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原本在腦海中顯現出一片朦朧,如同不曾開化般混沌的意念之力,在此刻恍若撥開雲霧見月明般開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些任意一具都讓靈王境武者懼怕無比的邪屍,在他的眼中,就如同幾歲的頑童般無力,而這,就是擁有真正力量的感覺。

「從古至今,無數天嬌鳳楚越階戰鬥,將不可能變為可能,打破無盡束縛,為什麼?並不是因為他們依仗著某些強大的靈器或是靈技,而是他們的感悟比之尋常武者要強太多,由明悟領悟出的手段,實在是強橫無比!」

今日便是如此,對抗這些處於低階靈尊境的邪屍,只是低階靈王境的傲爽,和它們相差了整整一個大境界,在這道看似無法破解的鴻溝面前,靈力與靈技無用,強橫的肉身和鱷相無用,但唯一足以彌補境界上差距的便是,意念之力。

快與慢,在傲爽的腦海中碰撞著,結合著,那種玄妙之感浸身,猶如春雨披身般讓人回味無窮,就連對意念之力的控制,都提升了一大截,只有這樣,快慢在變幻之間才能更加得心應手,不似坑窪泥土路的那般晦澀。

嗤嗤嗤!

空間被撕裂的聲音傳來,傲爽整個人都化作了一道極光,在不到一息的時間內,與甬道之內來來回回穿梭了數百次,而就當他頓住身形之際,在他身體周側的那些邪屍,均是『噗通、噗通』地橫倒在了地上。

「呼……」

吐出一口濁氣,傲爽望著自己右手食指出流出的血跡,嘴角處泛起了一絲弧度,剛才那一瞬間,將八十七具邪屍全部算在內,他一共是施展出了將近二百道鋒矢,二分之一的概率,足以讓他將之全部殲滅。

而這一切,都是要建立在速度上的,哪怕是看起來慢吞吞地揮出右手,可下一刻,卻又能變得如同雷霆般奔雷電掣,從不同的角度或視角,看到的場景也不盡相同。

「若你們不曾妄圖加害於我,今日又怎會落下這般結局?」

看著倒在自己腳下,隨意氣盡身亡,但眉宇間的那抹痛苦之色還是凝而不散的『張麟』和『李莫寒』,傲爽搖了搖頭,他未曾為兩人感到過任何的惋惜。

兩人之所以來到萬魂潭底,為的就是幫助張瀾謀害自己,從而在其中獲得好處,今日落得這般結局,皆是他們咎由自取,還是那句話,君王冷酷,屍骨築起王道路,對於殺伐,傲爽從未猶豫。

「怎麼,地面上還有著一些邪屍正在趕來?」

一邊說著,傲爽當即便是從甬道內沖了出去,再次來到地面之上,周遭雖然還是有著一百多具邪屍,但時局早就時勢早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類似於大殺器的邪屍儘管可怕,可一旦抓住了其中的破解之法,應對起來就會簡單無比。

「殺呃!!」

可顯然這些沒有任何思考能力的邪屍,並不知道在這名人類的身上發生過什麼,看到傲爽之後,頓時發出一陣陣興奮無比的怒吼,而後便是自各個方向衝擊而來,邪風呼嘯。

「殺!」

傲爽仰天一聲長嘯,同樣是吶喊出了一個『殺』字,在灰暗的甬道內逃跑,他已經壓抑了太久,再這樣下去,不說最後同樣會落下一個靈散魂消的局面,他整個人都會被心中的煩悶之感而逼瘋,他需要發泄,而殺戮,正是他此刻發泄的方式。

只見在所有邪屍的眼中,那人類少年的身影竟是在轉瞬之間變得模糊不清起來,一道道虛光凝聚而有消散,整個人都化作了一道厲風,在萬魂潭底掀起了一片片巨大的波浪!

鋒矢!

