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去浴室把自己洗了個乾淨,才舒服了一點,要不鼻子老聞着一股血腥味,有些疲倦地爬上了大牀,其實我自己知道我現在的疲憊只要是因爲雲亦睿的話給我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因爲我從他的話語中讀到了幾個關鍵詞,我能活是因爲我用了最愛我的人的精血,不是雲亦楓就是雲亦睿,但是從雲亦睿的話中我聽出是雲亦睿做的。

因爲亦楓沒有反駁,因爲亦楓開始一直在說亦睿的好話,似乎在撮合我們,還有亦楓在亦睿面前似乎老矮了一截,似乎很包容他,難道說亦睿說的都是事實,我的命是雲亦睿拿自己的半條命救的,如果是這樣我該怎麼辦?還有什麼隱情嗎?雲亦楓的五年,雲亦睿說的我只能跟他,腦袋都要炸了也想不出個所以然出來,真的是傷腦筋。

看着亦楓總是支支吾吾,他總是很刻意避開了這個話題不給我明說,他到底有什麼苦衷?

真的沒想到會這麼的複雜,爲什麼要重活一世,我暗暗自嘲,是老天又來捉弄了我一番嗎?

身體很累,腦袋卻不肯停歇,明明知道越想越亂,不如什麼都別想,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腦,我用薄被將自己矇住,還是一點的睡意都沒有。

房門輕輕一推,我知道是雲亦楓進來了,並不想動。

腳步聲到了我的身邊停下,頭頂是微微的輕笑聲,“子靜,你要悶壞你自己嗎?”

不知道他是怎麼發覺我沒睡的,有些賭氣將被扯開,“我們的地毯換了嗎?”

他有些無奈,似乎我這個時候還想着地毯,“我已經找人了,不過爲了讓你心裏透點氣,我叫亦睿付的賬。”

“真的?”我扯了個笑臉,這個消息還挺不錯,最起碼我不用心疼我的一大筆錢了。

他點了點我的鼻子,“就這點出息。”

“咱家地毯很貴的好不好?對了你弟弟走了嗎?”我有些不贊成道,難道有錢就可以亂花嗎?

雲亦楓微微嘆了口氣,“沒?他這個樣子能去哪?我爸媽不問呀!問起來我倆怎麼說?亦睿企圖對你不軌然後被我揍了,他們不上火嗎?算了,我叫他先暫時住我們家,等能看了再走。”

“也行,不過他要是再控制不住自己又對我不軌怎麼辦?”我揚着臉看他。

“我保證不會了,他是混,還不至於知道我倆結婚了還敢再對你不軌,沒事,有我。”他把我的手抓住,細細摸索我手腕上還沒消退的紅痕。

我點頭,看見他的拳骨上也有傷,原來那些血也不是都是雲亦睿的,心中一疼。

我爬起,他摁着我,不解道,“起來做什麼?”

“你看看你手都受傷了,我找藥水給你塗上。”我嘟着嘴道,打人的真行還把自己弄傷了。

“別動,一會兒我自己來,躺下。”他低聲道。

我發現我被雲亦楓慣的有一點的事都受不住,老想急着掉淚。

“亦睿的話給你造成困擾了是不是?”他看着我道,我在他眼前不能有一點的心事。

我點頭,“他的話肯定有真的在裏面。”

雲亦楓輕輕一笑,“傻瓜,他說的是假話,我知道,當時我找我乾媽的時候的確是受了一點的阻擾,因爲你的魂魄一直不出來,如果超過七天就完全沒有辦法了,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才找的亦睿,但是不是他說的那樣,反正你的復活跟他一點的關係都沒有。”

我仰臉看着他,“這麼說是你對不對?是你救了我,費勁了你的心血,然後在這一世會突然暈倒醫生都找不到原因是不是?”

