況,自己處理起來,絕對要輕鬆、從容得多,至少心理上是這樣的。

人大會第五天晚上,張青雲正在賓館房間看報告。江南賓館服務人員叫他,說口傷房間的領導要見他。他連忙放下手中的文件,整理了一下衣著,跟在那名服務人員身後。問道:「同志」勁房間住的是哪位領導!」

「恩?」那人眉頭一挑,似乎有些疑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才道:「你是江南代表團成員,團長的房間都不知道?」

團長?劉書記?張青雲心一動。有些始料未及,劉書記怎麼會認識自己呢?這麼晚找自己又有什麼事情呢?

帶著一肚子疑惑,張青雲來到!劫房門口。輕輕的敲響門,很快門就打開,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看上去像秘書。

「你是張青雲,張副部長嗎?」

張青雲點點頭,道:「書記找我?」

那人一笑,讓開半個身位,道:「先進來吧!直接走,經過客廳。書記就在後面的辦公室里。」

張青雲還只走到客廳,便聽見後面傳來笑聲,好像不止一人。他輕輕的推開辦公室門,一眼便看見劉部長也在,他忙道:「劉書記好!部長好!張青雲前來報到!」

劉進然回頭,指指張青雲道:「書記,這就是我們組織部新任副部長張青雲!」

「先坐,先坐!」劉惻然擺擺手道,一般的幹部都微微有些發福,可是劉書記人很清瘦,今天他穿著很隨便,腳下竟然穿著酒集提供的拖鞋。真像居家的樣子。

張青雲小心的坐在劉部長的對面的沙發上,劉惻然饒有興緻的看張青雲很久才道:「我看過這次我們江南代表團的名單,你的年紀是最小的。很活躍嘛!連副總理都誇獎了你!」

張青雲忙起身,不知道書記這話是在誇自己還是另有深意,劉惻然壓壓手道:「放鬆,放鬆!沒必要緊張嘛!」

劉進然鼓勵的朝張青雲點點頭,張青雲才重新落座,心中卻開始疑惑。心想這個時候劉書記找自己談什麼呢?淡體會?談心得?都有些不合常規啊?

「小張,你們部長對你可是大加讚賞啊!剛才他給了我一個,建議,準備給你布置一個任務,你有信心完成嗎?」劉惻然話鋒一轉道。

張青雲心裡一驚,剛坐下又站了起來,他第一反應就是什麼任務?沉吟了一下,大聲道:「書記,您說吧!保證完成!」

劉惻然扭頭緊盯著張青雲,神色漸漸變嚴肅,張青雲感覺到很大壓力。心中更是疑惑?大卓!一定是大事。不然輪不到省委書記親自部署! 第七百五十八章目標:澳大利亞!

美國太平洋艦隊在幾次海戰中損失參眾,已經無力再戰,菲律賓的80%也已經被控制在了中國人的手裡,於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中**隊開始把目光放到了澳大利亞。

之前中**隊攻佔的馬里斯馬斯切島后,開始建立航空基地,出動「共工」重型轟炸機空襲澳大利亞本土。但馬里斯馬斯切島距澳大利亞本土將近1500海里,由於受航程的限制,「共工」進行如此長距離的空襲,只能攜帶3噸炸彈,僅為「共工」最大載彈量的30%。

而且因為航程太長,戰鬥機無法進行全程護航,因此「共工」只能在8000至9000米高度實施面積轟炸,效果很不理想。而澳大利亞前沿,由美國、英軍、澳大利亞軍共同組成的聯軍部隊,則在新咯里多尼亞島上設立起了非常完善的前沿陣地。

新咯里多尼亞島上的聯軍不僅可以向澳大利亞提供早期預警,而且可以起飛戰鬥機進行攔截,甚至還不斷出動飛機攻擊中**隊在馬里斯馬斯切島等地的機場,更是大大降低了中**隊對澳大利亞本土戰略轟炸的作用。

