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厚土臉色有些苦澀,感慨道!

不過白起可不會相信他的話,反問道:“真的是這樣麼?”

“呵呵,當然了,對了白小弟,冒昧的問一下,你這樣修爲的你們那邊有多少,還有當時你的提議有幾人同意了!”

厚土乾咳一聲,趕緊轉移話題,他知道白起定然是看透了自己的心思!

“我這個修爲被我稱爲通天境,如今有數十人,至於當初聯盟的提議,除了你和青龍,白虎殿主和寒冰殿主都同意了,不過我想此時,青龍應該和你的情況差不多了!”

白起嘴角彎起,譏諷的說道!

然後一頓繼續道:“厚土殿主,不妨通過窺天鏡聯繫青龍看看!”

聞言,厚土眉頭微皺,遲疑件還是將窺天鏡拿了出來,然後拋入空中,窺天鏡漸漸變大,不斷閃爍這光芒!

冷血剛把青龍擊殺,坐在青龍的位置上,就在此時,青龍的懷中閃過一陣亮光!

好奇之下,冷血右手一揮,青龍的屍體頓時變成一片血霧,一個鏡子漸漸變大懸浮起來!

“咱們還不接?嗯!接了!青龍…”看在窺天鏡漸漸泛起一陣漣漪,嘀咕中的厚土見窺天鏡終於有了反映,直接叫出聲!

不過當冷血的身影出現在裏面後,厚土的臉色頓時一變,剛要說的話,也卡在喉嚨中!

“青龍,你說的是這些麼!”冷血的聲音很冷,從鏡子中他看到了厚土,還有厚土身旁的白起,心中一動,就明白了過來!

然後,右手一揮,青龍所化的血霧就變成一個雪球懸浮在了窺天鏡前!

“你是誰?你殺了青龍!”厚土頓時一驚,驚呼一聲,疑惑的看向白起就見白起正平靜的看着鏡子!

“他叫冷血,和我一樣,出使東洲的使者!”見厚土望來,白起輕笑一聲,悠悠的說着!

然後又對鏡子中的冷血道:“沒想到冷血大哥,這麼果斷,東洲的事情都搞定了吧!”

“是的,本來也不準備殺這個傢伙,不過這人實在讓人厭惡,虛僞之極,不過你不用擔心,東洲現在絕對沒有反對的聲音了!”

冷血一邊說着,語氣中的殺意毫不掩飾!

聞言白起就明白了過來,而厚土同樣也聽明白了,想來東洲反對的那些人都被擊殺鎮壓了!

同時看了眼白起,暗暗慶幸,若是白起也那麼嗜殺的話,又或者,來的是冷血,那麼青龍的遭遇就是自己了!

不過,這一切並不是因爲他的幸運,而是白起在得自命格真相後,才漸漸收斂,要不然的話,白起又如何肯放過他!

這一切都是白起刻意,不願多造殺戮,畢竟如今白起有了紫月和子若,所以他不希望因爲自己的殺戮,影響到她們!

“嗯,這樣就好,如此你們就趕緊整合東洲的修士,等待我的通知!”白起聞言放心的說到!

“嗯,好的,以後我就用着個和你聯繫吧,告訴我這個這麼用!”冷血應了一聲,然後對厚土問道!

厚土聞言,眉頭微皺,對於冷血這中質問的語氣,厚土非常不高心,不過不高興歸不高興,現在冷血修爲高深,只有老實回答的資格,於是將用法告知了冷血!

然後,白起和冷血告別一聲,就關閉了窺天鏡!

“現在有什麼感想!”結束了和冷血的對話,白起對這厚土揶揄一聲!

厚土當然明白白起的意思,臉色一僵,語氣苦澀道:“白小兄弟別取笑我了,不過還是要謝謝你手下留情!” “好了說說正事,如今大家既然已經結盟了,那麼接下來也該考慮上天界的事情了!

我想厚土殿主應該也知道如何打破這個世界吧!”

聽到白起的問話,厚土沉吟片刻道:“既然冷血去了東洲,那麼我想他們一定是通過,死亡禁地去的吧!”

“不錯!”

白起應了一聲,不知道他爲什麼這麼問又道:“莫非,和死亡禁地有關!”

“不錯,據說死亡禁地中有一個祭壇,而那個祭壇就是通往上天界唯一的通道!

只有逆天者才能打開那個通道,所以那裏就是通往上天界唯一的通道!”

