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古木整裝待發,然後一揮拳,看向天穹的積分榜,嘴角掛出一絲邪笑,道:「遊戲現在才開始!」

他的一舉一動都被傳到了外界,靜秋將軍和一眾副將先是崩潰,然後看他戰意突起,紛紛興奮起來。

因為他們知道,這傢伙要玩真的了!

創造奇迹吧,騷年!

靜秋和王副將等人心中為其鼓勵。

然而,就在此時,畫面中雄心壯志的古木,突然身子一貓,刷的一下開溜了,不遠處幾名耀武軍的參賽者則瘋狂追了過來。

「哈哈,這小子嚇跑了!」

「他能活到現在,無可否認,逃跑的功夫很一流,不過到了最後兩天,再怎麼跑也跑不掉!」

觀戰的武者目睹剛才的一幕,紛紛笑了起來。

古木剛才的一番雄心壯志,突然變得極為猥瑣,讓他們覺著好笑,也認為這傢伙只是一個幸運的倒霉蛋罷了。

武戰更是冷笑不已。

因為畫面***現的幾名耀武軍,雖然最高的只有十六力,但卻是實實在在的納海期強者,一旦抓到這小子,必死無疑!

古木開溜,耀武軍的武者追上去,很快就在光幕上消失,顯然幾人已經離開視線,進入了盲區。

不過,所有人都不看好一九八六。

就連靜秋將軍和王副官等人也是一臉無奈,心想著,古木這才剛剛有了戰意,結果碰到好幾個納海期強者,真是倒霉透了。

叮——

叮——

古木的身影消失在光幕中,而積分榜上則是風雲突變!

首先,一個為零零三的編號突然崛起,排在了第一百名,積分為兩千零一,而原來的編號則暗淡消失。

顯然,某個一積分的參賽者,殺掉了一名擁有兩千分的參賽者,同時替代了他的位置!

這只是開始。

在接下來的半個時辰,很多陌生編號紛紛躥升上來,排在前幾百的編號則一一消失。

「蟄伏的高手終於動手了!」

諸多觀戰者見得積分榜上風雲變幻,紛紛亢奮起來。

而在十多個映像畫面,他們也看到很多納海期強者以雷霆手段抹殺著高積分的參賽者。

強勢的戰鬥,以及積分榜的變化,仿若一顆炸彈落下,將外界校場徹底引爆。

四大軍團的將軍在看到自己手下積分突飛猛進,一個個亢奮不已。

這才是真正的決戰!

誰能笑到最後,誰能登頂榜首,將會在接下來的兩天徹底揭曉。

……

混戰進行中。

第六天的爭殺可謂精彩無比。

豪門斗:幸福悄悄到 除第一位零零七始終穩坐釣魚台,第二位至一千位幾乎都換了一個遍。

而且積分的差距也再一步步拉大,畢竟到了最後階段,十萬參賽者,能夠倖存下來的恐怕不足一萬。

每個人手裡也都或多或少的上雙了,一旦有武者被殺,積分的提高不再是一分兩分的跳躍。

最為明顯的差距是在前一百名,他們全都破千了,而一百名開外最高的也才二百多。

隨著最後階段到來,諸多納海期強者紛紛出現,瘋狂屠殺著參賽者,積分的走向也越來越極端化。

第六天的黃昏。

排名第一的零零七以絕對優勢,首先積分破萬,排在第二位的則只有四千,優勢看上去很大,但沒人敢斷定勝者會是秦楓。

因為排在第三四位的分數也都在三千左右。

一旦三人相遇,進行一番廝殺,積分就會集中在一個人身上,足以超越榜首!

當然,也許不用廝殺,前二三四名如果都是一個軍團,他們會將徽章送出去,從而讓某個人順利登頂。

這種情況在歷屆混戰中屢見不鮮。

武戰倒不擔心零零七會被超越,因為排在第二位和第五位的編號皆是耀武軍副將。

一旦到了第七天結束日,將徽章交給秦楓,那就有破兩萬的可能,如此結局一定,穩拿榜首!

夜色來臨。

第六天的殺戮也算告一段落,但校場內的武者並沒有離開的打算。

他們打算通宵達旦的觀看,畢竟還有一天,已經到了至關重要的時刻,參戰者在最後一個夜晚也許會上演更為慘烈的戰鬥。

果然,眾人沒有散去是對的。

到了深夜,閃爍光幕的積分榜仍然不斷變動,百名以上的積分呈直線上升,百名開外的編號則一個個消失!

……

黑夜下的原始叢林,更顯陰森。

耀武軍的秦楓穿梭在樹梢上,仿若一頭獵豹,最終盯上一個獵物,將其殘忍的捕殺。

咻——

徽章上積分也從一萬零三百,提升至一萬二。

他舔了舔嘴唇,然後再次鑽入叢林內,尋找著下一個獵物,同時暗暗道:「這次若得第一,足以引起高層重視,黑甲軍的將軍職位,肯定跑不掉。」

歷來低調的他,之所以在混戰上高調屠殺著武者,為的就是引起高層注意,因為他和古木一樣,有著成為將軍的野心。

而且,在他心中有著一個大計劃。

那就是在明天,一定要將這裡所有參賽者都殺死,將十萬積分全集中在手中,只有這樣才能引起轟動,才能讓軍區高層真正重視!

暖婚入骨:顧先生的契約寶貝 這個想法無疑有點瘋狂,但他卻有這個資本,因為此人真正實力已經達到二十五力納海期,在所有參賽者中是最強的!