原本在黑氣瀰漫之下顯得有些昏沉的湖底,不知何時起,因為那驟然出現的一道道極光,也是被映得五彩斑斕起來,但就是在夢幻般的場景之下,一具具邪屍的那或是被攔腰斬斷,或是被削去頭顱,或是『五馬分屍』的身軀,卻是接連出現。

「呃……」

漸漸的,怒吼的聲音也是變為恐懼的慘叫聲,儘管這些邪屍都不知自己為何會發出那一聲聲驚慌的嘶吼,可在它們的心靈深處,望著那轟殺同輩的身姿之時,都會流露出一種恐懼之感。

在傲爽的面前,它們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威脅,而在此時,鋒矢也是在湖底化作了一道道直欲刺破空間的極光,毫不留情地橫切著一具又一具邪屍的身體,這般手段看似殘忍,可或許,對於經過『融魂之法』被動成為的邪屍來說,也是一種解脫。

!! 第1070章瘋魔饒過誰

僅僅是三柱香的時間,徹底被鋒矢絞碎的邪屍數量就已經超越了一百多具,而剩餘的那幾十具,原本不應該知道何為恐懼,何為懼怕的邪屍們,在此時竟也都流露出慌張的神情。

嗜血的寒芒不再自它們的眼中迸射出,臉龐上那兇狠不已的神情,咆哮憤怒的神色也是齊齊消失不見,反觀傲爽,神情倒是變得無比隨意起來,右手揮舞的動作也是越發地自有一番玄妙的味道。

「呃……」

依舊是嘶啞低沉的聲音,可語氣早已從原本的怒不可遏變作孱弱,有些邪屍甚至完全怔在了原地,只有那些剛剛來到這裡,不知發生了什麼情況的邪屍,還在衝殺向傲爽。

可那些邪屍只感覺一陣柔軟的微風吹來,一顆同類的頭顱便已經被拋飛開來,泥菩薩尚有三分火氣,何況是被人稱為『瘋魔』的傲爽?被追趕了整整一天的時間,他心中早就寄存了一份怒火,因此,這般殺戮只發展到這般地步,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停止的。

「鋒矢!」

若是不明白其中玄妙的,絕大多數武者看到這般情景,都會以為傲爽是修鍊了什麼強大的指法,正在用靈技斬殺這些邪屍,畢竟『鋒矢』的力量,都是在他五指間迸射出來的。

而不管怎樣,在萬魂潭底,這片荒涼貧瘠的深淵上空,此時傲爽就充當著一個『大殺器』的角色,那些原本兇悍無比的邪屍,在他的面前根本撐不下一招,便是被極光剝離身體。

傲爽……何時擁有了這等實力?!

就在不遠處的一塊巨石后,身形有些顫抖的張瀾,望著湖水中那根本不應該出現的一幕,眼眶震動著的同時,雙拳也是緊握不已,眼前的場景,實在對他造成了太大的視覺衝擊。

不知不覺間,張瀾的指甲甚至都扣入了掌心內,可對於手部傳來的疼痛,他似乎渾然未覺,這還是因為,他心中的震驚之意,彷彿比之萬滄海中有凶獸作亂時泛起的波浪都要大。

連這些氣息達到靈尊境的邪屍,都無法對他造成威脅?

他之所以來到這裡,就是因為邪屍追殺傲爽整整一天的時間內,期間不止一次泛起了巨大的波動,聞聲趕來之時,看到一百多具邪屍衝擊向傲爽,張瀾還好好高興了一陣。

畢竟他也是這麼過來的,尚未進入萬魂潭前,就曾聽魂閣長輩們說過邪屍之事,真正見過邪屍之後,對於它們那恐怖的實力更是心有餘悸,因此在他看來,別說是一百具邪屍了,哪怕是十具、五具,都能讓傲爽在頃刻間靈散魂消。

但當他看到傲爽在談笑間便是讓數十具邪屍的身體分崩離析,倒吸幾口冷氣之後,嘴巴頓時張的仿若能夠生生塞進去幾枚雞蛋般那麼大,什麼時候邪屍變得這麼弱了?什麼時候能夠被靈王境武者輕易擊殺了?什麼時候傲爽的實力這麼強了?