得到白起的答覆,厚土給白起解釋一番,一頓繼續道:“不過據說死亡禁地,充滿了危機,他們是怎麼通過的呢?”

聞言,白起知道,厚土是故意如此問的,於是道:“死亡禁地已經被破除了,所以那裏已經沒有了危險,至於你說的祭壇我倒是見過!”

得知了通往上天界的通道,竟然就是當初血衣執念體當時所在的那個祭壇,白起恍然,難怪在那裏會有祭壇的存在!

“原來是這樣,如此就簡單了,到呢個準備好,你就可以打開通道,到時候就可以回到上天界了!

不過,在這之前,還要打通西域和北疆的通道,這樣西域和北疆的修士才能離開兩地!”

“你不提我都把這給忽略了,北疆和西域的通道應該是直接連接中州的吧!”

聞言,白起恍然,白虎和寒冰答應聯盟後,白起就沒有多想他們的事情,聽厚土提起,白起才反應過來!

“是的,通往西域的一線天和北疆的雪狼冰原都和中州交接!

一線天那是一個大峽谷,不過峽谷中充滿了風刃,那風刃就連神通修士都很難抵擋,而若是將風刃破除,只有打破在一線天中心處的風眼!

至於雪狼冰原,並沒有什麼危險,不過是太過陰寒,在其中有一種冰雪孕育的生物,被稱爲雪狼!

雪狼冰原也是因此得名,這雪狼並沒有特別強的實力,不過因爲速度太快,而且屬於羣居,所以對於神通修士頂多有點麻煩!

而我中州和北疆一直平安無事,也都是因爲那裏的氣候,資源根本太差,而且寒冰妹子有是個女子!”

“我明白,我想你是看不上北疆吧,至於一線天的事情我會親自去處理,而北疆的修士,我希望厚土殿主可以和我的人,一起去一趟,將北疆的修士全部轉移過來,做好準備!”

白起沒有在聽他廢話,直接打斷,然後做出了部署!

聽到白起的話,厚土並沒有因爲白起看透了他的心思就覺得尷尬,對白起的計劃也沒有反對的意思!

於是道:“好的,這件事情我會盡力的!”

“那就好,飛兄,到時候你就帶着咱們的人和厚土殿主一起去吧!”白起點點頭,然後對厚土道:“殿主也通知一下,寒冰殿主和白虎殿主,把事情說一下吧!”

厚土聞言又拿出窺天鏡,白起想了想又道:“還是先通知離火殿主,讓他帶人趕來,然後在聯繫寒冰殿主!”

對於白起的要求,厚土沒有任何的不滿,潛移默化的就遵從了!

於是,厚土直接通知了離火,白起把事情和離火講了一變,對於白起這麼快就解決了,厚土的事情,離火高興不已,雖然嘴上沒說,但是臉色、表情無一不透露着得色!

尤其是看向厚土,更是眉開眼笑,隱隱的透漏出譏諷,厚土看在眼中,心中暗暗不爽,臉色也是鐵青,直到對話結束,厚土的臉色才變好!

“厚土殿主,不要放在心上,聯繫下寒冰殿主吧!”厚土的表情白起看在眼中,出演勸慰一句!

“我只是看不慣那個老傢伙的表現,不過你不用擔心,我不會和他一般見識,一個倚老賣老的老東西!”如此說着,厚土臉色漸漸恢復過來,同時接通了寒冰!

“你找我有什麼事!”

寒冰的身影慢慢先露出來,冰冷的聲音中有些不是很高興!

當看見白起時,寒冰話音一轉:“沒想到你的速度這麼快,這次聯繫我是要我和你們回合吧!”

“是的,這次聯繫你,是希望你趕緊集合你那邊的修士,然後我會讓人趕去,一起護送你們的人過來!”

白起看着寒冰脫俗的面容,臉上露出一個笑容,出生解釋一番!

“嗯。我會準備好,等你們人過來的,如果沒別的事就這樣吧!”寒冰沒有拒絕,說着身影直接消失了!

“雷厲風行!”對於寒冰果斷的做法,白起嘴裏蹦出四個字來,臉色同時變得有些不自然,厚土和飛看到白起的表情各自一笑!

“麻煩厚土殿主聯繫一下白虎殿主吧!”

“好的!”厚土點頭應了一聲,又開始聯繫白虎!

