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原本要嘆氣,結果遭到重擊,忍不住發出了一聲痛呼。

「安靜點。」

骷髏小虹說道,眼眶內的兩縷火焰,跳動的劇烈起來。

閉關兩日,仰天大笑。

花朝躍農門 那傢伙……

悟了什麼? 一場骰寶,一場血戰到底,簡艾已是滿載而歸。

兩億多的籌碼在托盤上堆成了山,再加上白晝和赤陽兩人的戰果,三人一天就贏了三億多澳元,根據匯率,三億多澳元可兌換十二億華夏人民幣!

皇家賭場每日迎來送往各國的顧客,早已開通了全球貨幣免費兌換的服務。

白晝早有準備,辦好了一張異國通用的銀行卡交給簡艾,今日所贏的錢,全部轉到這張卡上。

而後,簡艾沒有過於貪心,對著白晝和赤陽道:「沒想到一次就夠了,這幾天我們可以好好在澳門玩了!」

白晝和赤陽也是微微一笑,誰能想到,堂堂舍仙門門主,有一天會利用心法在賭場抽老千?

半個小時后,賭場的工作人員將一切辦妥,簡艾收好卡,正欲帶著兩人離開,卻不想一位身穿西裝的中年男子突然來到幾人面前。

簡艾神色一頓,只見那男子微微附身,語氣禮貌的開口:「幾位貴客,我是皇家賭場的經理,如果方便,還請幾位移步,我們老闆想見一見幾位。」

男子話中雖說著幾位,可目光卻一直落在簡艾的身上。

顯然,他口中的老闆想見的人,只有簡艾。

簡艾有些意外,自己雖沒有做到極力低調,可也不至於被賭場的幕後老闆注意到才對。

當下不禁抬頭看了一眼白晝和赤陽,而後又將目光落在賭場經理的身上。

見他面帶笑意,神色恭敬,不像是要為難他們的樣子,簡艾才點了點頭:「勞煩帶路。」

穿過賭場偌大的大廳,裡面有一扇淺白色的電子門,賭場經理將手指放在指紋識別器上,下一秒,門便『咔嚓』一聲開了。

「幾位請!」經理側身而讓,十分紳士。

進入電子門之後,一條燈光明亮的走廊,幾人一路向里,直到盡頭右拐,才進入一間寬敞的房間。

屋內沙發上坐著兩個人,其中一人不是別人,正是季皓宇。

季皓宇手中端著一杯紅酒,身體輕靠在沙發上,看到簡艾時不禁微微挑唇,露出一副『又見面了』的表情。

簡艾心下瞭然,也知道了自己為何會被賭場幕後老闆注意到的原因。

而這時,另一個身穿白色西裝的男子,亦是主動起身迎上前來。

簡艾抬眸,只見這男子生的一身書卷氣,大約三十歲上下,眼戴一副金絲框眼鏡,鏡片之下,一雙眸光明亮的眼睛波光涌動,皮膚白皙,神態看似親和實則透著一抹令人無法忽視的凌厲。倒是身上一身設計簡單,做工繁瑣的白色復古西裝,襯的他憑空多了一絲貴族之氣。

男子在簡艾身前站定,先是目光探究的打量了一下簡艾,才微微一笑,輕聲道:「再下青幫墨子坤,幸會!」

話落,已是主動伸出手。

簡艾心中一動,似是沒想到對方面對自己一個小女孩竟會用如此平等的語氣和方式打招呼,眸光輕斂,而後抬手與其相握,輕聲道:「簡艾,華夏人!」

白晝此時站在一旁,在聽到墨子坤報出名諱之時,心中亦是一驚。

墨子坤,澳門青幫當家之人,妻子是島國山口組老大的女兒幸田良奈,可以說是跺一腳,整個亞洲都要顫一下的人物。 只見墨子坤毫無區別對待的沖著白晝和赤陽也微微點頭示意,算是打過招呼,而後才又將目光落在簡艾身上,一臉隨和笑意的開口道:「皓宇時常來我的賭場,還未曾見他輸過錢,今天聽他說被一個十幾歲的女孩贏了幾千萬,我實在是忍不住這好奇之心,若有冒犯,還請見諒。」

墨子坤語氣輕緩,周身雖縈繞著天生的上位者應有的氣勢,卻不見絲毫刻意的架子,整個人給簡艾的感覺如春風一般,令人舒服。

簡艾當下勾唇一笑,略微打趣的開口:「只要不是找我的麻煩就行。」

「哈哈……」墨子坤聞言不禁霎時笑出聲來,鏡片之下的眼睛眸光跳動,看著簡艾笑到:「別說你贏的不是我的錢,就算是我青幫的錢,我墨子坤還不至於為了區區幾億澳元而找客人的麻煩。」