新咯里多尼亞島對中**隊而言,簡直是如鯁在喉。

如果中**隊佔領新咯里多尼亞島,那所有的不利都會轉化為有利。從新咯里多尼亞島起飛「共工」航程減少一半,載彈量則可增加一倍;戰鬥機可以為「共工」提供全程伴隨護航;甚至連「劫奪」這樣的中型轟炸機也能從新咯里多尼亞島起飛空襲澳大利亞本土;更重要的是新咯里多尼亞島還可作為「共工」的備降機場,供受傷的「共工」緊急降落或加油。因此中**隊對新咯里多尼亞島是勢在必得

1942年12月21日,中國陸軍航空兵司令木瑋上將向國防部、總參謀部提出攻佔新咯里多尼亞島的建議,國防部和總參謀部隨即同意,責成太平洋戰區負責此項作戰,太平洋戰區總司令兼太平洋艦隊總司令革文軍上將為總指揮,。

1943年1月初,中國第一主力艦隊艦隊司令部的參謀人員制定了進攻新咯里多尼亞島的計劃,參加作戰的地面部隊為第2兩棲軍,下轄海軍陸戰隊第3、4、5師,共約6萬人,由程德遠中將指揮;登陸編隊和支援編隊,由蕭遠中將指揮;牛文海海軍中將指揮的第8特混編隊負責海空掩護;所有參戰登陸艦艇約500艘、軍艦約400艘、飛機約2000架,由第1艦隊司令邱天峻上將統一指揮。

1943年1月10日,革文軍將軍登上第1艦隊旗艦「民族」號航空母艦,與邱天峻將軍商討即將開始的新咯里多尼亞島戰鬥。由牛文海中將指揮的快速航空母艦部隊再次以「第8特混艦隊」為番號,集結在環礁湖內。艦船正在進行補給,有幾艘在小修。水兵和飛行員們在曠日持久的菲律賓戰役中搞得精疲力竭,正在享受僅有的幾天休息

邱天峻最初建議攻佔新咯里多尼亞島時,他和革文軍認為,打起來將不會有什麼特殊困難。他們對情況又作了更多了解。空中攝影偵察表明,這個由熔岩和火山燼形成的島,可能會構成不同尋常的防禦。程德遠將軍在研究空中攝影照片后,宣稱「此處是我們必須攻佔且最難攻佔的地方」,並憂心忡忡地預計中**隊要傷亡1萬人。

在這之前一星期,陸軍少將俞星曾到「民族」號與邱天峻商談陸軍航空兵如何支援進攻新咯里多尼亞島的問題。邱天峻首先向俞星提出一個使他傷腦筋的問題:中國佔領新咯里多尼亞島究竟有多大的價值?俞星立即回答,價值非常大――可作為飛機的前進機場;可供「共工」型轟炸機遇難時緊急著陸;可用作飛機在海上營救的基地和戰鬥機護航的基地。他說:「沒有新咯里多尼亞島,就無法有效地轟炸澳大利亞。」

邱天峻建議用第8特混艦隊的飛機使澳大利亞地區航空基地網陷於癱瘓,以保護新咯里多尼亞島外的中國艦隻不受敵機空襲。

邱天峻計劃用兩天多的時間來完成這次襲擊。快速航空母艦在完成補給,1月16日駛到澳大利亞外海。這樣,海軍當天就可有把握地對該島進行艦炮射出。

革文軍親自看看這支剛由國內調來進攻新咯里多尼亞島的部隊進行最後一次登陸演練。

陸戰隊有三個師執行這次作戰任務:第4師、第5師擔負進攻,第3師在海上作後備。三個師組成兩棲作戰部隊第5軍團,由中國海軍陸戰隊藍奇英少將指揮。

新咯里多尼亞為法國的海外領地,位於澳大利亞以東,在浩瀚的南太平洋中舒展著它細長的身姿這座世界盡頭的最古老的島嶼群,靜躺在無垠的碧海藍天之中,仿若后的世外桃源。

新咯里多尼亞是世界上最豐富的熱帶森林之一,由於長期的火山運動,造成東部濕潤的濱海地區是一個覆蓋有茂密的植被的熱帶世界,那裡成片的綠谷中長滿火紅的蕨類植物和棕櫚樹;西部則是一片稀樹草原,充滿強烈反差的風光令人讚歎。

