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古木此刻正低調的站在參賽人群內。

演武場不遠有著一個高台,上首位坐著一名身穿錦衣服飾的中年人,而他正是帝天城的主人帝天王,兩側坐著幾個貌美如花的妻妾,子女則站在他們身後,其中就有帝天盈,不過此刻的她正沖著古木眨眼睛,似乎在說;阿啞,加油,千萬別讓我失望哦。

「這女人……」古木搖搖頭。

帝天府弟子考核和三境乃至其他位面也沒什麼不同。

十人為一組,進行五場對決,獲勝五人繼續和其他組的勝出者比斗,直到最後脫穎而出的十人可以成為帝天府弟子。

不同外界的是。

朕的皇后能見鬼 帝天府弟子考核沒有乏味的開場白,僅僅是片刻整頓就直奔主題,比斗!

首先登場的是第一組,十名參賽者分別來至五個規定戰鬥區域,然後開始了激烈的戰鬥。

古木根據牌號被分到三組,所以此刻他津津有味的看著台上十人比斗,同時悄悄打量台下參賽選手,看有沒有實力強悍的。

結果卻很失望。

因為他看不穿別人的實力,畢竟神道修鍊方式很奇怪,若不爆發修為,實力不強於對手太多,根本無法看出什麼來。 江南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雲淡風輕的說,「沒事,不小心而已。」

「是么?真的只是不小心而已么?」

司徒雲舒上前,擋在他面前,「讓我看看。」

四目相對,江南在她眼裡看到了堅持,他無奈的嘆息,「雲舒,時間真的不早了。」

「讓我看看。」她堅持,並且伸出手,就要挽起他的襯衫袖子。

一隻手身來,攥住她的手腕。

制止了她的動作。

「雲舒。」

江南聲音低啞,隱約透出幾分強勢。

他是不願讓她看吧?

鬆開司徒雲舒的手,江南道了一聲晚安,便離開了。

怔怔的看著他離去,司徒雲舒心頭劃過一抹悵然。

…………

夜已深。

眾人已經睡下了,喬安和喬燃還在聊天。

母女倆已經很久沒見面了,自從喬安生病做了手術之後,便再也沒有見過面。

就連當初她生下小飯糰,也沒能親自見一面小外孫。

慕靖西被趕去了客房,和小飯糰小糯米一起睡,喬安側身躺著,腦袋枕著一條手臂,「媽媽,我的新聞你看到了么?」

言語間,滿滿的驕傲和小嘚瑟。

捏了捏她的鼻尖,喬燃寵溺的道,「看了,寶貝女兒第一次挑大樑就成功了,我和你爸爸怎麼可能不親眼見證一下呢?」

「嘻嘻。」喬安小尾巴快要翹上天了,「採訪一下喬女士,女兒這麼棒,您有什麼感想啊?」

「我的感想是,特別的驕傲,特別的自豪。」頓了頓,喬燃又道,「我們夫妻倆,始終相信我們的女兒,是最優秀的。」

喬燃說,「我們看了直播,鏡頭掃到你的時候,你爸爸都快哭了。」

她沒說的是,她也哭了。

那一刻,心中真的是為她感到驕傲。

喬安抱住了喬燃,「媽媽,你採訪我一下。」

喬燃哭笑不得,喬安撒嬌,「快呀。」

「好好好,那我採訪一下喬安小朋友,你有什麼感想?」

「感想就是,有些遺憾。遺憾我的爸爸媽媽沒有親自到場,跟我一起分享成功的果實,沒有跟我一起分享這份喜悅。」

母女倆,都陷入了沉默。

良久,喬燃嘆息一聲,拍了拍她的背,「喬喬,當初你選擇了S國,就該知道,這份後果是你必須要承擔的。現在你也成家了,以後啊,S國就是你的家。我和你爸爸……」

喬安心酸不已,緊緊抱著喬燃,「媽,我是不是很不孝?」

她本可以呆在A國,陪在父母身邊,也能從事自己喜歡的事業,可她偏偏任性的選擇了來到S國。

她的決定,打破了家庭的寧靜和平衡。

「別這麼說,你能好好的,就是我和你爸爸就很欣慰了。」

喬安幾不可聞的嘆息了一聲,雖然喬燃一再的安慰她,但她心裡還是很愧疚。

心事重重的她,一晚上沒睡好。

第二天一早,盯著黑眼圈下樓,小糯米都被她嚇了一跳。

小爪子拍著心口,臉蛋綳得緊緊的,「麻麻,你怎麼了?」

麻麻好嚇人哦!

寶寶害怕!

「哦,昨晚沒睡好。」 古木看不穿別人的修為,同樣,參賽者也看不清他的修為。

修為雖然看不穿,但還是可以從服飾上判斷出來,比如古木,穿著七等家丁服,實力自然是七重境,而且站在人群里是扎眼,頓時讓參賽家丁吃了一驚。

一個剛剛進入帝天府的啞巴,竟然達到七重境,這讓他們始料未及。

帝天府參加弟子考核的家丁並不多,大概只有百人,其中有五成都身穿三四等家丁服,畢竟參加考核的最低門檻是三重境。

不過,在參賽者中,有著四五個八等家丁,這才是弟子考核的主角。

「他們都和林佑有關係……」

古木暗暗觀察幾個競爭對手,頓時搖了搖頭。這次參加考核,想要過關,必然會和這些人相遇,難免是一場惡戰!