簡艾面色不變,臉上始終掛著不失分寸的淺笑,末了並沒接墨子坤的話,而是緩緩開口道:「若墨先生沒有其他的事,我想我們應該要離開了。」

即便感受到了墨子坤沒有任何惡意,可簡艾也不想在此處多做停留。

她對季皓宇或墨子坤沒有絲毫成見,只是單純的想要離開而已。

「哦,那是自然。」墨子坤笑意輕斂,沒有任何多餘的挽留,爽快的點了點頭:「希望日後還有機會再見!」

簡艾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待幾人離開,季皓宇才緩緩從沙發起身走到墨子坤身旁,修長筆直的身形比墨子坤還要高半個頭,只見他眸中興意盎然,幽幽的挑唇開口:「她是我見過最特別的人。」

墨子坤眼底含笑側頭看向季皓宇,末了輕笑一聲:「心動了?」

季皓宇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一邊笑,一邊毫不猶豫的搖頭否認:「我可沒有老牛吃嫩草的習慣。」

說著,不禁一臉深意的看向墨子坤。

墨子坤聽出他話中的意有所指,墨子坤和他現在的妻子幸田良奈就相差整整七歲。

非但不惱,墨子坤反而啞然失笑,而後對著季皓宇炫耀式的開口道:「有的時候嫩草自己非要讓牛吃,作為牛,也是身不由己。」

「這話我可要一字不差的轉告給嫂子。」季皓宇笑著道。

墨子坤微微聳了聳肩,露出一個不在乎的表情。

幸田良奈十八歲時在Z國對墨子坤一見鍾情,而後從Z國追到了澳門,經過三年的不懈努力,終於在二十一歲的時候如願以償的嫁給了墨子坤。

所有認識他們的人都知道這兩人的愛情故事,在當時可是一段佳話。

……

回去的路上,簡艾坐在車的後座,一時間竟有些恍惚。

就在今天上午,她還是一個身無分文的人,而此時,她已經有了足夠的資金來支撐和運作自己的公司了。

一切都讓人難以置信,卻又那麼的真實。

直到車輛緩緩的停在了酒店門前,簡艾才收回思緒。

門童上前為她拉開車門,簡艾徑自走下車來,目光隨意的向遠處看去,卻看見簡長生正從不遠處往酒店走來。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尋找大帝

此時此刻,蒼嵐大陸,半神之國,極南之地。

這尊神秘、古老、宏偉、玄妙、霸氣的巨大門戶,在這剎那間,一道更為璀璨的紅芒,從內部蔓延而出。

四周鎮守的巨頭,無不大驚失色。

這個紅芒……

居然要比上一次,更為耀眼了!

這也就意味著,南天門的那個神秘敵人,現在變得更強大了!