同樣反差強烈的是它的人口組成:喀里多尼亞本地人,或稱美拉尼西亞人與歐洲人,印度尼西亞人、波利尼西亞人及亞洲人混合居住在一起。眾多的文化融合在一起,滋育著這片土地,這裡以前是流亡之地。

之前,聯軍其實並不重視新咯里多尼亞島,僅僅把新咯里多尼亞島作為太平洋中部與南部的航空中繼基地,只部署了海軍守備部隊1500餘人和120架飛機。

但是中**隊在太平洋地區節節進逼,特別是馬里斯馬斯切島失守后,澳大利亞開始警覺到固守外圍防線的必要性,於是開始加強新咯里多尼亞島嶼防務,而新咯里多尼亞島的防禦權也立刻從海軍移交給聯軍陸軍第29軍。聯軍派出4000名陸軍部隊增援新咯里多尼亞島,由傑克森中將任指揮官。

此後,海軍第33航空戰隊也被調至島上。聯軍在島上配備了120毫米和155毫米岸炮、100毫米高射炮和雙聯裝25毫米高射炮。截至中**隊進攻之前,聯軍在島上的兵力有陸軍約萬餘人,海軍約7000餘人,飛機30餘架。聯軍在島上的中部高地和灣內地區各建有一個機場,分別叫做庫克機場和灣內機場,也稱為一號機場和二號機場,並準備在二號機場以北建造第三個機場。

由於美軍的海、空軍主力在菲律賓戰役中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已無力為新咯里多尼亞島提供海空支援,聯軍在新咯里多尼亞島的抗登陸作戰要在幾乎沒有海空支援的情況下進行。

傑克森非常之清楚,面對中**隊絕對的海空優勢,灘頭作戰難以奏效,於是他主張憑藉朗里奇山和灣內山地的有利地形,依託堅固的工事,實施縱深防禦。但海軍守備部隊仍堅持殲敵於灘頭,計劃以縱深防禦為主,灘頭防禦為輔,海軍守備部隊沿海灘構築永備發射點和堅固支撐點,進行防禦;陸軍主力則集中在朗里奇山和灣內地區,實施縱深防禦。

傑克森決心將新咯里多尼亞島建成堅固的要塞,以朗里奇山為核心陣地,以兩個機場為主要防禦地帶,在適宜登陸的東西海灘則是以永備發射點和堅固支撐點為骨幹的防禦陣地,島上的工事深入地下,結合了天然地形和人工構築,並以堅硬的天然花崗岩為屏障,不僅可以抵抗大口徑炮彈和炸彈,而且開火位置都經過精心選擇,可以交叉掩護,沒有死角。

各陣地之間都有交通壕聯絡,可以避免遭到孤立。

除此之外,各陣地與伏地堡都有反射口,即使中**隊穿過防線也會遭到射擊。以朗里奇山陣地為例,整個內部幾乎完全挖空,築有的坑道有9層之多,除了射擊陣地之外,還有居住區、野戰醫院、儲蓄室,可以保證守備部隊在完全孤立的狀況下作戰,堪稱新咯里多尼亞島版的馬其諾防線。

此外,針對中**隊的作戰特點,聯軍在海灘縱深埋設了大量地雷和反舟艇障礙,機槍、迫擊炮、反坦克炮還構成嚴密火力網,所有武器的配置與射擊目標都進行過精確計算,既能隱蔽自己,又能最大限度殺傷敵軍。

唯一不足的是,原計劃灣內地區修築的坑道工事有28公里長,由於時間不夠,當中**隊發動進攻時只完成了70%,約18公里,而且朗里奇山與灣內之間也沒有坑道連接。

另外,傑克森很清楚必須孤軍作戰,於是將目標定位在能夠盡量拖住中**隊並造成中**隊的最大傷亡。

為此,傑克森一改聯軍在戰爭初期的死拼戰術,規定了近距射擊、分兵機動防禦、誘伏等戰術,要求各級部隊指揮官必須加強射擊紀律,不在射程內決不輕易開火。

傑克森這一系列苦心經營,後來確實給中**隊的進攻造成了巨大的困難,使新咯里多尼亞島之戰成為最殘酷、最艱巨的登陸戰役。

從1913年1月10日起,駐紮在馬里斯馬斯切島的中**隊航空兵就開始對新咯里多尼亞島進行空襲,重點是新咯里多尼亞島的機場和為新咯里多尼亞島進行物資補給的中轉地的港口設施。1月–2月,中**隊共進行過48次轟炸,投彈約4000噸,但收效甚微。