嘭——

就在此時,演武場的比賽區域,響起巨大爆炸聲。

古木收回心神,目光轉過去,看到台上一名武者倒在地上,胸口被洞穿,顯然已經被殺。

「林燁勝出!」

演武場外圍一名管家開口喊出。

「聽說這個林燁已經達到八重境,而且還是核心弟子林佑的弟弟!」

參賽者人群內紛紛議論起來,言語間充滿敬佩,反而忽略了那個被殺的四等家丁。

「看來在神域武者眼裡,失敗者是得不到任何同情的。」

古木嘖嘖嘴。

這才開始打量那個林佑的弟弟,不過卻發現他正看著自己,嘴角抹著一絲詭異的微笑。

「又是一個敵人嗎?」

古木咧嘴憨憨的笑了笑。

……

第一組的比賽很快結束,五名勝出者紛紛歸隊。

接下來的第二組參賽者登場,僅僅一個時辰,勝負也分了出來。

目睹整個過程的古木很快發現。

這些參賽者很兇狠,對手不是被殺掉就是打成重傷,而且,每每有參賽者死在演武場還會引起觀戰者一陣歡呼。

這那是考核啊,這簡直是一群變、態在欣賞暴力美學!

「第三組的參賽者登場。」

就在此時,演武場的管家朗聲說道,古木整理了一下衣領,然後邁著步子走上去。

「阿啞,加油!」

「阿啞,加油!」

身後傳來內務院家丁輕聲的鼓勵。

「盈盈,這就是你的預備男妾嗎?」

就在古木登場后,站在帝天盈身後一名雍容華貴的女人笑著說道。

她是帝天盈的母親,也是帝天王的正房,身份和地位凌駕於其他妾房,外人都稱她為帝天夫人。

「是啊。」

帝天盈眨了眨眼,笑著說道:「母親,您看他怎麼樣?」

「相貌還算過得去……」

帝天夫人微微點頭,旋即皺眉道:「我聽說,此子不會說話,盈盈,你可要考慮清楚。」

「不會說話才好呢,這樣就不會和其他臭男人那般油嘴滑舌。」帝天盈撇撇嘴,道。

「那倒也是。」

帝天夫人笑了笑,道:「盈盈如果喜歡,娘自然不會反對。」

帝天盈聞言,暗暗鬆了一口氣,看來母親是不反對自己,那麼只有父親了,於是轉身看向帝天王,道:「爹,您同意嗎?」

帝天王坐在上首,目光一直在打量古木,威嚴的臉上有著幾分滿意,道:「此子能在半年時間將吐納心法達到七重境,天賦還是可以。」

帝天盈心中一喜,看樣子爹也要同意了,那麼距離自己計劃也成功了一大半!

不過就在此時,帝天王卻微微皺眉,道:「盈盈,你也知道,能不能成為你的夫婿,可不單單隻有天賦,更多的還是看實力。」

「爹,只要阿啞成為弟子,修鍊神道,肯定在最短時間超越很多人!」

紙婚厚愛1首席的祕密情人 帝天盈信誓旦旦的說道。

「是嗎?」

帝天王笑了笑,然後看向帝天夫人,道:「看來我們這個寶貝女兒真動心了。」

「不錯,女大不中留啊。」

帝天夫人搖搖頭。

帝天盈頓時小臉一紅,心中卻不爽的道:「如果不是這該死的神族規定,我又豈會找男人!」

……

演武場上,古木站在了這裡。

此刻他不單單被帝天王這樣的強者注意,同樣也被很多自詡天才的家丁和弟子打量著,不同於前者的欣賞,他們眸子里有殺機。

「一個啞巴也來湊熱鬧,真不知死活!」

凡是對帝天盈有想法的男人,無不將他視為眼中釘。

如果古木知道大家的想法,肯定大喊冤枉,畢竟混入帝天府是為了接觸神道,何曾想過泡妞。

噔噔噔——

一名四等家丁從台下走上來,站在古木對立面,而這便是他的對手,只要取勝就可以進入第二輪。

「開始!」

隨著管家一聲呼喊,第三組的比賽也開始了。

嘭——

然而,話音剛落,古木就以摧古拉朽之勢將那名還沒做好戰鬥準備的家丁打下了台。畢竟對手只是四等家丁,巨大的武道差距下,如果不能輕鬆取勝,肯定會讓很多人大跌眼鏡,不同的是,他並沒有虐對手,僅僅是將其擊飛出去。

很快,第三組的比賽宣布結束,古木也順利的進入了第二輪。

這只是剛剛開始,隨著考核繼續進行,時值下午,第二輪的比斗也開始了,經過一上午的淘汰,能進入第二輪的修為都有了一定提高。

比如古木的第二個對手,已經將吐納心法修鍊至六重境,而且還是一名和林佑有關係的同夥,比斗開始,出手就是毒辣的殺招。

呼呼——

毀滅真諦在家丁手中呼嘯,蘊含著滔天殺機,向著古木轟來。

本來打算躲避的古大少,見到此人出手這麼狠辣,眸子里散出一絲冷厲,旋即一步邁出,同樣凝聚出毀滅真諦悍然應上去!

嘭——

兩人撞在一起,頓時讓演武場浮現出絢爛的爆炸煙花。

下一刻,火花落幕,諸人便看到,六等家丁已經倒在地上,雙臂徹底扭曲,身子不停地抽搐,顯然是遭受重創,不死也殘廢了。

眾人頓時微微愕然。

一名七等家丁竟然可以一招秒掉六等家丁,這讓他們有點難以淡定。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