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厲無極發現,潘寒羽也跟在藍允澤的後面,正用狠毒的目光看著自己。

潘寒羽確實恨啊,一年前厲無極只是築基三重境界的時候,他派過兩名結丹客卿去追殺厲無極,結果杳無音訊。「沒想到這個小子突然出現在這裡,而且馬上就要結丹了,這次要是不把他弄死,估計藍妹妹永遠都追不到手了。」

「這個臭小子,艷福不淺那,怎麼身邊都是美人?程雨瑤又漂亮又有本事,還有那個結丹女修士,長得真是氣質脫俗啊!啊呸,怎麼這種好事就輪不到我的頭上。」潘寒羽目光yin邪,心思齷齪無比。

「這位道友,我怎麼行事好象還輪不到你來管吧。」厲無極毫不客氣,這是他與藍鳳兒之間的事,即使是藍鳳兒的哥哥也沒有資格來評頭論足。

「哎喲,小子,脾氣還挺大的嘛。告訴你,這裡是蒼瀾城,不是你們的青城山。」藍允澤頓時上了火氣。

「你個臭小子,還想追求我妹妹,也不照照鏡子,今天來到了這裡,不巴結我也就罷了,還敢用這種語氣和我說話,真當大爺我是吃素的嗎?」藍允澤心中恨道。

「你看看人家潘寒羽,為了追求我的小妹,鞍前馬後,一直就和自己的小弟一樣,真是無比順眼啊!」藍允澤心中越想越氣。

「藍公子,不管是在蒼瀾城還是青城山,我厲無極行事都是一樣的。怎麼,難道藍公子想請客不成。」厲無極打趣道。

「藍安雄一看就是個人中豪傑,怎麼生出的兒子竟然如此不堪,真是虎父犬子啊,此人比起他的妹妹來,差了何止十萬八千里。」厲無極心中暗道。

「呔,你個臭小子,真是給臉不要臉,也不看看你是在和誰說話。」潘寒羽跳上前來,打算表現一番。

「今天這麼好的機會,不趁機踩厲無極幾腳,怎麼符合我潘二公子的光輝形象呢?」潘寒羽心中不無得意的想道。

厲無極還未說話,藍鳳兒粉面微寒,斥道:「潘公子,他們說話關你這隻蒼蠅什麼事?拜託你,飛遠一點。」

「藍妹妹,我這不是關心你么。」潘寒羽訕笑道。

「滾,有多遠滾多遠,還有藍允澤,我要告訴你,請你不要繼續出現在我的眼前。」藍鳳兒非常的生氣。

請個朋友吃飯,這還沒開始呢,怎麼就遇上這種事,弄的胃口都沒有了。

程雨瑤、盛無涯等人見到這兩個人裡面有一個是藍鳳兒的哥哥,也不好說什麼。

厲無極對於潘寒羽是厭惡到了極點,以前的事情他還沒找潘寒羽算帳,這傢伙現在又蹦了出來,哪裡還能有什麼好臉色,他冷笑道:「潘二公子,藍鳳兒說的還真是對,請你飛遠一點吧。」

「你個臭小子,竟敢調笑你家二爺,看招!」潘寒羽火冒三丈,舉拳就沖了過來。「藍鳳兒可以罵我是蒼蠅,別人可就不行!」

雖然見識過厲無極強悍的越級戰鬥能力,但是在蒼瀾城,想要對付個築基境界的修士,那還不是輕而易舉。

意想中的拳腳撞擊聲並沒有出現,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潘寒羽就軟軟的坐到了地上。

「諸位不要看了,還是吃飯吧。」厲無極沉聲道,好象從來沒有離開過座位一般。

「好快的身法!莫非他隱藏了修為?」包淼暗道。

「好,等吃完飯再和你算帳。」藍允澤覺得丟了面子,但一時摸不透厲無極的底細,而且藍鳳兒也在這一桌吃飯,父親一向寵溺她,搞不好又會去告自己的狀,還是等他們散了場,厲無極落單的時候再來找他的麻煩。