月16日,馬里斯馬斯切島的中**隊首次出動「共工」轟炸機對澳大利亞本土實施轟炸,引起了聯軍極大的恐慌,他們隨即做出反應。

月17日,新咯里多尼亞島聯軍出動了2架飛機空襲馬里斯馬斯切島中**隊「共工」轟炸機航空基地,擊毀1架「共工」,擊傷11架。

隨後的日子裡,新咯里多尼亞島聯軍又多次組織對馬里斯馬斯切島中**隊航空基地的空襲,至1943年3月3日,已累計擊毀6架「共工」轟炸機,嚴重威脅著中**隊「共工」航空基地的安全。

為壓制新咯里多尼亞島聯軍飛機的襲擾,中**隊於1943年3月8日組織了一次海空協同突擊,出動飛機192架次,其中「共工」重型轟炸機62架次、「劫奪」中型轟炸機102架次、重巡洋艦3艘、驅逐艦7艘,共投擲炸彈814噸,發射203毫米炮彈1500發、127毫米炮彈5334發,卻並未徹底摧毀新咯里多尼亞島機場,僅僅起了短暫的壓製作用。

之後,中**隊在4月間又組織了4次類似的海空聯合突擊。從4月4日起,只要天氣允許,中國第7航空隊「劫奪」轟炸機幾乎每天都對新咯里多尼亞島進行轟炸,馬里斯馬斯切島的「共工」轟炸機也不時加入對新咯里多尼亞島的轟炸。

至1943年5月初,中**隊共出動艦載機1269架次、岸基航空兵1479架次、軍艦64艘次,總共投擲炸彈6800餘噸,發射大口徑艦炮2萬餘發,其中406毫米炮彈203發、203毫米炮彈6,472發、127毫米炮彈15,251發。

由於聯軍的防禦工事異常堅固,中**隊如此猛烈密集的火力轟擊收效不明顯,對島上2個機場也沒能予以徹底摧毀,而且聯軍總能在空襲后迅速修復遭到破壞的設施。

但是經過這種瘋狂的轟炸,聯軍初步領略到了中**隊的厲害,更加傾注全力修築以坑道為主的防禦工事。

新咯里多尼亞島守島聯軍由步兵澳大利亞第101師、第2旅、步兵第英軍卡切斯曼團擔任該島的主要防禦。另外還有美國海軍陸戰隊約7000人,飛機20餘架。

偏寵:三爺寵妻太操心 具體部署是:南部以朗里奇山為核心構成南部之主陣地,即朗里奇山地區,由1個步兵營和1個陸戰大隊等駐守。中部以127高地、120高地、庫克和灣內兩個飛機場構成新咯里多尼亞島的主要防禦地帶,以永備發射點和支撐點為骨幹,構成東、西海岸防禦陣地。該防禦地帶以庫克、灣內機場為中線,區分為南部和西部兩地區,分由1個步兵營、1個坦克連、1個陸戰大隊等駐守。

北部為聯軍的第二防禦地帶,以灣內和北飛機場為中線,區分為東部和北部兩地區,分別由1個步兵營、1個坦克連、1個陸戰團和1個步兵營、1個坦克連、1個陸戰大隊等駐守。預備隊部署在灣內及附近地區。整個新咯里多尼亞島有迫擊炮以上火炮170餘門,坦克23輛,高射炮和25毫米高射機關炮170餘門。