他把我的手握緊,“子靜,上一世都過去了,我們不要再提,你想的多我明白,我只能說我倆好好的過在一起的每一天,珍惜每一天,有時候我也會衝動,因爲老怕這樣的日子說沒就沒了,真的很怕。”

我怎麼感覺他的話語中有濃濃的悲傷,很不好的預感,像是他真的會突然消失不見,“亦楓,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我要跟你一輩子,一直到八、九十歲,我不要你離開我。” 雲亦楓突然將我摟緊,低聲道,“怎麼會?我們會一起白頭的,別瞎想。”

然而這種不安卻揮之不去,我摟着他知道他什麼都知道,但是怕我擔心不給我說,而云亦睿他也許並不知曉,但是還有一個人知道,就是亦楓的乾媽,她不該不會出現在這一世,只要找到她也許我會什麼都知道。

然而這種真相我隱隱有些排斥,心中並不想完全的知道,我甚至感覺這個真相我應該承受不起。

可能是臨走的時候雲亦楓聽我說看着血頭暈,所以他把自己的手骨節擦上了藥。

他回到牀邊的時候看着我呆呆地看着天花板,頗有些無奈道,“又在胡思亂想什麼?”

我把頭轉過,不能告訴他我心裏很慌,真的有種抓不住他的感覺。

“亦楓,我要睡覺,你別走。” 穿越之我的網王老公 我的聲音有些濃重的鼻音,心裏酸酸的感覺,我以爲我活了一世會很堅強,可是隻要是面對他我總覺得自己像是三歲都不到,這種依戀我知道並不是好事,可是我沒有辦法,我甚至覺得自己變態到要把他別在自己的腰間,到哪都要看着他,要不心裏就發慌,而現在這種感覺達到了頂點。

他將我的手握緊,“睡吧!我不走,我就這樣看着你。”

得到了他的肯定,我點了點頭,又往他的眼前靠了一下,然後將眼睛閉上,真的是很困很乏,在他的身邊我就特別的安心,所以不大一會兒自己慢慢睡了過去。

這一覺感覺昏天暗地,腦子裏亂七八糟什麼都有,夢中有人給我擦着冷汗,我猛地睜開了眼睛,整個房間已經昏暗,原來已經是傍晚了。

我低低喘息,只覺得夢裏十分的令人難過,但是卻一點也記不起做了什麼夢,雲亦楓已經脫了鞋倚在牀上,給我擦着汗,看見我醒了低聲道,“做噩夢了嗎?”

我搖了搖頭,什麼都不記得,但是卻令人很難過,很焦急似乎要阻止什麼,卻一點辦法沒有,眼睜睜看着不想看到的事情在自己眼前發生,只能急的一頭的冷汗,什麼都做不了,但是什麼事情卻並不知道。

用胳膊將他圈緊,瞪着乾澀的眼睛,這一覺沒有任何的緩解,感覺更累。

“子靜,你別這樣寶貝,真的很令我擔心,有什麼事就給我說,別亂想好不好?”他低聲道,大手摸着我的頭,似乎這樣的我他一點辦法都沒有,既心焦又無可奈何。

“亦楓,我什麼都不求,就想跟你安穩的過一輩子,我們可以嗎?”爲什麼我的心老覺得他會先棄我而去呢!

他的手將我的手攥緊,“傻瓜,告訴你不要亂想就是不聽,我們當然會是一輩子的,然後兒孫滿堂,很幸福。”

他的話一點都沒用安慰到我,我只有將他的手攥緊,給自己一點的安慰,最起碼現在我是抓住他的。

輕輕撫摸我的頭髮,他的聲音十分的柔和,“起來吃飯,餓壞了是不是?”

我點頭,就算不想起牀也不想讓他擔心,我故作輕鬆地道,“起牀,吃飯。”

我無法想象雲亦睿頂着豬頭臉在做飯的情景,當所有的飯菜擺上來的時候,我的心中只剩唏噓。

也許他真的知道自己錯了,開始學着居家過日子,但是真的跟我一點的關係都沒有,我是真心祝福他能幸福,趕緊把我放下就謝天謝地了。

一點的胃口都沒有,雲亦睿的樣子看的我就倍感滑稽,沒想到他也有今天,不過這個男人真扛揍,這麼揍都沒趴下,真的是很厲害,我感覺我要是中了雲亦楓一拳都得躺好幾天。

雲亦睿還挺厲害的,除了燉的小雞有點糊了,糖醋排骨、清蒸鯉魚、蔥香豆腐皮、乾煸芸豆都做的挺好,我這個人一向不挑食,有人給你做飯都不錯了,雖然這個人我很討厭他,但是他住我的吃我的,做頓飯怎麼了,全當交房租了。