藍允澤招呼跟來的幾人扶起潘寒羽,怒氣沖沖的走了。 蒼蠅飛走後,酒桌上的氛圍頓時熱烈了起來。

自從來到蒼瀾大陸后,厲無極就很少飲酒。今天高興,陪著眾人喝了一些,因為大家明天還要比賽,所以稍微控制了一些量,但是這麼多人在一起,喝的還是非常盡興。

「厲師弟,你真的只是一名築基境界的修士?」喝了一些酒後,石琳膽子大了一些,說話也就變得隨意了起來。

「當然,貨真價實。」厲無極笑道。

「石道友,你為什麼會這樣問?」任俊有些不解。

「呵呵,築基境界卻能夠練制出四級丹藥,而且還可以越級進行戰鬥,如果築基境界的修士全都像他這樣逆天,那我們這些結丹修士全都該無地自容了。」石琳呵呵笑道。

「咯咯,厲無極,你好象不能用常理來推斷。」藍鳳兒用手指著厲無極,臉上全是笑意。

「厲師弟煉丹我是佩服的,修為我更加佩服。」程雨瑤也插話道。

「怎麼,程師妹打鬥比不過厲道友?」包淼有些吃驚。

「厲師弟在築基五重境界的時候打敗過一個人,但是我卻敗在了此人手裡。」程雨瑤解釋道。

「築基五重境界?這怎麼可能?」包淼明顯的不相信。

「那當然,厲師弟在我們摩天派的時候,打敗過我師伯的弟子藺墨寒。」石琳見到包淼的這付神情,立刻說道,似乎是要申辯一般。

藺墨寒的實力在年輕弟子中極為響亮,很多人都是聽說過的,聽見石琳的話,所有的人都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好了,不說這個,我敬諸位一杯,喝完這杯我們就散了吧,大家都早點休息,迎接明天的比賽。」厲無極站起了身。

眾人都起身幹了杯中的酒。

「厲師弟,你沒見到藍姑娘他哥和那個公子走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我擔心他們一會會來找你的麻煩。」雲瓊仙子放下杯子,有些擔憂的道。

「怕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等人我要是怕了,還修的什麼仙?」厲無極把酒杯往桌上一頓,大馬金刀地坐了下來。

正所謂喝不盡的杯中酒,割不完的仇人頭。

「這個潘寒羽派人來要取我的性命,已經是不死不休了,這筆帳遲早都是要和他算的。他還想來找我的麻煩,要不要趁這個機會讓他消失?」厲無極在中州掌的是百萬大軍,殺伐果斷,對於仇人,一向是出手絕不留情。