新咯里多尼亞島的守備隊司令長官――中將傑克森比大多數美**官更了解中國以及他們的行為方式。

中美蜜月期時,作為一名上尉,他曾經經常出訪中國。這些旅行使他極為敬重中國人孜孜以求的精神和活力,並使他深信「中國是美國在這個世界上最不應該與之作戰的國家」。

整個1943年的頭幾個月,新咯里多尼亞島上都在進行著軍隊集結工作。共2700人的英軍之卡切斯抹團是傑克森的最好部隊。

傑克森自己花了許多時間寫信給他在新澤西的家人。他不指望能活過即將開始的戰爭,他的信中充滿了丈夫般的建議和父親般的規勸。

中將坦言他認為自己註定在劫難逃。「對我來說,哪兒將是我的墳墓根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月10日,邱天峻以「民族」號航空母艦為旗艦,第8特混編隊司令牛文海以「戰魂」號航母為旗艦,一起率領由6艘航母、8艘戰列艦、15艘巡洋艦、77艘驅逐艦組成的航母編隊駛離基地,經馬里斯馬斯切島以東,直奔澳大利亞本土。

第一少妻:邪少獵捕計劃 邱天峻計劃16日抵達澳大利亞外海,用16日、17日兩天時間對澳大利亞的機場進行壓制性的空襲,然後再南下參加新咯里多尼亞島作戰。

因為特別擔心聯軍空中攻擊,所以每艘航母上只有30架轟炸機和魚雷機,其餘全部搭載戰鬥機。為了盡量減少被聯軍發現的可能,中**隊出動多艘潛艇在編隊航道前方擔任偵察搜索,而馬里斯馬斯切島的岸基航空兵則以「劫奪」轟炸機和「共工」轟炸機對編隊經過的海域上空進行巡邏警戒。

編隊並且以多艘驅逐艦在編隊的前方組成搜索隊,同時以艦載機進行24小時不間斷地反潛警戒。由於採取了上述嚴密的防範措施,加上惡劣天氣的掩護,中**隊航母編隊於16日拂曉到達了距東京東南125海里的海域。

此地距離最近的澳大利亞本土海岸僅60海里,仍沒被聯軍發現

bk 張青雲實在沒想到武陵的變化會跟自己扯上關係。在劉書記房間。劉進然明確告知,省委要求組織部對武陵黨委班子、政府班子全體進行考察,鑒於張青雲對武陵熟悉,劉進然向書記推薦,擬定讓張青雲擔任這次大考察的總負責。

從劉書記辦公室出來,張青雲心中難以平靜。

他敏銳感覺到。武陵將要大變。省委在下一盤大棋,而組織部便是這一站的先頭部隊。

所謂考察,意圖其實很明確。首先要通過幹部考察,發現一些問題。找到一些問題的幹部的軟肋。

另一方面當然是為了避免影響過大,防止一些人鋌而走險,這次考察過後,會將某些有問題的領導先調離武陵,去其爪牙,然後紀委、監察機關再介入,層層錄皮,達到兵不刃血的目的。

3月,京城依舊很涼,張青雲一打開窗子,一股冷風便灌了進來,他感覺自己渾身毛孔收緊,精神為之一振。

劉部長推薦自己來處理這件事情。與其說他是投桃報李,還不如說是在考驗自己。武陵現在如此敏感。省委組織部下去考察,一弄不好就會崩盤,其後果難以預料。

臨走時,劉書記有八字方針。「認真嚴肅、平穩過渡!」其意思不言而明,即既要整頓武陵官場。又不能影響武陵人民的正常生產、生活,要做到這一點,組織部這個先鋒的表現可謂起決定作用。

組織部的職責便是摸清情況。不動聲色的將班子調整完畢,下一步紀委的同志工作起來就方便多了。而張青雲最擔心的就是度的問題,他在武陵幾年,深知武陵的事可不是領導班子那樣簡單,其中牽扯到的方方面面的關係甚至能跟京城扯上關係。

自己所認識的人中,就鮮有和武陵沒有關係的人。如果武陵的問題度把握不當,後果不堪設想。

這波風雨過後有多少人會牽扯進去,張青雲現在還不可預料。而省委也沒有一個明確的指示,這就得靈活把握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