偌大原始叢林,想要在七天內殺光所有參賽者,將積分凝聚在一個人手中,這有點過於誇張,然而理論上可以實現。

因為到了第七天,特殊環境會不斷縮小,直到最後幾個時辰,範圍會濃縮到幾千米,到那時倖存下來的參賽者唯一能做的就是廝殺、混戰!

雖然一千名也有力石獎勵,但歷來歷屆,在混戰最後關頭,能停留在積分榜上,倖存下來的不會超過五百人。

曾經某一屆,廝殺最為慘烈,倖存下來的武者只有五人,而且還是五大軍團的頂尖高手,當然黑甲軍因為連敗,並不在五人之列。

……

五大軍團的高手已經徹底開始了大廝殺,古木此刻也在行動,也在盤算著後續計劃。

這幾天,他一直蟄伏,一直吸收著力石,如今又提高了一力,達到二十一力。

抬頭看了看積分榜,暗暗道:「看來自己要找排名前五十的參賽者,才能在最快時間提高積分……」

咻——

就在此時,一道破風聲從耳邊響起,

古木神色微變,旋即身子一轉,狼狽的躲到一顆大樹上,定眼看去,發現兩名納海期強者從暗處跳出來,嘴上掛著不屑的冷笑。

「三千六,三千九!」

穩住身形后,古木看到兩人蔘賽者胸前的徽章幾分,心中大喜,這是送上門的獵物啊。

出現的兩名武者正是隱藏在山洞內的赤炎軍副將兄弟,他們已經開始行動,並在一天時間,獲得七千多積分。

「二弟,這傢伙身上只有六十分,趕快解決掉,我們還要尋找高積分的參賽者。」

老大撇了撇古木胸前徽章,頗為失望的說道。

「沒想到現在還有六十分的參賽者活著。」那名副將也是頗為不爽。

兩人剛剛出手偷襲古木,而後者表現的很狼狽,讓他們明白,對方修為並不高,所以根本就沒放眼裡。

「是啊,我的分數很低,你們還是放了我吧。」

古木佯裝害怕,同時一隻腳向後退了一步。

二弟見狀,冷笑道:「小子,想跑嗎?」

說罷,十九力納海期的修為爆發,悍然沖向古木,道:「在絕對實力面前,你連逃跑的資格都沒有!」

此人速度極快,也非常凌厲,換做其他低級的納海期,肯定沒能力逃跑。

御用太子妃 然而,古木是逃跑嗎?

不是!

他後退一步,只是為了更好的蓄力,從而以最快速度將這個輕視自己的二比幹掉!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必須決定戰局!

因為還有一名對手在等著自己,一打二太麻煩,搞不好還會跑掉一個。

咻——

古木原本膽怯的表情忽然收回,後退的右腳猛地發力,如炮彈一般衝過去,同時生死掌印也在二十一力的凝聚下成型,最後悍然壓了過去。

速度有多快?

赤炎軍的兄弟二人根本就沒看清楚,尤其那個二弟,只感覺死亡氣息浮現,還沒來得及駭然失色,胸前已經遭受重創!

嘭——

這名赤炎軍副將在半空和古木極速相撞,瞬間爆炸,化為一片血雨。

與此同時,他的徽章積分也從六十提升至三千六百六十分!

叮——

外界,巨大的積分榜上,一九八六突然躥升到三十九位,三零三七編號則化為虛無。

「一九八六的積分!」觀戰者見到積分榜上的變化,紛紛瞪圓了眼睛,甚至有人揉了揉眼睛,脫口道:「我靠!」 警衛不為所動,「抱歉,小姐。」

「很好,這可是你自找的。」

金寧欣握住手槍的手,倏然用力,指尖已經落到了扳機上。

正要扣動——

「住手!」

中氣十足的低吼,在她身後響起。

金寧欣詫異的轉頭,一眼,便看到從樓上快步下來的金將軍。

他一身家居服,卻難掩身上那股威嚴的氣勢。

爺爺怎麼下來了?

不好,這樣她就更難離開了。

金寧欣一看情勢不妙,趁警衛不備,猛地推開他,閃身跑了出去。

她的身子就像一尾滑溜的泥鰍一樣,快速逃了出去,警衛們不敢輕易碰她。

金將軍看到這一幕,氣得心臟病都快發作了,一手捂住胸口,怒吼:「還愣著幹什麼,趕緊攔住她!」

「是!」

警衛們迅速出動,不消片刻,便將金寧欣團團圍住。

被包圍了,金寧欣沒有任何突破口。

她站在中央,隔著警衛,遙遙看向金將軍,氣哭,「爺爺,你到底要幹什麼!」

金將軍上前,警衛自動讓開了位置,他看著不爭氣孫女,開始反省自己,平日里是否太驕縱她了。

以至於將她寵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當真是什麼事都敢做。

不計後果的!

閉了閉眼,金將軍斂去眸底的疲憊,「欣欣,和江南的訂婚,無限期延後。你今天立即出國。」

出國?

「先是禁足,現在又要送我出國,爺爺你到底有沒有問過我的意見?你有沒有問過我是不是願意離開?」

金寧欣感覺自己被全世界拋棄了,就連最愛的爺爺,也不幫她了。

不僅不幫她,反而還要把她送走。

還要將她和江南的訂婚延後,無限期延後。

這跟放掉江南,有什麼區別?

江南是她喜歡的人,她既然握住了,就不會輕易放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