「不過這裡是蒼瀾城,有些不好下手,還是見機行事吧。明面上我什麼都不怕,有師祖忘仙老人在,宵小之輩肯定不敢明目張胆,怕就怕他們玩什麼陰謀詭計。」厲無極心中暗道。

「藍允澤這個人沒什麼魄力,就是口中硬氣,實際上膽小怕事的很。至於那隻蒼蠅,一直就是個紈絝子弟,他能翻出什麼浪花來。」藍鳳兒多飲了幾杯酒,有些不以為然的道。

厲無極心中卻是非常清楚,藍允澤可能真沒有什麼,但是這個潘寒羽,絕對是個睚眥必報的小人。他派人追殺自己的事情,只有他和自己心知肚明,其他的人肯定是毫不知情。

喝完酒後,眾人離開了蒼瀾大酒樓,開始返回各自的住處。他們都比厲無極早來蒼瀾城,師門長輩早就定好了房間。

任俊與魏遠和都邀請了厲無極去他們的住處,但是都被厲無極給拒絕了,他決定送完藍鳳兒后就去找忘仙老人。

見到眾人都走了,藍鳳兒帶著酒意的道:「厲無極,要不要我給你安排住處?」

「藍姑娘,不必了,我一會還要去找師祖呢,就先多謝你的美意了。」厲無極搖手拒絕道。

「不要總叫我藍姑娘藍姑娘的,多難聽,厲大哥,你就叫我鳳兒吧。」藍鳳兒平時可能很少喝酒,今天有點喝高了,狀態不對。

「哦,鳳兒姑娘,我先把你送回去吧,我覺得你是喝醉了。」厲大哥有些無奈,這都晚上了,孤男寡女的,容易讓人產生誤會。

「又來一個喊自己厲大哥的,一定要把她的這種心思扼殺在萌芽狀態。」厲無極心中嘆息了一聲。

「厲大哥,你為什麼就一定要加上姑娘兩個字呢?直接喊我鳳兒不可以嗎?」藍鳳兒嬌嗔道。

「鳳兒姑娘,你不就是姑娘么,總不成還是個男子漢?」厲無極笑道。

「哼,討厭,厲大哥,你取笑人家。」藍鳳兒臉色更紅了,分不清是喝酒紅的還是嬌羞紅的。

「好了,鳳兒姑娘,天色很晚了,我趕緊送你回家吧,你還好吧,能不能走的動?」藍鳳兒輕輕應了一聲,人卻搖晃了起來,看樣子隨時都會暈倒在地上。

厲無極沒有辦法,只能上前攙扶著她。他又不知道藍鳳兒的家究竟在哪裡,向藍鳳兒問起,藍鳳兒只是隨意的朝前一指。

「這下怎麼辦呢?」厲無極不禁頭疼了起來。

此時藍鳳兒緊緊的靠在厲無極的身上,兩人幾乎是向前挪行,走了沒多遠,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厲無極朝前一看,潘寒羽那張陰森的笑臉出現在了眼前,身邊還帶了兩名修士。

這兩人,一人是結丹七重中期的境界,另外一人竟然是元嬰境界的修士。不過氣息比玄武軍元帥全小女的還弱,估計是元嬰一重的境界。

「臭小子,這下看你往哪裡逃,今天要是不把你弄死,我潘字就倒過來寫。」潘寒羽聲音陰森無比,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你還不如把自己倒過來。」厲無極聲音極度寒冷。「藍允澤果然沒有出現,潘寒羽卻陰魂不散,此人屢次針對我,今天一定要把他打怕了再說。」

「你個臭小子,說話陰陽怪氣,死到臨頭了居然還這麼嘴硬。」潘寒羽笑的更加陰森了。

「動不動就要我死,你有這個本事嗎?你這隻死蒼蠅!」厲無極眼神中露出了殺機。

「既然潘寒羽不忌諱師祖忘仙老人,那我又何必顧忌聖天聯盟呢?乾脆找個地方把他做了!」厲無極心中瞬間就做出了決定。

「啊!你個臭小子,今天不把你剁碎了喂狗,難解我心頭之恨。」 嫡妃驚華:一品毒醫 潘寒羽氣急敗壞。

「我帶了這麼強大的陣容來,這個臭小子竟然沒有跪地哭著向我求饒,反而繼續嘲諷我,實在是太目中無人了,難道二公子我就這麼沒有威懾力嗎?」

「好,那你們就來啊!」厲無極一把背起了藍鳳兒,展開身法,朝著蒼瀾城外迅速奔去。 這天晚上的蒼瀾城,因為丹師大比的原因,顯得有些熱鬧。厲無極選擇的都是僻靜無人的地方,很快就繞出了城。