張瀾不傻,反而是名頗為精明之輩,若不是心思縝密、細膩,他也不可能僅是偷襲,還需要聯合謝岩清等五人的力量了,但並未接觸過意念之力的他,雖然能看出傲爽是在使用意念之力斬殺邪屍,可還是無法揣測出其中的攻擊強度和玄機。

大氣都不敢出,和有些邪屍一樣,張瀾心中那原本的心思全然被驚慌所代替,在進入萬魂潭之前,他所思索的都是如何暗算傲爽,而後編出一個完美的謊言,讓得游無魂和聽魂等人相信,而後便提著傲爽的頭顱回到家族內,成為家主。

但現在縈繞在他腦海中的,完全就是兩個字了,活著。

從謝岩清開始到嚴明,直到後來的張麟和李莫寒,他們雖然並不都是因為傲爽而死,可後者在擊殺嚴明之時,那種殘忍的手段他可是歷歷在目,如今這般強大的手段,更是讓他絕望。

有機會嗎?奮力一搏,跪地求饒?

殊死一搏的結果,只能落下個靈散魂消的下場,可跪地求饒,又有什麼用?傲爽之所以被稱為『瘋魔王』,除了他修鍊一身魔功之外,殺起人來更是猶如一個瘋子,根本不考慮後果,就連藍晴都沒能得到他的寬恕,何況是自己?

半個時辰的時間后,當不再有任何邪屍出現后,傲爽的此般殺戮才算是真正停止下來,而在萬魂潭底這片擁有著無盡深淵,又是荒涼無比的大地上,早就歪七扭八地留下了幾百具邪屍的屍體。

或許因為邪屍的身體內並未流出任何的鮮~血,讓得整個場景看起來並不是如何的蕭索,可越是如此,傲爽矗立其間之時,那種與生俱來的王者氣息,直讓得遠處的張瀾心神顫抖。

快與慢,如同冰與火,處於一條直線上遙遠無比的兩個極端,但當他們真正產生觸碰之時,爆發出的力量也會極為可怕,時快時慢,冰火交融,只可惜,意念之力實在太過浩瀚……

雙目微眯,回想起自己今日在『天人合一』狀態下明悟出來的東西,傲爽的內心也是起伏不已,不過他也知道,自己領悟出來的這些,實則只是一些皮毛,更為深層次的領域,尚需要自己花費海量的時間和機遇去推衍和領悟。

「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先尋找到一門魂訣吧,剛才那《土鬼蘊魂訣》就是不錯,可惜了,咦,對了,看了這麼久,我先前還尋思花費些時間去找你呢,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啊……」

不好!

看到前者那徑自呢喃,微微搖頭的神色,張瀾的心中頓時一聲驚呼,兩抹靈芒自腳下升騰而起,驟然發力之下,整個人就要向沖向遠處,可不知是慌不擇路,還是劇本就是這麼寫的,他尚未衝出五十米的距離,就被一道宛若鋼澆鐵鑄般的身體攔了下來,『啪』地一聲跌坐在地面上。

張瀾在心急之下就要起身,可當他看到站在身前的少年時,一抹愁容頓時浮現在他眉宇間,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傲爽,他就站在那裡,眼神略顯傾斜地俯視著自己,神色淡漠。

苦也!

張瀾心中哀呼,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見到傲爽那恐怖的實力后,他心中便再無任何的鬥志,只想找個機會回到魂閣內或是隱藏起來,但他沒想到,後者早就發現了自己,只是忙於擊殺邪屍而已,是了,在他的眼中,自己的確還不如一具邪屍有威脅。

縱然張瀾心智過人,可他還是疏漏了一點,那就是今時不同往日,在以往中進入萬魂潭的弟子因為懼怕邪屍而不敢隨意動用靈魂之力,但傲爽有了鋒矢之後,早就無懼於任何的邪屍,靈魂之力外放,百里內的風吹草動,都在他的偵測之下。

他會不會直接動手殺了我?或是在殺我之前,好好羞辱我一番?