白起看着窺天鏡,心中暗暗感嘆,要是每個人都有這麼個東西,以後就方便了,若真這樣世界上就不會有那麼多的思念了!

很快白虎的身影出現在了窺天鏡中,同時傳來白虎粗狂的聲音!

“厚土找我什麼事,如果是勸我的話,就不必了,我可等着看好戲呢?”

聞言,厚土大恨,厚土敢肯定,白虎絕對是故意的,白起就站在自己的身前,要說白虎沒看到的話,厚土絕度不相信!

“白虎,不要裝模作樣了,這次是白小兄弟找你!”厚土冷哼一聲,語氣不善的說道!

“啊!白起,你竟然也在!”白虎驚呼一聲,眼睛一亮,就看向白起!

隨後又道:“看來好戲看不成了,沒想你這麼不成器這麼就輸了,我倒是挺佩服白起的,小傢伙真不簡單啊!

我當初沒看錯你,你這次找我是要我履行承諾的吧,不過啊,在這之前還有一個難題,要不然我就有心無力了!”

白虎表情豐富,顯示對厚土譏諷一番,語氣盡是不屑,然後頓時一變,語氣激動的讚歎白起一番,最後更是盡顯無力!

看着白虎變臉速度,如此之快,白起和飛相識一眼,都是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而厚土確實不屑的道:“不用故弄玄虛了,不就是一個一線天麼,這次找你就是說這件事情,白小兄弟決定親自破除一線天的阻礙,你只管做好準備,只希望你到時候不要反悔就行了!” “厚土不要血口噴人,我白虎既然說了就一定辦的到,不過白起你真決定要破除一線天?”

白虎對厚土怒喝一聲,然後語氣有些擔心的說道!

“是啊,要不然你們如何過來!”

白起沒有在意白虎的語氣,當然白起也明白,厚土的剛纔那麼說的意思,不就是說白虎拿一線天作爲藉口!

“那你一定要小心,一線天的風刃就是我也支持不了多久!”白虎臉色一整認真的說道!

“你還是做好準備吧,白小兄弟的本事可不是你能夠知曉的!”厚土好像專門和白虎做對,絲毫不放過任何打擊白虎的機會!

“哼,你現在不也是白起的手下敗將,有什麼資格說我,我不過是擔心白起罷了!”白虎冷聲說着,沒有再去看厚土!

“你們別吵了,白虎殿主這次聯繫你就是告訴你一聲,做好準備,召集好你的人馬,等我破除一線天后,就和我一起回來!”

白起制止了二人的爭吵,有些不悅的說道!

“那好吧,我會準備好,恭迎你大駕了!”白虎看出白起的不滿,認真說道!

“那白虎殿主去準備吧,我也準備出發了,希望咱們早日會和!”

白起滿意的點點頭,就掐斷了和白虎的聯繫,然後又對飛道:“我這就準備出發了,等離火殿主來了你就和厚土殿主一起前往北疆吧。”

“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要是有什麼意外我也可以幫忙!”飛沉吟片刻,開口道!

“不用了,我一個人足以,厚土殿主,給我說說一線天的位置!”白起擺擺手,拒絕了飛的意見,向厚土問起一線天的位置!

“一線天在中州的最西部,在西侯府的勢力範圍西段!”說着,厚土將整個地形詳細的說了一遍,白起暗暗記在心中!

“嗯,我知道了,我這就出發了,北疆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白起說着就像外走去,沒有停留的打算!

“你放心吧!”飛和厚土應了一聲,目送白起離開!

白起身形不斷閃爍間,就向着西方飛去,白起身體直接穿梭在虛空之中,如同幻影一般,這就是極速照成的景象!

這一切都是因爲白起的速度太快了,一個人白起也可以施展自己的最快的速度!

根據厚土說的方位,白起極速之下,一天後次日的中午就來到了一線天!

一線天如同其名,兩道高不見頂的山崖,中間的縫隙只有一人多一點的寬度,有如同兩道天然的屏障一般!

走入一線天,向上看去就如同看着一條白色的細線一般,整個天空只能看到,一線的亮光!

走入峽谷,白起就明白了其中的厲害,如同利劍一般的風刃不斷的切割在自己的皮膚上,饒是白起如此強韌的身體都是隱隱作痛!

要知道白起的身體可是連雷霆也沒有辦法傷害的,而且這風刃更是密集,身上的每一處都享受着隱隱的痛感!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