潘寒羽叫囂著,和另外兩人一起在後面窮追不捨。

厲無極身法很快,雖然背著藍鳳兒,但絲毫沒有受到影響。等到了城郊的一片樹林處,他突然消失了身影。

三人並沒有什麼戒備,在樹林里尋找了起來。厲無極只不過是築基境界的修士,還背著個人,他們這邊卻有元嬰修為的高手,要殺厲無極簡直易如反掌。

「這小子究竟躲到哪兒去了?」潘寒羽非常著急。

「漂亮可人的藍妹妹好象已經喝醉了,等會殺死厲無極后,我乾脆把她給辦了,到時候生米煮成了熟飯,不就徹底的贏得了美人的芳心。」想到這裡,潘寒羽小腹不由的一陣火熱。

「二公子,只是宰一個築基境界的小子罷了,用得著叫上我和於大哥?」結丹七重的修士不解的問道。

「戴老六,你可不要瞧不起他,我在這小子手裡竟然毫無還手之力。」潘寒羽提醒到。

這一年來通過服食丹藥,潘寒羽堪堪突破到了結丹一重的境界,雖然基礎不牢,但怎麼說也是一名貨真價實的結丹修士。

「二公子,看你說的,他再怎麼厲害還不是築基境界的修士,不要長了他人的志氣卻滅了自己的威風。」結丹七重的修士有些不以為然。

「哈哈,戴老六,你說的有道理,現在有你們兩位在這裡,量他也翻不了天。」潘寒羽得意的笑著。

「只是這小子滑溜的很,帶著個人卻跑的比狗還快,我到這邊去看看。」結丹修士口中罵道,人往樹林的左邊走去。

潘寒羽站在原地,元嬰修士在他的右邊,見到結丹修士的動作,兩人都沒有在意。

「呼!」一道凌厲的勁風響起。

「噗哧!」一桿方天戟瞬間扎中了結丹修士的身體,透胸而過。

樹林的左邊出現一個修長的身影,可不正是厲無極么。

「老六!」元嬰修士睛眥俱裂,大吼著沖了過來。

「呼!」一道巨大的破空聲響起,結丹修士的屍體被厲無極猛的甩了出來。

「嘿!」元嬰修士大喝了一聲,猛然發力,迎向了飛來的身影,磅礴的玄元柔和的運轉,巧妙的把結丹修士給接了下來。

接到手裡后一看,結丹修士的胸前正有一個碩大的窟窿,顯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你這隻螻蟻,竟敢暗箭傷人,今天我一定要讓你死無全屍,以慰老六的在天之靈。」元嬰修士語氣陰森,咬牙切齒的說道。

厲無極只是築基境界的螻蟻,誰能料想到戴老六一招就被他斃了命,元嬰修士聲音中雖然帶有藐視之意,但是卻絕對不敢掉以輕心。

見到戴老六無聲無息的就丟了性命,而且死狀這麼凄慘,潘寒羽嚇得臉色蒼白,腿腳發軟,站在那兒不住的顫抖起來。

「老狗,不要著急,下一個就輪到你了。」厲無極語氣輕鬆,臉上儘是冷冷的笑容。

「你這隻螻蟻,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元嬰修士怒火萬丈,手中閃現了一把鬼頭刀,「今天,你必將成為我的刀下亡魂,受死吧!」元嬰修士聲音陰森無比。