可能怕浪費了糧食,我發現雲亦睿一直吃糊了的小雞,最後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給他拿走,“別吃了,等下倒了,這個對身體不好,趕緊吃別的,只要你知道我是你大嫂,我們今天的事就翻篇。”

他擡頭看了我一眼,眼中劃過委屈,被我忽視,他的頭又慢慢低了下去。

我突然後悔上一世招惹他,明明知道他是亦楓的弟弟,爲什麼要嫁給他?自己找事。

其實說起上一世我真的是覺得亦睿當時對我很好,我被他打動,我想好好過日子的,沒有任何想報復亦楓的想法,但是卻將這樣的一個恩怨帶到了下一世,似乎怎麼解都解不開,我只希望亦睿能自己想明白。 我也低聲笑道,“的確如此,因爲愛與不愛都是裝不了的,我只能說你當時被什麼東西困擾,後來想明白,讓一個工作狂突然停下來休息,唯一的答案就是他認爲還有比工作更重要的事需要他去做,所以纔會寧肯放棄自己最愛的工作。”

他沉默了半響,低聲道,“子靜,你整天想這一些不累嗎?怪不得一點的肉也不長,心思都用到這些地方了,我放棄工作就是想把所有的時間用來陪你,也就是這件事比我工作重要,其實我有想過把你讓你亦睿的,因爲他是真愛你,這點騙不了人,你說你對張斌殘忍,那個時候我對亦睿比你過分多了,張斌還能殺翟彪發泄,他卻無法發泄,當時是個人都能看出來他有多後悔做錯了那件事情,而且當時真的就算是用他的命救你他都不會猶豫的。”

我仰着臉看着他道,目光炯炯,“你呢?用你的命救我,你做的到嗎?我想聽實話。”

雲亦楓卻突然沉默,似乎不敢看我,低聲自嘲道,“可能我會做不到。”

“你看着我說好不好?”我衝着他道。

我轉過頭看着我,嘴脣露出苦笑,“我說子靜,我可能會做不到。”

他的手被我抓緊,“亦楓,你說的每個字我都不信,因爲是你找的你乾媽,然後是你守了我很多天,但是需要在七天之內將我的魂魄招回,但是我一直沒有出來,你找了亦睿對不對?開始你肯定知道怎麼救我,就是用最心愛人的精血救我,這個亦睿說了,於是我最後出來了,但是愛的人不亦睿,用的就是你的,然後你就有了後遺症,也許這個後遺症也能救,比如離我遠點,或者我嫁給別人,但是你不願意,於是你娶了我,然後這個就是重磅炸彈隨時會響,所以開始的時候你很彷徨,但是後來你覺得反正已經娶了我,不管什麼樣的後果來就是了,所以你就變的坦然了很多,但是這個炸彈遲早出現,只要是亦睿提起你的心情就很會不好,但是你從來不敢跟我提,只能默默放在心裏。”

他突然咧嘴一笑,“子靜,你的腦洞不是一般的大,都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我低聲道,“我說的是什麼你比我清楚亦楓,我會弄清楚的,要不我的心一刻也安穩不了,因爲女人的預感真的是很可怕。”

“唉!”雲亦楓低聲道,“我本來想開導你的,你看看你越來心思越重,叫我都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亦楓,你在剛纔,你可能不覺得,你又在將我往亦睿的身邊推,你有一種將我託付給別人的感覺,哪怕我不止一次告訴你我對亦睿的感情不是愛,你還是不由自主地幫他說好話,這件事我肯定要弄明白,如果你真的就是活不到老,沒關係的,我去陪你,這一輩子如果真的沒有你,我也寧願不要過,這種情況我絕對是承受不住,所以說亦楓你不用再跟我說亦睿的好話,哪怕就是他用命換了我的性命,對不起我可以感激你一輩子,但是感情不是感激,不管什麼原因用感情去感謝只會是悲劇。”