越是聰明的人,越是有著諸多的畏懼,因為不像呆傻之輩,平日里啥也不想,可有時就是如此,聰明反被聰明誤,一般武者到了這種情況,都會強迫自己鎮定心神,思索自己該怎麼辦,但張瀾的腦海中,卻是想著這些沒有用的東西。

這般行為,和放棄沒什麼區別。

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傲爽並未動手,也沒有說話,只是在他面前盤坐了下來,雙臂抱胸,凌厲眼神注視著他的同時,神情猶自是無喜無悲,可這樣一來,張瀾卻更加驚慌了,他到底要幹什麼?

眼神漂浮不定,在傲爽的注視之下,他只感覺自己的一切想法都暴露了出來,嘴唇微微顫抖著:「傲爽……嗬……你能不能,不要殺我?大人不記小人過,在你的實力面前,我也翻不起什麼風浪……」

傲爽還是不說話,依舊徑自望著他的雙眼。

在張瀾的躲閃不已的雙眼內,他看到了顯而易見的恐懼,一種對於將要死亡的不甘心,或是眼底深處的悔恨,可事到如今才談及恐懼、不甘、悔恨,是不是有些為時過完了?

若張瀾沒有那個暗害自己的心思,不說兩人會不會成為朋友,最起碼,今日不會是這樣的角色定位。

妖妃養成記 「謝岩清,也是我殺的,我躲在了一塊礁石的後面。」

半響之後,傲爽的口中終於是蹦出了一句話來,語氣冰冷徹骨,直欲將張瀾的靈魂凍結:「謝岩清只是開始,我如何擊殺的嚴明,你當時在場,也看在眼中,包括隨後的張麟和李莫寒,皆是因你而死,還有,你答應他們的好處,難道真能實現么?」

聽到這句話后,張瀾終於是徹底絕望了,剛開始傲爽不說話,讓他難以捉摸,就曾讓他恐慌了一陣,如今一開口便提及謝岩清等人的死,就更讓他失措了,正如他所想,傲爽早就動了殺心,只是沒出手之前,殺氣一直在凝聚著。

「我且問你一句,你答上了,我便饒了你。」

恩?什麼?!

連連眨動雙眼,張瀾甚至以為是自己在死亡的威脅下出現了幻覺,可當他看到傲爽那淡然的神情時,才知道自己並未聽錯:「傲……傲爽,你問……」

「瘋魔,饒過誰?」

剛剛還泛起了一絲欣喜之色的張瀾,臉色頓時變得蒼白起來,雙眼內的瞳孔也是驟然一陣緊縮……

!! 第1071章八鎖鎮邪龍

擁有了鋒矢,不再畏懼邪屍的威脅后,傲爽在萬魂潭底自然是更加的遊刃有餘起來,感受著湖水劃過身體時傳來的微微泛動之感,神色間也是開始出現了輕鬆和隨意的色彩。

這次萬魂潭之行,除卻游無魂和聽魂給予傲爽的告誡外,張瀾等五人的出現,甚至是被無數邪屍的圍追堵截,也給他造成了極大的阻力,而幸得的他命比較硬,在最關鍵的時刻領悟出了『鋒矢』這才打破了一切的束縛,在不可能活下來的情況下活了下來。

而據昨天為止,和傲爽一同進入萬魂潭底的五名魂閣弟子,終於是全部埋葬在了這裡,就連這次想要謀害自己的主事人張瀾,也因為那句『瘋魔饒過誰?』而徹底殞命。

不對,確切的說,傲爽並沒有殺他,而是一拳搗碎了張瀾的丹田,使用魔珠將他識海內的靈魂力量禁錮住后,將之扔在了一處幽暗的深淵之下,至於他現在落下怎樣的下場,傲爽也不知道。