「哈哈,大言不慚,老狗,你來!」厲無極右手緊握通天戰戟,左手伸出食指、對著元嬰修士勾了勾。

「啊!氣死我了……」元嬰修士鬼頭刀向前一砍,磅礴的玄元暴涌而出,他的身前瞬間就出現了一隻幽冥豹,展開矯健的身形,迅如閃電的對著厲無極撲了過來。

厲無極眼睛微縮,通天戰戟朝前一揮,前方的空間陡然撕裂而開,雄渾而精純的玄元衝出體外,轉眼就凝聚成了一條威猛的黑龍,怒聲咆哮著,迎向了幽冥豹。

「嘭!」

一種可怕無比的能量衝擊波猛然爆炸而開,狂暴的力量讓人心驚肉跳,一圈圈驚人的勁風席捲開來,樹林中的大樹轉眼就倒下了一大片。

「你這隻螻蟻,想不到還有點手段,今天我……」元嬰修士有些驚駭的說道。

豪門之莫少的掌上妻 「老狗,廢話少說,引頸受死吧!」厲無極直接就搶了元嬰修士的台詞,搶先發動了攻擊。

樹林上空的天地靈力突然劇烈的翻滾起來,如同海浪一樣,發出了巨大的澎湃之聲,旋即形成了兩個巨大的靈力漩渦,在兩人周身不斷盤旋。

「螻蟻,為什麼我禁錮不了你吸收天地靈力?」元嬰修士大駭。

修士修鍊到了元嬰境界,御使天地靈力的能力極強,一般來說,可以禁錮低境界的修士吸收天地靈力。可是元嬰修士駭然發現,自己竟然無法禁錮厲無極,而且感覺到厲無極吸收天地靈力的速度隱隱超過了他。

「哼,你吃驚的事情還多著呢。還是讓我送你去和他做伴吧!」厲無極傲然道。

戰神鍛體上記載,練成混沌境后,身體吸收天地靈力的速度,比普通修士要快上十幾倍,而且身體變得渾然一體,稱得上是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元嬰修士又怎麼能夠禁錮住厲無極呢?

「你這隻螻蟻,那就讓我們決一死戰吧!」元嬰修士瘋狂叫道。

「正有此意!」厲無極心如止水,不動如山。

「嘭!」「嘭!」「嘭!」……

一道道猛烈的撞擊聲不絕於耳,恐怖的能量衝擊波不斷轟爆,狂暴的力量鋪天蓋地,轉眼之間,兩人就交手了上百招。

四周的大樹全都被連根拔了起來,露出了一大片空地,空氣中火花四濺,這片空間被扭曲的徹底變了形。

「二公子,不要發獃了,趕緊去找那個小娘皮,抓來威脅這個臭小子!」元嬰修士體內氣血一陣翻滾,感覺很快就要支撐不下去了。

「這人功法特殊,實力強悍無比,想不到我竟然不是他的對手,今天恐怕麻煩了。看來還是要使用一些卑鄙的手段,好讓他投鼠忌器。」元嬰修士暗道。

「哦,於老大,我這就去。」潘寒羽好象剛剛夢醒,朝前奔了出去。

「咻!」一道寒光閃過,一柄長劍驀然飛出,刺中了潘寒羽的大腿,劍身露在外面,搖擺不定。

「啊!」潘寒羽大叫了一聲,向前撲倒在地上,抱著大腿痛苦地哀嚎了起來。

修鍊成混沌境后,厲無極還從未和人交過手,今天正好有這個元嬰修士拿來練手,沒想到這隻老狗如此齷齪,竟然想要那隻蒼蠅去找藍鳳兒,厲無極哪能讓他們如願。

這個元嬰修士應該只是元嬰一重的境界,所以對付起來遊刃有餘,厲無極感覺,他現在的實力應該和元嬰二重境界的修士不相上下。

「二公子!你這隻螻蟻,我和你拼了!」元嬰修士狀若瘋魔。鬼頭刀亂劈,玄元瘋狂地噴涌而出。

厲無極展開七星凌雲步,身體化成一道殘影,瞬間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當!」通天戰戟橫掃,直接挑飛了鬼頭刀。

「噗哧!」一道驚悚的兵器入肉聲突然響起,通天戰戟直接刺穿了元嬰修士的胸膛,瞬間就讓他失去了戰鬥力。

厲無極高舉通天戰戟,任元嬰修士在上面垂死掙扎,他緩步走到了潘寒羽的跟前,一上一下兩個人哀嚎不止,交相呼應。

「厲仙師,你放過我吧,以後我再也不敢來找你的麻煩了!」潘寒羽不停地求饒起來。

「以後,沒有以後了。」厲無極淡淡的說道。

「怎麼,厲仙師這是要放過我?」潘寒羽喜道。

「呵呵,放過你?我的意思是說、你再也沒有以後了。」厲無極口吻波瀾不驚。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