身體突然被他摟住,他的身子再抖我能感覺的到,他卻低聲道,“我以後不提亦睿,你也把你腦子裏的東西去了,我不會有事,我們真的會有一輩子,傻瓜別這樣說,這樣說我會覺得汗顏,因爲有一天也許你會先離我而去我會難過,但是不會跟你一起,也許我還會娶別人,誰離開誰都能活,誰也不能跑前面去看不是?”

可能誰也受不了愛人這樣說,哪怕知道這個是事實,畢竟有幾個人真能像梁山伯與祝英臺一樣殉情,現實中真的就像是亦楓說的,可是我心裏還是很不舒服,咬着脣像是心中被撕了個大洞。

“回去吧!”雲亦楓摟着我,我卻突然感覺不到溫暖,難道這段感情真的只有我在乎嗎?他對我的愛僅僅是有些愛而已,並不是真的非我不可。

我點頭,第一次感覺我倆的心離的有些遠,心裏像被針紮了一樣的難受。

一路上我們都沒有說話,我似乎有種不想再問什麼原因了,就這樣過一天算一天,真的是有一天我們分來,他不是非我不可,我又何必非他不可。

心了微微嘆了口氣,不得不說雲亦楓的這些話真的有打擊到我,明明知道他有可能是故意說的,但心還是受傷了。

我們推門而進的時候,看見雲亦睿竟然在擦桌子抹樓梯,因爲我家一般就是兩三天找一次鐘點工,所以不會有灰的,他在做什麼,很無聊嗎?

看見我跟亦楓進來,他停了手,似乎還有些意外,“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不去看看電影什麼的?”他什麼時候成了居委會知心大媽,還管我們的約會了。

我能說心裏並不是很痛快,但是有道是人不打笑臉,我笑道,“你哥怕你自己一個人悶,回來陪陪你,你們聊一會兒,我先回房了。”

雲亦楓點頭,我踩着碎步往樓梯上走,身後雲亦睿的眼光有些如芒在背,他倒是不忌諱,我冷哼一聲。

總裁不壞,萌妻不愛 冷酷爹地:媽咪有點酷 撲上自己的大牀,反正今天的雲亦楓很不太對,他的悲傷我能看到,我使勁地想今天白天夢裏的情況,但還是一無所知,但是我知道我做的夢就是有人要救我,但是我不要他救。

瞪着眼睛想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雲亦楓絕對會拿命救我的,他這樣說絕對是有他這樣說的苦衷,我信了就是中了他的計策,我知道不管是問雲亦楓還是雲亦睿他們都不會說亦楓他乾孃的事情,而我這一次一定要自己找到,我一定要弄明白。

因爲雲亦睿的到來我和雲亦楓也沒能出去旅遊,我媽跟張國忠不知道去了哪了,在巴黎的時候給我打了電話,說要遊遍整個歐洲,我感覺他們能去奧地利,因爲我媽媽對這個比較神祕的古國有着很大的好奇心,而在我的記憶似乎還留在《茜茜公主》唯美的愛情中。

我也不知道他們會在國外待多久,不過回來我們兩家肯定會找個時間吃頓飯,然後正式認識一下。

我爸爸似乎想開了,領着若軒去了迪士尼,香山,黃山,也跑了大半個中國,回來的時候還給我跟亦楓買了禮物,都是辟邪的,看見他這個樣子我才微微安心。

七天說不短,過的也快,我又開始了學校的生活。

某天下午沒課,我在沁心園找了個比較隱蔽的地方然後給賀雲皓打電話,電話很快接通,他的聲音懨懨的,“又有什麼事子靜?”