「查不到。」一道神秘洪亮的聲音,在南天門深處響徹起來:「如今的蒼嵐大陸,我們只掌握了三分之一,想要茫茫人海,查出人影,根本不可能。」

「這樣看來,那隻能提前計劃了!」

南天門之靈緩緩說道。

「可以,正好中州即將召開登帝儀式,屆時讓三大勢力的人,深入中州。不管是如何危機,先將那些天才們,掌握到我們的手中。」

神秘洪亮的聲音回應道。

與此同時,中州,龍帝院,人族峰。

那道震耳欲聾的大笑聲,逐漸平靜了下來。

秦南的雙眸之中,精芒閃爍。

既然已經確定了證帝之法,那麼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考慮如何融合九顆武樹。

「想要將九顆武樹,融為一體,光靠我的意志,肯定是不行的,先別談八顆戰神之樹和崩滅武樹只見,互相衝擊,就算是讓兩顆戰神之樹,融為一體,都會互相排斥。」

「如果要融合,恐怕得藉助外力,或者用什麼其他的辦法。」

「我固然可以思索出如何證帝的辦法,但是這種事情,我恐怕就無法想出來了。」

秦南非常有自知之明,不是任何事情,他都能夠自己想出來的。

「在?」

秦南率先朝著銅鏡發出了一道神念。

銅鏡之中的神秘女子,極其強大,她必然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融合九顆武樹。

「不在。」

冰冷的聲音,回蕩開來。

秦南的嘴角頓時一抽,隨即道:「有一件事情,想要問下你,我若要融合體內的九顆武樹,得需要用什麼辦法?」

「不知道。」

女聲仍舊冷冷道,銅鏡也恢復了平靜。

秦南微微一愣,臉上露出了抹苦笑,他也不知道,這個銅鏡中的神秘女子,是不想告訴他,還是真不知道。

「問龍帝他們,恐怕沒有用,現在要不嘗試尋找一下武緣閣?」

秦南頓時運轉戰神左瞳,朝著天穹看去。

常人無法發現武緣閣,但是他左瞳運轉時,可以看到武緣閣。

只不過,整個天空,包括虛空之內,都沒有武緣閣的蹤影,秦南也嘗試散發了一下神念,武緣閣也沒有回應他。

「銅鏡無法幫忙,武緣閣不在,這樣下去,那我只能去找斷天大帝了?」

秦南眉頭一挑。

他收集了鎮山神珠、打妖棒、釣寶竿,自然已經知道斷天大帝真正寶藏的所在位置,但是斷天大帝的意志,曾經告誡過他,修為不夠,不要去前去這個真正的寶藏之處,否則的話,他恐怕會遭到斷天大帝本尊的一頓毒打。

「不管了,現在只有去找他了。」

秦南瞬間下定了決心,取出了釣寶竿,手掌一揮,武祖之力灑下,在這釣寶竿上,就浮現出來了一道道的紋路。

秦南將這些紋路,一一記下,然後在地面一一畫出,赫然畫成了一幅地圖。

「無極神盟?」

秦南仔細看了一眼地圖,隨即站起身來,對著骷髏小虹傳去了一道神念,朝著龍帝院外面的陣法飛去。

「秦南師兄!」

「見過秦南峰主!」

四周不少弟子,看到秦南,頓時恭恭敬敬開口。

在九九的隻言片語下,然後加上數百位天才提到「秦南」的名字,如今整個龍帝院上上下下,都是隱隱猜到,敖蒼天能夠承載帝命,秦南有著莫大的功勞。

所以,縱然秦南沒成帝,他們對秦南也非常尊敬。

秦南一一回應,等他到總門口的時候,一股香風,撲面而來。

秦南扭頭一看,只見到九尾妖帝,身穿粉紅長裙,面容白皙,雙目如水,散發著一股股令人心神鬆動的氣息。

「準備出去?」九尾妖帝眨了眨大眼睛。

「嗯。」秦南點頭笑道:「我正好盯上了一處傳承。」

九尾妖帝看到他這副模樣,心裡稍稍鬆了口氣,秦南沒有失去鬥志,那就是好事,隨即她嫣然一笑,道:「不錯嘛,不過你要記得,十天之後,隨時做好回來的準備。」

「嗯?」秦南一怔。

「結果已經出來了,敖蒼天、唐青山、芊芊的登帝儀式,在我們龍帝院舉行,屆時各大勢力的巨頭,各大勢力的天才等等,都會全部到場。」九尾妖帝正色道:「這是中州千百年以來的規矩,有人證帝,必須舉辦儀式。」

「原來如此。」

秦南早在幽影樓查閱消息的時候,確實看到了這個登基儀式的事情,沒想到現在在龍帝院舉行。

答應九尾妖帝,兩人之間閑聊幾句之後,秦南就前往了中道城。

半響之後,秦南剛剛從中道城的院落中出來,準備前往另外一座陣法時,就有著幾道聲音響起。

「咦?秦南?」

「傳說中帝命爭奪戰的變化,與秦南有點關係啊?」

「不知道啊,他不是修為暴跌了嗎?」

剎那間,四周就有著幾十道的目光看來。

如今在中州,秦南的名號,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些人認識他,倒也正常。

秦南聳了聳肩,臉上沒有太多表情變化。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肆意的大笑聲響起:「哈哈哈,居然真的是秦南!看來今天我們的運氣不錯啊!」

只見到,在遠處天刀宗的傳送陣法中,三名青年的身影,緩緩浮現出來。

這三名青年,都是身穿帝器之衣,氣質非凡,尤其是那為首的青年,一身氣勢,毫不遮掩。

「那是非凡刀帝的兒子非凌羽?」

「嘶,另外的兩個,也是大帝之子啊!」

四周不少修士,凝神一看,頓時目露驚色。

要知道,一般情況下,三大帝子幾乎很少,同時出現。

秦南瞥了三人一眼,毫無興趣,繼續向前走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