要知道雖說傲爽昨日一怒之下震殺幾百具邪屍,可如果說萬魂潭底再沒有任何一具,就連他本人也不相信,況且就說今日,在尋找魂訣之時,他就不止遇到了一頭四階靈獸。

或許是因為邪屍消失大半的原因,那些原本隱匿起來的靈獸也開始了外出的活動,畢竟是一片湖泊之內,真正的霸主理應就是這些靈獸,只是邪屍的存在讓它們驚慌恐嚇而已。

不過說來也奇怪,自從先前遇到的那門《土鬼蘊魂訣》外,傲爽便再沒遇到任何一門魂訣,並且要知道在邪屍不敢靠近之後,他的靈魂之力可是一直處於外放的狀態。

「別說萬魔朝星了……第二門都未碰到過……」

傲爽搖了搖頭,直到此時他才想起,即便是那門《土鬼蘊魂訣》,他都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那個獲得修鍊資格的把握,現在極有可能發生的情況就是,一門魂訣擺在自己面前,都無福享用。

「噗……」

無巧不巧的是,傲爽那猶自呢喃的話音尚未落下,一本透發出紅藍相間魂芒的古冊,便是在連綿冰川和岩漿池的交匯處破土而出,自湖水中盤旋了一番后,沖著一個方向飄飛而去。

眉目一凝,說起來,傲爽從進入萬魂潭之時便處於這片看起來極為奇異之處,冰與火的交融,正和他前日領悟出的『快與慢』相差不多,不過不管怎樣,看到這門魂訣,他都必須出手。

「唰!」

雙腳之上泛起大片的深紫色光暈,施展開《詭步》之後,傲爽的身形也是快速地在湖水中衝擊開來,在這般無所顧忌的情況下,自身體兩側帶起了盪開了大片的水浪。

而就在之穿梭之間,傲爽的眉頭卻是不由微微蹙起,因為他發現這門魂訣的移動方向,竟是那片蟄伏了數百具邪屍之處,一時之間,他的心底雖然泛起了一絲猶豫,可想起自己領悟出的鋒矢,那股猶豫還是最終被堅定所代替。

這抹猶豫,並不是來自於邪屍,而是來自於傳說中的『屍王』。

傲爽不傻,從看到邪屍內也有著強弱之分后他就曾私底下猜測過,並且邪屍不可能憑空出現,『融魂之法』也不可能是最初那具邪屍自行領悟出的,所以從種種跡象表面,在萬魂潭底,都有著一個類似於邪屍中『boss』級別的存在。

望著腳下閃掠過的巨大裂縫,傲爽的視線最終還是定格在了身前那本魂訣之上,閃爍著土黃色魂芒的魂訣是為《土鬼蘊魂訣》,那麼這本魂訣,應該是和水、火屬性有關了吧。

「噶……」

透發出紅藍相間魂芒的魂訣,終於是在湖水之中戛然停滯,不知怎的,望著那在前方徑自旋轉,將周圍水流引動得有些起伏的魂訣,傲爽的雙眼之內,也是出現了一絲震動。

這門魂訣,有些詭異!

傲爽並未察覺到,他的呼吸在此時都變得有些紊亂起來,眼神也是不似以往那般沉著鎮定,反而是出現了一絲顫動,不知為何,他的心底突然被一種不安的氣息籠罩……

咻!

似乎是為了他的感覺是正確的,下一刻,就當傲爽的視線死死地注視著那門魂訣之時,自紅藍交錯之下的魂芒之內,一道筆直地虛光便是自其中驟然爆射而出,激射入了下方湖底的地面內。

哐當……

湖水劇烈地動蕩,以那道筆直的虛光為中心,四周的地面轟然坍塌,細細看去,竟然還是跟隨著一條條深淵裂縫的軌跡而延伸開來的,巨大的碎石塊,不知因為何等力量而激射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