“咋了我的哥?韓大軍官又給你氣受了?”我黠促地道。

“開玩笑,你是買結婚的用品累的。”他倒是不忌諱。

“呵呵”我輕笑,“真是奇蹟了,還用賀少爺自己親自動手。”

“等你結婚你就知道,所有的東西都得自己去挑才能滿意,這樣纔有意義,趕緊說找我什麼事?對了明天我下請柬,九月十六就是哥的結婚日,叫亦楓把紅包準備好。”說起結婚他倒是像活過來了。

我低低一笑,“肯定沒問題,對了賀哥,你知道亦楓有個乾孃對不對?”

“嗯嗯!知道,鐘鼓樓附近,老北京的四合院,現在誰家有那麼一個四合院真值錢了,你找她做什麼?”賀雲皓道。

我心中一陣激動,沒想到賀雲皓真的知道。

“賀哥,你把她的詳細地址發給我,對了,這件事一定要爛在你的肚子裏,絕對別讓第二個人知道,可以嗎?”我叮囑他道。

他似乎有些吃驚,“怎麼了子靜,這麼神祕。”

我笑了一聲,似乎讓他安心不會是什麼殺人放火的事情,“沒事,我就是找亦楓的乾媽問點亦楓的事情,不想讓亦楓知道,怕他擔心,你能理解嗎?”

“哦,行,一會兒哥發短信給你,記得查收。”

“謝謝賀哥。”我由衷地道謝。

“看把你客氣的,行了掛了。”

軍婚的祕密 “掛了。”

收了電話,我深深吸了口氣,也許事實就在眼前。

短信提示音一響,我看着這個地址,嘴角微微上揚。

坐了地鐵,又坐了公交,在下午的三點的時候我到了賀雲皓給我的地址,屋外還是那種老輩子的鐵門,門環的聲音很響,很快有位三十歲左右的男士給我開了門。

那人濃眉大眼,一臉的正氣,我還沒開口問好,他卻先開了口,“夏小姐請回吧!我母親是不會見你的,還請不要爲難我們,不送再見。”

我瞪大了眼睛,根本不能相信雲亦楓的乾孃竟然知道我來找她,要不直接讓他的兒子在這等我,原來她真的什麼都知道。

我用手擋了一下,懇求道,“大哥,我真的有事找乾媽,她應該知道我跟亦楓結婚了,現在亦楓有危險她不能不幫,我求你讓我見見她,乾媽可以什麼都不說,我見見她謝謝她可不可以?”

那個漢子一臉的爲難,“不是我不讓你見,我母親現在身體非常的不好,她不能被人打攪,你就不要爲難我了。” 我咬住了嘴脣,如果我一再堅持真的是強人所難,心裏雖是萬分的不甘心還是鞠了一躬,“打攪了,再見。”

那人道了一句“再見”然後把門關上。

往回走心情很糟糕,眼前都像是重重迷霧,什麼都看不清,一場簡單的重生讓我覺得到了自己身上尤爲複雜,到底亦楓有什麼顧慮不給我說,雲亦睿又是經歷了什麼,我到底要怎麼做?

漫無目的,似乎越走越遠,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裏,反正天越來越暗,拿起手機屏幕一片的漆黑,手機竟然沒電了,我也不知道現在幾點,也不知道雲亦楓會不會找我,會不會擔心。

腳底磨了個水泡,鑽心的疼,從來沒走這麼多的路,好不容易找了個站牌,一看所寫的站點沒有一個認識,只能坐在椅子上,想讓自己的腦子清醒清醒。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我甚至腦中荒唐地出現,能不能來個人販子直接把我騙到大山還是什麼偏遠地區,我看看我的這一世到底是個什麼命,讓雲亦楓後悔去,或者讓他再找別人,反正他說誰離開誰都能過,難道就我離開他過不了嗎?

瘋了一世,沒想到再來一次還是瘋,我心中竟有隱隱的快感,我不見了他會不會着急,咋就沒人綁架我呢?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B市的夜晚宛如白晝,霓虹閃耀,而我真屬於庸人自擾,可是就是走不出。

知道不能再坐了,怎麼也得去面對,過一天算一天,最起碼這種幸福的日子上一世一天都沒過過,愛一個人還求什麼,還沒發生的事卻困惑了我好幾天。

我剛要站起,一輛車迅速在我的身邊停下,我還沒反應過來,車門猛然打開,下來一人半低着身子迅速將我摟在懷裏,聞着雲亦楓身上熟悉的味道,我暗自搖頭,在剛纔的一瞬間我也以爲我的願望真實現了,有人要綁架我呢!原來不是。

“子靜,你怎麼跑這麼遠去了?你怎麼不回家?”摟着我的人身體似乎一直在微微顫抖。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努力給他一個微笑,“我就是想一個人走走,然後就不知道自己走哪裏去了?又打不到車,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雲亦楓卻沒有回答,緊緊攥緊我的手,“我們回家。”

我點頭,其實我真的用不着這樣,可能就是雲亦楓的話傷到我的,明明也許他真有苦衷,我卻無法釋懷,原來那些人說我不求回報,只要愛我的人在我眼前就好,可惜到了我的身上行不通,我付出百分百的愛,如果那人三心二意我寧願不要。

一路上我們都沒有說話,這些天我似乎很不願意跟他說話,更多的時間總是一個人發愣,連雲亦睿似乎都覺出我不太對,一般都是繞道走。

回家已經十二點了,雲亦睿竟然也沒睡,看見我進屋,他纔給我跟亦楓說他先去睡了,我發現他還真的是挺擔心我,可惜我們兩個人的緣分斷在了我上一世的死亡,我想沒有人經過了那樣的遭遇還心大地再能接受他,更何況我們之間本來就沒有愛。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走了幾個小時,渾身像是散了架。

雲亦楓給我端上飯,都是我愛吃的,我吃了點飯卻怎麼也吃不下了,衝雲亦楓道,“亦楓,你趕緊睡吧!我收拾一下碗筷。”

“明天再收拾,現在趕緊休息。”他拉着我的手道,眼中出現憂鬱,似乎有話要對我說,陽光落在我的眼中,最後還是緘默。

“好吧!”我沒有堅持,感覺身心疲憊,找雲亦楓乾孃這條線是斷了,我能感覺雲亦楓是緊張我的,也是愛我的,我不該老是鑽他的那幾句話,可就是無法調整好自己,只是一想到他的話,我心裏就特別難受,那種圍委屈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我去洗澡,你先睡!別等我了。”我低聲道,他擡手想摸我的臉,最後還是放下,點了點頭。

去了浴室,脫下襪子的時候,左腳的後腳跟滲出的血已經黏連在襪子上,其實我挺贊成現在人所認知的理念,就是人必須先愛自己才能再愛別人,愛的連自我都沒了,那真的是太可憐了,我絕對不會讓自己重蹈覆轍。

衝完了澡,找了個創可貼將後腳跟貼上,回到臥室的時候,雲亦楓並沒有睡,我衝他說了句晚安,爬上牀然後閉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因爲太累了還是怎麼了,我今晚竟然沒有失眠,很快進入了夢鄉,半睡半醒間耳邊的那聲嘆息格外的沉重。 人家都這種姿態了,我再不進就太說不過去了,我點頭然後大跨步走進,電梯門關上的瞬間,狹小的空間似乎有點令人窒息,我努力裝作若無其事將目光放在跳動的紅色數字上。

四周極靜,我都不知道自己在緊張什麼,我雖不去看他,但是感覺他比我輕鬆自在多了,暗暗覺得自己有些好笑。

電梯猛得發出“當”一聲,我腳底一個踉蹌,差點將我掀翻在地,頭皮一炸,在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四周突然一片的漆黑,電梯戛然而止。

好大一會兒我才從驚魂中反應過來,這是沒電了還是發生了故障,我欲哭無淚,不會運氣這麼衰吧!

吳磊的臉色也是一變,顯然比我鎮定多了,摁響了與外界保持的緊急呼救健,應急燈瞬間發出慘白的光芒,我的心才微微鎮定了下來。

外面的人很快有了回覆,“不要緊張,我們已經找工作人員來修理,沒事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